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郡守府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12本章字数:3280字

    翌日,罗翰跟着罗二爷早上到达郡守府,而一早就得到消息的王强此时已经在府门口候着了,再见到二人之后,立刻迎了过去,恭敬地说道:“二爷、翰少,郡守,已经等您多时了!”然后做出个“请”字手势。

    二人见此,也没客气,只是罗二爷向王强拱了拱手,表示感谢,随后就走进郡守府大门。

    然而罗翰在踏进府内的瞬间,却感觉到这府中有些不寻常,左看看,又看看,四处打量着。

    跟着的王强看到之后,心中大为感叹:“不愧是韩老看上的人,这感知力……按理说只有到了武灵才能感觉出来的!”,嘴上却出言道:“翰少,是感觉现在全身很舒服,感觉体内武力运转更加流畅了吗?”

    “嗯,王叔你知道是为什么吗?”,罗翰很乖巧主动称呼王强为王叔。实则是罗翰不仅仅是身体上感觉惬意、丹田处的先天火和先天木都活跃了些,而且更重要的头一次感觉大脑似乎更加空灵,就好像是头部被一股柔软的什么东西包围着,一层又一层,紧接着一股暖洋洋的气息从头部发出,在大脑里面转了一圈然后随着筋脉又传遍全身,到达丹田处的时候,先天木迫不及待地跳出来直接朝着这股气息扑过去,吞掉,回到先天火旁边,再次融合,一股股木之气再加上火之气不断交融产出来的气息又反馈给身体内部各个地方。

    这身体内一连串的变化让罗翰不得不停下脚步,也不管在什么地方,直接盘腿坐下。一股股玄青色的气息中还带点红色,游走在罗翰身体内外,不断起伏,就连此时郡守府中的灵气也被这道气息直奔而来!

    “这下事大了”,王强看到这幅场景之后,但也没上前去打断罗翰的吸收,反而是站在离他不远处,帮罗翰警戒。

    而在大厅等了半天还不见人到的褚郡守以及两个老头只能先讨论这罗翰的时候,突然感受到空气中气息有变,而且都是朝一个方向去的!

    “咦?府中气息有变?”褚郡守的第一反应;

    其中一个老头,正是昨天的韩老,暗惊:“先天火、木,是那小子。这小家伙不会进府就感受到这蓄灵阵,然后给阵中灵力给收了吧?”

    而最后一个老头,鹤发童颜,一身流光锦缎,让人一看就是价值不菲:“嗯?这里居然有先天火和先天木存在??”直接站起来跨出去。

    “哼,这老小子,想不到为了看情况,居然用起了空间位移!”韩老叨叨完,脚下功夫却也一点都不慢。

    只有这褚郡守看着这两人,无奈地笑笑,谁让自己没这个水准呢,只能缩地成寸紧随而上。

    而此时的罗翰全身被笼罩在玄青色的光团里面,周围由近及远还有源源不断的气息不断补充进来,先被罗翰体内的先天木吸收,然后继续生先天火,木火相容的气息反馈己身,周而复始,仿佛周围环境和罗翰之间形成了一个完美的能量循环……原来只是一簇小火苗的先天火在这不断蕴养下变得越来越粗壮,而玄青色光团中开始出现红色的光芒,一闪一闪的,十分耀眼。

    当两个老头到这里的时候,就看到这个完美的吸收循环。鹤发老头大惊:“真的是先天木、火!还是在幼生阶段的!!”然后再看到光团中的小儿,只感觉到有种说不上来的亲切感,然后被光芒中的红色火焰吸引过去,跟着旁边的韩老说道:“这小家伙是不是今天你和万达要等的人?”

    “怎么样?这潜力是不是堪比那里的人了?”韩老点点头,心里暗想:老子让你漏点气息就好,这臭小子直接搞出来这么大场面!!但脸上总归是高兴的,觉得自己眼光不错!

    “还不错,能感悟到这阵法说明魂力起码超出这里一般修炼者,而且能被先天木认可,想必不会差!”鹤发老头点点头表示同意,然后又道:不过照这个架势下去,万达这个阵法只怕要废了!“

    “啊!什么!!”刚赶到这里的褚万达啥都没注意就听到这么一句话,差点脚一软,赶紧说道:“丹老,不会吧!我、这可还是三年前请您给布置的啊!要不要赶紧制止他啊?上次那阵法原材料就掏进我九成九的家产啊!”褚万达一脸肉疼的样子说着。

    “去去去!制止啥!褚小子,你别捣乱!”韩老眼睛一瞪发现罗翰体内又有了新变化不能被打断,朝着褚万达喝道。

    在外人跟前威严无比的褚万达立刻收声,可这一脸蛋疼、敢怒不敢言的样子活脱脱地像一受气的小媳妇一样。王强在远处看到郡守这副模样,立刻转过眼,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可不想事后被郡守找碴子!

    “行了,万达,这事完了,我帮你补充阵法就是了!”鹤发老头被褚万达这幅样子也搞得有些受不了接了回话,实则是对罗翰感兴趣,说得更直白是对罗翰的魂力潜力和那团红色先天火感兴趣。

    “就是,而且褚小子,这中间的小儿就是罗翰,他越强,将来代表你东安郡岂不是越好吗?,别忘记过八年后帝国学院招生和那场选拔赛!!”韩老在一边补充道。

    “恩?罗翰?”听到这两个字褚万达开始严肃起来,也不管这近处的花草树木开始变黄、变枯,也仔细观察此刻正在关键期的罗翰。

    而罗二爷是彻彻底底被这三人给无视了,但他此刻也无心管其他的,只是关心罗翰有没有什么危险,可自己什么都帮不上,懊恼着。

    随着树木草丛的变化,罗翰丹田内的先天气息达到一个平衡,剩下的宛如一把箭直冲脑门上的百会穴。此时罗翰只感觉到大脑内突然刺刺的疼,大颗大颗的冷汗滴落下来,想叫叫不出来,想停下来,然而这股气完全不受罗翰控制继续在冲刺百会穴!

    “糟糕!”一直关注罗翰的韩老突然出声:“这先天气息要自主激活魂力了!但这孩子没接触过炼魂诀!!”手上也不慢直接打出一道也是绿色光,快速没入罗翰脑内,韩老刚准备松口气,却感觉到自己的气息打进去之后被迅速吞噬,那股气息没有停留,依然在冲击着百会穴,刚缓下神情的罗翰,脸部又变回狰狞痛苦,韩老也着急地朝着丹老喊道:“快出手,这小子魂力不对!”

    丹老也发现了不对,先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控制自己的气息进入罗翰脑内,大惊:“这这!怎么是我丹家的魂力血脉?”感觉到事情有些出乎意料,但罗翰太小,还不能够承受自己施展魂诀,只能用最原始的办法:将自己的气息幻化成手掌将这股不听话的气息抓住,然后拧在一起,始终让气息保持在罗翰可以接受的层面,传音道:“小家伙,现在传授你一道口诀,‘神游周天,安魂于心;神丝若骨,精神聚拢;神魂合一,目聚如光’,记住了!”

    已经慢慢恢复意识的罗翰听到这个声音,毫不犹豫地按照这个去做,虽然不知道每一段口诀的具体意思,但血脉天性使然,罗翰潜意识里面告诉自己应该先把这些能控制得住的魂力一点一点凝练起来,而随着罗翰凝练得越来越顺利,丹老也根据情况不断释放被他困住的魂力……一直到彻底被罗翰炼化!

    只见这会的罗翰全身放松很多,之前苍白额脸色也逐渐恢复的血色,脑内的魂力在不断成团,发出白色的光芒,宛如皎洁般的月光。随着时间流逝,光芒也越来越大,丹老见此知道时机已到,提醒道:“小子,此时不燃三魂七魄,更待何时!”

    话落,只见罗翰身后出现人体的三魂七魄投影,不过都没有光芒。罗翰听到提示之后,控制这魂力团向三魂七魄游走过去:经过第一魂胎光,“噌”洁白的魂力融合在胎光之中,没有半点犹豫,一道青色的魂光冒了出来;然后继续第二魂爽灵,相比第一魂,爽灵魂这里吸收了剩余能量的一半才“噌”点燃,不过这次的魂光是红色;点完第二魂之后,剩下的魂力晃悠到第三魂幽精的时候,直至全部被第三魂吸收,没有魂光冒出,只是让第三魂更加亮了些!

    一直场外提醒的丹老头一次张大嘴巴,断断续续地默念道:“这,这,这不可能!哪有第一次炼魂的时候能直接点燃魂光,还是2盏!!就算是丹家人也没人做到,除了传说的老祖!”

    丹老的碎碎念,只有韩老听到了,心中也在纳闷:这小子难道除了是轩辕家的血脉还有其他来头不成?不过管他呢,反正现在是我徒弟!!把丹老的炼魂诀搞到手,不亏!

    至于剩下的两个人,褚万达或许还能明白点啥,只是羡慕罗翰的好运气;而罗二爷是继续懵逼,感觉最近一段时间总不断挑战眼界,但不管如何,相信对罗翰都是好的。

    而罗翰此时已经将三魂七魄收敛于身,在先天火木的交融下,反馈给府中的生机之气,让刚才被吸收枯黄的草木瞬间绿意盎然,甚至比之前还要生机茂盛,湖中逐渐泛起水气,沿着湖面袅袅升起,渐渐弥漫到周围,幻化出一片朦朦胧胧的景象,浓处似酒,淡处如梦.。

    众人看到,心中都默默感觉:想必帝都也不过如此了吧!

    丹老此时也恢复过来,和韩老对视了下,“好小子,知道馈养万物!这心境的确很合我口味!”,便对着褚万达说:“等这小子恢复过来,直接一起去你书房!”

    褚万达知道丹老有正事了,点点头,表示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