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兵王穿越成林冲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5:13本章字数:2949字

    “林教头,别睡了,醒醒!”一个男人的声音。

    一切恍若梦境——

    似乎就在刚才,

    某部特种兵大队大队长林冲奉命带着一群兄弟去边境追捕三个境外特工。

    这三个境外特工窃取了我国特殊部门自行研制的一部尖端科学仪器正要逃往境外。

    他们很快就找到了那三个境外特工,并夺回了那部神秘的仪器。

    仪器砖头大小,通体黝黑,周身没有任何按钮和开关,是一个光光滑滑、四四方方的铁盒子。

    他们拿着仪器往回走,半路上被一群不明身份的武装分子包围了。

    战斗异常激烈,双方一直激战到天亮,林冲那些兄弟都壮烈牺牲了,他也身负重伤,但他最终还是杀出重围。

    就在林冲拿出高频对讲机呼叫直升机时,他看见远处有一个冒着火花的小黑点向他飞来。

    瞬间,那个东西就飞到林冲眼前——他这才看清楚这是一枚FIM-92“毒刺”导弹!

    当时,他还想:尼玛,打我一个人,用这么牛逼的导弹,你们也太看得起老子了!

    随着“轰”的一声巨响,林冲被一个巨大的蘑菇云淹没了,蘑菇中还闪着一道道到处乱飞,颜色怪异的光弧。

    等蘑菇云慢慢散去,光弧也不见了。

    林冲刚才站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大坑,他的武器、全部装备完整地堆在坑里,林冲——不见了!

    ……

    “林教头,醒醒!”又有人在推他,叫他。

    林冲猛地一睁眼,惊讶地发现自己身处一个有点像古代官府衙门的地方。

    他心中暗想:我靠!这里不会就是阎王爷的阎罗殿吧?

    他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站着的两个身穿官衣,面上笑眯眯的小吏,这两货长得人模狗样的,不像是阎罗殿的黑白无常。

    他又低头看自己的身体,并没有一点伤,而且是一副古代军官的打扮,怀里抱着一口刀,那部神秘的仪器也在他手上,还略略有些温度。

    两个小吏其中的一个谦恭地向后堂指了指,对林冲说:“林教头,高太尉叫你呢。”

    林教头?高太尉?

    林冲满腹狐疑——难道老子穿越到了宋代,变成了那个窝囊废林冲?

    林冲熟读《水浒传》,梁山众多好汉当中,他最烦的就是那个怂包林冲。

    老婆让人调戏了,他忍气吞声;

    人家设计害他,他不想着杀回去找高家父子报仇,却天天想着回去再当那个破官儿。

    八十万禁军教头,名字挺唬人,说白了就是个不入流的武术教官,在禁军中多如牛毛,也就是个小排长儿。

    人家高俅爷俩儿把他欺负成那样,他还天天谦虚地自己找原因,说是自己“恶”了高太尉。

    尼玛,真是个善于自我批评的好学生,说白了就是个十足的“窝囊废”。

    他的这个名字是他那个车工的老爸给起的。

    他爸超喜欢听评书《水浒传》,一直认为林冲武艺高强,非常崇拜他,所以,当年给他起名字时,一拍脑袋,“就叫林冲吧。”

    就这样,他和那个大宋朝的窝囊废有了相同的名字。

    没文化,真可怕!

    “林教头,请吧。”另一个小吏又非常客气地说。

    因为刚穿越到大宋朝,林冲脑袋一时还没转过弯儿,跟着那两个小吏往正堂走。

    两个小吏让林冲坐下,向后走去。

    林冲正要看一下四周的环境,突然听到侧门传来了一声娇滴滴的声音,“还傻坐在那儿干吗,进来呀!”

    林冲四下看看,房间里并没有别人,他站起来慢慢地走进侧门,见里面是一条珠帘。

    珠帘内气雾缭绕,还有阵阵香气。

    林冲的脑袋一时之间还没能完全清醒过来,下意识地伸去掀开珠帘,这回才看清楚,里面有一个女人正在洗澡!

    这个女人看见林冲进来,顿时吓得花容失色,一下蹲回澡桶,大声叫道:“你是什么人,敢偷看本宫洗澡!来人呐,快来人啊!”

    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

    林冲早已经一个箭步跃出门外,就在他跃出门外的同时,他看见外间的大堂正中高悬着一块匾额,上书:“白虎节堂”四个大字。

    一看到这四个字,林冲猛地站住了,一下反应了过来。

    香蕉个巴拉的,这里是白虎节堂?

    白虎节堂不是军事重地吗,怎么会有一个女人在侧房洗澡呢?

    那两个小吏带着一群手拿刀剑的军士向他冲了过来。

    林冲也不是吃素的,一脚一个把冲在最前面的两个军士给踢倒在地,可是军士越来越多,有二十几个,把林冲围在当中。

    林冲拔出那把刀边杀边往外退。

    他知道不能在这儿和这些王八蛋纠缠,一旦让他们抓了,别的倒还好说,就是这“偷看女人洗澡”罪名。

    一旦传出去,他以后都没办法见人了!

    林冲猛地一挥刀,最他最近的几个军士直往后退。

    林冲趁他们后退的当口,一个“旱地拔葱”跳出包围圈儿,就往外跑。

    那两个领头的小吏带着那些军士在后面追,边追边喊,“林冲,站住,林冲,站住!”

    林冲边跑边回头用河南话骂,“你们两个龟孙,敢骗老子,让老天罚你们生儿子没屁-眼儿!”

    林冲一溜烟儿地从白虎节堂里跑了出来,外面好多行人,熙熙攘攘的,林冲钻进了人群里,又拐进了一条小巷,趴在巷口看见里面那两个小吏带着一大群军士从里面追出来,分成两队四下寻找。

    林冲心里暗思:不对呀,按《水浒传》的故事情节应该是高俅老贼事先在白虎节堂内安排好的一群刀斧手,冲出来是以刺客的名义把林冲抓起来的。

    最后把林冲刺配沧州的,怎么弄出个偷看女人洗澡的桥段?

    难道是施耐庵原来是《水浒传》写过这一段,相关部门以扫黄的名义“河蟹”掉了?

    什么样的女人竟然在白虎节堂里洗澡呀?

    这个小娘们儿自称“本宫”,那应该是皇帝的媳妇。

    皇帝的媳妇怎么会在这里洗澡呢?

    林冲正在胡思乱想,突然,背后有人重重地拍了他一下,“贤弟,你在这里呀,让我好找呀!”

    林冲吓了一跳,回头一看,见背后站着一个大汉,头裹芝麻罗万字顶头巾,上穿一领鹦哥绿纻丝战袍,腰系一条文武双股鸦青绦,足穿一双鹰爪皮四缝干黄靴。

    生得面圆耳大,鼻直口方,一脸络腮胡子。

    “你是?”

    那大汉愣了一下,笑道:“贤弟,你是怎么了,我是鲁达呀。”

    林冲暗想,不对呀,在《水浒传》里这个时候鲁达不是已经变成花和尚鲁智深了吗,怎么还穿着一身武官服色呀?难道这个时候他还没出家?

    看来是施耐庵瞎编故事

    林冲想到这儿,忙拱拱手,“大哥,你找我有事?”

    “有个贵客从山东来要请我吃酒,我正要带你一起去和这位贵客认识一下。”

    “贵客,什么贵客呀?”

    “去了就知道了。哎,我说兄弟,你这个铁盒子是什么呀?”鲁达指了指那个铁盒子问。

    林冲一时不知跟他说什么好,只是笑了笑,“没什么,我刚才买的一个玩意儿。

    鲁达对他的这个铁盒子似乎没什么兴趣,拉着林冲就要走。

    林冲拦住他,“大哥,你瞧瞧我这身打扮,还带着口刀,这样见贵客不太合适吧,我想……我想和你回家去换件衣服,再把这个也送回家。”他又指了指铁盒子。

    鲁达想了想,“也对,走走走,我陪你回家。”

    走在半路上,林冲突然想起一个问题,问鲁达,“大哥,高俅的家里有宫里的人吗?”

    鲁达想了想,“有啊,高太尉的三女儿是当今圣上的贵妃。”

    林冲这才明白:原来那个小娘们儿是高俅的三闺女,原来高俅老贼并不是以刺客的名义抓了林冲,而是以偷看娘娘洗澡的名义抓的,那不是死罪吗?

    这个老王八蛋原来手段比《水浒传》里还要黑,以自己姑娘白花花的身子做诱饵引自己入套儿!

    幸亏老子脚快,要不然刚穿到这里来就挂了!

    老子穿越到大宋第一件事是看见皇妃洗澡,也真是醉了。

    林冲一边走一边胡思乱想,跟着鲁达七拐八拐来到一处宅门口,走了进去。

    一个俏丽的小丫鬟从里面迎了出来,“爷,你可回来了,大奶奶正替你担心呢,没出什么事吧?”

    林冲知道按《水浒传》人物设定的,这个小丫鬟应该是林冲的老婆张贞娘的贴身丫鬟锦儿。

    “没事,没事,我老婆……哦,我娘子在家呀,我还以为她出去了呢。”

    “在呢。”锦儿觉得自己的这个男主人今天有点怪。

    锦儿引着两人进了屋,让鲁达先在厅上坐着,又引着林冲进了后屋。

    只见一个面容清丽,身材窈窕,气质脱俗的美丽少妇正在屋里来回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