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初见生父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1:33本章字数:3452字

    最近安记者特别的烦躁,动不动就讥讽我。

    我已经从郝梅梅哪里探到了消息,据说安记者没有获取人家的青睐,直接被PASS掉了,我也可以理解他的郁闷。装着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极力忍耐着他的刁难。

    手机上陆子文的号码再也没有闪动过,比起刚开始时的痛苦,我已经淡定了许多。记者生涯随时都会结束的压力,减轻了我失恋的悲伤。

    安记者轻敲着办公桌的桌面,我,吴摄像和王司机三人看着他,大气不敢粗,等候着他发出指令。

    “我们今天去采访一个企业家,他是白手起家,经过十多年的发展,他的工厂现在是应城数一数二的。晶晶,这是他的资料,你可以先研究一下,给我做个采访的大纲。”

    我接过安记者的资料,

    “好,我立刻来做。”

    安记者说完端着桌子上的咖啡离开了。

    “小吴,我们不是一直采访的都是体制部门吗?什么时候换到企业这块呢?”

    王司机有些奇怪地问着。

    “你以为是肥肉吗?肯定是电视台谁的关系户,绝对是块难啃的骨头,安老师就是专门给人家收拾烂摊子的。”

    吴摄像有些骄傲地回答着,

    我低头看着手中的资料,被采访的对象叫唐致中,我的心拧成了一团,他不就是我的亲生父亲吗?看着照片上他那张在岁月沉淀中依然非常帅气的俊彦,难怪母亲会恋恋不忘的?唐欣和他长得非常像,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晶晶,我看你和采访对象有几分神似,如果不是知道你早就没有了父亲,我还以为你们是父女呢?”

    王司机不知何时站在了我的身后,看着资料上的男人傻傻地来了一句。

    我的心里非常难过,在应城生活了多年,一直都没有遇到,在我最落魄的时候,遇见了我最不想见的人,父亲对我而言是非常遥远和神秘的人。

    “老王,你没有事到别处转转,不要影响了晶晶工作,这两天安记者心里不痛快,惹上他了我们都没有好果子吃。”

    吴摄像推了王司机一下。

    “没有关系的,采访大纲对我来说没有什么难度,无非就是那几个套路。”

    王司机见没有他什么事,也端着茶杯走开了。

    我不再犹豫,用极快地速度做好了提纲。我只是个小跟班,去了那里我们说不定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反正也不是去相认,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其实我心里还是很渴望见到父亲的,没有想到事情来得这么突然,我非常不安。

    没有过多久,安记者就匆匆回来了,看着我做好的提纲,破例没有指责我,带着我们几个去了那家工厂。

    一路上安记者都很沉默,我也闭嘴不言,车厢里的气氛显得非常压抑。宏盛有限公司几个大字出现在我们面前时,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一个秘书模样的女人早就等候在大门边,对我们笑得无比灿烂,领着我们去了老板办公室。

    我提着吴摄像的大包走在最后,四下打量着宏盛公司,占地面积很大,里面的绿植到处都是,和一般的工厂很不一样,宿舍楼做得跟公寓似的,难怪人人都想到这里上班的?

    秘书打开老板房间的那一刻,我的心还是很期待的。

    唐致中戴着一副金丝眼镜,腰板挺直,身材保持得极好,温文尔雅,连一向清高的王司机也低头哈腰,一脸的讨好笑容。

    而我的心里充满了恨意,他的日子过得这般逍遥,而我和母亲却挤在八平方不到的阁楼里生活着。

    “久仰久仰,能见到安记者,真是我的荣幸。”

    唐致中握着安记者的手,久久没有松开。

    “幸会幸会,我也慕名您很久,没有想到宏盛会发展得这么好?唐老板经营有方,我以后要是失业了,就到您的公司来帮忙。”

    秘书把我们安置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帮我们端来茶水。

    “那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您要是能来给我指点指点,宏盛肯定会更上一层楼。”

    我非常反感唐致中和安记者的虚伪,陪着王司机下楼搬采访用的东西去了。刚走到楼梯口,听见两个小姑娘嘀咕着。

    “我们的工资都不发,已经拖了有三个月了,怎么会有钱请记者来采访的?听说还在爱琴海准备了一个大包间,这次花费肯定不少吧?”

    “你别乱说,老板也有老板的考虑,肯定不会做无用功,这次也是宣传我们公司的好时机。工资肯定会发的,宏盛这么大,又不是只欠我们俩个人的工资,你就不要太担心呢?”

    我和王司机对望了一眼,从她们身边擦身而过。

    两个小姑娘看见我们,大吃一惊。我和王司机拿着东西上楼时,看见她们俩个一脸苍白的站在原地。

    “记者,我们刚才是胡说八道的,希望你们不要放到采访中去。”

    王司机笑了。

    “我们只是打杂的,什么都没有听见?”

    两个小姑娘欢天喜地的走了。

    王司机友好的看了我一眼,

    “大公司都如此,拖欠几个月工资很正常。”

    我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

    “不···按时发工资可以去劳动局投诉的,怎么能说正常呢?”

    王司机很鄙视我的话,非常武断地对我说,

    “你就是社会经验太少了,听我的没有错,多做事,少说话。”

    我只好乖乖地闭住了嘴。

    进门时,我发现唐致中看我的眼神很古怪,猜想着安记者跟他说了什么?我低着头,躲避着那道目光,怕心里的怨恨会暴露出来。

    我默默地做着准备工作,架好摄像机的方位。

    “这个小姑娘看着不错,非常勤快。”

    唐致中对我很中肯的评价着,我有抽他的冲动,同样是你的女儿,唐欣是万般宠爱集一身,为何我却要做受气的实习记者?真是不公平啊!

    “我徒弟,跟着我也有两年了,有成为大牌记者的潜质。”

    我突然对安记者有了几分好感,在外人面前这么给我面子,真是不容易。

    “唐老板,你看摄像机已经到位了,我们就采访开始吧?要是耽搁了您的正常工作,我就是宏盛公司的罪人了。”

    唐致中非常淡定,笑容满面的答道,

    “行。”

    安记者把话筒伸到了唐致中面前,

    “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开始创业的?”

    唐致中推了推眼镜,有些不自然地说道,

    “我也算得上是白手起家,刚开始时,就是个小作坊,全靠我和妻子亲力亲为,每天都要工作十八个小时,当时资金不够,全靠东挪西移,才勉强维持厂里的正常运转。”

    看着吴摄像充满敬佩的眼神,我心里极为难过,没有想到唐致中会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谎话,骗得我外婆家里的一大笔钱逃跑了,还说是白手起家,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我悄悄地走出了办公室,站在走廊里。听见一个极为熟悉的声音,

    “你们是怎么搞得?我吩咐的事情还没有做好吗?”

    “对不起,因为今天有记者来采访?我忙于接待他们,忘记了您的事情。”

    “啪啪啪”。

    我很好奇,拐个弯走到了秘书台前,看见面对我的秘书脸上有了三个清晰地手掌印。

    我感觉很气愤,怎么能打人呢?

    “对不起,唐小姐,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原来是唐欣来了,没有想到她看着很优雅的一个女子,怎么总爱抽人家的脸,想着我也被她打过,而且还被撕破了衣服,我的心里就有股无名火冒起。

    “打人是犯法的。”

    唐欣转过身,看见我。

    “真是冤家路窄,你赶紧给我滚出宏盛公司,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她扫视着旁边的秘书,

    “你们谁私自放她进来的?”

    我冷笑了一声,

    “唐小姐,请您弄清楚,我也不想来。无奈唐老板非要请我们过来,没有办法啊!”

    唐欣哪里受得了我的冷言冷语,早已经跑到我面着,想抽我的脸,被秘书死死抱住,才没有打到我脸上。

    “唐小姐,老板在接受专访,她是记者,您千万不要乱来。”

    那秘书极为精明,马上就点破我的身份。

    “离我的昆哥远点,要是让我知道你还在纠缠他,有你好看的。”

    “昆哥昆哥的叫得这么亲热,他又不是你的私有物件,我偏偏就要去找他,只要他一日没有结婚,我都是有希望的,男欢女爱,各取所需。”

    我看见秘书在后面对我狂使眼色,估计是怕我吃亏。被打过一次,我当时输在反应太慢,今日我对唐家的恨意早已经到了极点,不激起唐欣的怒火,难消我的心头之恨。

    唐欣抓起手边的东西,使劲地朝我扔着。

    “小妖精,你就是欠揍。今天在宏盛公司,我看谁还会帮着你。”

    我躲避着唐欣扔过来的杂物,脸上满是笑容。

    “这么好的男人放着不结婚,明摆着是想给大家竞争的机会嘛?”

    唐欣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挣脱了秘书的手朝我直冲过来,我也不甘示弱,冲上了上去。心里想着就算做不成记者了,我今天也不能退让。

    “欣欣,你这是在做什么?这位小姑娘是我的客人,你赶紧给我回家去。”

    唐致中严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他的手紧紧抓住了我的肩膀,把我推到了墙边,我的头狠狠地撞在墙上,疼得我眼冒金花。

    “对不起,唐欣被我宠坏了,希望你可以原谅她。”

    我强忍住要落下的眼泪,心里暗暗发誓,以后绝不会放过他们。

    唐欣顿时像焉了的茄子一样,没有了刚才的张牙舞爪。

    “晶晶,你在干什么?不在旁边学习,到处乱跑惹是生非,是不是要我开除你?”

    安记者的声音想炸雷一样在我耳边响起,我意识到犯了大错,想着两年来的隐忍,我默默地跟在他后面去了办公室。

    “我只是看不惯她抽人家的脸,虽然是唐老板的公司,但人身自由权利是每个人都具备的,不能随便被侵犯。”

    唐致中的脸色变得铁青,片刻后恢复了平静。

    “晶晶说得对,回去后我会好好教训她的,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平时也舍不得说她,让她有点无法无天,还望你们不要到处说,以免影响了她的声誉。”

    我心里冷笑着,我也是你女儿,你为何出手这么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