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遇袭和打劫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13本章字数:3049字

    黑夜银月高挂,淡淡的月光照在地面仿佛大地之上被披了一层银纱,看上去格外神秘。没有了白日的喧闹,东安郡也重新陷入一片寂静。只是在某些街区的房屋里,依然会传出些断断续续地男人的喘息声。

    而在罗二爷家后院的房间内,罗翰修炼一天,正仰面躺在床榻之上休息,心中在想什么时候草药才能备全,离师父约定的时间只有一天的

    时间了,万一炼制的不符合师父要求怎么办?小人儿漆黑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眼珠转来转去,在认真思考这个风险。

    突然,罗翰坐起来警惕地看着周围,只见一股强大的能量猛烈向自己袭击而来,刹那间,罗翰本来平躺的身体像猎豹一样迅捷弹起来,右手拿起身边的茶杯,往前方扔出去。就在茶杯碰到虚空某处的时候,“啪!”,轰然碎裂。只见从这虚空之中伸出一双苍白的手,向罗翰抓过来,同时阴森森的声音响起:“果然是好魂力,居然能预感我的存在!!咦?!是血脉之力?哈哈哈!是我一直寻找的血脉之力!看来你小子是玄天大陆的血脉传承啊!!”

    而罗翰在之前扔出茶杯的时候,将身子一转快速躲过这次偷袭,警惕地盯着虚空之中的这双手:苍白,但给人感觉却是带着深深的邪气,让人觉得很难受;指甲出奇地极长,足足有六寸,撕裂开空间,犹如切土豆那般的简单!

    说完这些,这双手的主人操控着双手成抓,再次向罗翰攻击过来,试图将人擒住,一路带过来的爪风发生“呲呲”的声音,将路过的空气仿佛都撕裂开,逼得罗翰不得不退后到房间角落,无处可逃。可罗翰并没有放弃,想起之前韩老控制身体的时候运用的九宫步,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施展开,不断闪躲出这双手的范围,并逐渐往门口方向躲去。

    “嗯?想逃?”虚空之中的声音注视着罗翰的躲闪痕迹,戏蔑道:“若是你能打开此门,或者传出点动静,算我胡安白活了!”

    “你是何人?”罗翰听到这句话,小小年纪的他也知道自己暂时是脱离不了此人的控制了,停下身形问道。

    “你是我选定的第二人!跟我走吧,以后你就知道了!呵呵!”胡安并没有回答他,或许是寻找了他一直想要的人,破天荒回了句!但也就是回完这一句之后,继续控制双手去抓罗翰。

    而罗翰也不甘就此被擒住,双手撑拳也打出烈焰拳,从第一式到第七式,连绵不断的施展开来,只见五条火龙瞬间形成朝着那苍白的双手飞过去。

    就在碰到双手的时候,五条火龙直接被捏住,“爆!”胡安轻声说道,但口吻中的轻蔑还是让人一听就知道。

    “嘭!”罗翰被这自爆将自己小小得身体弹飞出去,直接砸墙墙面,“噗!!”体内的气息顿时混乱不止,到处乱窜,罗翰一时没压制住,口吐鲜血,身子便一点一点软绵趴在地上!可在胡安和罗翰都没注意的情况下,几缕血丝顺着罗翰的肌肤流到胸口的位置,胸口

    隐隐约约出现闪光。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其实胡安原本不想让罗翰多吃苦头!毕竟这是他自己看上的身体!可这罗翰实在是胆子太大,于是整个人从虚空之中悬空而下,罗翰只看到是个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然后就感觉到周围有莫名的力量在不断的挤压自己的神识,宛如针刺一般,让人十分难受,为了缓解神识之疼,罗翰体内的三魂之灯出现帮罗翰一起抵御这道挤压!

    而胡安看到罗翰背后已经被彻底唤醒的胎光之魂以及爽灵之魂时,连连说“好!好!好!其次绝对没有白来!”,下定决定今晚一定要把罗翰抓走!于是将自己的魂力攻击加大,而这边的罗翰好不容易可以缓口气了,再被胡安加大神识攻击后,那针刺感又开始一点点加强……

    随着胡安持续攻击的时间越来越长,毕竟罗翰还太小,而且实力相差太远,坚持一刻钟之后便力不从心,只见罗翰眼中慢慢失去神采。

    见此胡安知道手到擒来了!心中也是不得不得佩服罗翰的潜力,都堪比玄天大陆那些家族的年轻人了,不过这对他而言罗翰的潜力越大,越是好事!

    可就在胡安准备将人抓起来带走的时候,罗翰体内突然爆发出一道强大的玄力,“嘭!!”一声直接将没有任何准备的胡安弹开,甚至还将伤到胡安还没来得及收回的魂力!同时将之前胡安加持的结界直接破掉,屋内巨大的动静响彻整个后院!

    “咳咳咳!!”胡安赶紧先稳住自己的气息,然后看向罗翰,只见罗翰全身被包围在一个巨大的貔貅光团之中!

    胡安大惊:"!!貔貅印记!轩辕家族!这里怎么有轩辕家的人?!!",“这下子失误了!这孙家怎么打探的消息!”听到后院的动静,胡安选择直接撤退,在有貔貅印记的保护,他知道自己是带不走罗翰了,在东安郡褚万达没发现前,赶紧消失在此!

    而就在胡安消失的同时,一直在东安郡的韩老也感受到这股气息,直接虚空过来,看到倒在地上的罗翰以及貔貅印记,然后感受了下空气中残余的气息,叹气道:“还是被胡安发现了!”。

    走过去打了一道玄力给貔貅印记让其消失,然后抱起罗翰回到房内。等罗二爷等人赶到的时候,只看到韩老在喂罗翰服下一颗丹药。

    “韩老,韩老!小儿这是怎么了?”,罗二爷看着房间内的家具已经是成粉末,而且大门也没了,紧张地问道,又一边埋汰自己:家里发生这么大动静,居然自己都不知道!

    "好了,没事了!他只是神识受了点伤,刚给他服下安魂丹,休息几天就没事了!"韩老说完这句话,转过头看到罗二爷一脸怨恨自己的模样,叹了口气,解释道:“你别多想,此次偷袭的人不是这片大陆的人!这次和孙家的事过了之后,我立刻带罗翰离开!”

    “韩老!只要小儿无恙!怎么都好!都快我实力太低,无法护佑他!”罗二爷回答道,心中也下定决心再推李家一把,早点灭了孙家,早点让罗翰跟着韩老离开!

    ……

    另一边东安郡的李家,白天从主家渠道打听到:孙家今晚将会押运一批药材从郊区回来。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李家家主便安排大长老、二长老带领四十名死士将这批药材抢回来!

    夜幕,在宽敞的马路上,五六辆马车正在缓缓行走着,虽然已是夜晚,但货物之重还是将押运的护卫热得大汗淋漓,但为了快点前进,只能不断地抽打马匹。

    孙家四长老在马车之中盘膝而坐,任由马车颠簸,身体却是巍然不动。长达一整天的奔波和紧张让这位平日养尊处优的他有些不耐烦。平时身为二阶武师的他,在东安郡也算是勉强排得上的强者,所以才被孙家选派出来由他来负责押运这批抢来的药材,可见孙家现在对这些药材的重视。

    “等灭了李家,一定要好好放松下!!”孙家四长老的目光透过车窗望着后面五车堆满的各种药材,忍住心中的不耐心暗自说道!

    而此时李家众人已经发现孙家的马车队伍在缓慢地行使到自己的包围圈,大长老左手一挥,后面几十名护卫立刻拔出腰间武器,没有任何表情地直接杀向孙家五辆马车周围的侍卫,八人一组刚好五组,一组负责一辆车,快速在孙家侍卫还不及反应的时候,将人处理掉!

    等孙家四长老反应过来的时候,随行押运的侍卫已经死得七七八八了,祭出自己的长剑砍向附近的李家死士,救下一名重伤的侍卫!

    怒问:“你们是何人!”

    “孙四长老好忘事!”李家大长老带着二长老现身说道,反正两家已经是死仇了,还怕什么露面不露面!

    “是你们!李家!”孙四长老意识到大事不好,李家大长老已经是七阶武师了,自己远不是敌手!可今晚本应该一起出现的胡老有私事先行离开了,也不知道能不能赶过来!能拖一时算一时把!要是草药丢了,回孙家还是不免一顿处罚!

    两家见面也都分外眼红,说完这几句,都祭出自己的武气。

    李家大长老拿出一把漆黑色长枪,手中长枪迅速抖动,将自身武力灌注到枪身之后,使整个长枪光芒四射,而且发出嗡鸣之声。

    “烈枪诀!”李家家传武技,随着李大长老的怒喝声落下,长枪内瞬间涌出一道能量幻化而成的沙地,细沙蜂拥而至,最后骤然砸向孙四长老,直接将人禁锢住!

    孙四长老没想到自己一招就落败,只得瞪着李家众人!

    二长老此时上来,直接封闭孙四长老六识,将人打晕!让人抬走!又着人清点这药材,抹除痕迹,然后快速消失在这条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