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欧阳家的来人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12本章字数:3083字

    第二天清早,罗翰刚打坐吐纳完就听到外面熙熙攘攘的声音便走出去就看到自己父亲和十来个气势汹汹的陌生人争吵。

    “欧阳少爷,您也知道,作为拍卖行,我们必须对货主的信息保密啊。要是我们连这一点都做不到的话,还怎么把拍卖行开下去呢?”罗二爷一脸正直的对那个领头穿白衣的年轻人说道。

    白衣男大概17、8岁,双手背在背后一脸毫不在意的神情说道:“哼!给你面子叫你一声罗二爷!都被罗家赶出来了,还装什么!再不告诉我委托人的消息小心我拆了你的拍卖行和药材店!”

    “欧阳少爷,请不要为难我们了!”,罗二爷看看年轻人背后的跟随人数再看看白衣男身边一个中年人只能忍住这口气继续低声下气的说道!而闻声出来看到此时情况的罗翰看父亲因为实力不能不低头的样子,心中只有两个字“实力“,如果有足够的实力,他们敢如此吗?!

    而这时旁边的中年人直接一巴掌扇过去:“哼!少爷让你说,还狡辩。还不说是吧!”,同时用气息威压罗二爷让他不能随便动,“啪啪”又是两巴掌直接抽到罗如忠脸上。

    罗翰看到此时情况,大怒,就在这无可奈何的时候耳边传来来:“小家伙,想不想报仇?”

    “师傅的声音?”罗翰一听毫不犹豫地说“想!?

    “好,现在放松心神,我来控制你的身体,顺便你也提前感悟下即将要学的武技。“

    神秘声音说完就接过罗翰的身体控制权,也不多话直接运用起步法,闪到白衣男跟前,左右开弓,只听见四声“啪啪啪啪”的响声:“让你不看好自己家的狗!”

    “恩?九宫步?”被打的白衣男子一眼看出来,大惊暗自打量这小子:“这穷乡僻壤之地莫非还有上面韩家的弟子?难道我就白白挨了?!”

    “小子,放肆!”就在白衣男还没晃过神的时候,身边反应过来的中年人立刻运起武力就往罗翰的方向攻过去。

    此刻操控罗翰身体的神秘人也不是傻子会站在那里让他打,继续交脚踩九宫步闪了出去。中年人一击没中,也跟着闪过去说:“想不到这个穷酸地方还有你这样的天才,才七岁就有堪比武灵的实力了。难怪敢如此嚣张!捆人索,出!”随着这句话一出一道七阶武灵级别气息形成的九个网格从四个方向飞了过去想困住罗翰。

    这时白衣男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反应过来:就“算是韩家弟子又如何?此地偏远,杀了就杀了,谁知道是我干的!”于,是狠狠地说:“老吴,给我把他控制住了,带过来!他刚才哪只手动手的,直接砍了他哪只手!”欧阳成不解气的说道。

    他是欧阳家大长老的孙子,从小到大没谁敢动手打他,今天居然在这么个小地方被一个名不见经的小子给打了!心里正阴郁着呢,在琢磨一会抓住人之后除了砍手还要怎么折磨罗翰。

    就在捆人索即将困住罗翰的时候,只见他身子猛然一动,筋骨突然爆发出雷鸣,宛如一张拉满的弓弦,如虎似跃,

    了上去,左拳一挥,空气震荡,九条火龙顺势凝聚而成带着一排排气浪,像千军万马席地而卷,朝着捆人索扑过去,顿时灵力相撞,漫天沸腾,奔腾飞卷,刹那间冲破那九个网格,然后罗翰再一卷手,捆人索直接落进手中。

    中年人又惊又怒:“尔敢!!”

    “哼,已经在我手上了,又能如何?”神秘人控制着罗翰的身体,漫不经心的的说道,手里好摸了摸捆人索的,似乎在感觉是什么材料做的。

    一直站在一边罗二爷看到罗翰突然跳出去动手的时候,吓一跳,还没来得及阻止就看到自己儿子将对面白衣人打一顿完全没反应过来,这会看到两人停手了,这才突然想起来:“对了,昨天来的城主侍卫长给了我个信号弹。”想到此时罗二爷赶紧从怀里拿出信号弹放了出去。

    “砰!”罗家拍卖行上空出现一个大大的红色“”字,一直在密切关注罗家的城主侍卫赶集集合了往罗家跑过去!而正准备再次出手的中年人见到这个信号,皱了皱眉,瞪了罗翰一眼直接回到被打懵了的欧阳少爷身边:“成少爷,今天不宜再动手了,郡守府的人要来了。”

    “来了又如何!今天少爷我的耻辱,难不成咱们就这么走了?就算那个褚万达亲自来护着这臭小子,今天也至少把他的手砍了!”欧阳成不以为然的说道。

    旁边的老吴有些犹豫了,因为这里毕竟是东安郡,但人家是直接隶属帝都皇族管理,要是一会褚万达非要护着这小子,该怎么办呢?可毕竟我欧阳家好歹也是皇城的三大家族之一,想到这里老吴顿时也觉得欧阳的面子比什么来得重要,自己家的少爷被人打了耳光要是什么都不做的话,传出去会被人其他人笑话尤其是帝都的其他两大家族。

    于是老吴准备继续动手,刚准备再次动手拿人的时候,褚万达的侍卫们也到了。

    领头正式昨天去罗家的王强人未到声先道:“还请二位住手!我奉郡守指令来此请两人去郡守府调解此事,还请各位暂停争执。各位,请吧。”说完,左手一挥众人让出一条道。

    而欧阳成只看到现在抓不住罗翰了,一点没看如今是什么状况,直接指着罗翰应答到:“要去,可以!先给我砸了此店,再断了此人一手!”

    身边的老吴听到这句话只感叹:“这成少爷可真不是一般的蠢啊,这明摆着人家郡守想护着这罗家了,当着别人面都敢这么不给面子,还真当以为欧阳家是大长老一脉做主啦呢?!”

    而罗翰听到欧阳成的话回答道:“你强迫我家拍卖行在先、打压药材店在后;今天又对我爹动手!刚才只掌嘴你都算给你们欧阳家的脸面了!还想要我的手!有胆量你可敢和我一战!!如果你赢了,我给你我的手和卖丹之人的信息;若你输了,向我爹道歉并双倍赔偿我家的损失!你,可敢?!”

    欧阳成一听:“呀嘿,还真有不怕死的,战就战!”顿时就凝聚起自己三阶武灵的武器。

    “慢着!成少爷!您别忘记正事了!而且您不是此人的对手,他在我手里都能过下几招。您该知道我的实力!”老吴在旁边倒是很冷静的打断欧阳成。

    欧阳成也并不是很愚笨的人,只是今天被打傻了有些一时没缓过气来。听了老吴的话,欧阳成想起出门的时候自己父亲对自己的交代:“去东安郡只拍下那枚四品丹药,别和郡守府冲突。”现在丹药都到手了,先回去交差以后再回来收拾他!便有所松动直接说:“我还有要事在身,今天不和你计较了,今日之仇你等着!我们走!”

    罗翰听了不干了半揶揄地说:“您砸了我家的店、毁了我家的生意,你说走就要走!那我家的损失谁来赔!今天要走可以!原价赔偿我家!毁了的声誉便折价成那四品丹药的晶石吧!”

    “你你你!!欧阳成听完之后“你你你”半天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往下接话。

    旁边的老吴和王强也感叹“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毕竟老吴多吃了几年的盐对王强说道:“我家还有要事在身,褚城主可否先行替我们赔偿?半年后褚城主回帝都述职的时候,我欧阳家再还他!”又继而对罗翰说:“这样可否?”。

    王强只想赶紧平息二人的争吵,看昨天城主交代的想必也会同意老吴说的,于是点点头表示同意了!老吴看到王强的动作之后,双手抱拳:“如此多谢!成少爷,我们走吧!”

    而罗翰只在乎是否有赔偿自己家的店面损失,看到郡守府愿意代替赔偿之后也就不拦着欧阳家一行人离开。

    欧阳成很不甘心就这么走但是没办法丹药在身,但也狠狠地说了句:“小子!你等着!别让我在皇城看到你!不然见一次揍一次!哼!走!”说完带着五六个来人稀稀落落的全部离开了。顿时拍卖行的大厅只剩下了罗家人和郡守府的侍卫了。

    罗二爷很感激王强的及时出现正要说话表示感谢的时候,王强说道:“罗二爷,郡守有交代说让您收拾好拍卖行了,还请您带着翰少去一趟郡守府。”

    “好,欧阳家的人已经走了,今天就能收拾完,明天我就去拜访郡守!多谢他的维护!”罗如全感激地说道。

    “先让翰少去休息吧,想必刚才那一阵负担还是挺重的。我等明天再城主府恭候您的大驾了啊”,王强笑了笑看了罗翰一眼,很明显他知道罗翰身体被控制的事情,然后拱拱手带着人也回去复命了。

    而此时罗翰已经有些支撑不住了,大颗大颗的汗液落下已经湿透了后背,此刻罗二爷才想起来刚才那阵怪异的事情,赶紧带着罗翰回了后院。

    而罗五则继续带着剩下的小厮开始收拾起来打落或者打碎的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