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测试开始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12本章字数:3538字

    三更天不到,罗翰就已经醒过来,按照平时罗二爷的教导已经开始运转导气术打坐修炼,想着“这些年爹每天用自己武气帮自己温养、巩固筋脉的容纳度和韧性,也正是因为经络比常人要宽,所以修炼起来比也比一般人要快,终于在回家族前一个月顺利突破炼气期,成为一阶武者。这些年听够了关于自己“废物”的言语,今天终于可以摆脱这两个字了;也终于可以让爹挺起胸做人,不在被我牵连。终将我要让爹以我为傲!”罗翰暗暗决定。

    刚运行完四个周天,外面传来罗五的声音:“翰少爷,二爷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了,大长老那边都开始往测试碑出发了。”

    罗翰听完打开房门走出去说:“知道了,跟爹回合后我们也出发。”

    当罗二爷带着罗翰到达测试碑的时候,罗家其他人也都到了,罗翰看到这个场景心中纳闷“不是说只测试我吗?怎么到了这么多人?”而罗二爷皱皱眉,很明显也发现这个问题了。

    “二弟,大家也就是好奇,所以都来看看,毕竟罗翰这么多年都没参加过测试,想必肯定有什么不凡之处吧。”罗大爷看着这两人先声说道。

    “好了,既然人到齐了,赶紧开始吧,今天必须有个结论,家族不能浪费资源,三长老你去主持吧。”大长老直接结果罗大爷的话茬说道。想必在他老人家眼里就想看看罗翰有没有天赋去利用。

    三长老闻声站出来,看着罗翰说道:“翰少爷,既然测试开始,想必你爹也已经告诉你整个过程了,现在还请上前对着测试碑发挥你最大的力量打一拳。”

    静立在罗二爷边上的罗翰听完看了看罗二爷,见二爷点点头,便径直上前站在测试碑跟前,暗暗调动体力的武气,直接挥拳。

    “砰”

    众人只听见测试碑传来震耳的响声,随即就有人议论道:“这力道不小啊,想必肯定练气五段以上了吧。”

    “是啊”

    “想不到翰少爷还真看不出来啊,就是不知道测试碑反馈的实力是多少啊。”

    就在这些人议论纷纷的时候,测试碑显示:“练气,二段。”

    这时场面立刻安静下来,而在台上的罗大爷暗自松了口气:“幸好昨天让人给测试碑表面涂了一层卸力粉,这不然按照刚才测试碑发出来的响声,这罗翰的天赋肯定不俗,不过现在嘛,哼哼!”

    而此时还站在测试碑前的罗翰望着测试碑上面闪闪发光得四个字,觉得不可思议,然后嘴角露出一丝自嘲,“这便是昨天爹说的突发状况吗?”

    “罗翰,二段练气!差!”站在测试碑边上的三长老,看了一眼碑上所显示出来的信息,摇了摇头,冷漠的将之公布了出来…

    话刚落,刚才议论的便立刻转向风头,在广场上带起一阵嘲讽的骚动。

    “哎,果然是私生子,这废物真是把罗家的脸都给丢光了,就应该让他除名!”也在人群中的罗意冷哼说道。

    “就是,他要不是二爷唯一的儿子,这种废物,早应该任其自生自灭了,哪能在家族中白吃白喝,想想意少爷,六岁的时候已经是五段练气了,现在已经是练气九段,嫡系就是嫡系啊!可不是私生子能相比较的,真是可惜了二爷。”

    “这有什么,等家主赶他出去,再给二爷说门门当户对的亲事,肯定会有嫡系后代的,也不枉然浪费二爷的天赋啊!”

    周围这些不屑嘲笑落在罗二爷耳中,恍如一根根利刺狠狠的扎在心脏一般,这让早已视罗翰为亲子的二爷忘记“不能插手测试”的规矩,怒道:“不可能!不可能只有二段练气!”

    “有什么不可能的,碑文上写着呢,二弟我理解你不想让罗翰失去家族资源,但族规不可破,我现在宣布……”罗大爷心中暗爽,但依然一脸正经的说道,不过话没说完直接罗二爷打断。

    “爹,这不可能的,肯定有问题。还请检查下测试碑!如果没问题,我愿意自动出嫡系!”罗二爷想起昨天自己大哥示意下人的场景,直接了当的向大长老罗顺提出要求以及要承担的后果。

    大长老看着乱哄哄的场面,这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准备让二长老去检查测试碑,但罗大爷不干了,好不容易找到的机会怎么可以放过,于是说道:“爹,测试碑这么多年都没问题,怎么就会这么碰巧?”

    “是啊,怎么就会这么碰巧出问题呢?可能就是因为用太长时间了,大哥,检查一下又不会耽误什么,而且我都提出认罚条件了!”罗二爷呛声回到。

    “你!!”罗大爷被兑得哑口无言。

    “好了,你们两兄弟,就不能消停点么?老二说得对,检查一下也没什么。二长老你去看一下吧。”大长老罗顺直接做了决定。

    而一直像个透明人站在测试碑前的罗翰紧握的手掌,因为太用力让有些尖的指甲深深的刺进了掌心,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爹愿意为了我出嫡系!!”满脑子都是刚才罗二爷维护自己的话,心中下定决定,如果一会还是没结果的话,就提出挑战,“他们不是说罗意天赋好么!那一会就挑战他!”

    二长老得令走到测试碑前,也不废话,直接一拳砸过去,又是“砰”一声比刚才响亮几倍的声音发出来。

    “九阶,武士,普通”只见测试碑显现出这六个字。二长老傻眼了,其他在场的人都傻眼了,场面一片寂静!还是二长老自己及时反应过来,想了想,用手使劲擦过测试碑表面,只见手上沾了一层黑色粉末,闻了闻,脸色变得很难看,回头看着大长老说道:“这测试碑上被涂抹了一层卸力粉,要不是专门用手接触过,根本发现不了!”

    “呀!这原来真有问题啊!!”下面回过神来的众人又开始议论起来。

    “是哪个缺德的人干的?这是跟二爷有仇吗?”

    “那以前会不会也出过同样的问题啊?”立刻也有人对以前测试结果提出疑问。

    ……

    其实就在二长老说完之后,大长老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毕竟那么多年的家主不是白当的,但这么多人在场只得先忍住,狠狠瞪了眼罗大爷,出声道:“可能是年代久远,测试碑出现问题,即便如此,罗翰先继续享受嫡系少爷待遇,等测试碑修整好了再重新测试!”

    说完看着众人,大长老在罗家一言九鼎,虽然都知道测试碑是明眼说瞎话,但也不会有人提出来反对,而有些心里清楚的人也大概猜出来是谁干的了,不由得有些反感,都是姓罗的,何必如此绝!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罗二爷父子也没出言反对,所以都默认,可偏偏有人不长眼,以为大长老偏帮,出言道:“爹,等测试碑修整好还不知道要多久了,可族规不可废,既然碑坏掉了,就让罗翰用家族传统的挑战来证明他自己的天赋吧。”罗大爷站说道,或许在他看来罗翰只有七岁,不会有实战,就算有实战,撑死不过练气五、六段,而现在在场的同辈实力都比他高。

    想到这里,罗大爷洋洋自得继续说:“当然这次事出有因,大伯以家主的名义允许你自己挑选对手。”说完又转过头看向罗二爷:“二弟,还请见谅啊,罗翰享受嫡系少爷资源七年了,如果不展现出点实力,实在是难以服众啊,大哥我也是没办法。”

    “大哥,你!!!!”罗二爷虽然晓得罗翰昨天在自己的提醒下肯定有准备,但本来可以避免挑战的,却被自己大哥阻拦!这到底是为什么!

    众人包括长老们也确实都是这个心思,毕竟家族资源有限,如果不具备天赋何必继续浪费呢,所以在罗大爷提出来后也没反对,况且罗大爷都说了“以家主的名义……”,或多或少在公共场合都要给点脸面。

    罗大爷看到众人的表情,也就知道包括自己父亲在内都不会有人反对,很欣慰,脸色更加和睦的问道:“罗翰,想好了吗?你选择挑战谁?”

    “这就是大伯!哼!”罗翰看着场面发生的这一切,就算只有七岁,可在罗二爷这些年教导中也大概明白这些人就是想剥夺自己的修炼资源。想明白这些,罗翰扫一圈场中跟自己的同辈,最后把眼睛盯在罗意身上,冷静的说道:“不就是挑战么!既然大伯想知道,我就选择罗意堂哥吧!”

    顿时下面一片哗然,“什么,他选择意少爷?!”

    “这孩子脑袋不好使吗?意少爷都已经是九段练气了啊!”

    就连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也都懵了下,有些搞不明白罗翰在想什么。而罗大爷冷笑道:“既然罗翰选择你了,罗意你就一会好好指导下你堂弟!”

    “是,父亲!”以为等了这么多终于有机会教训罗翰这个私生子的罗意立刻出声说道。

    而大长老看着站在测试碑前的罗翰,想到几年前的轩一和血誓,不由得一颤,立刻说道:“行了,挑战也不急于今天,今天折腾这么长时间,都累了,挑战定在三天后,大家都散了吧。”

    “是,大长老。”罗家最大的boss发话,众人也便一一散去,但依然会交头接耳小声议论今天发生的事。罗二爷这会啥都不想说,走到罗翰身边,带着他谁都没打招呼,直接回自己院子了。

    这边还在的罗大爷很不满他爹,嘟囔道:“爹,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还偏心那个野种不成?!”

    “闭嘴!今天测试碑上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这么低级的事也做得出来,真丢脸!要不是老二要养这个孩子,你这个家主位子还真不好说!哼!测试碑,你难道不知道修复需要的资源吗?不少资源得去东安郡才有的!”大长老因为测试碑的事一直有口气没发作出来,再加上修复测试碑需要花费的财力要占据年收入的一半,更是没好口气说道。

    罗大爷也意识到这点,可事情已经做了,也不回话只是死扛到底。大长老看着这幅样子,只得叹了口气,提醒道:“老大,你想想轩一和血誓!”然后也离开回自己院子了。

    留在广场的罗大爷,听完最后这句话,“这!大意了,这么多年,我差点忘记了!看来得跟意儿交代下让他别下死手。”也赶紧离开此地回去找罗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