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章 吻我,我给你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2512字

    李何其顿时一怔,有些反应不过来我究竟想干什么,眼珠子转了转,思索了一番才开口,“大小姐,你在说什么呢?即使你没学好,相信董事长也不会怪罪你的。”

    “那你刚才又是什么意思?”我冷冷地勾起唇角,讥讽道。

    “……”李何其再一次禁语,然后低头故作求饶,“大小姐,对不起,是我李何其说错话了,请不要放在心上……”

    我没有一下子回答他,而是静静地看着他,办公室隔音效果很好,我一安静,这里就仿佛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大海,暗涛汹涌。我要制造出一种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感觉给他。

    过了会,他果然不安起来,搁在身前的两手攥在一起,估摸是觉得我难对付吧。

    我心里笑道,不难不难,其实我很好控制的……

    我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再复回刚才的骄横样,小手鼓起掌来,嘴里笑道,“哈哈哈,大叔你真笨,这都把你吓到了,哈哈哈……”

    李何其瞬间抬起头看向我,我没有错过他一闪而过的惊讶,以及愤怒?

    “大小姐,你……”李何其似乎想讨个说法,但被我打断了。

    “我,我什么呀?我爸爸说了,当经理就要有个严肃样,不然别人当我年纪小欺负我怎么办,所以大叔,刚才我只是装装样子,你看,成功吧?”我有些得意,笑了笑。

    “很…很成功。”李何其似乎对我的理由感到牵强,尴尬地笑了笑,眼神老往外瞄,估摸是想走了,奈何我在办公室。

    不敢提是吧,我放你走。

    我故作疲惫的样子,打着哈哈,“大叔,我先在这睡会,你没事的话先走吧。”

    “那大小姐,你好好休息,有事再让策划部的同事通知我。”李何其说完就走,速度忒快。

    我眯着眼看着他离开,浑身的刁蛮气息散去,默默地起身,在这个办公室里摸索起来。

    我找了一会儿,发现除了一些工作文件,也没什么其他,唯独办公桌最下面的一个柜子,上了锁,而且还是密码锁,不好开啊。

    看来里面是放了一些机密东西呀,得找个机会探出密码看看了。

    我默默的整理好一切,让它看起来没什么变化,正想躺在椅子上睡下,手机响起,是陆翊桓的短信,叫我去他家,顺带两杯咖啡。

    我无语地翻了个白眼,即使心中不想去,还是要去。陆翊桓聪明睿智,让我有机会坐上总经理的位置,但他杀了我妹妹,又帮助我,难道只是为了我们的约定:20的股份?

    我也不浪费时间,直接出了策划部,坐电梯到一楼,却正好碰见了刚回来的秘书长。

    “大小姐,你去哪?”他朝我喊了句。

    我赶忙回了句,“我去吃饭,你们先忙!”就跑了。

    我到附近买了两杯咖啡,随手搭了个的士,朝他家进发。

    “嘀嘀——”手机短信声响起,上面写着:还有十分钟。

    我一下子有些急眼起来,心中窝火,对司机说了句快点,该死的陆翊桓,还限时,气死人了!

    也辛亏路上没多少车,司机开到最大限速,才能勉强在十分钟内赶到。

    我赶紧递钱给司机,也不管找零不找零,跑到陆翊桓别墅门前,伸手按下铃声。

    才刚按下,门就开了。

    只有他一个人在看,亮堂堂的客厅里,超级大屏挂式电视还播放着新闻,轻微的回声显得屋子格外空旷。如果是我居住在这间高档的屋子,我宁愿选择继续流浪!真不知道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某个没良心的竟然第一时间和我说,“你迟到了15秒。惩罚干家务!”

    “我去……”我气喘吁吁地撑在门旁,一听这话差点想骂脏话,却被他一个冷漠的眼神扫了过来,硬生生的把话逼回去,改口,“我干!”你妹!

    我一进去,发现屋子没啥脏处,不由得疑惑地看向陆翊桓,“不是很干净吗?干啥?”

    “今天女佣请假,不想找别人,所以找你了。”他似乎知道我想问什么,竟解释了,可为什么听在耳里,是那么的不对味呢?

    原来,我在这人面前连女佣都不如,我该哭吗?

    我忍住想揍他的冲动,果断的抓起搁在角落的清洁工具,做起家务来。陆翊桓则坐在沙发上,悠闲地一边看新闻,一边喝咖啡。

    新闻上播放着我重回凌家的消息,镜头上我挽着父亲的手,看起来很是协调。

    我苦笑地摇摇头……

    “呵呵。看来你和家人相处得很融洽啊!看来,我倒是多心了。”陆翊桓的声音不咸不淡,可让我的心如同针扎。

    这,简直是虐待啊!喝了咖啡!要我帮她做家务,还不忘调笑我!我看着他,莫名想泪奔,却只能干活!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总算把他屋子清洁好了,便疲惫地去卫生间淋浴,舒服一下,免得浑身汗躺在他的沙发上,以他的洁癖性子,我估计又要打扫一遍了。

    我浑浑浊浊的洗了个澡,正要换上衣服,才发现自己好似并没有衣服在这……

    天,我干了什么,脑子生锈了?前些天在她屋子住习惯了,竟然当自己家了,我还洗澡?

    我不免有些害怕,叫了陆翊桓几声,但由于自己是在房间里的浴室,房间隔音设备略好,某人好像听不到。我犹豫了下,拿浴巾在胸前绑了个漂亮的蝴蝶结,打算下楼找他。

    “陆翊桓……”我慢慢走着,小声地呼唤他。

    陆翊桓早就关了电视,看着自己手提电脑,正要说什么来着,抬眼却发现我这一副模样,顿时闭了嘴,眉头紧皱,目光却是一动不动。

    “陆翊桓,你看什么!”见他一直看我,我下意识双手护前,大叫一声。

    “又不是没看过。”陆翊桓并没有移开眼睛,但他的话却令我咬牙切齿,心中泛起一层层羞耻感。

    我咬住下唇,没有回话,他又问我,“不过,你这是在干什么?”

    他一提我才想起自己的正事,有些尴尬地说,“额……我的衣服湿了,之前的拿回去了,现在没有衣服穿……”说完我的脸更红了,只好低下头来掩饰羞色。

    “过来。”他唤了一声,我顿时防备起来,并没有动作,直直看着他,直到看到他眼中的不耐烦,我才小心翼翼地走过去。

    可没想到,手被他一把拉过,整个人直接跌进他的怀中。

    我吓得不敢乱动,他幽幽地在我耳边吐气,“吻我,我给你。”

    我一听,小脸顿时红成苹果,屈辱感涌上心头,我攥紧小拳头,犹豫了下再松开。

    这是个好机会,凌诗娅不要在犹豫了……

    我目光隐晦地落在了他的颈脖,左手慢慢抬起,朝那抚去,右手拿过头顶的发簪,可发簪还没触碰到他的肌肤,就被他仍在角落,耳边就传来了他的声音,“诗诗,杀了我,你敢吗?”

    他的话,吓得我立马缩回了手,眼中闪过一丝慌乱,我……

    下一秒,我的下巴被他的大手硬生生勾起,视线直接撞进他的眼中,深邃的瞳孔让我有些不敢面对,眼神胡乱飘动。

    “看着我!”陆翊桓大手一掰,让他完完全全落入我的眼中,不容我有一丝反抗。

    我不免有些气恼,伸手去抓住他的手,试图把他的手拿开,却没有成功。

    我扣紧他的手,咬紧牙,恨恨的看着他,“陆翊桓,你究竟想干什么!”

    “吻我,我给你。”

    我知道他说的是衣服,可脸颊却不争气地发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