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变故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1:33本章字数:3243字

    古语说得好,情场失意,职场得意,可是放在我身上一点都不灵验。

    我急匆匆地赶到电视台时,还是迟到了三秒。

    安记者在我面前跺着方步。

    “石晶晶,你叫我说你什么好?天天迟到,跟我也有两年了吧?你会什么?”

    我努力地鼓起一张笑脸,

    “我会的事情很多,您想听哪方面的?”

    安记者有些惊讶地看着我,没有想到一向沉默寡言的我会这么自信。

    “说说看,让我听听?”

    我瞄了一眼团队的吴摄像师和王司机。

    “我知道各位的口味,预定饭菜我快速准确,话筒设备和摄像器材的修理我最精通,扛东西我跑得最快,你们谁能比得上我?”

    安记者看了看身边的两个伙伴,带着几分无奈问我,

    “你是来当记者的,还是来当小工的?”

    我心里暗暗骂道,这也是我想问的,看着已经黑了脸的摄像大哥和司机大叔,我不敢直言,以后还要在电视台混,大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

    “我的梦想就是当一个优秀的记者。”

    安记者紧盯着我,目光很锐利。

    “以后要是传出去我安勇带出来的徒弟什么都不会,你叫我的脸往哪里搁?这样好了,你从今天开始,在办公室里整理资料,试着写写稿子,没事的时候拿着话筒练练胆量。过几天我考查一下,要是能通过,我就给你个机会。”

    我瞥了瞥嘴,忍不住想骂他惨无人道,一点都不教我诀窍,嘴里却说,

    “多谢安老师一直以来对我的照顾。”

    要是在昨天以前,我是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陆子文的背叛彻底打翻了我心里的执念,我再也不想和谁过一生一世了。

    安记者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明显地愣了一下,带着他的两个死党走了。

    我坐在办公桌前发着呆,谋划着我的将来。

    “晶晶,你总算来了,我听到消息,电视台高层的女儿要下来实习,现在大家都抢着要她,尤其是安记者,抱怨你太笨,说你早就不想干了。我使劲打你的电话,你也不接,真是急死人呢?”

    电视台编辑部的郝梅梅和我一样从来都是排挤的对象,我们两人同病相怜,算得上半个朋友。我打开手机一看,有很多未接电话,人不走运,喝口水都塞牙。

    “我说他怎么突然想让我做记者的工作呢?原来是想赶走我,我怎么也侍候了他两年时间了,让我放弃当记者的梦想,休想。”

    我使劲地拍着桌子,最近实在太倒霉了,没有一件事情让我开心。

    “晶晶,我支持你,需要帮忙尽管开口,我最近在编辑部那边很努力,组长已经暗示可以给我转正了,你千万不要离开电视台,否则我一个人就太孤单了。”

    我很冲动地抱着她,

    “放心,我是打不死的小强,肯定不会离开。”

    郝梅梅在我耳边轻声说,

    “加油,我要回去了,你多保重。”

    郝梅梅看了看四周,慌忙溜回编辑部去了。

    我揉了揉酸疼的脚,脑海里飞快地转动着,作为记者的文笔我已经具备了,发现新闻的能力也有,唯一缺乏的就是当着摄像机的面,镇定自如的说话,我要找机会练习才行,现在时间紧迫,得赶紧实践才行。

    隔壁组的大姐过来找安记者,看见我独自坐在电脑跟前打字,颇有些同情我,

    “你的同期们都已经独挡一面了,你还在这里坐冷板凳,这运气也太差了点。我听你同学说,你的文采是他们最好的一个,可惜跟了安记者。”

    我听出了她替我惋惜的味道,可是电视台是个鱼龙混杂的地方,竞争也很残酷,我可不敢在外人面前说一句安记者的不是,要是传出去,等待我的就将是灭顶之灾。

    “我跟着安记者学到了很多东西?不是有厚积薄发一词吗?我现在也是在等候着机遇,说不定将来我会成为最优秀的记者呢?”

    大姐笑了,拍了拍我的肩膀。

    “小小年纪,这么有志气,安记者的徒弟,就是与众不同,大姐等着你的好消息。”

    我起身弯腰,毕恭毕敬。

    “多谢大姐吉言。”

    我心里暗骂着,都是些老狐狸。我可不是刚进来的实习生,可以随便任人捏圆捏扁的。等大姐离开后,我把安记者的所有新闻都调了出来,仔细浏览了一下,全都是中规中矩的新闻,没有值得人思考的内容。

    我把自己写的新闻稿拿出来看了看,非常的诙谐幽默,生动有趣,可是都不能发出去,全成了我写小说的素材。

    “晶晶,安记者刚才来电话,叫你半个小时内赶到武定门,说是人手少,忙不过来,中午的饭没有着落。”

    我心里非常不高兴,还是回了一句话。

    “好的,我立刻就去。”

    我不是没有手机,直接打电话给我就好,要同事传话,是不是又想算计我,把我赶出他的团队,我怎么就这么不招男人喜欢呢?

    等我赶到武定门时,安记者看见我就大发脾气。

    “我要你半个下时赶到的,现在都几点呢?”

    我很鄙视安记者的赤裸裸,笑意盈盈地说道,

    “安老师,我接到电话是10点整,现在是10.25分,我提前了5分钟赶到,难道您不喜欢我早点过来。”

    安记者的脸变得铁青,我们第一回合交锋,我完胜。

    “中午饭你赶紧去筹备,台里就那么点费用,我们也没有别的要求,吃饱就行,那边的摄像机出了点问题,你得尽快修修,超过时间,人家就不会接受采访呢?到时候你负全责。”

    我没有辩解,默默地接受了。

    安记者给的那点钱连买盒饭都不够,还想吃饱,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幸好我认识附近一家餐馆的老板娘,长期在她家订饭,她见我嘴甜人乖巧,给了我个特别优惠的价格,每次才勉强过关。

    吴摄像连头也不敢抬,我估计他是很内疚,长期是我扛着他的机器跟着他跑,再也找不到像我这么勤快的小姑娘了。

    “你看看,机器老是卡带,我录的图像都没有呢?”

    我听他这么说,

    “带子用的次数太多了,我看还是换盘新带子,我们组的经费都是很充足的,怎么总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没有办法修。”

    摄像大哥哭着脸,

    “你是知道安老师的规矩,他说的话就是圣旨,要是违背了他的想法你我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我无语到极点,安记者不仅抠门,而且还很爱站小便宜,事事精打细算,没有做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这是他常常挂在嘴边的话。

    “录像的时间大约多久?”

    “四十分钟左右?”

    我倒着带子,在卡带前停住了。

    “你可以试试几分钟,看看能不能用?”

    摄像大哥试了一下,没有卡带的现象,高兴地冲我竖起了大拇指。

    “晶晶,只要你跟着来,我们的心就安定了,这些琐碎的小事,只有你能解决。要是以后来了新人,谁也不会有你这个能力。”

    我苦笑了一下,

    “您就别夸我了,应城人才济济,将来比我厉害的人多得是,这些小事情永远不能让你成为一个好记者。”

    摄像大哥拍了拍我的肩膀,

    “离开安老师也许是你命运的转折点,我们都老了,你还有机会,一起切皆有可能。”

    我无言的笑了笑,坐在柳树下,望着蔚蓝的天空,出了一会儿神。

    在没有一部作品的前提下,我是不能离开安记者的,我必须做到他要求的,然后把机会拿到手,我在人来人往的武定门前,无声的练习着台词,希望有一天可以派上用场。

    安记者听说我已经弄好了,慢腾腾地走了过来,我把调好音量的话筒递给了他。他一改刚才的疲态,侃侃而谈,声音非常的悦耳动听,谁能想到他会是个连手纸都很节约的男人。

    我琢磨着他的样子,心里满是敬佩。说起专业,他是当之无愧的,从前我总是累得精疲力尽,常常忽略了他最精彩的内容。我也是太粗心了,总想着人家教我,其实,跟在他身边也是很好的学习机会。我在心里模仿着他的淡定从容,把他说过的话反复练习着。

    “晶晶,饭安排好没有,我们都饿坏了,安老师吃完饭,还有个采访呢?”

    我听见王司机的喊声,立刻就答应了。帮安老师把出镜的衣服换下来,放进车里,电话联系好老板娘,我们一行人就杀了过去。

    饭菜的味道非常不错,荤菜极多,我吃了几口,悄悄走到前台,看着老板娘。

    “我们的经费有限,您是知道的,超过了预算我可就没有钱付给您呢?”

    老板娘笑了笑,刚才有个客人帮你付了钱,说是他请客,特意让我加了几个荤菜。

    “您别开玩笑,我在应城就不认识几个人?更没有哪个人会为我付账。”

    我脑海里有些短路,是谁这么好心?

    “我见过为没有钱付账而发愁的,可没有见过有人帮忙付账了还发愁的。”

    我紧盯着老板娘,

    “付账的客人是男还是女?”

    老板娘被我盯着有些发慌,

    “那人说她姓吴。”

    我狠狠地把饭菜嚼了几口,这个婆娘的便宜我就应该占,她害得我太惨烈了,所有的不好都是从见到她开始,我心里暗暗诅咒着她。

    我回到餐桌前,大声地对安记者说,

    “老板娘说安老师今天辛苦了,特意加的菜,犒劳一下您。”

    安记者没有想到饭店的老板娘都知道他,极为得意。

    “晶晶,你也要加油,将来的成就肯定比我高。”

    我吃着饭,含糊地应着,有几滴泪珠落到了碗里,不知是心酸,还是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