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月黑风高夜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12本章字数:3965字

    没有白日的喧闹,南林镇陷入了一片黑暗与寂静,只有房屋里偶尔会传出男人的喘息声以及女人的压抑呻吟。

    只见一个全身笼罩下黑色大斗篷的人轻手轻脚的落在罗家二房院子外,随意往四周看了看,然后跳了进去,身形在半空缓缓而下,稳稳踩在屋顶瓦片上,而罗家的护卫果然也没有发现已经有人轻松进入罗家。此时黑衣人轻手轻脚掀开瓦片,确定里面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屋内

    罗翰刚修炼完毕正准备入睡,但心里总感觉有点突突地慌,以为自己是在担心大后天的挑战,摇摇头深呼吸,正在罗翰调整自己状态的时候,突然在房顶上的黑衣人直接跳下来,出现在屋内。罗翰愣了一秒,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外面的护卫怎么会让陌生人进罗家大院?

    就在罗翰愣神的瞬间,黑衣人突然出手,想直接抓住罗翰,可罗翰修炼了这么久,平时也是有和人实战,直接往旁边一闪,稚嫩的声音问道:“你是何人?为何擅闯我的房间?”

    黑衣人没想到眼前这只有七岁的孩子能闪过自己速度,心里也就理解为什么罗家大房一定要抓走这孩子了,这的确是个威胁!对于罗翰的问话,黑衣人没搭理,双脚一点,快速挪动到罗翰身边,想近身抓住他。

    而罗翰也施展出自己的火焰拳,用拳劲武气稍微将黑衣人的身形顿了下,然后自己赶紧侧身有些狼狈的再次避过黑衣人的近身。

    而此时黑衣人并没有继续停顿而是直接跟着侧身直接扑过去,婉如猛虎下山,再次向罗翰扑过去,并释放出自己武师的劲气威压,让罗翰有点抵抗不住。毕竟阶位的差距,再有潜力也不能弥补。

    罗翰此时无法再在这空间有限的房间内躲闪,就在眼前一黑的瞬间,想起那日在密室打出的那拳,毫不犹豫直接在黑衣人即将贴身的瞬间打出去。

    黑衣人也感受到这拳有些不太一样,平日里一直小心为上的习惯还是让他做出了规避选择,直接顿住身形,但还是被这一拳所带的武气逼着后退了几步,这下黑衣人心里惊呆了:这片低等大陆,也能在武者打出这样的力道?

    而罗翰没有继续停手,这一圈下去彷佛进入了一个沉静的状态,继续施展出火焰拳,再次向黑衣人攻击过去。其实也不算什么,罗二爷一直教导罗翰“最好的防御就是攻击”,或许是觉得自己在实力差距下反正打不过,那干脆直接攻击也许还有机会逃出房间。

    同样由于房间的狭小,黑衣人还得顾忌不能闹出动静,所以也无法正常施展出自己的实力,就这样两人在房间内噼里啪啦的打起来。

    这边罗翰房间发出的响动也惊动了不远处罗二爷,本来罗二爷晚上就有些心神不定,一直睡不着,那边当罗翰打出那拳的时候,罗二爷明显感受到了和白天同样的气息,当时就觉得奇怪罗翰这半夜不睡觉,在干吗,想到这里就直接往他房间走去。

    越走越心惊,这动静不像是一个人在修炼啊,而且院子外面的守卫怎么都没了?难道……!想到这,罗二爷赶紧提气冲进罗翰房间,果然看到有陌生人在攻击罗翰,当下也顾不上想着为什么没有守卫的原因,拿出自己小四阶武师的武气直接拦住黑衣人,拉开和罗翰距离,说道:“翰儿来我背后。”同时警惕地看着黑衣人:“阁下是何人?这大半夜出现在我儿房间内所为何事?”

    “哼!”黑衣人冷哼一声,直接用拳头向罗二爷砸过去,就在这瞬间这两人都释放出自己的武气向对方罩过去!只不过黑衣人的武气明显要粗一些。

    嘣!

    两人相互对了一圈,不过罗二爷也并没有像黑衣人的想象一样,受伤倒飞出去,反倒是过了几秒钟,黑衣人感觉自己的拳头一阵“咔嚓咔嚓”的响动。

    “这怎么可能!居然碎裂了!这罗家的拳法有这么大的攻击力?虽然我将实力压制到九阶武师,可这南林镇还有谁比我高?”黑衣人不敢相信眼前感受到的,很不甘心,直接释放出残余的武气向站一边的罗翰打出去。

    “呲呲呲呲”罗翰没意识到会被黑衣人再次偷袭,而罗二爷很显然也因为之前的对拳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了,黑衣人的武气已经打中罗翰。

    “噗”被武气击中,口吐鲜血。毕竟罗翰还小,实力和体质都没有完全开发。

    罗二爷大怒,不管此时是否夜深人静,会不会动静太大,武师级别的武气火力全开,犹如灵猴般矫健的身形飞速闪跃到黑衣人身边,“火焰拳!”一蕴含着刚猛劲气的拳头带着速度砸向黑衣人。

    面对罗二爷暴怒中的凌冽攻势,黑衣人并也没有暂避锋芒的想法,而是心念所动、双掌微竖、挥舞,掌风如同形成了一个无形的气旋一般,将附近地面上的灰尘尽数吸起来组成一个防御圈,卸掉罗二爷火焰拳刚猛的力量。

    “砰砰砰!”

    拳风和掌风相遇,下一刻便是武气波动,剧烈地往外扩散,两人双拳和双掌以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相互交触,武气碰撞声响个不停。

    掌影挥动间,越打黑衣人面色越凝重,没想到四阶不到的武师战斗实力能堪比自己九阶,而且不知为何,每一次两人双手对碰时,都发现,对方的武气居然令得他皮肤有种被烫火辣辣的感觉。但已经没时间细想了,现在动静越来越大,得速战速决了!!

    想到这里黑衣人猛然踏前一步,几乎整个身体与罗二爷接触,而在近身的瞬间绕后,黑衣人扬起一抹冷笑。

    “金雷掌!”

    此时黑衣人双掌直接打向罗二爷的肩膀、后背、手臂。

    “好刚烈的掌法!此人肯定是杀手!南林镇肯定没有此人的名号!”罗二爷战斗中看着对方的武技和身法,心中也在思考,感受到两个人的动静,也意识到不能继续拖下去了!

    再次面对黑衣人更加凌冽的攻势,罗二爷先错身,再度稳住身形,然后将武气灌注双拳,分开接住黑衣人的攻势,错落有致。

    “啪啪啪啪…”

    一掌下来,一拳接住,清脆声响中,罗二爷竟是直接将黑衣人这波狂暴的的攻势,完全接下!

    而两人都没注意的罗翰,之前口吐鲜血,后盘坐在地上调息,但其中有几滴直接落在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谁都没在意,只见罗翰身体一亮,巨大的貔貅印记出现在肌肤裸露处,闪闪发光!

    本在相互打架的两人也被这道亮光闪了下,都回过头看着罗翰,当貔貅印记出现时,黑衣人惊呆了:“这!!这片大陆怎么会有带这个印记的人!莫非……?不行!曾经在上面得到过此印记之人相救,我得立刻问清楚,幸亏今晚我主动接了这个活,没让胡老出手!这要是真的,可是那家的血脉,还是嫡系血脉,贡献上去分量可是很足的!!”

    “罗二爷,我也不想多问为什么你儿子会有这种印记,不过我劝你少让他露出这个印记!”黑衣人叹了口气平缓说道。

    罗二爷不解这黑衣人怎么突然变了个样,但嘴上回答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提醒我,但我还是谢谢你,不过今日这事……”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先把外面的动静处理下,一刻钟之后我再回来!”黑衣人打断罗二爷没说完的话,双脚一点直接往院子外飞出去

    ~~~~~~

    “二爷,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外面终于想起了守卫的动静。

    “没什么,刚才小毛贼进来,你们去别处看下,这里已经没事了。”想着黑衣人说的话,罗二爷将这些人打发走,然后把罗翰擦干血迹,抱到床上去。

    “爹,刚才怎么了?对了,还有黑衣人……”罗翰这时也清醒过来问道。

    “内脏应该受了轻伤,一会黑衣人会来说清楚,爹先帮你调息下。”罗二爷做了个“嘘”,轻声说道。

    ~~

    当罗翰和罗二爷父子治疗完睁开眼睛

    “当进来看到你们在调息,就没打扰你们。”随意坐在椅子上的黑衣人抢话开口道:“如你们所见,今晚我的目标就是你儿子,有人出价想让他消失几天,至于是谁出价,我想以你罗二爷的经验也能猜到是谁。”

    罗二爷原本只是猜测今天的事跟自家大哥脱不了干系,只是没想到主谋居然就是他,有些不相信下意识问道:“你是说是我大哥,现在罗家家主委托你们绑架我儿子消失几天?”

    “是啊,他说如果实在是不能绑架,打残也行。”黑衣人一脸不以为然就把罗大爷的意思给出卖了。

    “大哥他何必如此!!……”罗二爷愤怒的表情表达出这个意思

    “大伯就因为我挑战了罗意吗?难道我不是罗家人?为什么这么对我?”罗翰心中很难受,双手捏紧拳头!虽然自己背负私生子的名声,但罗家好歹没对自己缺衣少食,让自己过着少爷的日子,所以也希望自己能光荣家族,可今晚发生这一切,让自己有些想不过来,“我那天仅仅只想证明自己,只想让自己不再被嘲笑,这样也不行吗?不行!大伯越这样,我越要证明自己!!”或许人不冲动枉少年,谁也不知道这一时的决定,将来会给罗翰带来什么结果。

    黑衣人无视这两人的反应,淡淡地说道:“一个家族只有你们两兄弟嫡系,况且你家这小子天赋很好,这不是很常见的手段吗?有必要生气吗?”然后专门看着罗翰说道:“小子,想在修炼一途走得长远,得知道防人之心不可无,哪怕是最亲的人。被人算计了一次,下次报复回去就是了!”

    听到这句话,在罗翰眼里,这跟父亲平时教导自己的“忠孝信礼义廉耻”完全不一样,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觉得这黑衣人可以教导自己更多,直接跪下:“请师父赐教!”

    “翰儿!你……!”罗二爷知道自己因为罗翰并不是真正的罗家血脉,担心以后罗翰知道事情真相后,远离罗家,所以平时教导时候虽然说要低调,但并没有真正的教导修炼之路的残酷性,看到罗翰自己的表现后不知道是喜还是忧。至于为何喜,为何忧就知道他自己心里清楚了。

    黑衣人看了看罗翰和罗二爷,猜到罗二爷因为某些原因并没有教罗翰何为人心,再想到这小子和当年救他的人有关系,而且这小子的天赋确实可以,堪比那片大陆的孩子,算了,就当还恩了,也就第一时间没阻止。只平静的看着罗翰说道:“也罢,你们比试完了我会带你离开这里一段时间,这几天你先解决你们自己的事情吧!”

    “可,大师……!”罗二爷刚想说些什么。

    “罗二爷,这孩子是怎么回事,你不想我多说什么吧。他跟我有缘!”看出罗二爷的黑衣人直接截断罗二爷想说的话。

    到这,罗二爷只能闭嘴不说什么了。

    而罗翰看着这两个人话里来往似乎有些不一样,尤其是自己爹,感觉跟平时不太一样,觉得怪怪的,但听到黑衣人说后天晚上来找自己,心思直接转移到这上面去了,心中暗自下定决心要跟着师傅好好修炼。可想到之前发生的事,心里一转说道:“爹,师傅,可否现在开始放出风声说我受伤在养伤,可能会影响后天的比试,这样可好?”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可以让大哥那边放松警惕”沉思一下,罗二爷说道。

    而黑衣人点点头,心里想到:“刚说要报复回去,现在就开始有意识布局了,有点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