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5章 出罗家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12本章字数:2517字

    “那是我儿子!!小畜生?那你什么东西?!”罗二爷愤怒地还不客气回答道。

    大长老此时从罗翰的表现中彻底反应过来,下定决定,不可以让着父子两出罗家,于是瞪了眼罗老大:“你就是一直这么当家的?真是让我失望!这么大庭广众的不服族规、破坏家族比试!这个家主做不好的话,后面有得是人!”大长老说道这里,转过头又看了看罗二爷。

    罗大爷听这口气是要废我家主位啊!不行!难道我只能忍着了吗?抬起来瞪着自己的二弟,恨不得拿眼睛直接刺穿他。罗二爷看着自己大哥这种表情很是心酸,一母同胞兄弟为了地位就这么不顾情谊,这罗家必须出!,坚持说道:“大长老,刚才我就说好了,这场结论不管如何,我们父子两都出罗家!”

    大长老看着两个儿子的表情,半响没说话,最后看着二儿子说:“你真的想好了?出族之后就意味着罗翰无法担任少族长了啊!”,嘴上虽这么说,但是心中在滴血,先不说老二,就罗翰这个潜力,他日必定可以替我罗家搬迁至帝都啊!

    罗二爷看着儿子罗翰,坚定地点点头:“恩,出族!!”

    一边的五长老看出大长老不想让罗二爷出族,于是想了个折中的办法:“二爷,您看一笔写不出两个罗字,要不从此之后您这一脉作为支脉,而且不受嫡系控制,这样如何?”

    大长老很赞赏地看了眼五长老,只要人还是属于罗家,大不了到时候让他那一脉成为嫡系就行了!

    罗二爷听完之后也没立刻回答,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跳上武比台,问罗翰:“翰儿,五长老说的,你觉得怎么样?”

    罗翰虽小也知道,如果有没有家族对修炼一途来说区别是很大的,于是点点头。

    罗二爷见罗翰点头,也就同意此事,并且强调:“好,但请主家记住,我这一房从此不受你们控制!”

    而一边的罗大爷先是蒙了下,紧接着心里乐开了花:“哼!分出去了,我看你怎么活!南山郡的拍卖行又已经快垮了!”

    “好!老二,既然如此,罗翰还小,那东安郡你自己经营的那个拍卖行就归你了!”大长老想了想又补充说道:“还有药材店!”。这样能卖个好给这父子俩,以后万一有什么事也能照顾着主家。

    “什么!!爹!你把药材店给罗如忠了,那以后我罗家需要药材了岂不是还得给他钱才能拿货!!”罗老大一听要把药材店给罗二爷,连“二弟”也不喊了,直呼其名瞬间就炸开!

    “不给也行,把你的家主位子拿出来跟老二换换!”大长老被自己大儿子的话气得快忍不住了想揍人了说道。也不看看这周围邹家、李家都已经派人随时告知自己家情形了,要真脱罗家,老二就能立刻被招揽走,获得更大的利益!与其如此,那不如卖个好!

    听到这句话,罗大爷直接沉默了!自己的家主位啊,怎么可能舍得换呢!!

    看场内这两人都没说话了,大长老便正式宣布:”按照之前约定,这场比试谁胜出谁就是少族长,但罗翰不再是主脉,所以此事作罢!另我罗家二爷这一脉正式出主脉,独立成一房,而且可不听主家调派,但不可做出威胁损害主脉的事!借此让邹家、李家也做个见证吧!“

    “好,有幸见证此事!”邹家、李家两位带头人拱手说道。

    “这次比试结束,老大你去忙吧。老大媳妇,带罗意去我的院子!”大长老说完这些直接命令道。

    一场比试众人料到了开头,却没想到最后是这么个结尾,万分感慨离开此地。以前参与过骂罗翰的小辈们也都胆颤心惊的,担心罗翰会报复回来,但想到罗二爷可能会带罗翰直接回东安郡,又都松口气,打不了以后去了东安郡小心些就是了,这其中就有罗文。

    最后还没走的邹家和李家领头人直接撇开罗老大,走跟罗二爷跟前,邹家抢先开口说道:”恭喜二爷自己突破,更加恭喜二爷后继有人啊!“

    李家也不落后,立刻补说:”听说二爷您在东安郡的拍卖会最近拍品有些问题,如果有什么需要还请不要客气,直接跟我李家在东安郡的主事人说下就行!”

    罗大爷看到这两人当着自己面直接卖好给罗二爷,心中十分不畅,摔了袖子,连招呼都不打直接离开。

    三长老和五长老看到罗大爷此时的表现,很不满:一家之主的气度都没了!

    三长老叹了口气对着罗二爷说:“按照家主的性格,应该明天就会让你们离开的!二爷和罗翰先回去收拾吧!”然后从胸口掏出一本笔记递给罗翰:“这是我这么多年修炼烈焰拳的心得,送给你,希望你可以让老祖宗的烈焰拳再次发扬光大!”

    “谢谢三长老!”在罗二爷的示意下,罗翰也不矫情直接手下这本心得,这份赠与默默记在心里。

    只有五长老也没出声,向二爷点点头,只说道:“去吧。收拾去吧!”

    罗二爷和罗翰回到自己的院子,看了看住了这么多年的地方,现在要正式离开还有些舍不得了。罗二爷深呼吸了几下然后吩咐下去:“让院子里所有的人过来一一趟吧,我有事要说。”

    一刻之后大家都到了院子中央等待罗二爷宣布事情,他们也都听说翰少爷在比试中大展身手,但不知道为何和二爷都出主脉了。

    “大家这么多年照顾翰儿和我都辛苦了。今天着急叫大家前来是想说我这一脉已经独立出去了,所以不能再在主家院子生活下去。明天我和翰儿将回到东安郡那边去。一会给大家准备了些小礼物就当是感谢大家这么几年的辛苦吧。”罗二爷看着大伙缓缓说出。

    罗二爷的贴身侍卫罗五直接跪下说道:“二爷,我从小就跟着您。我愿意跟您一起离开!”。二爷看着罗五点点头。此时其他人也想表示愿意跟随罗二爷,可明白家规的他知道,最多能带走罗五一人而已于是制止大家的说话:“很感谢大家看得起我罗某人,不过家规所在!但是以后各位要是去东安郡的话一定要去拍卖行或者是药材店看我就是!好了,大家随意吧。”说完罗二爷带着罗翰回到房中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了。

    罗翰回到房中,打量了下四周发现没啥可带的。从有记忆开始就差不多一直在东安郡生活,这里只是一个临时住几天的地方。于是就随便收拾起几件衣服便开始继续打坐入定修炼了。

    可能是心中的情绪波动有些大吧,脖子感觉有些凉凉,罗翰睁开眼睛摸了下脖子上的吊坠戒指自言自语到:“戒指,你是不是也有点舍不得离开呢?毕竟这次离开的意义不一样啊。哎,晚上干脆休息吧。”然后就干脆躺了下闭上眼睛进入梦乡了。在梦里衣着碧色锦缎、头上随意一个妇人发髻的女人一直呼唤他:翰儿,翰儿。罗翰只感到想要去亲近这个女人,几次想走过去看看是谁,可都还是看不到那女人的模样,反复几次之后便惊醒了。

    “原来都五更天了啊,为何我又遇到这个梦境了呢?”罗翰表示想不明白但也没有深究,直接去屋外面例行练拳然后打坐吐纳到巳时便拿着行李去正厅准备和父亲集合离开罗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