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6章 降职扣薪的李何其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2004字

    一路上,我回去的阵势与来时一样,不同的就是,策划部主要的人物都紧随身后,后头则是其余成员。

    这一战下来,我不仅折服了会议室里的几个人,也折服了站在会议室外头旁听的众人,他们眼中的神色全部焕然一新,尽是敬佩。

    我的实力让他们信服。

    我带着一群“跟屁虫”来到策划部,我开嗓大喊,“李何其,你给本小姐出来!”

    这行为,着实吓了后头几个人一跳。

    李何其很快就出来了,黑着脸朝我看来,脸色阴沉得快滴出墨来,“大小姐,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要你吐血的意思!

    我也沉着脸,走上前就给他一巴掌,大声道,“你也好意思说,如果我没有及时去到会议室,你是打算把屎盆子扣我身上是不?看看,这是什么!”

    说完,我从包里拿出我回办公室路上去厕所偷偷撕碎的复印件,直接甩到他的脸上,散落一地。

    李何其蹲下来捡起一张,定睛一看,瞳孔明显的收缩起来,下意识的朝我看来,却被我一段训斥的话定了罪:

    “看什么看!看看你做的好事,若不是我机灵事先复印了几份,这次的合作就要被你给毁了!如此损害公司利益的事,你也好意思干得出来,公司给你薪水就是让你作乱的?”

    我说得一板一眼的,好似真的有那么一回事,四周的人看向李何其的目光,都有了些变化。

    见事态跟着我的节奏演变,我不着痕迹的笑了笑,面上依旧沉着脸盯着李何其,大有一副“你不给个解释你就死定了”的模样。

    “大小姐,这是你撕的,我亲眼所见,你凭什么陷害我?”李何其的脸早就黑成了炭,说出嘴的话都有几分咬牙切齿。

    “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撕的?”我瞪大了双眼,突然想起了什么,小脸涌上气愤的神色。

    说着说着,我的声音都有些哽咽起来,蹲下来,埋头假装小声嘤嘤哭泣起来,但谁都听得一清二楚。

    大家顿时恍然大悟起来,这才知道了“真相”,纷纷为我讨不平来。

    “副经理,你怎么能这样,大小姐只不过是个孩子,你怎么好意思去诋毁她!”

    “副经理,你太不道德了,若是没有大小姐,这次遭殃的可是我们!”

    “副经理,不过是个职位而已,你至于这么诋毁人家名声吗?你还是个男人吗?”

    “都是一个成年人了,还和人家大小姐计较,你的老脸呢!”

    ……

    难得有一次机会可以训斥李何其,众人纷纷像打了鸡血一般,越说越大声,引得其他部门的人都停下脚步来观看了。

    这不仅是在为我抱不平,也在为他们自己以往受的打压抱不平。

    估计这一次之后,策划部会决裂两派了。

    我默默地停止哭泣,正要起身,就听到李何其大吼,“你们都给我闭嘴!大小姐,你有什么证据说是我干的!”

    我悠悠抬眼看向他,冷冷一笑,“证据?我什么都不缺,有的是证据。”

    我起身越过他,来到办公室,拿起装得满满白纸的垃圾桶走出来,来到他面前,反倒着垃圾桶,零零碎碎的纸张飘散下来。

    我甩开垃圾桶,冷声道:“这,就是证据!”

    有人俯身捡起来一看,脸色顿时被火气所掩盖,二话不说就朝李何其劈头盖脸的骂下去,他人疑惑,可在看到一片片白纸上的内容时,直接爆发,加入叫骂李何其的阵营上。

    李何其也捡起一张一看,脸色变得难堪起来。

    “怎么,你还想不承认吗?我在开会前的一小时内,我在办公室里睡觉,可起来就看见这堆‘残骸’,你可别告诉我,你在这期间没有来过办公室?”我一字一句的说道,却是狠狠的往他心窝戳去。

    是的,在我睡觉之际,李何其有来过一次查岗,想看看我在干什么,但进来寥寥几眼,就被装睡的我发现,便心虚的出去了。

    所以,我既然敢诬陷,我就有一切证明去证实,这文件不是我撕得,是李何其撕的。

    “不不,不是这样的,肯定是你在污蔑我,凌诗娅,肯定是你!”李何其似乎没有遭受过这样的事,有些接受不过来,瞪大了眼睛,口不择言起来。

    “够了,李何其你不要再狡辩了,是你的错就是你的错,你不用解释那么多,我现在就可以和你说,你被开……”我不想再和他浪费时间下去,直接开口把他踢出局,可,却被某个人给打断,“慢着!”

    声音一出,本来很吵闹的气氛顿时安静下来,众人让开一条道,刘樊丽勾着刘安辉的手臂走了过来,身后跟着秘书长。

    “怎么回事?”刘安辉看了眼我,在看了眼坐在地上颓废的李何其,自带威严的说道。

    我不出声,一个策划部的成员把事件的因果叙述了一遍,刘安辉等人才知发生了什么事。

    刘安辉看了我一眼,沉声下达命令,“撤了李何其的副经理职位,降为总监,周洁替上。并,扣他一年薪水,待察一个月。”

    我双手环胸,勾唇笑了笑,“既然爸爸都那么说了,我也不好计较什么,就听爸爸的。”

    本想把李何其赶出公司的,不过,刘安辉想留,那就留着,咱们再慢慢玩。

    秘书长周洁上前接令,“是,董事长。”

    事情解决了,刘安辉颇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才转身离开,刘樊丽则脸色不善的看着我,阴阳怪气的说了句,“姐姐真厉害,妹妹真是佩服。”

    “二妹客气了。”我自然地接了她的话。

    刘樊丽瞪了我一眼,恶毒的眼神给我一种狼看猎物的错觉,它再扫了眼李何其,见他正低着头,于是欲言又止,脸色阴沉的离开。

    我散了围观的众人,淡漠地扫了眼正在偷看我的李何其,我们的目光在空中浅浅交锋,最终,还是他低下了头,我随着秘书长周洁,大摇大摆地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