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半夜惊魂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1:33本章字数:3030字

    半夜时分,我听见客厅里有响动,砰砰砰的声音很大。

    连忙从床上溜下来,借着窗外微弱的月光,摸索着地上的秦昆仑,让他和我一起去客厅瞧瞧,谁知却扑了个空。

    我更加不安,逡巡着房间,终于看到了门后面有根长棍,我紧握在手中,打开卧室的门,高声大喊道,

    “都不许动,否则我会打人的。”

    黑暗中传来秦昆仑那低沉的声音。

    “你是想挨打吗?声音喊得这么大,快点把灯打开。”

    我依言打开了客厅里的灯,两个健壮的男人被打翻在地,手上戴着手铐,客厅里一片狼藉,可见刚才的战况有多么激烈。秦昆仑用脚踩着他们,气喘吁吁。

    “把手机给我,我要报警。”

    我跑回卧室,在他枕头边找到手机,急忙走出来递给了他。

    “秦法医,你就饶了我们一回吧?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们不知道是您的家,否则说什么也不会进来的。”

    秦昆仑眯着他那双好看的眼睛,

    “你们老大敢做,就要敢当,难道应城没有王法了吗?是他一个人说得算?我不给点教训,他还以为我是好欺负的。”

    那两个陌生人把头转向我,

    “美女,帮忙给你男人说句好话,放过我们,将来我们肯定会报答你的。”

    我抱着双臂,冷冷地看着他们。

    “我和你们不熟,你们不是想杀我吗?我要是还帮你们说话,我脑子没有坏掉吧?”

    “美女,你误会了,我们只是想看看你们两个是不是睡在一张床上,刚才秦法医也说了,应城是有法律的,我们怎么敢随便杀人?”

    我不再理睬他们,把身在靠在墙上,冷冷地看着他们。

    “二哥,我说不要上来,你非要执行老大的命令,这下全完了。”

    被压在最底下的黑衣男人苦着一张脸说道,

    秦法医脚上用了些用力,身下的人发出了惨叫声。

    “秦····”

    我本来想让他不要折磨那两个人的,话到嘴边,我连忙打住,要是喊秦法医就露陷了。

    “大叔,我看他们也挺可怜的,估计一夜都没有睡,你别把人家的肋骨给踩断了。”

    秦法医明显地颤抖了一下,估计是被我刚才撒娇的声音给恶心到了。

    他松开了脚,把沙发上乱七八糟的东西丢到了地上,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注视地上的两个男人。

    没有过多久,就有警察上门来,看见地上的两个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秦法医,有人敢打您的注意,真是胆大包天。”

    他和那些过来的警察仿佛很熟悉似的,相互开着玩笑。

    “一定要挖地三尺,把他们的幕后主使人给我找出来。还有,你们看看他们身上有没有什么命案没有?给我查仔细点。”

    “行,我们肯定要仔细审问,您有时间也可以过来旁听。”

    “算了,我相信你们,给你们头说,他还欠我一顿早餐没有还呢?”

    那些警察看着我穿着睡衣性感的样子,,

    “您是秀色可餐,那有时间和我们头吃啊!”

    众人狡黠地笑着离开了,留下我和秦昆仑无比尴尬地站在原地。

    “回房睡觉吧?以后有人,你注意点,这么性感的睡衣会让人想入非非的。”

    我低头看了一下自己,惊呼一声,胸前的睡衣折进了里面,露出雪白的半圆,我靠墙而站,里面的内裤肯定都被看到了。

    “你怎么不早提醒我,现在都被人看光了。”

    我迅速地跑进卧室,爬到床上,躲进被子里。

    秦昆仑走了进来,随手关上门。

    “我忙着抓贼,那有时间看你,贼都抓到了,你不回房睡觉,还在客厅里看热闹。要不是他们说起,我哪里会想到你还在旁边呢?”

    我心里无比的沮丧,难怪那些男人进门就盯着我看的,那些眼光真是可怕。

    秦昆仑打了个哈欠,

    “饶人清梦,罪不可恕。天色还早,我们可以安逸的睡会儿。”

    说完就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我再也没有了睡意,想着刚才露骨的姿势,我无比的后悔自己的粗心大意,连陆子文都没有看到的风景,结果被一群陌生的家伙给看光了。

    我躺在床上想着陆子文,胸口疼得不能呼吸,爱情是个太伤人心的东西,我玩不起。我还准备和他一生一世的,怎么能说变心就变心呢?难道一开始就是个骗局吗?

    天已经蒙蒙亮了,我整理好睡衣,轻手轻脚地向客厅走去。

    “你的身材很棒,估计会被警局里谈论一阵子。”

    背后传来秦昆仑的声音,我吓得回头看了他一下,见他双目紧闭,一副睡得很沉的样子。

    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非常地抓狂。

    想着冰箱里的美味,我的心思活络起来,多做点好吃的,带给安记者,说不定会对我另眼相看,愿意教我点东西。都两年了,我还是个助理记者,连一篇稿子都没有发过。

    为了补贴我那可怜的收入,下班后在家里拼命的写小说,坚持了整整两年,终于有人肯出钱买我的稿子,我才会拥有一套小公寓。

    我一边做着早餐,一边想着陆子文是何方神仙?家里肯定很有钱,他也许是在装穷考验我,感情凭的是心,怎么能伤害我对他的真心呢?

    “你的手艺不错,做出来的东西真好吃。”

    秦昆仑不知何时站在了我身后,品尝着我做好的早餐。

    “喜欢就多吃点呗。”

    我很自然地说了一句,等我关掉火,走进餐厅时,我悲催地发现,做得足足有五个人分量的早餐已经空空如也。

    “秦法医,我还没有吃呢?您也太能吃了吧?”

    秦昆仑擦着嘴,

    “这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做的早餐太美味了,我半夜激战了大半个小时,消耗了太多能量,刚好补充一下,非常好。”

    我本来想说他太过份了,但一想到是人家的地盘,我便没有战斗力,到厨房里找了块面包,沾了点草莓酱,慢慢啃着。

    “大叔,你刚刚不是睡了,这么快就醒了,是不是有事要做?”

    秦昆仑抬头注视着我,

    “我习惯了早起,每天都会锻炼一会儿身体,你吃完也可以回去了,反正我和刀疤也撕破了脸,大家都不用顾忌什么呢?”

    秦法医这么帮我,让我有些过意不去。

    “要是刀疤报复你怎么办?”

    秦昆仑朝我招了招手,我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地走到他身边。

    “天有些凉,打着赤脚在家里走动,对你的身体不好。”

    说完捡起地上两只毛茸茸的拖鞋,穿在我脚上,他的手掌是温热的,从我脚面上拂过,我浑身一阵颤抖,心底更有一丝异常的东西划过,我没有想到他会对一个陌生的女人如此好。

    “我皮厚实,不怕冷,我妈妈常说我是在雪地里打过滚的孩子,怎么折腾都没有关系。身体非常健康,你就放心好了。”

    我满不在乎地说着,想着陆子文从来没有这样对过我,心里的酸楚便增加了几分。他从茶几上的拿起一根烟,低声问着。

    “你不介意我抽根烟吧?”

    我很生气秦昆仑如此优秀,要是我的初恋是他改多好啊!

    “我有烟雾过敏症。”

    秦昆仑闻言,立刻灭掉了手中的香烟。

    “我家欣欣很喜欢我抽烟,说这样才有男人味。”

    我的心口仿佛被重击了一下,特别讨厌他欣欣长欣欣短的,难道不知道我是个刚刚受了伤的女人吗?

    “大叔,抽烟对身体不好,您女朋友对您不够爱。”

    秦昆仑笑了,真好看,我的心脏跳动得厉害。

    “美乐美里面很复杂,一般人都不会去那里面的玩,你不觉得昨天的事情很是奇怪吗?特别是你的朋友景慧,见你和陌生人走,没有一点阻止你的意思?”

    我低着头,感觉心里难受得更加厉害。

    “景慧是我最好的闺蜜,每次总是她帮我,我们认识也有十来年了,都是知根知底的人,她肯定不会算计我,估计是她也没有进过酒吧,所以就胡乱带我进了美乐美吧?”

    我口里虽然这样说着,心里却有个声音在说,不可能,看景慧那样子,肯定是个常常在酒吧里留恋的女人,和男人的沟通这么顺畅,绝对不是第一次进酒吧。

    我使劲地摇了摇头,想打消心中的疑虑。

    秦昆仑站了起来,

    “但愿只是我的猜想而已,你以后凡事小心的点。我准备上班了,你如果想再睡会儿的话,也可以,记得把门锁好,钥匙放保安那里,我有时间会去拿的。”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接过他递给我的钥匙。

    秦昆仑回了卧室一趟,出来时,已经是一身警服。他英姿勃勃的样子,让我有些移不开眼睛。这个欣欣真是好福气,找的男朋友不仅帅气,还这么忠心耿耿。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急忙收回视线,满脸通红,背过身去。

    “我叫石晶晶,和妈妈住在子湖区,我妈妈开着一家杂货铺子,我的电话是····。”

    秦昆仑打断了话语,

    “我现在又不是审问你,你干嘛说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