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策划部经理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3320字

    清晨,我早早地起身,整理好一切,默默的把抵在门上的箱子移开,这才出房间下楼。

    昨晚刘安辉一走后,我就开始整理了自己的东西,也顺手弄了下装饰打扮,这屋子以前是我妈住的,那个古董青花瓶,以前妈妈会插上几朵纸片叠成的牡丹花,如今却孤零零地站在房间的角落;那扇窗户,以前妈妈会贴上几朵鲜艳的窗花,如今却空无一物。心里全是妈妈,不知不觉,我竟然将房间复原成记忆中妈妈房间的模样。

    然而,昨晚噼噼啪啪捣鼓了好一阵子,刘安辉三口肯定也知,不来查看一番那是不可能的,睡前,我特意把一个装着东西的箱子抵在门上,在回到床上。

    看着熟悉的房间,我恍惚间有些愣神,仿佛看见妈妈正坐在那个红木雕花椅上写东西,又仿佛看见妈妈在窗前看月亮……妈妈……

    泪水模糊了双眼,浸湿了枕巾,也不知怎么就睡着了。

    来到门前,果不其然,箱子的位置变了。

    但是他们应该没进来,一推动箱子,里头的东西便会砸出响声,这足以惊醒我。我决定今天有空了一定要给门换一把锁。

    还未转弯,我就听到这三口谈笑的声音。

    “老公,您的领带有些歪,我帮您……”

    “妈,她下楼了……”

    不知为何,悲伤与愤怒充斥着我的心;这一家三口,已经不是属于我的一家三口。

    我笑了笑,紧握拳头,竭力掩埋住心底的愤怒。不紧不慢地走出去,他们一见到我,嘴边的话语全都收住了,颇有一种“想听我偏偏不说”的架势。

    我笑得眯起了双眼,掩住眼中的忧伤之色,我走得很慢,每一步都好像跨越了一个年轮。

    我的速度可谓是龟速,目光也逐渐犀利灼热,刘樊丽首先被我盯得连早餐都不想吃了,搁下餐具,目光恶毒的横了我一眼。

    我轻笑一声,清脆若鸟鸣。

    赵美霞抬头看了我一眼,接着朝自己的女儿说,“樊丽,你姐姐闲着不急,你怎么也和你姐姐闹,赶紧吃完去上学。”

    刘樊丽一听,一张小脸瞬间笑开了花,声线中止不住的得意,“是,妈妈。”

    我不由得有些好笑,这有什么好得意的?不就是上个大学吗。

    我默默地低头看下了看身上的休闲运动装,小嘴砸吧几下,心想,好吧,的确像个闲人,但并没什么阻碍不是?

    我加快了步伐,叫戴叔小徐弄两块面包给我,径直走到刘安辉身边,他已经吃完早餐,用餐巾优雅的擦着嘴。

    我不着痕迹的翻了个白眼,把自己的要求说出来,“爸爸,家里好似也没什么车了,你给我个几百万,我去买一辆。”

    “你要来干什么?”刘安辉拉起椅子往后坐了坐,这才抬眼看我,估计是我刚才离他太近,仰视我的感觉令他难受。

    他的小动作,让我有些尴尬,抬手摸了摸鼻头,“上班用的交通工具咯,别说爸爸你不愿意啊?”

    我的话刚落,坐在刘安辉对面的刘樊丽一下子站了起来,不由分说指着刘安辉大叫,“爸,你骗我!你不是和我说她不会进公司的吗?上什么班,她!”

    我一听,惊讶得张开了小嘴,这刘樊丽是不是蠢到家了,我回凌家就是要拿回一切,怎么到她这就是单纯回来吃软饭的感觉?难道……

    我转头看了下刘安辉和赵美霞的神情,两人的脸色都黑了起来,不过赵美霞的眼中有别意,似乎也是不满我说的话。

    我看得乐了起来,敢情是刘安辉在两人前撒谎,我成了炮灰?

    “樊丽,把你的手拿下!”刘安辉黑着脸厉声道,估摸是觉得被人用手指着拆台,面子上过不去。

    “哼!”刘樊丽恨恨的放下手,抓起搁在一旁的包包,甩手而去。

    “老公,你怎么……”赵美霞见此,似乎想说什么,但被刘安辉一声打断,“什么都不用说了,以后管好樊丽,刚才若被指的人不是我,你就等着她断臂吧!”

    赵美霞刷的一声脸色变白,赶紧搁下餐具上楼去。

    我一一把这种属于小儿科的闹剧收在眼里,说实在的,刘安辉说的挺对,若刘樊丽刚才指的是别人而不是他,估计她会成为残疾人中的一员。

    刘安辉烦躁得正要走,可一抬眼就见到我站在身前,愣了会才伸手从公文包里拿出支票,签了个潦草的名字扔给了我,就转身离开。

    我赶紧拿好支票,接过戴叔小徐递过来的两块面包,一嘴咬住,跟在刘安辉的身后一块走。

    “你跟着我干什么?”刘安辉走哪,我便像个癞皮狗样跟到哪,搞得他烦躁地停住脚步,横了我眼。

    “爸爸,你该不会是忘了吧?我没有车,当然是要坐你的车去了。”

    说的同时,我把最后一口面包扔进嘴里,边咀嚼边开口,“再说了,昨天媒体才拍到我回国,今天少不了会在门口拦截,怎么,你不怕你的慈父形象破灭?”

    刘安辉的老脸顿时沉了下来,目光带有深意的盯着我,估计是觉得我变化挺大,看透的东西挺多吧。

    不过,我不理会,毕竟根据小时候跟随妈妈应付媒体的经验,媒体应该会在门口拦截的,我只不过是拿来做个借口,让自己舒舒服服的去公司,有车不坐才是傻子不是么?

    “行,上车。”刘安辉很快就松口了,不与我作什么口舌之争,眼底泛着不明光泽。

    看来,这老东西还是在怀疑着什么,不探清楚就不轻举妄动,再加上隐忍的性子,能坐上这个位置之后还不倒,的确是个不错的老狐狸。

    不过对比起某个人来,这都不算事儿,刘安辉这只老狐狸,我还是有信心可以应付的。

    我同刘安辉一起去公司,大约二十分钟,我们便到了凌氏集团的大门口处,透过车窗,果不其然的看到一些媒体扛着摄像机在门口等待。

    我笑了笑,朝刘安辉看去,见他也看着我,却不下车。

    我于是先下车,来到另一边,拉开车门,扶着里头的刘安辉下来,嘴里故意说着动情的话,“爸爸,你小心点,可别磕到哪了。”

    “小娅有心了。”刘安辉俨然扮回一副慈父的模样,老脸上堆着和蔼可亲的笑容。

    我们一下车,眼尖的媒体们便一拥而上,一个个话筒拦在身前,耳边更是杂着话,叽叽喳喳的,真让人窝火想赶人。

    我强忍住不满之意,脸上泛起一抹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不好意思,请你们让一让,我爸爸身体不是很好,有问题下次再说,谢谢。”

    说完,便和保安们一块护送刘安辉进公司里,那副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真的和刘安辉感情深呢。

    不过事实上的确很深,深到我想把他从云端拉下来,把他那所谓的骄傲自尊踩碎!

    只因我对他的情感,并不是爱,是恨,如何能不深?

    “爸爸,我先去你办公室,几层楼?”我一进入公司,动作就改成挽着刘安辉的手臂,紧紧拽住不容他有一丝松开的机会。

    “顶层。”刘安辉似乎有些不满意我的动作,却因这是公共场所,不敢太大发作,只好咬牙回应。

    “好。”我立马笑成花来。

    我和刘安辉一同进入电梯,按了最顶层的数字,在门完全关入之际,我还是听到了一些员工的话。

    “哇塞,总裁身边那个女孩是谁啊?挺漂亮的。”

    “听说今天凌氏大小姐归来,该不会就是那个女孩吧?”

    “应该是,不过樊丽小姐不是凌氏集团继承人吗?现在怎么出来个大小姐,抢家产吗?”

    “这还用说吗?不就是回来抢人家樊丽小姐的东西,她以为她是谁?大小姐又怎么样!”

    “不要乱说,被她听到了,对我们来说都不好,毕竟我们还不知道大小姐什么脾性呢,最好不惹。”

    ……

    虽说只是短短几句话,但我却是过耳不忘,只觉得一阵好笑,刘樊丽的东西?我来抢?

    很快,便到了顶层,一位身着职业装的女人走了过来,胸前勾着“秘书长”的职位牌。

    她低头恭敬道,“总裁你来了,有一份急件我放在你的办公桌上,需要你签个字。”

    “好,那你带大小姐去策划部部门安排一下。”刘安辉不平不淡的说着,看都没看秘书长一眼,我想,他此刻很想远离我这个扫把星。

    呵呵,刘安辉,我气死你的机会多的是呢,就不知道你有多强大的心脏来抵御了。

    “大小姐?”那个秘书长明显一怔,很快就反应过来,“大小姐,你是要任职策划部的什么职位?”

    “策划部经理。”我对她的反应觉得奇怪,但也没多想,把自己的真正目的说出来。

    是的,我的目的是策划部经理这个职位,当然,怎么从刘安辉手上要到的,肯定少不了一些威胁了,毕竟我也没啥坑蒙拐骗了他的不是?

    秘书长可能出于好心,有些为难的对我建议道,“大小姐,策划部是支撑公司的一大助力,如果你不能……”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我冷声无情打断,“不能胜任对吗?的确,我的年纪不大,懂得可能没你们这些混职场的人多,也会遭到反对,但那又如何,你们反对我,我就甩手不干?”

    “放心,我是来学习的,不是来败家的,至于其他,那就不在秘书长你的范围内了,总之,我和刘樊丽不一样。”我别有深意的笑了笑。

    果不其然,秘书长有些尴尬,随即就恢复脸色,看着我的目光都变得更加真实些。

    我看着,心中笑翻,只是觉得刘樊丽的性子真的不咋地,在公司里应该会喜欢拿出自己的家世显摆,仗势欺人,乱用私权。

    没想到,我随便一猜,果真猜对了,不然刘安辉这只老狐狸身边的人也不会这么暗示了。

    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