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章 下马威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2024字

    没一会,秘书长就带我来到了策划部,途中,他还同我介绍了一下策划部的几个重点人物,至于交友还是交恶,就得看我是如何和他们相处了。

    不过,有一个人,我是无法把他拉到我这边来了。

    听秘书长介绍,那是一个爱卖弄风骚的老男人,平日就爱兴风作浪,可对于能力行动,他又是佼佼者,所以公司高层的人,对他的行为总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个男人,叫做李何其,在策划部任职经理,听说后台很硬,这也是他能待这个位置呆那么久的原因之一。

    如今我来了,他就要降一级,成副经理,不管他是哪方的人,被我顶替了位置,估计也会对我心生恨意。

    我收回自己的心思,抬眸看去,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群策划部员工们站在我身前,不知为何,我感觉那个中年男人对我有很深的敌意,一双浑浊的老眼泛着寒光。

    我还没反应过来,就不由得有些皱眉,怎么回事?秘书长好像没说什么吧?这才多久,我就招了一敌人?

    还是说,他是刘樊丽的人?

    想着,我渐渐的眯起双眼,掩住一闪而过的寒芒。

    “大家听着,我身边的这位是凌氏集团的大小姐凌诗娅,任职策划部经理,而李何其降一级成副经理,大家听明白了吗?”秘书长大声吩咐。

    对面的人一听纷纷一怔,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向我,却没有说话。那个中年男人的脸色刷一声白了,让我有一种看见南极冰山的错觉。

    我一个激灵,看来他就是李何其了,在这个部门里,我首先要小心的人。

    秘书长对他们的行为不免有些气恼,连忙强调道,“这位是凌氏集团大小姐——凌诗娅。你们的新上司。”

    “呃……”策划部员工们一听,大惊失色,眼神却一直瞄向李何其,好似希望他能说几句好话。

    对此,真不好意思,不过李何其还真有那么一番能耐,不然这帮员工们也不会个个对他恭敬,当然,多数估摸是害怕。

    现在,就等李何其说话了。

    李何其不愧是根难弄的刺头,待秘书长就要发火之际,才开口,声音里带着成熟男人的韵味,“秘书长,你就别怪他们了,大小姐年纪轻轻就能胜任经理这一职,大家伙不是太惊讶了嘛,就连我也没反应过来,秘书长大人有大量,应该不会怪罪吧?”

    秘书长的面色变得青黑起来,有些牵强地勾起嘴角,“副经理说笑了,我怎么会呢。”

    “希望真是如此。”李何其话音极为委屈,一张风韵犹存的脸庞上却尽是不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上司,对面的是下属呢。

    秘书长的面色越来越不好,似乎是被李何其气到了,瞄了瞄出口,作势要离开,“我相信各位不是爱嚼舌根的人,如果没其他事,我先走了。”

    秘书长说完,又低声朝我说了句“小心”,就黑着脸快速离去,我很清楚地感觉到,他对李何其的不满之意,却无法发作,真是可怜呢。

    在刚才看着两人的唇舌交锋之下,我对李何其这个男人,也有了初步了解,真不愧是重点人物,短短几句话,不仅讽刺了秘书长,还话里有话地把我推入深谷,这是要拿众人的唾沫堆死我呢?

    李何其不好对付。

    怪不得那个人想让我来策划部,真是龙潭虎穴,棘手至极呢。

    想着,我扫了李何其一眼,发现他也在看着我,我定住目光,朝他笑了笑。

    其实,战争的烽火已经燃起,枪声也在蠢蠢欲动,正准备着发出第一声。

    我收回目光,朝策划部的员工们说了句,“我来这呢,也是学习学习,你们有什么活就忙去,李何其副经理,你跟我来下总经理办公室。”

    我刚进来,一眼就看到大刺刺的六个字——总经理办公室,所以根本不需要别人带路,也能找到自己日后要待的地方。

    办公室四个角落是凹凸有致的富贵竹,侧边放了饮水机和印刷机,对门是宽宽大大的落地窗,虽不是顶层,却能一览城市美景。宽阔的办公桌泛着红木油光,上面有一台大屏电脑和几叠文件,办公桌后面是一个垫着深黄色竹垫的沙发椅,应该是秘书长的宝座了。

    我一进去,就毫不犹豫地拉起专属李何其的椅子坐下,翘起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样子,看向他,“大叔,我坐了你的位置你不介意吧?”

    一句大叔瞬间令李何其的面色变黑,他目光泛冷地盯着我,“大小姐,你说笑了,当然不介意。”

    “可我怎么看你想杀我的感觉,难道我叫错了吗?”我不怕死地继续挑衅他,颇有种“初生虎犊不怕牛”的架势。

    “当然没有。”李何其伸手擦擦汗,好像是生怕我再吐出什么“惊人”的话语,赶紧扯开话题,“大小姐,你来策划部学习,是不是该从简单学起?”

    我缓缓地眯起双眼,看着他,并没有回答什么。

    敢情真以为我来玩的?一口一个“大小姐”,还让我去从低学起,真以为你就算落到了副经理的地位,也有本事把我这个正牌的架空,未免小看人了?以前妈妈管理公司时,常常会给我讲解一些职场事件,以前我只当是故事听了,不过现在那些故事却为我如今混迹职场提供了宝贵的经验。

    我眼神暗了暗,妈妈。

    收回思绪,看着旁边正在傲慢地俯视我的李何其。

    小看就小看吧,让你事先有了提防,我也不好打击呀。

    “哼!你这是在小看本小姐吗?信不信我让我爸爸把你开除了!”想至,我索性小手一拍桌子,刁蛮地大吼,看起来像个只会任性蛮横的小公主。

    李何其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笑了笑,“大小姐,哪里哪里,我这不是怕你学不好,无法和董事长交代嘛,你说是不是?”

    “是。”我诡异一笑,“那又如何?”

    下马威谁不会,不过,我看起来真的那么好控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