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3章 到手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6:13本章字数:3022字

    说完这些,罗翰拿出两瓶药剂,递给旁边照顾吕元和钱平的同伴,让他们先帮这两人服下。然后走到莫队长身边,抬起头,问道:“队长,可以把装嗜血花的玉盒给我吗?”

    “小韩,你确定吗?!你拿着这个珠子,要是情况不对就扔在嗜血花身上!你爷爷还在家里等着你呢!不能出事!知道了吗?”莫队长严肃地交代道。

    罗翰接过这个珠子,感受到里面是高阶武灵凝聚而出的一道攻击能量,想必是莫队长临时抽取自己的力量压缩在此珠里面的,心中暖流飘过,对着莫队长笑了笑:“队长!放心,我家世代都是种药的,对药材十分熟悉!”

    罗翰每晚都在时光塔熟记各种草药名目,还得知道怎么种;练习淬炼百草诀,让自己对每一种草药怎么做才将药材淬炼到极致,怎么做才能将药液提纯到极致!按照时光塔和外界的时间计算,可不就是世代都是种药的!

    莫队长听完,看到罗翰这么有信心,拍了拍罗翰的肩膀,以示鼓励,把玉盒交给他。

    罗翰拿着玉盒,一边往嗜血花的位置走去,一边释放出自己的先天木气息。果然当先天木气息被嗜血花感应到的瞬间,就被激活了,只见原本埋在地面深处的藤条破土而出,漫天飞舞,朝着罗翰而去。

    清风团这边从没见过这样狰狞的采摘画面,各个紧张得不行,都提起武力,以备不时之需;而野狼等人却在暗中嘲笑罗翰的不自量力,一会被嗜血花直接吸干才好,这样都不用浪费咱自己准备的人就能有机会采到!

    只有罗翰自己明白,这激活的嗜血花只是对先天木的欢迎仪式,所以才这么让藤条肆意张扬。就在野狼等人虎视眈眈下,罗翰轻松走到嗜血花身边,左手轻轻按压在花瓣上面,先天木的气息通过手指,缓缓地传到嗜血花中,同时罗翰的魂力也在跟嗜血花沟通:“可想跟着我?”

    得到好处的嗜血花点点头,藤条似乎更加激动,甚至有往罗翰脸色抚过来的趋势。

    暗处的野狼在罗翰碰到嗜血花的时候,开始得意,正准备好好欣赏罗翰被吸干的样子,可半响过后,咦?好像没事?

    就在野狼疑惑的时候,罗翰轻轻摘下一片花瓣,放到玉盒里面,然后通过魂力继续沟通道:“那先到我的纳戒之中呆着!”

    顷刻,赤红色的嗜血花拔土而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然后飞到罗翰身边,直接烙在罗翰左手臂上,消失不见,只在手臂上有个小小花瓣的印记,细看之下,还是可以辨别出事嗜血花花瓣的样子。看来这家伙不愿意待在自己的纳戒里面,罗翰想。

    看到这一幕,在场所有的佣兵,不管是清风团的还是野狼团的,都惊讶无比:这,嗜血花是还会认主?

    而野狼迅速反应过来:这要是控制嗜血花现在吸干了我们……那岂不是很危险,不行!得赶紧撤!!然后立刻带领本团的人悄然退去,只有那个小女孩庆幸自己能继续活下去!!

    罗翰不管大家怎么看,走到莫队长边上,将收好嗜血花瓣的玉盒递给他,解释道:“队长,万物皆有灵且上天有好生之德,全部交任务有些浪费,这片嗜血花瓣就足够入药了!”

    莫队长接过玉盒,脑子里仔细回忆了下任务要求,确实没有非说要正朵,只说保证质量纯正就行,想必这朵完整的花瓣也能交差,更何况小韩对同伴的救命之情,就算完不成这个任务也无所谓!然后盖上玉盖,招呼大家往回走。

    而罗翰则是走回吕元和钱平受伤的地方,重新看了下两人的伤势,皱了皱眉头,跟莫队长商量道:“队长,吕哥和钱哥现在不适合移动!”

    莫队长听完沉思了几秒中,朝着身边的人说道:“莫辉,你先带人回去交任务,我带几个人留下来看下小吕和老钱的伤势!”

    “队长,多留几个人吧!这毕竟是云兽山脉,以防万一!”旁边的莫辉接过任务物品,点了九个人留在此处,然后带着剩下的人离开这里。

    “队长,两位大哥体内有一股冰寒之气正在冻结他们的心脉,您知道这里哪里有烈阳草吗?”罗翰看了看自己的纳戒,发现缺少炼制融冰散的烈阳草,于是问道。其实罗翰还可以用先天火帮他们,但韩老在带自己来云兽山脉之前就专门交代过自己不要轻易在外面露出来自己体内先天火、木的气息,因此还是选择以药剂丹药的方式救这两人。

    莫队长按捺住心中的好奇,稍微想了下,嘴上回答:“此处往东,大约三四公里的地方就有烈阳草,你肯定不认路,我让杨良义陪你一起去,这里我帮你盯着!”

    罗翰点点头,然后跟着杨良义往东走去。

    莫队长看着罗翰越走越远,心中还是忍不住好奇,思索着:难道这孩子除了做事勤快,是武者修为,还会炼丹?而韩老爷子真的炼丹师?算了不想了,一会等这小子回来后干什么,就能分析出来了。

    三四公里不远,两人走了一小会,罗翰就闻到烈阳草独特的味道,赶紧跑过去准备摘个三五柱,以备不时之需,却突然发现背后的杨良义没有动静了,扭头一看,只看到之前在悬崖见过的白绒绒的小家伙,不过当眼光落在旁边的时候,吓了一跳,不禁后退了几步!

    “好大一颗头!这是什么妖兽?!放佛在哪里见过……”正在罗翰思索的时候,小白却不管那么多,直接跳到罗翰的左肩上,朝着他“吱吱吱,呜呜呜”说着什么,然后又拿爪子比划了个瓶子的形状,再指了指另外一头妖兽,最后停下来看着罗翰。

    可此时的罗翰完全没注意小白的动作,而是先扫了扫杨良义现在的位置,看到就在离自己不远处,而且气息也还算稳定,稍微松了口气,但依然警惕地盯着这头大野兽,也不知道它想干嘛。

    老麒麟也在打量这罗翰,也看出罗翰的警惕,可想到那瓶先天木的药液,不得不先开口道:“小友莫慌,因为有些事情不想让外人知道,所以暂时让你这位同伴休息下!”

    “啊!!你!你!你可以说人话!!“罗翰被彻底愣住了!能说人话的妖兽,那得是什么级别的?!

    看到罗翰被震住地样子,老麒麟心中得意起来,看来老子一开口还是能吓唬不少人啊!

    小白看到罗翰的样子,直接挠了他一爪子,这才让罗翰从老麒麟带来的震惊中醒过来,问道:“老,老……有什么事吗?”想了半天,罗翰不知道该用老先生,还是老什么去称呼,干脆省略掉,直接问有什么事情。

    老麒麟憋了眼蹲在罗翰肩上的小白,然后回答道:“叫我梅老吧,小友之前是不是给了小白一瓶带药液?”

    罗翰不明其意,先是疑惑了下:“小白?”但感觉到自己左肩上的小家伙在抓自己的时候,才明白这东西叫小白,于是点点头,补充道:“先前看到小白对增元花很感兴趣,然后又帮我治愈了手掌上的血印,那个就当是报酬送他了!”

    ”小友可还有吗??“老麒麟忍住心中的急躁,继续问道。

    “恩,还有几瓶!”罗翰老实地回答,然后把剩下的四瓶回元液拿出来,往麒麟的方向扔过去,只想赶紧打发走这头麒麟好回去救吕元和钱平。

    老麒麟伸出右爪,轻轻一挥,四瓶药液稳稳落在自己身躯之上,看到罗翰如此利落,却有些不好意思了,想了下,说道:“小友,这药液对老朽的伤势有很好的效果,而我麒麟一族,有恩必报!”

    说完这些,麒麟拿出一块鳞甲片以及一滴精血装到紫玉瓶里面后,轻轻一拍,两个东西直接落在罗翰的手中,解释道:“这块鳞甲片,你融到心口部位,可在关键时刻保你一命;那滴精血等你肉体小成的时候,再融合它,可帮你更好的改造肉身!而且有这两样东西,这云兽山脉随你出入,不会有不开眼的妖兽找你麻烦!”

    “啊!是麒麟!传说中的神兽麒麟!!这里居然有麒麟!“罗翰原本就觉得眼前的妖兽好像那本图鉴见过,可就没想到真的就是神兽麒麟!然后听到这么重的回礼,很不好意思地说道:“麒麟!……那个梅老!这个是不是太贵重了!!那个药液对我来说炼制很容易!相比您送我之物,有些受之有愧!”

    “我的命比什么都贵重!拿着吧!”梅老不以为然地回道,然后招呼了下小白,很快就消失在这里,只有空气中传来:“小友,有缘再见!“

    而远在清风团驻地的韩老又重新感应到罗翰的气息,这才放心,可依旧紧紧皱着眉头,刚才到底什么事?是什么人居然下了结界,还是能挡住我的神识的结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