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 碎瓷片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0:44本章字数:2024字

    视线扫过旁边的摆设,我的目光停留在一只白色的花瓶上,颤巍巍的走下地,我扬起手!毫不犹豫的将那个白瓷瓶打成碎片,随手捡了一块瓷片,赶紧把剩下的白色的瓷片踢到地板下面。

    然后立刻躺到床上,我一定要杀了他!

    过了十分钟左右,卧室的房门终于被打开,陆翊桓那量身定做的黑色西服映入我的眼帘,他毫不客气的踩在地毯上,凌厉的双眼扫过房间,眉头紧皱。

    “女人,你面子还真是够大?”他沉冷的声音缓缓说道,我的心脏不自觉的狂跳着,脖子以下都溢出了冷汗。

    “陆翊桓,”我咬牙切齿的看向他,“你为什么要杀佩佩?又或者说,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做了什么?”

    他是高不可攀的王,人命在他眼里,或许轻贱如蝼蚁。

    “你叫我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些没用的事么?”陆翊桓不耐的视线略过我的身体,直接起身,他看样子并无那么多时间与我纠缠。

    “陆翊桓,这些问题可能对你来说无用,但是对我来说不一样!”

    陆翊桓回过头来看向我,深眉冷峻:“那你想如何?杀了我,为你妹妹报仇么?”

    我握着那瓷片的手猛然一抖。

    “既然你要杀我,我是不是应该先杀了你?”陆翊桓大步的走了过来,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

    他的动作很快,手上力气也特别大,我瞬间感觉到窒息,我咬牙扯了扯唇角,露出了一抹动人心魄的笑,“陆少爷也不怕脏了自己的手!”

    陆翊桓看着我冷笑了一声。

    “砰!”猛地一阵天旋地转,我整个人被他一把摔到了地上,身上的伤本来就没好,这么一摔疼的我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我咬牙看向陆翊桓,“陆少爷,有种你就过来!”

    陆翊桓扯了扯唇角,露出了一抹笑容,却生生的带着冷意,他大步的走到我身边,伸出手将我的脸用力掰了过来:“我这样算有种?”

    我看不到这个男人的情绪,看不到他的目的,那一刻开始,原本蔓延开来的恨意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再也宣泄不出。

    我捏紧了藏在背后的碎片,随后假装沉溺在他毫不犹豫的占有中,却看到他的眸色一深,然后闭上了眼睛!

    就是现在!

    我猛然的将他推倒在地上,没有再有一丝犹豫的将瓷片朝着他的喉咙刺去,可是正在这时,那双骨节分明的手猛然抬起一把抓住了我的手腕。

    陆翊桓睁开眼角看着我,冷冽的薄唇轻轻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女人,想杀我,你还不够格!”

    陆翊桓一把捏住我的后颈。

    我的后脑嘭的一下撞到地上,疼的我连五官都扭曲了。

    陆翊桓抬手捏住我的下巴,他仔仔细细打量着我,嘴角却微微上扬,“女人啊,就是不能太自以为是,太自以为是的女人,我可不喜欢。”

    “陆翊桓,你最好现在就杀了我!”

    我猛然后退。

    “啊!”手背上突然一阵刺痛。

    陆翊桓皱紧眉头朝我的手上看去,刚刚要杀他的瓷片就在我的手背下方,被他这么一按,那尖锐的瓷片已经插进了我的手背上,地上迅速的流出了一大滩血。

    陆翊桓眼神一暗,立刻从我身上起来,将我一把抱到了床上,“戴容!”

    戴容立刻走了进来,“少爷有什么吩咐?”

    “去叫医生。”陆翊桓扫了我一眼,又开口道,“让人来清理一下房间。”

    “是,少爷。”戴容恭敬的应下就出去了。

    没过一会儿,三个佣人走了进来,那些佣人走到了地毯上,把我刚刚踢进去的瓷片扫了出来。

    陆翊桓看了我一眼。

    我一脸淡定的看着他,我要杀他这很明显啊。

    “那个花瓶,是我在拍卖场上买回来的,五百万。”陆翊桓突然说。

    我惊慌失措的看向他,五百万?

    有没有搞错?

    “你说五百万就五百万,我还说我这只手值一千万呢。”我觉得陆翊桓跟外界不一样,外界传言他视金钱如粪土,可是我醒过来之后,他就让戴容找我要赔偿。

    现在还一副要我赔他花瓶的样子,铁公鸡啊!

    陆翊桓走到床边,抬手就擒住了我的下颌,“是吗?那我给你一千万,我把你的手砍下来如何?”

    他的眼底带着一抹冷笑,眯起来的狭长眼眸让人心生胆寒。

    我觉得,他说的话是真的,我要是敢收他一千万,他真的会砍下我的手。

    我猛然一把将他的手拍开,“不好意思,我不缺钱。”

    陆翊桓冷笑了一声,一把将我推开,“不听话的小野猫,迟早把自己作死。”

    我死之前一定拉上你当垫背!我冷笑着垂下眼眸,没去跟陆翊桓硬碰硬。

    不一会儿医生提着医药箱就来了。

    “给她包扎的时候用点力,让她疼一疼,不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陆翊桓淡淡的吩咐道。

    医生立刻点头说好。

    “陆翊桓你有病吧!”要给我治伤,又让医生对我下手重点。

    陆翊桓看向我,“有病你有药吗?”

    他一脸老子最拽老子最牛逼的表情,闹得我现在就想冲上去砍死他,妈的!

    医生先清理了一下伤口,又匆匆将酒精棉摁在了我的伤口上,痛得我不禁倒抽一股冷气,随后包扎纱布的时候,动作也特别大,简直就像是在我伤口上一阵的乱磨。

    陆翊桓这个神经病!

    医生给我包扎好之后,立刻起身诚惶诚恐的对陆翊桓开口,“已经处理好了,少爷。”

    陆翊桓冷冷的瞥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就带着他的佣人们离开了这个房间,房间内一下子变的空旷,我心里并不好受。

    我真的搞不懂陆翊桓现在是要干什么,他杀了佩佩,又留了我一条命,难道我们身上有他想要的东西吗?

    想到佩佩死去时候的凄然,我的心不自觉的抽痛着,手上的伤口刺刺的,诸多感受融为了一身,一点点蔓延到我的眼眶。

    我蜷缩着膝盖哭泣着,不知道眼泪流了多久,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