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翰 意比试开始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12本章字数:3850字

    两日后,当第一缕阳光突破云层照在地面上的时候,罗家也开始喧闹起来,尤其今天比平时更为喧哗。大门口来客也络绎不绝纷纷下马,递交请帖,在下人引导下走向演武场。

    当罗二爷带着罗翰、罗五以及自己院子的侍卫刚走进演武场的时候,发现整个场地已经是人满为患,放眼望去,都是人头。除此之外,还发现有其他家族的人出现的时候,罗二爷紧皱眉头:爹和大哥是什么意思!?家族内部的比试也广邀外人吗?

    而头两天得到罗大爷邀请函的家族也都乐意来观看,一是借此和现任罗家家主打好关系,毕竟都是知道他是东安郡郡守的侄女婿;二者也是真的借此看下罗家年青一代,而且还是上代家主的嫡系血脉实力究竟如何,但具体是想些什么估计这有这些家族自己人知道了。

    罗二爷把眼神收回来转移到罗翰身上,发现他此刻双手紧握,行走步伐有些僵硬,想到毕竟这孩子才七岁就要面对这么多人,想必也是有些紧张的,于是伸出手拍了拍罗翰的小肩膀,示意他别在意,也不用紧张,然后带着众人直接走向嫡系区席位。

    此时在嫡系区席位旁边的贵宾区已经坐满了这些其他家族的领头人,而罗家家主正面带微笑和这些领头人说笑,突然看到走过来的罗老二,拿起桌上茶杯握住晃了晃,看似随意地说道:“还以为二弟会晚些出现呢,毕竟离比试时间还有段距离。”

    罗二爷听完此话,憋了眼自己大哥,但脚步没有停下,只是淡淡的回道:“既然离比试还有些时间,那也别耽误,早点开始也没什么不行的!”

    见到罗二爷这么淡定的神情,罗老大心中暗气:哼,一会输了有你们好看!然后不再搭理罗二爷只顾着和周围人继续说话了。

    其他人只知道罗二爷自认回儿子之后就远离南林镇了,却没想到亲兄弟之间似乎矛盾不少,大家相互交流下眼神,也投入到和罗大爷的交谈中去了。

    罗二爷说完那些话的时候也走到了自己的落座区,然后也没看自家大哥,直接坐下。罗翰在他身边也跟着坐下,这次似乎放松多了,可能正是之前罗二爷那些动作缓解了下。

    罗老大看着罗二爷的这些举动,面色有些难看,毕竟自己现在是家主了,可亲弟弟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也没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对不对得起“亲兄弟”三个字。

    旁边一位地位仅次于罗家的邹四长老看到这个情形,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问道:“罗家主,刚才那位就是之前罗家准备立为少族长的罗二爷吗?”

    罗大爷听到此言,心中暗恨,嘴上却回道:“哪里传出去的谣言?邹四长老还当真了不成?”

    “哈哈,的确,的确,人老了,口误口误啊。罗家主您才是罗家掌舵人,而且少家主一表人才,只怕是假以时日也会一飞冲天啊!以后在这南林镇、东安郡还请多多眷顾啊!”邹四长老看了看站在罗大爷后面一直不出声的罗意,立刻露出看上去似乎是一脸很懊恼的样子说道。

    听到此番言语,罗大爷虽然知道这只是奉承,他邹家在东安郡势力也是不可小视的,但听到只要听到“掌舵人”和夸自己儿子,心中还是忍不住欣喜,嘴角也情不自禁浮现一丝淡淡的笑容。

    这个时候也明白自己爹心意的罗意在后边,鄙视地望了眼罗翰,轻声开口道:“爹,今日我肯定可以把那小子踩在脚下,让他求饶!”

    “嗯!”罗大爷听到此话,嘴角的笑容咧开更大了,仿佛自己马上就能看到自己弟弟向自己求情的场景了,心里马上就在想:“我还是先想想一会二弟要是帮那个野种求饶的话,我该怎么搪塞过去呢?让二弟放弃执法长老?……不,不,这还是太便宜他了……”

    相比这边的热闹,而罗二爷那边确实很安静,父子俩都双目紧闭,各自调戏,而站在周围以罗五为首的侍卫跟个木头人一样,不动都不动,所以也没有人过来打扰他们。这画面虽然是和罗大爷对面而坐,但俨然是两个圈子,一热一冷,相互不融合。

    就在这时,罗家五大长老纷纷现身,拥着大长老从门口走进来,聚集了一拨人的目光,有敬意的、有羡慕的、也有普普通通的。此时大长老身穿锦缎长袍,全身气息内敛于体内,但看上去就能感受到大长老如今是更加硬朗。对于罗家众人来说,是对罗大长老的绝对服从,那程度远超过现在的家主罗大爷,因为正是前者在南林镇的深耕发展,更是一手凑成罗大爷和东安郡郡守夫人的侄女的婚事,这才有现在的罗家,南林镇第一家族!

    和罗大爷站一起的邹家、李家领头人纷纷惊讶:“之前有传言说这罗家大长老有奇遇获得一枚突破的七阶武师的丹药看来是真的啊,这今天回家族了得立刻汇报!”

    罗大长老走到长老裁判席之后,向大家挥了下手,等到场面开始安静下来,说道:“首先欢迎各位贵宾观看我罗家小辈的比试。”停顿下,看着已经开始展露属于自己的器宇轩昂的大孙子罗意,暗自点头,不愧是我的嫡孙、真血脉,然后继续说道:“正好除了贵客在,家族各房各脉也都在,在经过和众位长老商量之后,也决定今天罗意和罗翰比试的胜者就是我罗家的少族长,下一任家主!”说完这些,又盯着罗意看,希望罗意能明白自己的意思:打败罗翰,名正言顺地成为少族长!

    此时罗意也望着自己爷爷,看着他眼中善意的目光,瞬间明白了爷爷的意思:踩罗翰,上位!然后点点头表示知道这个意思了。

    只有在场的罗大爷有些愣,刚要说话,不过被后来赶过来的孙眉拉住,耳边细语一句:“你爹意思是让那野种当垫脚石!别出声!”

    其他罗家人一听,老的们秉着“反正轮到谁也轮不到我们”的想法,而且各房的长老们也都没意见,他们也就没啥其他想法了。而一直跟着罗意的小辈们则炸开了,有胆子大的,比如那个罗文直接说道:“还用比吗?少族长肯定是意少爷的!不然这让我们这些名正言顺出生的罗家子情何以堪呀!!当然意少爷的实力也是我罗家第一人,谁能争锋?!“

    “就是,罗文说得对!”绝大部分小辈们都是同意罗文的说法,在他们看来,罗翰从小不跟他们在一起长大,没怎么接触过;而且罗翰私生子的名声在这个注重嫡系传承的社会确实影响很大,先不说实力,如果将来是罗翰继承家主,那整个罗家还不因为他的出生被笑死啊!

    但也有极少一部分人没吱声,这些人都是以前罗二爷的支持者,而且那天晚上的动静究竟是怎么回事?二爷这些年在东安郡也不会白白耽误时间的,其中有个跟罗五走得近的也跟自己提过翰少爷不是表面那样,既然如此,我们这一房还是闭嘴吧!

    只有罗二爷听着这些话,看到罗翰煞白的脸色,从前也说罗翰私生子的身份,但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被小辈在这么正式的场合说出来,于是愤怒地看着二长老说道:“二长老,那罗文是你那一脉的吧,如此不敬嫡系,该怎么罚?”

    “罚?二爷是在说笑吗?罗文也没说错,而且他哪里不尊意少爷?况且二爷你还没成为执法长老呢?根据家规也无权过问长老会的事!”二长老冷笑的回答!

    “噢?是吗?“罗二爷气乐了,心中却冷静下来,转过眼神,看下他爹继续问道:“爹,你之前说只要我到了四阶武师就可以担任执法长老,这句话还算吗?”

    “恩?”大长老皱了皱眉头,很显然不想在这个场合多生事,淡淡地回道:“算,不过这……”还没等他把后面的“这事一会再说”说完就感到一股堪比自己的气息迎面扑来,大惊,差异地望着自己这个二儿子:“原来老二早已突破了!今天这事……!唉!看来老二对我也开始有防备了啊!”

    而其他人只感受到罗二爷身上突然迸发出强大的气息,并没有什么压迫感。只有二长老感觉到一股冷冽的气息朝自己压过来,哪怕自己也是有三阶武师的实力,也已经被压迫喘不过气了。这个时候只听到罗二爷冷肃的声音传来:“二长老,现在我再问一次,罗文不遵嫡系按照家规该如何处罚?!”

    “你!你!……”二长老被专门只针对自己的这股气息压制得不行,喘着粗气,心中恐惧万分、断断续续地说道:“轻者禁闭半年,停止家族供给;重者逐出降为奴或逐出家族!”

    “好,那你说说看,是该轻罚还是重罚?”罗二爷毫不在意地继续问道,但稍微减轻了下威压。

    只感到身上一轻的二长老明白是罗二爷故意减弱对自己的威压,看了看自己这房比较有前途的罗文,只能先牺牲他,回复道:“该降为奴,翰少爷作为您的血脉,也是嫡系!”但心中暗恨罗二爷在这个场合丝毫不给自己面子,但面对超过自己实力,又毫无能力去报复回去,只得先记在罗翰身上!

    “哼!二弟你好大威风啊!居然不管今天的场合是什么,任意惩罚家族之人。而且罗翰的来历,你我心知肚明!还怕说吗?!”一边的罗大爷在感受到自己弟弟气息居然比自己高这么多之后,已经嫉妒得不行,早忘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或许他觉得罗二爷也不会对自己怎么样,还有大长老在一边看着呢,就是想打压一下罗二爷,让大家看到尽管罗二爷突破了,但依然要受制于我!

    “闭嘴!老大!”听到“来历”两字的时候,大长老突然惊醒出言道:“好了!老二,既然你现在也是七阶武师了,那胜任执法长老绰绰有余!退下吧!”

    “爹!!”罗老大不满的喊道,但看着自己爹阴沉的眼神看着自己,赶紧闭嘴。

    而罗二爷盯着大长老反而说道:“既然大长老开头了,那这事就按照二长老说的办!”然后就收起外放的武气,朝罗翰笑了笑,感觉在说:“有爹在,你放心!”

    感受到自己爹强大的气息和家族众人在爹露出实力之后不敢造次,再次认识到只有自己的实力才是让众人闭嘴最好的途径!罗翰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成为自己爹那么强大的人物。同事又想起那晚黑衣人给自己传话:“比试之后如果愿意跟我离开8年修炼,就可以拜我为师!”决定离开!

    罗文在罗二爷刚释放出气息的时候,已经被这股气息将体内的练气冲得七七八八,一直在瑟瑟发抖,在听说降为奴之后,直接晕倒过去。

    其他家族众人在大长老一言道出罗二爷实力:七阶武师的时候,都心中炸开了:这罗家一门双高等武师,这是要一飞冲天啊!!速度派人回家族禀告,然后暗自示意跟随而来的心腹悄悄离开罗家。

    大长老看着这个场面也不再阻止什么,只是开口说道:“今天比试正式开始!罗意,罗翰也是罗家子,点到为止。”看着两人,然后就不再说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