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绽放的血花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0:44本章字数:2288字

    “佩佩……佩佩!”

    豆大的雨滴打在我的脸上,我小声的叫着佩佩的名字,弯着腰在灌木丛里找寻佩佩的身影。刚刚那些人要追杀我们,我将他们引开了让佩佩在这里等我,可现在佩佩居然不见了。

    一定不要有事……

    我紧咬着下唇,一直往前走,突然,我看到了那大雨如泼中红色的痕迹,一缕一缕的集中在自己的脚底。

    穿着白色连衣裙的女孩静静的倒在道路的中间,我猛然瞪大了眼睛。

    “佩……佩佩!”

    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手里握着匕首,那匕首紧紧插在佩佩的心脏中!

    我冲过去一把推开那个男人,紧紧的抱住佩佩。

    “佩佩……我回来了,你醒醒,姐带你回家。佩佩!”

    “佩佩,你给姐姐醒醒!你答应过我!你要等我回来!”

    我疯了似的摇着她的身体,却感受不到我的回应,那种强烈的无力感和悲痛萦绕着自己,宛如最痛苦的凌迟。

    我最后的亲人,我的亲妹妹,死了?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道,就算是再大的雨幕,也掩盖不住已经发生的悲剧。

    那黑色的皮鞋忽然落入我的眼帘。

    我猛然抬起头,紧盯着那个男人。

    他如一座山一样站在那里,屹立不倒,雨水挂在他的发丝上,顺着他俊美的惊人的面庞一滴滴滑落。

    他是杀了我妹妹的凶手!

    “去死吧!”我一把拔起佩佩胸口的匕首,猛然向那个男人刺去!

    我要他偿命!

    男人似乎没有预料到我会拿起刀子刺向他,躲闪不及,但是速度却快的惊人,寒光森森的刀刃只划破了他的手臂。

    他紧蹙着眉头,那双如同万年古井般幽深的黑眸紧紧地盯着我,宛如要将我吸进去一般。

    “你杀了她!你杀了我妹妹,我一定会杀了你的!”我大声的朝着他喊道,分不清脸上滑落的究竟是眼泪还是雨水,但是我知道自己哭了,嘶哑的嗓音中,带着撕心裂肺的痛。

    男人闻言一怔,随后一步步的接近我,那眼中的寒意看得我心惊。

    我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男人冷冷一笑,伸出手,一把就捏住了我的手,我用力的去抓他掐他,也不见他有任何所动,他冷笑着一把将我手中的匕首夺过去,抬手就将刀持在了我的脖颈间。

    我的皮肤接触到那森冷泛着冰寒的刀口,泛着微微的颤抖。

    这把刀子,刚刚插进了自己妹妹的心脏!

    “我杀了她?”男人的声音缓缓在我的耳边响起,低沉,带着略微的嘶哑,泛着微微的冷意,如同铁锤般敲击着我的心脏。

    他仿佛是听到了什么搞笑的事情一般,眼中泛起了一丝无趣,他似乎觉得我的愤怒,悲伤,甚至我的一切,都是最可笑的!

    “难道不是你吗!我看到了!”我大声怒吼。

    我看到他握着匕首,刀尖就在佩佩的胸前。

    他眯起眼睛,锋利的匕首轻刮着我的脖子,好似下一秒我的颈动脉就要被他割破,我不禁开始颤抖起来,后悔自己刚刚的莽撞!我还没能为妹妹报仇,怎么能甘心死于他手!

    我不愿!

    脖颈上传来丝丝痛楚,雨水跟脖子上的血交织滑下,我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我绝对不会低头,绝对不会后退,即便我知道,他下一秒可能就能杀了我!可是我还是不甘心!

    意料之中的剧痛没有袭来,他突然将手里的匕首放下,冷冽的唇角扯出一抹兴味的笑,他抬手摸了一下我的脸,被我一下躲开了。

    他也不气,就将匕首收了起来,淡漠的开口,“女人,你伤我一次,现在我们扯平了!”

    呵呵!我的唇角不自觉的溢出了讽刺的笑,怎么可能扯平!他杀了凌佩佩,这么简单一句话就想跟自己说扯平了吗!

    他转身走,我一把抹掉脸上的雨水,迈开步子就追向他,刚想抬手去抓他,身后就是一阵的剧痛,整个人猝然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的时候,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浑身酸软无力,身后一片片的胀痛——我知道那是自己和佩佩那时候逃跑撞到的。

    佩佩……死了……我突然想到昨天晚上倒在大雨中的佩佩,那张惨白的脸,我猛然抓紧了身下的床单。

    是啊,我唯一的亲人,最后的依恋和支柱,离开我了,以后我该怎么活下去,又为了谁去活下去。

    眼角再次传来酸涩的感觉,我看着那装修的金碧辉煌的天花板,无暇去想我现在究竟在哪。

    在哪里都已经无所谓了。

    我蜷缩着身体,感觉自己此时跟死也没什么区别了。

    “小姐,您终于醒了。”旁边传来了一位大叔的声音,我麻木的朝他望去,一个穿着燕尾服的中年男人站在旁边。

    “小姐,我是少爷的管家,您可以叫我戴容。之前由于您突然伤害我们家少爷,导致他经历了一场小型缝合手术,这里是赔偿款所属条约的协议,请您尽快签字。”

    他面带疏离的微笑,将一叠装订好的文件推送在了我的面前,我颤抖的抓住,满心的讽刺不住的蔓延。

    “那他杀了我妹妹,杀了我亲人,他怎么赔偿!”我激动的紧紧攥着手中的文件,一把将手里的文件摔倒地上,“他为我妹妹偿命,我就给他赔偿!”

    “小姐,您可能是误会了什么,我们少爷虽然平时做事可能果断偏激了一些,但是他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欺负一个小女孩。”戴容持续微笑着,“就算是他杀掉了,你妹妹抵不上我们少爷的一条命。”

    这是什么歪理!我怒极反笑:“什么叫抵不上!他以为他算谁!”

    “他是陆翊桓。”戴容疏离而礼貌的说出那个名字。

    我猛然瞪大了眼睛,那个报道上经常出现的男人,谁不知道?他就是华夏商业圈的王,是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情人,他的每一个身份,都如同沉重的宣告,深深烙印在我的心里。

    陆翊桓,他根本就不是我惹得起的人物,他为什么要对佩佩出手?我们在他眼里根本就是蝼蚁一般的存在!

    “小姐,如果你没有问题了的话,就签了这一份赔偿协议吧。”戴容从地上捡起那份协议,再次将那份协议推在我的面前。

    “我也被他伤了,那么同样的,我也需要一定的补偿,我相信这个你们少爷一定没有想到过。”我硬是咬牙挤出了这句话,“你可以跟你少爷商议,也可以让他跟我面对面聊聊。”

    戴容沉思了一下,朝着我弯了下腰,就走了出去,看样子是去跟那个男人商量了。

    我看着这件奢华的屋子,用力的握紧拳头,骨节发白,指甲深深掐入掌心。

    不管陆翊桓杀死佩佩是因为什么,都无法原谅,所以,我一定要让那个男人,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