• 第6章 再回罗家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12本章字数:2019字

    时间飞逝,转眼就过去五年了。也已经七岁的罗翰这几年一直跟着罗二爷在离南林镇不远的东安郡生活,甚少回罗家,所以罗意也一直没找到除去的机会。直到上个月已经是大长老的罗顺派人通知罗二爷带罗翰回来参加年度考核,理由就是:罗翰已经七岁了,如果再不参加家族考核评级,那罗翰只能享受家族普通人的修炼资源待遇了。

    返回途中,在马车上的罗二爷很纠结,深知罗翰实力知道这次考核他肯定会出彩,会给自己长脸面,翰儿也不用继续背负“废物、“私生子”的称号,但出彩的后果可能会招来大哥的警惕…… 而坐在旁边的罗翰看着自己爹露出来的各种表情,仰着脸说:“爹,请放心,平时教育我的话,我都记着的,这次考核我不会露出自己真实实力,就像您说的要低调,给自己留余地,但为了修炼资源,我也会让家族满意!”

    罗二爷听完后很欣慰儿子都把自己平时说的话记住了,不由得放下心,心中继续思考着万一大哥那边要动心思的话,自己怎么带翰儿离开回东安郡。毕竟这几年尽管很少回主家,但大哥却不断增加每年给家族的盈利。其实整个生意投入都还是第一年出去时候那点资源,一点一点开辟到一个大档口。而这次被叫回来让罗翰考核,生怕自己大哥再出什么幺蛾子,这不能不让罗二爷保持警惕。

    就这么一路下去,大概四五个时辰后,马车停在罗家大门口后,罗二爷带着罗翰先后下车,站稳后罗二爷示意了下自己贴身侍卫罗五。在门口等候的下人赶紧迎上去:“见过二爷,翰少爷,大长老和家主已经在正厅等候了。”

    罗二爷点点头带着罗翰径直往正厅的方向走了过去。而其他人则由罗五带着回到罗二爷之前的院子里。

    当罗二爷快到达正厅的时候,传来大长老罗顺的声音:“老二,直接进来吧。”

    “父亲,大哥。”罗二爷到达正厅后直接拱手行礼。

    “见过爷爷,大伯。”罗翰也跟着罗二爷躬身行礼道。

    大长老看着自己这个二儿子为了当年的血誓至今未娶,还住在外面一心为家族打点生意,这个月听汇报说在东安郡的规模又扩大一倍,只是这个罗翰……哎,希望他明天能通过吧……想到这里,脸色便缓了下来缓缓说道:“这几年你也辛苦了,东安郡打理得不错,今天先休息去吧,明早带着罗翰直接到演武场测试,有些事测试完了之后再说。”

    “是啊,二弟,你这几年确实辛苦了,东安郡档口生意有现在的规模虽然有小姑夫的照看但你也用了不少心,又要照看罗翰。爹,明天罗翰如果没能通过,能不能跟长老们商量下,好歹罗翰也是二弟这房的。”坐在一边的罗大爷一副为罗二爷着想的模样接过话头,还装模作样提到东安郡郡守是自家亲戚,也是为了提醒大长老老二在东安郡的一切都是我小姑夫照应的结果。

    听到这里,罗二爷心中十分不爽:什么叫“小姑夫”照应?什么时候照看过?这回来之前还有一批药材被扣住了,这事还没解决完就被你们喊回来了!!嘴上刚要回话。

    就被大长老扫过罗翰之后,但几乎感受不到罗翰体内的武力,不禁有些厌恶,接话道:“族规就是族规,虽说只是私生子,但家族也提供了这么多年的修炼资源,如果还不行,就算你是家主,我是大长老也没办法违反族规。 老二,你说呢?” 心里暗想:“当时誓言只是不让死就行了,既然没有修炼天赋,那么就不再他身上浪费资源了”。

    听到这里,罗大爷心中暗爽,朝旁边站着的侍卫使了个眼色,只见那侍卫悄悄退出正厅。但他没发现,罗二爷正好看见这出,心想:“大哥这是什么意思?”, 嘴上回答道:“父亲,放心,不管翰儿明天测试结果如何,我都听从家族安排处理。没其他事情,那我们先退下了。” 反正呆着也没啥意思。

    说完这些也不等大长老言语,直接带着罗翰回自己当初的院子,而罗五也已经准备好晚饭。

    饭桌上罗二爷想着刚才罗大爷的动作,想了想自己的翰儿才七岁,明天万一有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出现,我又不能直接插手,还真不好处理,我还是先教教他,于是说道:“翰儿,明天测试,爹是被不允许提出异议的。如果明天用测试石检验等级的时候出现什么异常,别慌,记住你有一次机会可以提出挑战同辈人。”

    罗翰看着自个儿爹这一脸严肃的样子,想到这几年爹说的家族里面阴私的例子,也没多问,只是郑重地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两个人都沉默不语,一顿饭就这么散了。随后罗二爷交代罗翰好好休息,也别紧张,然后就让罗翰回房休息去了。

    回到自己小院的罗翰,站在卧房门口打量着这间从三岁之后几乎没怎么住过的房间,半天没说话,心里始终在想:“搞不懂为什么大伯和爷爷每次看到自己总会用不满的眼神看着自己,还有堂哥和大婶为什么就讨厌我。 ” 这些大人们或许觉得罗翰小,露出这些神情不觉得有什么,可是没考虑到孩子是最纯的,人的友善恶意是最容易被感受到。 “算了,不想了,反正我也想不明白,有爹疼我就行了!”最终还是想不通的罗翰走进卧室,关上门,开始打坐吐气,这个睡前和起床前打坐吐气的习惯也还是在东安郡从小养成的,似乎对罗翰而言,每次打坐之后心里能更加平静一些。

    夜越来越深,夏日的青蛙“呱呱呱”声络绎不绝,却也让整个罗家也越来越安静,似乎每个人都不在意罗二爷的归家,也不在乎明天罗翰的测试,就好像这个嫡系少爷跟个摆设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