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买车?送车!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3310字

    凌氏别墅里。

    我早早地起了床,但我不想动,整个人懒洋洋的趴在床上,像个懒惰的小猫。

    我困倦的打了个哈欠,耳边时不时传来一阵嬉笑声,不由得有些皱眉,慢拖拖的走到落地窗边,睁开眯起的双眼,就看见一身可爱公主装的刘樊丽和几个女孩在交谈,看女孩们的穿着打扮,光鲜亮丽,估摸是贵圈里的哪个名媛吧。

    不得不说,刘樊丽的眼光还算可以,几个女孩都很漂亮,穿着也很体面,不像我,只不过是顶着“凌氏大小姐”名头的可笑女孩罢了。

    想着,我的嘴角划过一抹苦涩,甩了甩脑袋,试图把心中的苦味甩掉。

    我收拾好心理,拿了件碎花裙子去了卫生间,看着镜中的自己,头发凌乱若草窝,一套可爱的睡衣都被我搞得全是褶皱,不得不说,我在形象方面,与刘樊丽相比,真的很邋遢。

    我对自己的评价极为苦恼,可事实就是这样,五年时间里为了活命,哪里会在意形象?

    想着,脑海划过一抹身影,我的心有些揪痛起来,眼底闪过一丝痛苦,佩佩……

    佩佩……陪伴了我五年的妹妹,已经死了……妈妈,也死了……

    在心里默念了一番,我才从痛苦中走出来,心里愈发坚定起来。

    我迅速地洗漱好,换上碎花裙子,长达膝盖,穿在我这般瘦小的身上,颇有种生活在田园里的淳朴小姑娘的感觉,对此,我非常满意这身打扮。

    我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觉得一切都准备好了,打算出门,顺手在桌上拿了个小型包包,上面尽是碎花,和这身裙子很相配。

    我一下楼,我发现刘樊丽和那几个女孩进来了,正和赵美霞谈笑呢,桌上还隔着几杯冒着热气的茶水,这副画面不得不说很温馨。

    不过,我并不能享受这样的温馨。我敛下眼眸,当作什么都没看见,也没想和她们说话,直接从旁越过,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可,有人却并不想放过我,只听赵美霞温柔的嗓音响起,“诗娅,怎么见到我不打声招呼,你这是要去哪呢?”

    我背对着她们,咬下唇,迅速回答便离开了,“我去买车。”我哪里听不出来赵美霞的暗喻,即使不看她们,我也能感受到几人灼热的视线。

    看来,自己在刘樊丽的小圈子里,名声似乎不是太好呢。

    我苦涩地笑了笑,按耐住心中的失落,来到路边,招了一辆的士,去一家有名的车行。

    估摸二十分钟过去了,我也到了目的地,递了车钱便下车,还没来得及细看那闪闪发光的车列,就被刘樊丽和那几个女孩大声的谈笑吸引,以及她身边的一辆炫红的兰博基尼。

    刘樊丽一见我,就涌上前来握住我的手,故作一副好妹妹的模样,“姐姐啊,你来买车怎么能不叫妹妹呢,若是挑了一辆不名气的车,岂不是拉低了你的身份?”

    我默默的抽开自己的手,略带尴尬地看着她,“那只好让妹妹帮忙挑挑了。”

    “当然,在姐姐还没来到之前,我已经替姐姐选好一辆了。”刘樊丽笑得极为灿烂,说完,拉着我走进车行,还不忘朝那几个女孩眨了眨一眼,示意她们跟上。

    我对刘樊丽的行为感到疑惑,但看到她给我挑的车之后,一股火气窜上脑中,“一辆奔驰,这就是你所认为的有名气的车?”呵呵,还是土黄色的!

    “难道没有名气吗?土黄色,正好配得上你,姐姐你还不情愿?”刘樊丽与几个女孩一起掩嘴哄笑起来,语气里的讽刺意味明显至极。

    “呵呵,刘樊丽,你怎么这么虚伪。”我自嘲地笑了笑,不仅在笑她,也在笑我自己,嘲笑自己那么轻易的掉进她挖的坑里。

    “我怎么虚伪了,就算没有我,凭你向爸爸要的钱,也就买得起奔驰吧?”刘樊丽双手环胸,高傲的昂起下巴,眼中尽是讽刺。

    我没有说话,微微低着头,只是两边紧紧攥成小拳头的手,直接体现出我此刻的愤怒,却无可奈何,谁让自己没事先查清楚就问钱了,不然也没有刘樊丽羞辱自己的机会。

    我咬紧牙,强忍住心中的羞辱,让自己不要冲动,失了理智。

    刘樊丽似乎很乐意见我难堪,更加得寸进尺起来,“姐姐,也不是妹妹这般说你,要不妹妹把这辆兰博基尼送你,我再去买新的,这就当做妹妹对你的见面礼。”

    说完,她把车钥匙扔在我的身前,冷呵呵地笑了笑,就去挑车了。

    “樊丽,你真大方,爱车都送出去了,不像某人,穷得连奔驰都买不起。”

    耳边传来讥讽的声音,我的手攥得更紧了,指甲都嵌进了皮肉里,传来阵阵痛意。

    这般痛意,也无法掩盖刘樊丽对我的羞辱,突然,脑海中的一条白线崩断,我口不择言的大喊一声,“今天,你刘樊丽想要哪一辆车,我便出两倍的价买下!”

    话音一落,我才发现自己说了什么话,却无法再收回,看着刘樊丽等人惊讶的神情,我额头不由得有些冒汗。

    “姐姐,你该不会被我气疯了吧?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刘樊丽嘴角一勾,眼中带着嘲笑的意味。

    我自是看出了她对自己的嘲讽,但话已出口,再怎么样也要拿回这个面子,我迈前一步,用身高藐视她,“怎么,只允许你送车,就不允许我抢车了!”

    虽然两者不一样,但目的都是一样,我已不管那么多了!

    “那好,店员,我要了这辆劳斯莱斯。”刘樊丽小手一把拍在一辆红棕色的劳斯莱斯上,很大气地说道,但目光却挑衅地朝我斜了一眼。

    “店员,我以她的两倍买这辆车!”我心知自己买不起这辆车,但还是喊了出来,胸口却是有些疼了起来,天啊,早知道刚才不那么放大话了,这该怎么办啊。

    “是吗,姐姐,你好似没有那么多积蓄吧?”刘樊丽诡异地勾唇一笑,“我出三倍!”说完,她就从包里拿出一张金卡,递给了店员。

    在她的话一落,我就后悔了,看着她自信的脸,不由得咬了咬唇,尴尬得不敢说话。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凌诗娅,你不能再任性了,你没有那么多钱啊……

    可是,都已经喊了一遍了,现在退缩,丢的脸不是更大了?我羞得有些无地自容起来。

    “凌诗娅,你脸怎么那么红呢,该不会,你刚才是在装大牌吧?”有个女孩毫不留情地戳住我的心窝,引得刘樊丽和另几个女孩一阵哄笑。

    我心一气,正想大声反驳她,却见刚离去的店员脸色不好的走了过来,手中拿的正是刘樊丽的金卡。那店员还没说话,刘樊丽就自信地拿过金卡,笑了笑。

    “车钥匙呢,结账!我可以开走了吗?”说着同时,她还得意地朝我昂了昂下巴。

    我咬了咬唇,却被店员的话吓了一跳,“对不起,刘小姐,有位客人以高价买了这辆车,不好意思!”

    看刘樊丽那尴尬的脸色,我忍不住笑了出来,老天,原来你也看不爽刘樊丽,便派一个有钱人解救我对不对,真是太爽了!

    “笑什么笑!又不是你的,有什么好笑的!”刘樊丽回过神来,面色铁青。

    我正想说句关你什么事,却被店员尴尬地抢先,“刘小姐,那位客人说了,这辆车送给你们中的一位小姐。”

    “呵呵。应该是追我的人吧,我这么天生丽质,这种事儿经历多了!”刘樊丽双手叉腰,她那天生营养不良的瘦弱身板,此刻像个十字架。

    我心里五味杂陈,不知是酸涩到牙疼,还是苦涩到心疼。刘樊丽此刻应该名气正胜,而我……

    我的思绪被店员打断,“对不起,这位小姐,那位先生说要送给这位衣着最朴素的小姐。”

    “我?”我看了看刘樊丽和他的朋友,她们衣着管线靓丽,于是惊讶地指了指我自己。

    店员点点头,我有些懵!

    哪位有钱人相送这辆车?

    为什么偏偏要送给我?

    我将自己认识的有钱人罗列出来:难道是方总?上一次在建筑策划合作会议上与我合作的方总,他说有空要请我吃饭,但一面之缘,不至于送我车吧?难道是我爸爸?他那么小气,况且那么不喜欢我,应该不可能?难道是李何其?上次因为我而降职,难道他想讨好我?难道是陆翊桓?那座冰山……

    我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那座斤斤计较的冰山还向我要20的股份,又怎么会送我车……

    我在心里笑了笑,恢复神情,弯腰捡起地上的车钥匙,朝一脸铁青的刘樊丽笑了笑,“妹妹,这可不怪姐姐了,既然姐姐都有新车了,也不好意思收你的礼物了,姐姐还给你。”

    说完,在她的注视下,松开拿着钥匙的手,随即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

    “你!”刘樊丽瞪大了眼,似乎不敢相信我会以她的方式回击她,“你给我等着!”

    她恼怒地放下狠话,捡起钥匙,踩着高跟鞋离去。

    我淡淡地扫了几个惊呆的女孩,她们一回神,赶紧跟了上去。

    我不再去理会她们,转头看向店员,有些尴尬地询问,“请问,这是谁买的车?为什么送给我?”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买主叫陆翊桓,是他指名点姓说赠送给你的。”店员微笑着回答我,递过车钥匙,便离开了。

    我一听,有些惊讶,不敢想象竟是这个男人送的,不过,他怎么知道我在这,难道……

    我赶紧搜寻了下四周,并没有见到陆翊桓,眸光不由得一暗。

    看来,自己又要欠他一个人情了。

    我无可奈何地叹了一口气,盯着手中的车钥匙看了几眼,才走到劳斯莱斯旁,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开启,扬长而去。

    算了,到时再向他说声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