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新楼盘发布会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2718字

    后面两个月陆翊桓也会来考察一下我的学习成果,偶尔指点我几句。

    他看问题总是一针见血,说话毒舌又犀利,但是成果却特别显著。他能坐稳陆家这么大的家产,还是有一定的能力。

    三个月之后,经过陆翊桓的考察之后,我得了他一句还可以,那些国外的证书才全部交到了我手上。

    我也不知道陆翊桓是不是有通天的手段,才能将剑桥的学士证都给我搞到手。

    “为了不侮辱你手上的那本学士证,你最好不要去展示你的才能。”陆翊桓瞥了我一眼。

    我沉着声音哦了一声。

    “去换件衣服,今天是凌氏集团旗下的新楼发布会,你赶在今天记者最多的时候回去。”

    我心里一震,立刻就跑上楼换衣服去了。

    让我一个人偷偷摸摸的回凌家,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被刘樊丽她们给弄死了,但是我要当着那些多名门权贵,那么多记者的面高调回到凌家,她父亲刘安辉绝对不敢轻举妄动。

    我换了一件款式简单的蓝色衬衣,搭配一条白色阔腿裤就下了楼,我喜欢简单干练的款式,那些陆翊桓准备的连衣裙,我觉得很麻烦。

    下楼之后,我看到陆翊桓坐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看着书,就算是什么都不做,他这个人坐在那里都像是一幅画,我抿唇走过去,“陆少。”

    “说。”

    “我想见我妹妹。”我不知道佩佩的尸体现在是不是只剩一堆烟灰了,但是我真的很想她。

    我要去报仇了,我不能不告诉她。

    陆翊桓将手里的书合上放下,然后抬眼看向我,“见完妹妹然后杀我?”

    我一怔,赶紧摇头说不敢。

    “就没有你不敢的事。”陆翊桓起身越过我,“发布会要开始了,你赶紧走吧。”

    这是拒绝我了吗?

    我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看向陆翊桓,“我就想看我妹妹一眼,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让我看?难道佩佩她根本就不在你这里吗?”

    如果佩佩的尸体在他这里,他难道还怕我看了一眼之后就能把佩佩抢走吗。

    陆翊桓脚下一顿,然后似笑非笑的朝我看过来,“她的尸体在不在我这,你可以自己去猜。”

    我真是恨不得现在就把刀架在他脖子上质问他。

    “你杀了我妹妹,现在还扣着她的尸体,你是变态吗!”

    陆翊桓眼神一凛,“什么话都敢说,嗯?”

    我紧咬住下唇看了他半晌,拖着一早就准备好的行李转身就走。

    陆翊桓根本就是个疯子!我越来越坚信当初就是陆翊桓杀了佩佩,那个男人发起疯来,谁知道他会做什么。

    我出去打了车,坐车去了陆翊桓给我的地址。

    我离开这里五年,终究回来了。

    一下车,我就戴上了墨镜,外面的礼仪小姐要看发布会的邀请函,这些都是陆翊桓提前就给我准备好的,我畅通无阻的走到发布会里面,选了最后一排的位置坐下,周围全是记者。

    等到了预定的时间,刘安辉才在众人簇拥之中走了出来。

    我看到他的时候只想冷笑,当年在爷爷面前永远畏首畏尾,连腰都挺不直的人,现如今意气风发,昂首挺胸的走了过来,满脸都是全天下老子最厉害的表情。

    抛弃自己的情人,装了十五年的软蛋,这么多年倒是辛苦他了。

    刘安辉被众星捧月的拥到台上,所有的摄影机都对上他的脸。

    他谈论了一番新款香水的制作工艺跟名字由来,满口的漂亮话,哪里还是以前在我妈面前,畏畏缩缩的全是一句你说就好的那个刘安辉。

    “刘先生,您前段时间发布了一条新闻,说是要将凌氏集团所有的产业都要交给您的女儿,刘樊丽小姐,这是真的吗?”

    在提问环节,这些记者自然不会白跑一趟。

    刘安辉像是有些没想到记者会问这个问题,脸上的笑容僵持了一秒,紧接着才笑着说,“我自认还能带凌氏集团再多走几年,难道是大家都觉得我这张老脸看腻了,想换张新鲜面孔了吗?看来我也要做点保养了。”

    这话说的真漂亮。

    发布会现场都是一阵的笑声,另一个记者又站起来问,“众所周知,刘樊丽小姐并非凌氏集团的第一继承人,当初凌总的遗产上白字黑字的标注了等到凌诗娅凌小姐二十岁就要继承凌氏集团,我想请问,现在凌诗娅小姐还没有从国外回来吗?”

    我皱了皱眉,心中有些狐疑。

    按理说这种发布会的记者都是公司请的记者,给了他们邀请函,自然也会提前打招呼让他们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在这样的发布会现场问出这样让刘安辉下不来台的问题,实在让人意外。

    难道……

    我猛然瞪大眼睛,陆翊桓!他让我选在这个时间回来,不会不知道发布会上都是刘安辉请的记者,他提前就打好招呼了!

    一时间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五味杂陈。

    陆翊桓的血腥暴力,冷血无情,却又在某些事情上的细致入微,即便是为了那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他做的也太周全了。

    刘安辉在上面尴尬的说还没回来,下面又有记者继续抛出了关于我的那些问题。

    五年前从凌家逃出去,刘安辉没办法跟媒体交代,只好说我出国留学了,现在我包里的那份学士证倒是很贴合他的谎言。

    “请大家不要再问关于小娅的问题了,小娅跟佩佩毕业之后自然会回来继承凌氏集团,这本来就是小娅的公司,我虽然是小娅的父亲,但是绝对不会吞掉小娅的财产!”刘安辉在上面振振有词的开口。

    我抬手推了推魔镜,勾起红唇露出一抹冷笑。

    他说的这么信誓旦旦是因为绝对不会让我有命回来吧,既要杀人,还要当慈父。虽然我很想当场揭开刘安辉那幅假仁假义的恶心面孔,但是我没有证据,现在还太早了。

    我只能让他,好好扮演这个慈父了。

    就在刘安辉说完这句话之后,我就站起了身,哽咽着用全部人都能听到的声音叫了他一声爸。

    台上刘安辉的身体颤了三颤。

    所有的镜头猛然对准了我,“凌小姐?”

    我将脸上的墨镜摘下,红着眼睛从最后一排走到前面,“我回来了。”

    刘安辉往后退了好几步。

    他惊恐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我。

    我在所有记者跟各大公司高层的注视下,红着眼睛开口,“我真的很感谢自己会有这样好的一个爸爸。”

    我假意抹了抹眼泪,对着镜头开口,“我已经拿到了剑桥的学位证,为的就是想早点回国帮我爸打理公司,我知道这些年他辛苦了。”

    “凌小姐,那你现在是要继承凌氏集团吗?”记者直接开口问我。

    我看了一眼刘安辉,他的脸色已经全白了,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他怎么都没算到我居然会回来吧。

    在所有记者期待的目光中,我点了头,“爸爸对我的一番好意,我怎么能辜负,只是现在我刚刚毕业,商场上的很多事情都不懂,希望爸能在公司多帮帮我。”

    “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刘安辉终于忍不住了。

    我侧身看向他,“今天刚刚回来的,我想给您一个惊喜。”

    刘安辉那眼神恨不得吃了我。

    我握紧手,半眯着眼睛看向他。

    这么多年我跟佩佩所受的苦难,终究会还给你的。我的父亲。

    你是如何将母亲逼上绝路的,我便会以牙还牙,将你从凌家拿出去的东西,统统拿回来。“爸,难道你不开心吗?”我在镜头面前委屈的问他。

    刘安辉那张脸上明显青白了一瞬。

    但是很快他就反应过来,扯着假笑说,“我当然开心,这五年,小娅受苦了。”

    我摇头,“爸爸将凌家的公司管理的这么好,您才辛苦了。”

    刘安辉嘴角抽了一下。

    然后我们在镜头面前拥抱了一下,演了好大一出的父女情深。

    刘安辉不能在镜头面前跟我撕破脸皮,等发布会结束了,所有记者走了之后,他立马就火了,“凌诗娅,你到底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