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车祸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2310字

    我发现刘樊丽竟然坐到陆翊桓身旁,身子扭成S型,正用妖媚的眼神看着他,试图勾搭。

    结果,陆翊桓并没有理会她,继续一副大爷样,冷着一张脸喝着酒。

    估摸刘樊丽和人打了什么赌,面子上过不去,尴尬了一下再次洋溢起笑脸,发起攻势,抬起小手作势要搭在陆翊桓的肩上,却被他侧身躲开,没搭上。

    我看见她的勾搭再一次落空,差点笑出声来,赶紧搁下酒杯,双手捂住小嘴,忍声憋笑。

    刘樊丽一般都不会这般不识趣,除非她真的和别人打了什么赌,不然也不可能这般纠缠,毕竟她的眼光可高着呢,只享受别人吹捧追求她的过程,不喜欢自己勾搭反被拒绝的感觉。

    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在侮辱她的人格!

    虽然,她并没有什么人格可让人尊重。

    我继续看着,只见刘樊丽铁青着一张脸,有些懊恼的瞪着陆翊桓,但并没有什么用,可下一秒,她的唇角勾起一抹阴笑。

    只见,她一个倾倒,往陆翊桓身上倒去,我吓得立马捂住了眼睛,这刘樊丽不错啊,两次失败还不放弃,硬要真的踢到铁板才甘心?

    我对她的大胆感到佩服,可接着,听到的却是刘樊丽的呼叫声,我默默的放开手指,通过指缝看出来,原来,是陆翊桓躲开了,而刘樊丽则整个人贴在沙发上。

    不得不说,她此刻的形象特别狼狈,上身趴在沙发上,两条大白腿踢在半空中。由于她今天为了漂亮,特意穿了件超短连衣裙出来,导致此时腿一抬,露出一片风光。

    我很清晰的听到一片倒吸声,即使刘樊丽赶紧坐端了姿势,还是飘荡着一阵阵笑声,以及窃窃私语。

    我松开手,看着刘樊丽无地自容的模样,再也忍不住,笑出声来,顿时引来了好几双眼睛,刘樊丽的最甚,都快瞪出眼珠子来了。

    “二妹,别这般看着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忍住笑,尽量让自己说话的声音正常些,但还是会有些怪声从牙缝中溢出。

    刘樊丽本就恼怒,我这么一说,似乎把她体内的爆发点给点燃了,她猛地站起来,朝我狠狠的瞪了一眼,就走了。

    她走了之后,四周的人似乎觉得无趣,也纷纷散开了,而这个角落,只剩下陆翊桓和……我?天啊,要命啊……

    我偷偷的瞄了眼陆翊桓,不动声色的挪了挪位置,想离他远一点,可没想到,一个转头就看到他的脸,吓得就要大叫,却被他一手捂住。

    “怎么,诗诗这是在怕我吗?”勾人的嗓音在耳边飘荡,我的耳根不由得一红。

    我赶紧摇了摇头,示意他松开手。他一松手,我二话不说就要站起来,却又被他大手一抓,拦了回来,动都不能动。

    “你干嘛!让人看见了可不好!”我小声地向他嘶吼,但我不敢转头,只因我们的距离太近,他的淡漠气息让人很不好受。

    “那就让他们看见咯。”陆翊桓用打趣的口吻回答道,但我听不出一丝情绪来,静的可怕。

    我害怕的挪了挪身子,但并没有用,只好强忍着颤抖,咬牙道,“现在这个地方不适合,若是让刘安辉看见了,我就百口莫辩了!赶紧放手!”

    可陆翊桓并没有要听我的意思,笑了笑,“那就是说,换个地方就可以了?”说完,还朝我耳边吐了一口热气。

    羞辱!满满的羞辱感涌上我的心头,我强忍住心中的恶心,不再说话,就这么和他僵着。

    这个人,说多了反而是在挖坑给自己,还不如闭嘴,让他选择!

    果然,僵持了一会,他松开钳制我的大手,朝我淡漠的说了句,“宴会结束后,等我。”便走了。

    我朝他离去的背影扮了个鬼脸,心里暗想,我才不等你,可恶的男人!

    我听到几个细碎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竟然是她赢了赌约!”

    “深藏不露啊!”

    “她竟然把那座冰山勾搭上了!”

    我偷偷向后看去,是之前在刘樊丽身边的几个女孩。而刘樊丽,正在他们身后愤愤地瞪着我。

    我不理会她们,一坐,就是几个小时,无聊得我快要疯掉了,总是忍不住想打哈欠,即使期间有人来搭讪,但还是很无趣。

    看见第一个客人离去,我的眼中闪烁着亮光,终于可以回家睡觉了!

    过了一会儿,我见也就两三个人了,和刘安辉说了声,就立马跑人了,我对宴会什么的,并不是很喜欢,相比起来,我还不如在自己的床上躺一天。

    “诗诗,要去哪呢?”我正要打开车门,身后就传来男人的声音。一听,就知是谁。

    “回家睡觉去。”我头都不回,应了句就坐进车里,启动,扬长而去。

    一路上,不知道为什么,我耳边总是听到“呲呲”的声音,好像是有什么割到车一样,我以为自己幻听,默默的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试图让自己能清醒一些。

    “啊!车!”

    迎面而来的是一辆大卡车!如果撞上,我命何在?

    我猛然向右转车,听见咔嚓的断裂声,原来是大卡车将我的后视镜撞飞了一个,车身也连带着晃了几晃,当我以为我就要玩完了时,终于与大卡车擦肩而过而过。

    我长吁一口气。

    可下一秒,我感觉车身往里倾,我整个人把握不好方向盘,刹车也刹不了,看着车身径直往山体撞入,一阵翻天覆地的眩晕感涌上我的脑海,我这是,要死了吗……

    接着,便直接昏睡过去。

    ……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悠然转醒过来,意识渐渐回笼,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张放大版的尽是皱纹脸庞,吓得我一声尖叫坐了起来。

    “哎哟!”两个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

    我捂住自己的脑袋,强忍住头上传来的阵阵疼意,睁开因疼痛眯起的双眼,入眼便是陆翊桓和一个老头。

    “陆先生,凌小姐已经醒了,看来是没什么大恙了,休养十来天就好了。”那个老头大手揉着额头,对一旁的陆翊桓恭敬道,离开前还不忘记瞪我一眼。

    我突然想起来,脸上带着尴尬,敢情自己刚刚撞到的是他啊,怪不得头会这么疼,只是这疼得也太厉害了吧?

    我依旧捂着脑袋,不敢乱动,雪白的大床,天花板熟悉的高雅金镶雕花灯,我好像在陆翊桓家里啊!心知房里只有陆翊桓了,也不再费力去睁眼看了。

    “那个,我这是怎么了?”我小心的询问。

    “下山路时,你撞到山体,出了车祸。”陆翊桓的声音响起,带着些低沉。

    车祸?我怎么会发生了车祸……

    我一听,惊讶得不敢相信,毕竟再怎么样,我也不会疲劳到连路都看不清,更不用说连车都驾不了,这究竟怎么回事?

    不过,现在想想,还真是后怕,若是车往另一边,我可能现在就去见阎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