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后妈的女儿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3340字

    房子格局装饰焕然一新,木质的墙壁已换成白砖雕花,看起来比五年前更加光鲜亮丽,可却失去了这栋房子宝贵的气氛,我闭眼凝神,好像那失去的,是温馨的气息,原本挂在正墙上的一张属于妈妈的照片,如今成了赵美霞那副看起来温柔贤淑的脸庞,嘴角那一弯陌生的笑,把我心底的愤怒勾起。

    我握紧拳头,我会拿回这一切的,不仅是属于我妈妈的,还有我的!

    拳头的酸痛感传来,我压住心中的愤怒,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这种占地为巢还没有一丝脸红的做法也就刘安辉这三口能做的出来,我生气这不是如她们意?

    并不急着上楼回房间。

    我拉着行李走到沙发,端端正正地坐下,默默地品着桌上有些凉的茶。

    别墅外边无任何变化,里头差不多都被赵美霞母女俩改造一番了,属于我的房间又能好到哪去?

    我刚坐下不久,刘安辉三人就进来了,一个个脸黑得可以滴出墨来,刘樊丽更不用说了,右手死死的捂住红肿起来的脸颊,一双美目阴骘的盯着我,一片恨意。

    我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最终目光留在刘安辉身上,笑了笑,“爸爸,您失踪多年的女儿终于回来啦,女儿好开心,因为终于见到朝思夜想的爸爸啦,您开心吗?”

    “贱人!如果不是你,哪来那么多事,你还好意思问!”刘安辉捂着胸口还没说话,刘樊丽迫不及待地回答起来,那模样,像个目中无人的娇蛮公主,让我想忍不住把她从顶端拉下人生低谷,尝尝痛苦的滋味。

    我不动声色的笑了笑,在他们疑惑的注视下,猛然把手一挥,桌上的烟灰缸朝刘樊丽摔去,刘樊丽侧手挡开,但烟灰洋洋洒洒朝她脸上洒去,她呛得直咳嗽。

    “刘樊丽,你父母没教你别人说话时不能插嘴吗?你的教养是喂狗去了,还是想我再补你一巴掌,让你的脸庞变得美丽均匀些?”

    我不冷不淡的话,直接把三个人就骂了进去!更是气得刘樊丽想朝我扑过来,但被一旁眼里泛着狠色的赵美霞给拦住了,她正用不知从哪里来的卫生纸给女儿擦拭脸颊。

    我把这些一一收在眼里,再次把目光投向刘安辉,发现他面无表情,只是胸口起伏着,额头有些细密的汗珠。

    他看向我,眼底幽幽泛起不明的光泽,“凌诗娅,你回来做什么。”

    “当然是,回来继承我妈妈的家业了,爸爸管理了那么多年,也该下来休息了吧,”我随意地靠在沙发上,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还是说,爸爸不想把这个位置让出来?”

    刘安辉被我的话戳得大手抚上心窝,身子颤抖起来,眼底溢出狠色。

    赵美霞一见,赶忙替他顺气,“老公,别生气,诗娅她只是说说而已,不会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的。”

    我默默的站起来,一步一步的朝他们走去,“赵美霞,你这话就不对了,我只是继承了我妈妈的东西,怎么就是大逆不道了呢?”

    “再说了,凌家的东西,让一个姓刘的人拿了,这才是愧对我妈妈,大逆不道吧?”

    赵美霞压住正要发作的刘樊丽,从旁挑骨头,“诗娅,你说的是什么话呢,我可是你的继母,不小心传出去了,还以为我虐待你呢。”

    “况且,樊丽是你的妹妹,你怎么能针对她呢?”

    “赵美霞,我需要诋毁诬陷你吗?还是说,我开个发布会,跟大家说说你是怎么好好的‘对待’我的?”

    赵美霞不由得变了脸色,收住了嘴,但眼底依旧寒光凛凛。

    我想,赵美霞,我们还有时间,我会慢慢的把你拉下来,给我妈妈赔罪!

    想着,我似笑非笑的看了赵美霞一眼,也不管她怎么想,转而把问题扔向刘安辉。

    “爸爸,您说,女儿我需要叫她一声‘妈妈’吗?”

    刘安辉的脸色暗了暗,但没有替赵美霞说话,只是目光隐晦的盯着我半饷,“说吧,你有什么目的,逞口舌之快对你可没什么好处。”

    “爸爸,是我逾越了。”我淡淡的回答,神色依旧满是讥讽,“我回来呢,也没什么目的,就是想让公司更加庞大,我要将这些年留学在外所学的先进知识运用于管理公司,我相信爸爸不会拒绝我的吧?”

    刘安辉一听,顿时气得呼吸都不顺畅起来,目光阴骘,却只能如我所意。

    我对他的反应也不意外,淡淡一笑,转头之余突然间想到自己还有一件事没做,便笑眯眯的看回去。

    刘安辉似乎害怕我还会说出什么话来,有些忌惮的问道,“还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和你说一声,我要住刘樊丽的房间,只给你半个钟头,整理一下。”我眯着眼睛笑道。

    刘安辉还没说话,一旁的刘樊丽就忍无可忍地朝我大吼:“凌诗娅,你这个贱人!”

    接着,她便抬起手臂径直朝我抡了过来,快得赵美霞都没反应过来,不过,即使她反应过来,也不会拦。

    我眯起双眼,在她快打到我的那一瞬间,抬臂抓住,另一只手照着她的脸就重重地扇了下去。

    “啪!”打得极响,也不管赵美霞和刘安辉在场,我打了再说。

    我扔开她的手,冷声道:“我亲爱的妹妹,我的好脾气不是谁都可以有的,如果不想出丑,尽管来,姐姐我等着。”

    “你!”刘樊丽再一次捂住脸,晶莹的泪花闪烁着对我的愤怒,她把目光转向刘安辉求救,但刘安辉没有看她,她一气之下,跑开了。

    一旁的赵美霞见此,哼了一声,若有似无的朝我看了一眼,就随了女儿的脚步跟去。“给不给!”我也不想再纠缠下去,逞口舌之快也只是浪费时间。

    “小徐,整理好房间,让大小姐入住!”刘安辉吩咐一声,便黑着脸甩手而去。

    刘安辉的背影有些落寞,但步伐矫健有力。哼!这只老狐狸。刘安辉,这只是一点小小的利息,欠我的还要一一还回来呢!

    戴叔小徐的速度也不是盖的,不用半个钟头就把房间理了出来,搞得我还以为他与刘安辉关系不好呢,送房间这种事情,行动也能那么麻利。

    我冷呵呵的回到沙发旁,拿起行李上楼去,刚要转弯,就听到房里传出刘樊丽的哭哭啼啼。

    “妈,爸爸不帮我,你干嘛也不帮我,我要弄死这个小贱人,不然我咽不下这口气啊!”

    “不要急!嘘……妈妈会想办法的!嘘,小声点……”

    后来的声音就听不清了,估计母女两人在悄悄话。

    我顺着戴叔小徐的指示,进了自己的房间,整洁得像酒店入住的房间一样,仿佛这里从未有人入住过。

    我关上房门,把行李扔一旁,也不急着整理衣服,只是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在楼梯口时,它就开始震动了。

    我接通,手机响起一声低沉而富有磁性的男音,“喂。半天不接本爷电话,干嘛呢!”

    电话那边是陆翊桓。

    “我……”我小声说道,“今天,谢谢你了。”

    “不用,不过你别忘了,我们的协议。20的股份。”对方淡声说道。

    “知道了。”协议,我还记着。

    对方挂了电话,我轻轻地拉开书桌旁的椅子坐下,等待门外的某人敲门。

    果不其然,叩叩声响起。

    “进来,门没锁。”我并不打算起身去开门,只是淡淡的喊了声。

    外头的人似乎顿了一下,过了一会,才开门,正是刘安辉。

    “爸爸,你有什么事?”

    “那些记者,是你叫的?”刘安辉目光复杂的看着我,试探地问。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我的回答,模凌两可,告诉他我的答案:你猜。

    刘安辉身子一颤,但很快就恢复过来,再询问,“你是怎么进入公司的发布会的?”

    “爸爸,你这是在学警察审问犯人一样审问我吗?”我没有回答他的话,但答案明显可见,还是两个字,你猜。

    刘安辉突然对上我的眼,严肃的目光竟然让我有些畏惧,他咬牙切齿地说,“你和你妈一样!一样刁蛮霸道!”

    “爸爸……”我看着他严肃的眼神,有些说不出话来,已经很久没看见这般眼神了,记得上一次,是我十三岁时,把一个名为刘樊丽的女孩鼻子打歪了,那时,刘樊丽贼兮兮地爬我们家窗头,我看见她手里拿着的玩具飞机和爸爸买给我的很像,就出手打掉了她一颗牙,那时她很弱,只知道捂着嘴呜呜呜地哭,爸爸看见了,不由分说就打了我,他说我太刁蛮任性了。后来我发现,我的玩具飞机并没有被偷,可是也没多想。不过如今想来,那女孩手里的玩具飞机应该是我爸送给她的吧。

    刘安辉狠狠瞪了我一会儿,捏住我的双手又紧了紧,沉声说,“女儿长大了,爸爸管不住了,但是,你爸还没死,别想给你爸我玩什么幺蛾子!”

    说罢,甩开我的手,整理了一下衣襟,冷冷地甩下一句,“晚安。”

    “爸爸,等会。”我看出了他的动作,赶紧出声唤住他。

    刘安辉好似以为我妥协了,眼底闪过一丝得意,面上却是板着一张老脸,沉声道:“有什么事?”

    我看着他笑了笑,自知他此刻心里是如何想,只不过,刘安辉,让你失望了。

    我说:“爸爸,顺带帮我关下房门,我懒得起来。”

    “你!”刘安辉眼中的得意被愤怒取代,一手抓过门柄就要重重的砸上,借此泄愤。

    我默默的出了句声,“等等,爸爸,砸坏了房门,你就要赔一百万。”

    刘安辉的动作霎时停住,过了一会,他才不重不轻地关上门。

    看来,他和以前一般小气,估摸拿走他现在所拥有的权,岂不是要心脏病复发而亡?

    我笑了笑,眼底闪过一丝玩味。

    呵呵,这只是小利息,要是你死了,那就不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