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章 叠纸飞机玩儿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2420字

    自那天离开陆翊桓的家后,我便扮演好一个刁蛮公主的角色,每天去到公司不是吃喝就是训斥李何其,日子混得好不舒适,不用多久,在某些人“不经意”的漏嘴下,我便名声大噪,臭名远扬。

    我一如既往的九点多钟来到公司,无袖白衬衫,阔腿休闲裤,一白一黑,极为简朴。唯一不同的是,我多带了一个黑布口袋式拉绳书包,看起来像个装饰品;我在里面放了一本漫画,这小玩意儿足以打发我假装的闲暇时光,也能让李何其更加放松对我的警惕。可我没想到的是,这个书包后来帮了我一个大忙。

    假装昂着脑袋,瞅瞅对门服务台后卑微的帽子,又瞅瞅天花板上洁白如玉的横梁,大踏步走进公司大门,只把那些闲言碎语当做赞美:我装傻装得很像。

    “你看,她又来了,真是没个贵族名媛样,跟樊丽小姐比起来差多了!”

    “是啊,真不知道董事长为何允许她来。”

    “哼,肯定是董事长对她好,她才这么得寸进尺,不过对她再好,也是个废物。”

    “你别这么说,让她听见了,我们可会遭骂的呢,想想策划部的副经理,还真让人心疼呢。”

    ……

    仿佛什么东西划过我的胸口,让我的心微微颤抖。应该是孤立无援的处境吧,在这个公司里,我无依无靠;本就是个不被看中的大小姐,又有谁敢与我套近乎呢。我不由得停下脚步,她们的眼神流露出些许尴尬,然后撇头、步伐匆匆地走开了。

    我不禁苦笑……

    刚才员工的话让我有些失神,我竟然默默地从策划部门口路过,差点撞到走廊尽头的墙壁。回过神来,故作昂首挺胸地走进总经理办公室,发现李何其正坐在椅子上看文件。

    办公桌左边是一叠薄薄的文件,中间是一双臭脚,右边是热气腾腾的茶水。这茶水肯定很有味道。

    我忍住挂上嘴角的笑容……

    眉头一横,用力将背包扔到桌子上,我大声喝道,“李何其!谁允许你进来我的办公室了?不经同意私自进出,信不信我开除你!”

    李何其赶紧放下脚,站了起来,僵硬地低眉顺眼地,朝我小声道,“对不起,大小姐……这原本是我的办公室,我习惯性……就忘了……”

    是的,差不多一个星期了,这个男人依旧叫我“大小姐”,并且没有把我放在眼里过,说话也不带一丝尊重。

    我瞪着他,“啊,你忘了,我都说过多少次了,你脑子怎么记不住呢!要你有何用呀!”

    说完,我便从口袋里抄出手机,作出一副“被李何其气得要打电话给爸爸”的架势,连点开屏幕都没有,就被李何其一手拦住。

    他一边慢慢的抽走我的手机,一边朝我打起笑脸来,“大小姐,这是我的错,我一定会改,你可不要冲动做了错事啊。”

    “哼,再放你最后一马,文件,拿来!”我冷冷的瞪了李何其一眼,小手伸向他的眼前。

    “给。”李何其似乎不怕我要干什么,眉头都不皱就把文件递给我了,看来他已经对我这个“刁蛮公主”卸下防备。

    “算你识相,不过,这上面讲的都是些什么啊?”

    我看着手中的文件,眼中泛起迷糊之色,却暗暗惊讶于文件的内容!小手却不停的在翻着,不过三秒翻一页,还若无其事地看看李何其脸色。

    李何其似乎觉得我是看不懂,着急得乱翻一通,于是嘴角微微一勾,对我笑道,“大小姐,这只是一份简单的建筑计划书,并没有什么用,可以无需再看。”

    没有用?这老狐狸的话可信吗?

    我眯起双眼,掩住眼中的神色,用天真幼稚的音调回答他,“没有用吗?那?给我拿来叠飞机好了!”

    “额……”李何其顿时有些尴尬,眼底划过一丝恼色,细声劝道,“大小姐,公司的文件再无用,也是有记录保存下来的。”

    “这……”我也故作为难,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哎呀,如果撕掉了后,爸爸知道了,会骂吗?”

    “我猜不会,毕竟董事长很疼大小姐的,对吧?”李何其思考了一番。

    我注意到了他眯眼看我的瞬间。

    不会?一个重点文件撕掉了,凌氏集团就得损失巨大,刘安辉这老狐狸还不来撕了我?

    李何其啊,枉费我花了那么多天时间,把自己打造得跟刘樊丽的形象差不多,还不能让你放下对付我的心……

    “那我……”我作出要撕掉的架势,下一秒又松开了,像个焉了头的小草,有些不敢,“还是不撕了,免得你骗我怎么办?”

    但李何其不是别人,是想致我于死地的敌人。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急色,依旧面不改色地说出怂恿的话,“大小姐,如果你想撕就撕吧,反正是没用的文件,到时我再拿别的顶替它好了,这样就不怕被查出来了。”

    我笑了笑,不出声,顶替?真有这么简单吗?

    我幽幽抬眼看着李何其,眼珠子转了几转,直到看得他微微张唇想说话,我才收回目光。

    李何其和刘安辉这两只老狐狸,长得不像,性格还挺像,不过刘安辉是一个能缩能伸、不轻易在人前表露本性的人,而李何其……看来这是有恃无恐啊。

    我不禁有些期待,他身后的那座大山是谁,能让他的背靠的这般牢实?

    是刘樊丽呢?还是刘安辉?

    我不知道。

    但如今,也该作出第一步行动了。

    “那你别骗我,我若是知道你骗我,会狠狠地,把你踢出公司!”我威胁道。

    “不会不会,大小姐,那你玩,我去找文件把这本替代。”李何其笑开了花,就想找借口脱身了。

    “行。”我果真像个孩子一般,拿出一张文件纸,就低着头,叠起飞机来。

    我感觉到李何其那令人压抑的目光落在我身上,于是眨巴着小嘴,叠得更欢了!几秒后,我才听到轻轻的关门声,李何其的脚步声也很不沉稳,估计是觉得我太好骗了,现在要去“宣传”一番了。

    我停止手中的动作,从抽屉里拿出一些白纸,之前我就看到了搁放在角落的复印机,这下它可要帮我大忙了。

    其中有一张封面被我折叠过,会有痕迹,即便复印也会看得出来。

    不过,封面而已,我可以不要这一张不是?

    我把手中的纸飞机扔进了垃圾桶里,也没心思看文件里的内容,一张张开始复印。

    复印机传来轻微的嗡鸣声,似乎在抗议我的淘气。

    过了一会,资料全部复印好了,我拿出复印件照着两半撕下去,再撕成好几大块,继续撕成碎片,洋洋洒洒地从半空洒落,很是好看。我想,即使捡回来粘贴起来,也无法弥补。

    我将原文件默默地放进我的拉绳背包,紧了紧绳子,坐回沙发椅上,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长吁一口气,那是我在妈妈遗物里翻到的一个黑金手表,手表链儿是镂空衔接的,一环扣一环。

    此时正是三点整。还有一个钟头,会议就要开场了,李何其应该以为我已经把会议的重要文件给叠纸飞机玩了吧,不知会议上他会是何表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