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章 20%的股份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2本章字数:2300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陆翊桓也无心酒会直接带我走了。一路上多少人跟他打招呼,他都笑了笑就算了。

    陆翊桓骨子里就高人一等,就算他目中无人,都没人跟他计较,这应该就叫实力。

    回到陆家别墅之后,我冲进去就要上楼,陆翊桓却突然叫住了我。

    我猛然一惊,想到昨天晚上的事就怕的不行,他难道还想让我去陪他吗?今天晚上他又想怎么对我?

    “陆少还有什么指教吗?”我咽了咽唾沫。

    陆翊桓看到我这样,眉梢之间流露出一丝转瞬即逝的笑意,转而声音就冷淡起来,“洗完澡来我房间。”

    我立刻皱紧眉头。

    他也没再理我,径直就越过我上了楼。

    我沉默了半天,心里憋着一口气就回了房间,洗完澡之后终于还是过去了。

    不过这次是我想太多,我到陆翊桓房间之后,他身上换了休闲的家居服,正坐在书桌前看电脑。

    看到我来了之后,他看了一眼旁边的凳子,让我坐过去。

    我沉默着走了过去,“陆少想做什么?”

    “放心,我暂时对你的身体没兴趣。”陆翊桓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就将电脑推到了我面前,“看看这个。”

    我狐疑的看着他。

    “别看我,看电脑。”陆翊桓瞥了我一眼。

    我在心底冷笑,谁愿意看你啊。然后就将目光放到了电脑屏幕上,屏幕上是一条新闻,标题是硕大的几个字。

    凌氏集团刘董事长宣布继承人:亿万千金刘樊丽!

    我猛然瞪大眼睛。

    “那明明是我们家的产业,他哪来的权利给刘家的人!”我爸他是入赘到凌家的,他当年进了凌家,假意对我妈好,可是背地却养着自己的小情人。

    他害死了我妈,现在还要把凌家的家产送给别人。

    我恨不得现在就想冲到凌家去问一句为什么。

    妈妈死了,佩佩也死了,我到底应该怎么办?我崩溃的坐到旁边,看着电脑屏幕上的几个字心里在滴血。

    “骗子!”我咬牙切齿的说着。

    陆翊桓将电脑啪的一下合上,好整以暇的看着我,“想报仇吗?”

    我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翊桓紧接着开口,“我可以帮你。”

    我看向他,眼睛里带着嘲讽,“你会帮我?”

    她杀了佩佩,他根本就没有理由帮我。

    陆翊桓抬手摸上我的脸,半眯的眼眸之中带着若有似无的情绪,那些情绪太晦涩,我看不懂。

    我被他摸得受不了了,伸手就要去打他的手,却反被他一把握住手腕,重重的压在桌面上。那一下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紧皱着眉头看向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反正不干你。”陆翊桓说。

    我脸上臊的慌,真想一耳光打到他那张脸上去,如果他不是陆翊桓,我觉得他根本就活不到这么大岁数。

    “如果陆少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我忍着心里汹涌澎湃的情绪,挣扎着向将手从他手里抽出来,但是陆翊桓却将我的手握的紧紧地。

    任凭我怎么挣扎他都不松手。

    我怒视着他,“你发什么疯?”

    “诗诗,难道你就不想报仇吗?”陆翊桓没有在意我的出口不逊,反倒是似笑非笑的问我。

    他那声诗诗叫的我想打人,可是后面的一句话却触动了我的心弦。

    不想报仇?怎么可能不想报。我恨不得现在就让我爸跪在我妈的墓碑前道歉,让那些不相干的人全部给我滚出凌家。

    “陆少想要什么?”我直直的看向他。

    他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提出为我报仇,天底下不会有这么好的事情。

    “百分之二十的股份。”陆翊桓笑起来。

    我握紧拳头,“不可能!”

    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他再用点手段,就能做凌氏集团最大的股东了。

    “凌小姐,你没有跟我谈条件的权利。”陆翊桓松开我的手,“我帮你就是恩赐。”

    他走过去将门打开,然后朝我看过来,赶我走的意思不言而喻。

    我咬着下唇看向他。

    这个人杀了佩佩,可是如果我想报仇,我只有求他,如果他肯帮我,刘樊丽她们算什么。

    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给陆翊桓,也好过便宜了刘樊丽!

    “我要报仇,你能怎么帮我?”

    陆翊桓冷淡的视线掠过我,“你现在能回凌家吗?”

    我现在回去根本就是找死。

    “不要怀疑我的能力,答应你的事,我不会反悔。”陆翊桓朝外面一指,“现在,你出去。”

    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想在待在这里,大步就走了出去。

    我也没问陆翊桓愿不愿意帮我,我潜意识里就觉得陆翊桓不会骗我,他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屑骗我。我还是恨他,但是现在我杀不了他,我只能忍着自己心里的怨恨,等到有一天我真正的强大起来,我总会给佩佩报仇。

    第二天陆翊桓就让人给我送来了一套资料,资料前半部分是我十五岁以前在凌家的那些过去,后半部分,十五岁以后我带着佩佩从凌家逃出了我爸的魔爪,原本应该是东躲西藏,过的狼狈不堪,这上面却是被他所救,出国留学。就读于建筑专业。

    我不明所以的去找陆翊桓,陆翊桓说一个中学都没读完的女儿,有资格拿凌家那份亿万的家产吗?

    我被他给堵了回去。

    “给你三个月的时间学口语和建筑知识,我会请专门的老师来教你。”陆翊桓扔下这句话就去遛狗了。

    我又一个人被扔在原地。但是这一次心里却突然轻颤了一下。

    那份资料,是我十五岁以后的人生轨迹,陆翊桓让我忘了我曾经历过的那些狼狈,要把我伪装成一个真正的公主。

    这也是我唯一能回去拿回家产的办法。

    我在陆家埋头苦读了三个月,因为辍学太久,刚开始学那些生涩的文字,非常艰难,但是每每想到父亲的狠毒,母亲的死,就算再难我都能咬牙坚持下去。

    到了第二个月我就找到了学习方法,开始进入状态。陆翊桓偶尔会来看我一眼,但是多数情况下他都是穿着西装出门去装正人君子,回家就开始遛狗。

    那狗我终于在一个月之后知道了他的品种,一只金毛,据戴容说,那狗在陆翊桓那里金贵的跟个稀世珍宝似的,让我看到它就绕道走,以免出了什么事,我被陆翊桓直接弄死。

    直到有一次陆翊桓逗我,把逗欢欢的球扔到我身上,欢欢撒欢似的往我身上扑,我跟佩佩在一起的时候经常有流浪狗欺负我跟佩佩,所以我条件性反射的将它踹了一脚,那天我被陆翊桓关在别墅外面冻了一夜。

    饿了一整天,还是欢欢来蹭了蹭我的脚,陆翊桓才开了金口让我进去。

    我知道自己从来不金贵,但是这次我真的特别难过。可我只能忍着,我连仇都没报,就不该有任何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