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章 不该留的一个没留下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0:45本章字数:2050字

    再次苏醒的时候,我的面前站着一排排女佣,戴叔疏而有礼的朝着我鞠躬:“小姐,请去楼下用餐。”

    我讥嘲的扯了扯唇角,排场还真够大的!

    一个女佣走上前来递过一件深蓝色的连衣裙,我接了过来,走进洗手间随意的换上,随后在戴叔的牵引下,我走出了房间。

    金色雕刻着欧式的走廊,奶白色粉刷的墙壁上挂着灯饰,无一不显示出住在这里的人的品味和精致。

    我心中的厌恶又增多了几分,不为什么,或许只是天生的对富人有一作呕。

    到了那长的要命的桌子旁,上面摆放着的食物丝毫提不起我的兴趣,我的眼里只有坐在另一头的那个男人。

    他长臂舒展而优雅的切着摆在面前的食物,眼睛低垂着,睫毛很长很长,映在脸上留有一丝的倒影。

    一个女佣将我身后的椅子拉开,我径自坐了上去,这个男人搞这么大排场是要做什么,难不成,他又想搞什么阴谋诡计?

    或许他在食物里下了毒,想要害死自己?

    我艰难的看着前面的盘子,半天不曾动手,正在这时却感受到一股强烈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身上。

    我抬起头,正看到那深沉的眸子紧紧盯着我:“不合胃口?”

    “怕你下毒弄死我。”我想也不想的就把这句话说了出来,结果立刻被诡异的视线层层叠叠的包围了起来。

    陆翊桓挑眉,自顾自的喝着手中的红酒。

    我这时候才明白过来,他要是想弄死我根本不需要下毒这种不入流的手段,一股从心中散发出来的距离感让我焦躁的戳着盘子里的食物。

    食之无味的往口中塞着食物,我满脑子想的都是该怎样对陆翊桓下手,佩佩的死不能这么简简单单的解决。

    而正在这时,一个穿着黑色紧身衣的男人走了进来,他高高的,戴着墨镜,走到陆翊桓身边单膝跪下。

    “少爷,这次任务完成的很顺利,不该留下的人一个也没留下。”

    这句话在我心中轰的一下敲响了警钟!什么是不该留下的人一个没留下……陆翊桓现在无疑就是一个魔鬼。

    他手上究竟有沾了多少人的鲜血,夺取了多少人的性命!

    我的手不由得颤抖起来,银质的叉子哐当一声落在了餐盘上。

    陆翊桓瞥向我,那双阴鸷的眼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知道了,下去吧。”他挥了挥手,并未收回落在我身上的目光。

    我狠狠地打了个冷颤,一股强烈的恨意从心中升起,我忽然不再惧怕他的目光,用力的将我的眼神对了上去。

    陆翊桓意味不明的勾起一抹邪魅的笑,终于将视线收了回去。

    这场晚饭一直到结束都让我食不下咽,没吃几口就饱了,我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都是佩佩临死前的模样。

    看着坐在对面用餐巾优雅擦着嘴唇的男人,又想到刚刚那个黑衣人所说的话。

    陆翊桓,根本就是一个魔鬼!

    我不知道他留下我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既然现在他对我没有丝毫的戒心,这未必不是我的好机会。

    我小心翼翼的将桌子上的餐刀拿到了手下,装作不经意的藏在了衣服里,然后将叉子放回了盘子上,径自站了起来。

    “你吃完了?”他看着我开口问道。

    我心里一哆嗦,餐刀冰冰凉凉的贴着我的皮肤,锋利的刀刃似乎很容易就能切下来自己的一块肉,急忙垂下头,试图将我眼中的惊慌失措掩盖过去。

    “我吃完了,很累。”我不欲与他再过纠缠,抬起脚就朝着楼上迈了过去,却被戴容拦住。他缓缓的从座位上站起了身,走到了我的身边。

    “你就没什么其他对我交代的吗?”陆翊桓勾了勾唇角,伸出手,捏住了我的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我。

    衣服内的刀子更加的冰凉。

    我强迫自己安耐下心中的杀意,抬起眼眸,试图将那带着强烈恨意的目光转换成一汪春水:“不知道陆少找我还有什么事呢?”

    “你忘了,你之前意图攻击我,算上在房间的那一次,两次。”陆翊桓俯下来,在我耳边开口,“你自己说,怎么补偿我?”

    我的心口猛烈的撞击了一下,我手心里都是汗,生怕陆翊桓发现自己随身带着的那把刀子。

    “陆少希望我怎么补偿?”我眨了眨眼。

    “等下来我房间。”

    这一桌子昂贵的西餐摆在桌子上,陆翊桓都不知道,他的一杯红酒,能让孤儿院的几百个孩子吃一顿好吃的。

    他还不知道,或许他的一个桌角,一个抬手,就能让那些受苦的孩子们过得很好很好。

    我又想起了佩佩,我的亲生妹妹,我们在那样的环境中长大,用尽全力去争取着生存的权利,可是最后却获得了这样的结局。

    我甜甜的说了一声好,“那我先上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我说完就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上了楼梯,我没有再看陆翊桓的表情,他不过是把自己当成一个能消遣的有趣玩具罢了。

    他摆出这样大的排场无非是告诉我他是多么高不可攀,所有人都在他的掌控之下,他找人给我包扎伤口,无非是没把我看在眼里过。

    我会让他知道,什么是他玩得起,什么又是他玩不起的!大不了玉石俱焚!

    回到房间后,我没想到戴容正带着女佣站在房间门前,手上抱着沐浴时候用的保养品,我又紧张了起来。

    刀子还在我的身上。

    “戴叔,这么多人,是要做什么?”我皱着眉头问道。

    “少爷怕小姐一个人处理不好,特意要我带着女佣来服侍您。”戴容朝着我颔首,随即示意那些女佣们走了进去。

    我将刀子贴住的部位按了按:“戴叔,让我一个人洗澡吧,等一下我叫他们进去帮忙就是了。”

    戴容皱着眉头看着我:“小姐别让我为难。”

    看样子想要把人支开这招是不行了,可是我一定得把手上唯一的武器藏起来,不然晚上无非是羊入虎口!

    餐刀才不过一指粗,大概十五公分那样长,我摸了摸垂到腰际的头发,不动声色的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