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章 一朝千金一朝仆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2048字

    我瞪着他,如果目光能杀人的话,我相信他已经化为飞灰。

    可他仿佛没看见我的生气,轻轻抚着我发烫的脸颊,眼底泛起我捉摸不透的温柔。

    为什么,他杀了佩佩,却要以获得20股份的名义帮助我拿回家产,还要我做出这种羞耻的行为,难道是为了恶心我?

    我却只能这般恨恨的看着他。

    对于这个男人,他或许只是把我当做掌心的玩物!

    他的唇凑上来,一股强劲的力道撬开我的牙齿,在我的嘴里滚动着。

    柔软的触感令我不禁闭眼,可他的舌头怎么越来越长,长到似乎能抵达我的喉咙?

    突然睁眼,对上他那狠厉的眸,我惊得咬牙,却被他的手捏着下巴咬不下去。

    眸中的狠厉渐浓,他的唇突然离开我,冷冷的声音传来,“女人,你是我的。”

    我不愿服软,不顾被他钳制得生疼的下巴,直直地瞪着他。

    他的脸也逐渐变冷,我们这样僵持了好一会,他才松开钳住我下巴的大手,一把把我推下沙发。

    冰冷的触感传来,地面刚被我拖过,还有些湿淋淋的。

    “啊。”我不禁惊叫一声,身子有些生疼,若非我及时抓紧了浴巾,现在可能光着身子,狼狈不堪。

    想着,我朝陆翊桓投去怨恨的目光,但他自顾自地朝楼上走去。

    “该死的!”我暗暗的叫骂了一声,从地上爬起来,坐回了沙发上。

    算了,估计陆翊桓也不愿意给衣服,大不了在这里待一会,等他出去了,再偷一件。

    他脚步的回音响在空荡荡的屋子里。

    在这个屋子里,他是神;在这个屋子外,他主宰着庞大的商业圈!

    想得正起劲时,突然一个不明物体砸在我脸上,我黑着脸把它抓下来,才发现是一件白色衬衫,抖开来,宽宽大大的。还带着淡淡的男士香水,我想,这应该是陆翊桓的衣服。

    我不免有些讶然,连忙朝着衣服扔来的方向,抬头一看,果然发现了陆翊桓的身影,他正站在二楼冷冷的看着我。

    “换好了衣服,到房间找我。”他冷声说道。

    我有些疑惑,但还是拿着衣服先去卫生间换上,换好后,我看了下镜中的自己,整个人都要抓狂了,这衣服也忒大忒长了吧!

    不得不说,陆翊桓的衬衫穿在我的身上,跟裙子差不多,刚好遮住臀臂,却莫名有种引人犯罪的诱惑,看来身材高挑也不好啊。

    我站在原地,我这副模样,怎么好意思让陆翊桓看见呢,我左右不停走动,但又不敢出去,也不敢久待,怎么办,我不想上去啊!

    楼上的人似乎知道了我的想法,冷淡平静的声音传了下来,“你只有一分钟的上楼时间。”

    我去!

    不情不愿,但还是上楼。

    “你终于愿意上来了?”我刚到他房门,讽刺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为什么不敢,我才不是怕你呢!”我急声否认,一双大眼睛不服气的瞪着他,分毫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我有说你怕我吗?”陆翊桓似笑非笑的看着我,眼中闪过一丝异泽。

    我不禁一怔,愣了一会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小脸再次泛起粉红,只好尴尬的扯开话题,“额,你找我什么事?”

    “我在想,我家诗诗,有没有听本爷的话,拿到策划部经理职位呢。”陆翊桓嘴角一勾,散发出浓郁的男性魅力。

    我才不是你家的呢!

    我暗自翻个白眼,“不是你家的人,能不成功吗?”

    是的,区区一个经理位置,我还是有信心拿到手的,即使刘安辉不愿给,我也会用一切方法让他给!并且是必须给,而不是施舍!

    “看来没有。”陆翊桓好似没看到我的神情一般,面不改色,却用语言否定了我。

    笑着回应他,“看来陆总的眼光有时也黑得不行啊。”

    言外之意,就是“你陆翊桓眼瞎了才会错眼小看我凌诗娅”的意思。

    估计敢这样骂他的人,世上都不见得几个,可我就是骂了,我才不怕他呢!

    “呵呵。”他冷呵几声,嘴角勾起一抹玩味。

    “诗诗莫不是忘了,拐着弯骂人可不是一件好习惯,看来,欠需一番调教啊。”陆翊桓说着同时,整个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慢着!”我赶紧止住他的动作,“当我没说,当我没说,呵呵。”

    事实上,怕。

    气氛渐渐安静下来,少了斗嘴,整个房间仅有的一丝暖意被寒意覆盖,莫名冷场。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尴尬的打断这种氛围,“那个,谢谢你给我的资料。”

    其实对于凌氏集团的具体业务,我并不太懂,是陆翊桓让他的助理弄了一份建筑资料给我,并加以解析,我今后才心里有底。

    经过多番挑选,我选了策划部,当然也少不了陆翊桓的建议,毕竟有什么想法都比不过一个经验丰富的总裁的建议不是?

    所以,公私分明的我,对此可以向他致谢,但对于佩佩这件事,我说什么都要他付出点代价,不然难消心头之恨。

    “感谢,可不像是你的风格。”陆翊桓该说了解我呢还是了解我呢,似乎我的“公私分明”在他眼中就是一个借口。

    虽说,我的确不是个公私分明的人,在触碰到我底线之下。

    “哼,不接受就算了。”我冷抚的别过脸,并不想一直看着他那张欠揍的脸。

    “等你站稳了脚跟再说吧。”陆翊桓也不介意,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听说,下个星期,凌氏集团有个聚会要开?”

    “我不知道,怎么,你要来?”我无辜地看向他,眼中带着迷糊之意。

    “我家诗诗去,我就去。”陆翊桓打趣起来,但声音却听不出一丝笑意。

    我怔了一下,眼珠子转了转,委婉的回绝他,“陆总,我看你还是别去了,毕竟出来参加这种小聚会,不觉得有失你的身份?”

    “这,就不在你的考虑范围之内了。”他轻轻一笑,眼中闪过一丝诡异。

    我心里咯噔一下,他这个大忙人非要去宴会,莫非有什么阴谋?可思索半天没有结果,我知道的信息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