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红颜祸水

    更新时间:2018-10-31 16:50:45本章字数:2079字

    “我先去一下洗手间,等一下你们再进去放热水。”我皱着眉头冷声道,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率先走进去将房门上了锁。

    不过五分钟,我将头发整整齐齐的把餐刀绑了进去,然后盘在了后脑处,一个发髻的样子,趁的我的脸越加有几分古典美人的风范。

    自古红颜祸水,陆翊桓,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在女佣的服侍下我洗了一个澡,做了一个全身按摩,晚上九点半整的时候,我穿着一席白色纱裙,走到了陆翊桓的房间内。

    欧式复古风格的卧室内,洗手间中传来淋浴的水声。我的身体掩藏在雪白的纱幔中,掩饰着即将发生的罪恶。

    当自己发间的匕首割破他的喉咙的时候,血一定会流出来很多很多,一定会染红这件白色的裙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有些下不去手。

    或许我是善良的,可是我要在这世间存活下去,一直到最后,我又能保住多少善良?

    可是我如果杀了陆翊桓,接下来等待我的又是什么呢?

    一股心烦意乱猛然闯入我的心头,我局促的抓着衣角,就听陆翊桓略带笑意的问道:“你真的来了?”

    “我……这不是你让我来的吗?”我微微低着头,假装出一副含羞带怯的样子偷瞄着他,实际上是掩饰住我眼中的杀意和恨意。

    我一定要给妹妹报仇!

    “怎么?就这么喜欢投怀送抱吗?”我听到了陆翊桓语气中的调笑,一股怒意从心头升起,但还是被我强压了下去。

    “不是你让我过来的吗?”我作势要离开。

    一个男人,可以不喜财,却绝对不会不喜欢美女。男人,喜欢美女是天性。我坐在他旁边。

    陆翊桓眼底闪过一抹阴鸷的暗光,下一秒就转为笑意,“女人,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陆少叫我阿诗就好啦。”我娇俏的勾起眉眼。

    陆翊桓眉梢微挑,“阿诗,你上午还想杀我,晚上怎么就想爬上我的床了?”

    我面色一僵,随后立刻想到,“因为上午我还不知道陆翊桓这三个字代表什么啊。”

    陆翊桓眯起眼睛打量起我来,我心里紧张的不行,陆翊桓这样的男人是女人最最惹不起的,因为他太聪明,太理智。

    “女人,这是你招我的。”我猛然一颤,就是现在!我抬起手将发间的刀子猛然抽出。

    但是那把刀还没刺进陆翊桓的后背,我的手就被陆翊桓一把捏住,他眼中的清冷和嘲讽昭然若揭。

    “你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

    我怒声朝陆翊桓吼,“想杀你是真的,其他的全是假的!”

    “阿诗?”

    “假的!”

    那深沉的眸子如同寒潭般紧盯着我,讽刺的上扬着唇角,陆翊桓眼中的玩味消失的无影无踪,整个人身上都萦绕着一层冷气。

    陆翊桓从我身上起来,“滚出去!”声音阴冷的听不出任何一丝情绪。

    我心里抖了一下,下意识的看向他,他垂着头,那精壮的胸膛上还留着一丝浅浅的水渍。

    我冷笑一声,“你还真当我睡你吗!”我捡起地上的衣服,却突然被他一把抓住手腕。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阴鸷的目光之中全是讳莫如深的光,“凌诗娅,你就这么想杀我?”

    我瞬间变了脸色,惊愕的望向他!

    他怎么,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你知道我的名字?”

    “你觉得,以我的能力,找到你的信息很难么?”陆翊桓伸出手,挑起我的下颚,我清楚的看得到他眼中的倒影,那个我,脸色苍白如纸。

    这种苍白是不会出现在正常人的身上的。

    “满口谎话,说自己叫阿诗,又说是假的。凌诗娅,女人太作,可不是什么好事!”

    “拿开你的手!”我冷冷的吼道,他明明什么都知道,还要来跟我玩这一出!

    “陆翊桓你明知道我要杀你,你还这么玩,有意思吗!你真的别太过分了。”

    “你也知道过分两个字怎么写?凌诗娅,是你在玩我!”陆翊桓深深的笑了,那幽如古井般的眸子紧盯着眼前的女人,他缓缓的,却用力的掰正了我的脸:“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知道这样会付出什么代价么”

    “什么代价,大不了就是杀了我!”我恨恨的喊道,佩佩死时的模样宛如一场噩梦。我要是报不了仇,还不如自己死了。

    “你不想要你妹妹的尸体了么?”

    我猛然瞪大眼睛。

    “佩佩的尸体在你哪里?”

    陆翊桓不置可否。我瞬间就红了眼,双手紧握成拳。

    陆翊桓残酷的笑起来,将我从拎起来一把甩道了床上。

    我背后猛然传来一阵剧痛,我瑟缩在男人的床畔,紧紧的咬着唇,只是眼角的泪水不自觉的一点点滑落。

    我疼的一缩。

    “你受伤了?”陆翊桓抬起我的手,想要仔细观察。

    “陆翊桓,你滚开,别碰我!不然我一定会让你后悔一辈子。”我撕心裂肺的开口。

    疼痛从掌心传来,滴着鲜血的钗子离开了我的手,我猛地缩回小手,巴掌上长长的伤口触目惊心!

    “你也配爬上我的床么?呵呵。但是,从今天开始,你是我的人。”

    是觉得毁了我的亲人还不够,还毁了我的手吗!

    我闭上眸子苦笑,这十几年来,我早已习惯了随波逐流,逃亡,逃亡,带着自己唯一的亲人逃亡,难道这就是属于我最后的结局了么?

    被人伤害,被人侮辱。

    “戴维,帮她包扎伤口!”

    戴维拿着药箱进来,好像早有预备。

    这让我萌生出了一种,我被耍了的错觉?

    戴维拿过我的左手,包扎得很慢,许是失血过多,我竟然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我不知道陆翊桓是什么时候走的,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人了。我起身看着床单上鲜红的血,指甲狠狠地嵌进掌心。

    洗漱好之后我就下了楼,陆翊桓在外面的院子里遛狗,他身上穿着一件灰色的毛衣,薄薄的碎发被阳光一照,落下灰色的影子在脸上,将周遭一切都变得温和起来,可我知道他根本就不是一个温和的人。

    他是魔鬼!

    我大步冲出去,直接冲到陆翊桓面前,“我妹妹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