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女朋友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1:33本章字数:3218字

    门悄声无息地打开了,我转过身来的瞬间看见了一个身材修长,露着香肩的女人。她看见我穿着她的睡衣和拖鞋,惊讶不已。

    “昆哥,她是谁?”

    秦昆仑迟疑了片刻,那女子后面闪出了昨晚要砍我的刀疤,我不由得后退了几步,那人凶狠地模样让我胆战心惊。

    “我的朋友。”

    那女子,也就是秦昆仑的女朋友唐欣扔掉手中的包,大步朝我走过来。

    “想勾引我男朋友,你还嫩了点。”

    我昂起高高的胸脯,正想说我就有这个资本,脸上猝不及防的挨了一巴掌。我不服气地想要还回去,就听见胸口衣服撕裂的声音。

    我本能的护住胸脯,幸亏里面穿了内衣。

    “昨晚我和你男朋友快活了一晚,他说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

    秦昆仑一掌就分开了我们,扯开身上的衣服裹住了我裸露的身子。

    “刀疤,你赶紧给我闭眼,要是让我知道你看到了晶晶的身子,有你好看的。”

    我被秦昆仑搂在怀里,他的身上的味道让我百转千回,直达心田。我偷偷看了那个凶狠的刀疤一眼,见他闭着眼睛,轻声说着,

    “非礼勿视,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唐欣地眼泪直往下掉,

    “昆哥,我那点不如这个女人,你才认识她多久,就这么护着。”

    我把嘴唇贴在他的胸大肌上,用力吸着他衬衫上的味道,只见秦昆仑眉头紧皱,抱着我往卧室里走,眼角瞟了唐欣一眼。

    “你跟我进来。”

    那语气坚定,不容拒绝。

    唐欣木木地跟在后面,走了进来。

    秦昆仑放下我,转过身。

    “我衣柜里有衬衣,你拿一件穿上。”

    我看着唐欣敌视的目光,突然松开双手,所有的衣服都滑落下来,我故意扭动屁股,刺激着唐欣。果然不出所料,唐欣立刻就要冲过来打我。

    “石晶晶,如果你敢再调皮的话,我就立刻剥光你的衣服,把你放到刀疤面前去。”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难道他有后视眼,能看到我做的动作?我认识他的时间虽短,但也知道他是个很信守承诺的人,立刻找了件他的白衬衣,套在身上,乖乖地站在窗边不做声了。

    “欣欣,我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吗?”

    唐欣已经哭花了妆,脸上红一块,黑一块的。

    “从前没有发生过,可是这个小妖精说昨晚和你来真的了?”

    秦昆仑从床头柜上拿了纸巾,轻轻擦着唐欣的脸。

    “她要是说有了我的孩子,你也相信吗?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解释呢?”

    唐欣听得秦昆仑这么说,身子就倒进了他怀里。我把目光转向了窗外,心里很是烦躁不安,各种情绪集中在一起,我感觉心里堵得慌。

    “我知道你家里和军哥有交情,所以不是很想和他发生正面冲突,尽量想低调处理这件事,谁知道他这么嚣张,竟然派人进屋来。现在又带着你来捉奸,我可是要和他翻脸了。”

    唐欣依然不肯服软。

    “我不管,这个小妖精竟然睡在你卧室里?你怎么解释?”

    秦昆仑一下子有些蒙了。

    “我仅仅救了她而已,其它什么事也没有做?”

    我鄙视地看了眼前的两个人,想起自己被接连小三的事情,有股怒火熊熊燃起。一把掀开床上乱七八糟的被子。

    “你不晓得检查床上,有没有痕迹?。”

    四道目光直射过来,让我感觉非常地不安。

    “你这么内行?骗鬼去吧?”

    唐欣仔细地检查了床上每一寸地方,发现没有任何异样,才放下心来。

    “我总算在洛南大学读了几年书,基本的常识我还是有的,好吧?”

    我发誓再也不想看见面前的两个人呢?逼着我说出了这么丑陋的话。推开门就走出了卧室,想到客房换回我的衣服。

    见刀疤正规规矩矩地坐在沙发上,我捡起地上一只剩半边的杯子扔了过去。他顺手就接住了,讨好的干笑着,让我的腿不由得颤抖起来。

    “你有气也不能朝我发,要怪就怪你太惹男人注目呢?”

    我忽然感觉和刀疤说话很费力气,他完全就是厚颜无耻。我闪进了隔壁的客房里,穿上自己的衣服,然后用脚踩了踩那粉红色的枕头和被子。

    “昆哥,你看她好无耻,竟然用脚踩我的被子和枕头。”

    我听到唐欣的尖叫声时,才发现客房里的门已经被打开了,秦昆仑也站在门边。想着我刚才的行为,恐怕秦昆仑对我仅有的好感都荡然无存了。

    “谁叫你污蔑我的?”

    我不敢直视秦昆仑的目光,还是有些心虚。

    “欣欣,我给你买套新的,这套咱们丢掉好了。”

    说完不再看我一眼,拉着唐欣走开了。我心里沮丧之极,很无趣地跟在她们后面去了客厅。

    唐欣拉着秦昆仑的手,

    “军哥托我过来向你求个情,放了他的兄弟。”

    刀疤早已没有了昨日的气势,

    “秦法医,我错了,要打要骂随您。”

    他一双鼓溜溜的眼睛不停地扫视着我的身体。

    秦昆仑回头看了我一眼,依然漠视我的存在。

    “要我饶了他们也行,但是有个条件?”

    刀疤垂着脸,看样子恨不得要舔秦法医的脚。

    “您说。”

    秦昆仑走到沙发边,坦然坐下,唐欣立刻就挨着他坐了下来。

    “我想知道昨晚的幕后指使人是谁?”

    刀疤可怜怜兮兮的眨着眼,

    “我听不明白你的意思?”

    秦昆仑看了一眼旁边的唐欣,

    “不是我不帮忙,是他不愿意要这个机会?我上班去了,剩下的事你处理吧?”

    我吓坏了,他这么一走了之,我怎么办?

    “军哥,你就说实话吧?我家昆哥最讨厌人家骗他的。”

    刀疤不安得扫视着我,

    “是吴家的宝贝女儿求我帮忙?听说是个很清纯的女子,我大哥极为感兴趣,就应允了这件事,谁知道这娘们那么泼辣,一下子就把我大哥给弄伤了,才会恼怒成羞的,让我们一定要好好教训她。”

    我听了浑身冰凉,没有想到昨晚的反抗会引来这么多的麻烦。要是早知道大叔这么恶心,应该多踩几脚才行。

    “我不认识什么姓吴的女子?”

    我的话一出口,立刻就想到陆子文的青梅竹马吴玫瑰。

    秦昆仑还是没有理睬我,我也很后悔刚才幼稚的行为。

    “好吧?既然欣欣开口了,我就给她个面子,等会我去局里给他们说一声误会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军哥唯唯诺诺地从身上掏出一张卡,放在茶几上。

    “秦法医,吴家给的钱,我孝敬给您,希望您能原谅我的无心之举。”

    秦昆仑看着茶几上的卡,

    “你赶紧给我拿走,否则就当我刚才的话没有说。”

    我有些忍不住,追问了一句,

    “我的朋友程景慧和这件事有关系吗?”

    刀疤很客气地应付着我,

    “无可奉告。”

    我心里有一万头马奔腾而过,悄悄观察着秦法医的脸色,希望他能为我说一句话,唐欣看我的目光依然是鄙视。

    “这样的钱你们也敢收,这完全是在害一个无辜的姑娘,如果出了事,你们可担待得起。”

    刀疤立刻点头哈腰,媚态十足。

    “秦法医批评得对,以后我不会赚这些昧着良心的钱了,谢谢您的提醒。”

    他暗暗和唐欣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去房里拿件警服给我,我衣服上的扣子掉了,你等会帮我弄好,我现在要上班去了。”

    唐欣屁颠屁颠地帮他拿来了警服,小心的侍候他穿好。

    “还给我。”

    秦昆仑朝我伸出了手,我立刻明白是要门钥匙。我不高兴地扔给他,一把破钥匙,谁稀罕呢?

    “你还不走,准备今晚还在这里过夜吗?”

    走到门边的秦昆仑朝我喊着,我立刻跑到门边,手忙脚乱地穿上高跟鞋,拿着我的包包,跟在秦昆仑的后面。

    电梯来了,我没有动,他把脚伸出来,抵住要关上的门。

    “快进来吧?难道你今天不上班吗?”

    我打开手机一看,才知道今天是星期一,从昨天开始,我的生活一片混乱,想到安记者吩咐我的事情到现在一样没有做,我毫不犹豫地进了电梯。

    “你也太小气了点,欣欣今天的表现很不错,好歹我也救了你,为了你我的名声尽毁。你应该感谢我才对?我怎么感觉好像欠了你很多一样。”

    我刻意的把身子靠在离他最远的地方。

    “表现好,她可是撕破了我的衣服,你把我全身都看遍了,当然说你女朋友好啦,真是一对奇葩,遇到你们算我倒霉。”

    秦昆仑举起手来,我立刻把脸迎了上去。

    “某人刚刚说了是警察,不能知法犯法的,你打我试试看?”

    我恶狠狠地盯着他,把对他的好感都丢到九霄云外。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秦昆仑嘀咕了一句,不再搭理我。

    我出了电梯们直奔马路,来来回回跑了几趟,我也没有坐上的士,看着时间一点点溜走,我心急如焚,星期一迟到意味着我和安记者要分道扬镳,以后电视台里任何人都不敢带我,我的记者生涯就此结束了。

    “上车吧?这里的的士很难坐的,大家都有车。”

    我看着秦昆仑那张英俊的脸,还是忍不住踢了一脚车子的轮胎,果断地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

    “你坐后面去,这里是欣欣的专座,任何女人都不能坐。”

    我看着手表,大声吼道,

    “我要是迟到了,就会失去工作,拜托你快点。我是个要靠自己打拼的人,没有男人养我。”

    秦昆仑估计是被我的气势雷到了,没有再坚持,开着车飞快的融入了车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