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重回家门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2501字

    我抬眼看向他,唇边多了一丝嘲讽,“我怎么了啊?我一回国就来见你,这还不好吗?”

    刘安辉被我噎了一下,胸膛不停的上下起伏,明显被气的不轻。

    他的心脏不好,我妈以前总跟我佩佩说这件事,让我们不要惹他生气,还说他们年轻的时候,就是因为刘安辉明知道自己心脏不好,还赔我妈去爬山,去看风花雪月,结果差点死在路上,就为这件事,我妈对他动心了。

    现在想想,怕是铁打的心脏都没有他好用。

    “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我将墨镜往鼻梁上一架,举步就要走。

    “你给我站住!”刘安辉伸手就抓住我的肩膀。

    他下手一点都不轻,我下意识的皱紧眉头,伸手用力的推了他一把,他脚下一个踉跄往后退了好几步,最后还是旁边的助理扶住了他,他才站稳。

    “你现在还敢打你老子了!”刘安辉伸着食指指着我的鼻子对我大吼。

    我冷嗤了一声,淡漠的将他的手一把挥开,“正当防卫而已,你有必要这么生气?我可提醒你一句,我妈她忍你让你,不代表我也会忍你让你!”

    “你有没有教养!”

    “教养这个东西是对人的,不是对狗的。”我看向他,“今天我先回家,明天我会去公司。”

    我说完就走,半分钟都不想跟刘安辉耗。

    我既然回来了,公司,那栋别墅,刘安辉一个都别想从我手上拿走。

    到了凌家那栋价值过亿的别墅外面,我拖着行李,心里酸涩的要命。

    曾经我们一家四口在这栋别墅里面的日子有多快乐,现在就有多让我难过。那些快乐,都是刘安辉亲手制造出来的假象。

    一个人怎么能恶心成那样?

    “喂,你谁啊,没事别站在我们家门口干什么!”刘樊丽穿着超短裙提着包走了出来,看到我骂骂咧咧的开口。

    我跟她只见过那么几面,现在又时隔了五年,她不认识我也正常。

    我将脸上的墨镜一摘,似笑非笑的看向她,“你们家?这栋别墅,房产证上怕是凌家的名字吧。”

    刘樊丽一怔,她这才正眼看向了我。

    她先是愣了愣,之后才猛然瞪大了眼睛,“凌诗娅!”

    我笑,“我没让你滚出去就是对你的恩赐,你凭什么对我大呼小叫!”

    以前妈妈刚去世,刘安辉就带着她跟她妈住进了这里,那时候她多傲气啊,还动手打佩佩,她妈赵美霞在旁边看戏,我去打她,赵美霞就来打我。刘安辉对此根本就不闻不问,反倒还骂我,因为我动手打了她这个姓刘的。

    “让开!”我走过去居高临下的看向她。

    小时候就营养不良,现在这女人也没长高,穿个高跟鞋还矮我一截。

    刘樊丽抖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变了脸色,转身就叫了一声妈,又双手叉腰站在我面前,像是小太妹似的对我嚷,“凌诗娅,你居然还没死,这可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投啊。”

    她看向后面的保安,“把这个贱女人给我抓起来!”

    啪!

    我扬手就是一耳光朝她脸上打了过去,这一巴掌打的她后退了好几步,嘴角都溢出血来。

    她不敢置信的捂着自己的脸看向我。

    “樊丽!”赵美霞惊呼一声跑了出来。

    “妈,她打我,凌诗娅她居然敢打我!”刘樊丽委屈的简直都要哭了。

    我翻了个白眼。

    冷笑着看向赵美霞,据说她是刘安辉的初恋,生了女儿为了刘安辉当了十五年的情妇,也是能忍。

    赵美霞看到我的时候,眼底全是不敢置信。

    “凌诗娅?你,你……”

    “我还活着。”我微微耸肩。“失望吗?”

    赵美霞立刻变了脸色。

    那些追杀我跟佩佩的人,绝对不只是刘樊丽派出去的人。赵美霞的心肠,从来都比刘樊丽还狠。

    “你居然还能回来。”赵美霞将刘樊丽护到身后,视线阴郁的瞪着我,“凌佩佩呢?”

    听到她说出佩佩的名字我心底就被恨意完全席卷。

    如果不是因为她,我没必要带着佩佩逃出凌家,佩佩也不会死在陆翊桓的刀下。

    我冷声开口,“她在国外。”

    “你骗谁啊,你跟凌佩佩明明三个月前还——”

    “樊丽!”赵美霞立刻打断了刘樊丽的话。

    我在心底冷笑,“我跟佩佩一直都在国外留学啊,难道你们不知道吗?我爸五年前送我跟佩佩去的。”

    刘樊丽捂着脸瞪大眼睛,开口就要说话,结果被赵美霞给拉住了。

    赵美霞看了旁边的保安一眼,然后开口道,“把这个冒充大小姐的女人抓起来。”

    她睁眼说瞎话的能力一点都没变。

    我冷了脸色,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将手放进了包里面,我提前就按好了110,只要他们动手,我立刻报警。

    那几年我早就把赵美霞这个人的性格给摸透了。

    她对我,那是绝对的铲草要除根。

    但是没等我按下播出键,那几个保安朝我冲过来的时候,几辆面包车突然开了过来,腾的一下打开车门,瞬间涌出了一大堆抱着摄像机的记者。

    “刘太太,您是不想让凌小姐进门吗?”

    “刘太太你是不是对凌小姐有意见,害怕凌小姐回来会跟刘小姐抢家产?”

    “刘太太你知道刘董事长打算将凌氏集团重新交还到凌小姐手上吗?你是不是不满刘董事长的做法,所以现在要让这些保安把凌小姐赶走?”

    所有的记者将麦克风对准了赵美霞,每一个问题都问的犀利万分,摆明了针对赵美霞。

    赵美霞跟刘樊丽听到前面就已经脸色很不好看了,听到最后一个问题,刘樊丽直接叫了起来,“你胡说什么!凌氏集团是我的!”

    “樊丽!”

    “妈!爸爸他不是说了会将凌氏集团给我的吗!”

    所有的镜头都在记录这一刻。

    我垂着眉眼,心底的嘲讽越来越盛。

    刘安辉想独吞凌家的家产,凭什么!我看向刘樊丽,冷声开口,“二妹,你难道忘了你姓刘,不姓凌吗?你就算想要凌氏集团,也得先改了姓再说啊。”

    “对,妈——”

    “刘樊丽!”赵美霞一耳光打在刘樊丽脸上。

    好一出狗咬狗啊。

    “闹什么!”刘安辉也赶到了。

    一看到他,这些记者都围了上去,又是另一轮的犀利问题。

    我眉间轻皱了一下,这些记者像是有目的性的连番追问刘安辉,而且一边倒的不问对我不利的事情。

    我下意识的回头,四下看了一眼,果然在不远处的树荫底下看到了一辆黑色的法拉利。

    这辆车我在陆翊桓的车库里看到过。

    我心底微动了一下,随后垂着眉眼不知道现下应该是何种反应才对。

    这些记者都是他找来的吧,否则怎么会来的这么凑巧,而且面对刘樊丽脸上的耳光都不问怎么回事,一个劲的将话题风向带到对他们不利的方向上去。

    “好了,各位,这些都是刘某的家事,不便透露。小徐,送各位记者朋友出去。”刘安辉说完就瞪了赵美霞一眼,然后朝我看了过来。

    “帮大小姐把行李拿进去。”他讳莫如深的看了我一眼。

    我眉梢微抬,“不用了,我自己拿吧,里面的东西珍贵,万一一个不小心就被有心人拿走了呢。”

    我拖着行李越过他就走了过去,也不看他这会是什么表情。

    等我拖着行李进了别墅,看到里面的东西,狠狠的咬住了下唇,心里有一团火直冲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