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新闻上的女孩是谁?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3155字

    我换好一身简便的衣服,白色T恤配蓝色牛仔裤,把这个别墅的钥匙和铂金卡放进包里,带着包就走。而别墅大门前,戴叔已经在驾驶座上。

    我默默地翻着手里的新手机,看着通讯录里唯一的那个号码,我莫名感到一阵落寞,别人都说手机是第二个自己,而我呢,觉得它是监视自己的东西,除了陆翊桓,什么都没。

    哪怕这是个陆翊桓给我的手机,上面有个被咬了口的小苹果,旁边还标注了个7字。陆翊桓说这部手机价值两万多,但是我不看好,谁让我旧手机跟这台差不多呢,即使添加了许多软件、图片,换了可爱的主页等等,但通讯录里的号码,依旧只有陆翊桓。

    不得不说,我的人生,并非我主宰,还有这个混蛋!

    我恨恨地把他的备注改成“王八蛋”三个字,开心地笑了笑,转头看向车窗外的风景。

    此刻,车应该行驶在高速公路上。一望过去,藏青色的天际,就像水晶球外面的玻璃一样,把闪烁着霓虹光的A市笼罩起来,房屋鳞次栉比,车辆络绎不绝,很美。

    我看着这番景象,眼中溢上一抹迷离,透着无尽悲伤,A市里,前五年我不知道路过多少美丽的地方,却只能匆匆一眼,如今看见了,却不是那么感兴趣了,只剩下怀伤了。

    不知过了多久,待我回过神来,我才发现,车子已经到了凌氏别墅前。

    我下车后,挥手假装微笑,告别戴叔,见别墅的灯都打开着,顿了一下,才迈步走进去。

    我走近门一看,发现门没锁,开着一条缝,通过这条缝,我看到刘安辉和赵美霞都在,赵美霞沉着脸坐在沙发上绣花,刘安辉在默默地看报纸,但氛围好像有些不对劲啊,我想了想,也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

    悠悠地推门进去,喊了一声,“爸。”视线一扫,才发现刘樊丽也在,她正在聚精会神地看自己的手提电脑,抬头见到我,她轻微颤抖了一下手,差点把电脑摔下去。

    刘安辉没有理我,脸色依旧阴沉,继续看着手中的报纸,一副不愿再将视线离开报纸的样子,就像盯着一大堆黄金。我疑惑地看着他,正要说话,却被刘樊丽有些尖锐的声音打断,“哟,姐姐,你总算回来了,大家都等你嘞!”

    我怎么听不出来她的讥讽,眸光一横,“二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刘樊丽冷冷一笑,便别过头了,说得我有些糊里糊涂。

    怎么回事?我不就是出个车祸,没回来一个月而已,摆什么脸色?

    我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随即把目光落在刘安辉的身上,正要说话,又被赵美霞假惺惺的嗓音给打断,“诗娅,这些天在外可真是辛苦你了!你让我们感到很是荣幸哩!”

    “什么?你在说什么?我做什么了?”我被她的话搞得脑袋发疼,对两母女的垃圾品性也丢在一旁,现在只想弄清楚,怎么回事!

    “什么事你难道不知道吗?”赵美霞如她女儿一样,给我打起哑谜来。

    我一下子气笑了,态度随即冷了下来,直接问刘安辉,“爸,她们究竟在说什么?”

    这时,刘安辉才抬起眼来,看向我,不过他眼中的深意,让我有些捉摸不透。

    我看着他,慢慢的站起来,一步一步地朝我走来,待他走近,我感受到一阵寒气,属于那种暴风雨即将到来的感觉。

    “爸……”我刚叫唤他一声,他就开口打断我,“这么轰轰烈烈的好事?是不是你做的?”

    声音没有起伏,平静像一汪清水,我猜不出他在想什么。

    “我做什么了?”我特别的不明所以,真不知道这三口在干嘛,我一回来是就莫名其妙的质问,难道,是我做了什么好事?还是我做了什么不好的事?

    我懵懂的看着刘安辉,发现他一直盯着自己,眼中翻滚着复杂的光泽,我不免缩了缩身子,心知他们不会说什么。

    脚下好像踩到什么,低头看去,是几张散落的A市日报。

    岂料,我一低头,竟然看得了我的名字!还没来得及细看,左脸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刘安辉就狠狠的一耳刮子扇了过来,狠狠的抽在我的左脸上,传来一阵阵火辣辣的痛意。

    我微微颤着手,抚上迅速肿起来的脸,不可置信的看向刘安辉,却见他冷漠的转身离开,还不忘把我往深谷里,推了一把,

    “凌诗娅,从明天起,你不用再来公司了!”

    什么!听到这个,我的身子反射性一震,瞳孔放大,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竟然无缘无故地裁掉自己,早知道自己不该这般以身犯险,寻求答案了!

    “姐姐,我该说你聪明反被聪明误呢?还是说你蠢到无可救药了?”我愣了好久,直到刘樊丽讥讽的声音才把我拉回现实,此刻,偌大的客厅里,只有我和她。

    “你什么意思?”我有些恼怒地瞪着她,捡起地上的A市日报,在娱乐头条上,“凌氏大小姐,通外作假为夺家产”!

    我慌乱地往下看去,竟然说我和马总有私情……

    愤怒涌上我的双眸。

    “你继续瞪,你越生气我越高兴,哈哈哈——”刘樊丽一双眼睛里尽是骄傲的神色,看得我很想磨灭掉她的傲气,摧毁她的心智!

    我慢慢的冷静下来,压住所有情绪,冷漠地盯着她,“刘樊丽,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一句话,做人但凡要给自己留条活路,免得死不瞑目。”

    笑声戛然而止,刘樊丽沉下一张脸,毫不畏惧,直勾勾地盯着我,“姐姐,我怎么做人,就不用你来告诫我,你还是好好看着自己的命,别一不小心就挂了,哈哈哈——”

    说完,她又哈哈大笑起来,转身就走,像一只高傲的孔雀。

    我恨恨地盯着她,心中犹如暴风雨一般。

    房间里。

    一回到房间,我也不管脸上的伤,从桌上拿过自己的手提电脑,查起最近的新闻来。结果一点进浏览器,几个头条新闻就撞入我的视线中,令我不由得瞳孔一缩。

    “凌氏大小姐,竟是方总的情妇”

    “凌氏大小姐,通外作假为夺家产”

    “凌氏大小姐,酒店幽会做一夜情”

    ……

    我看着,这些字眼犹如万千根细针一般,狠狠地朝我的心窝戳去,千疮百孔,痛得我快要抓狂起来!怎么回事!我只是在养伤,我没有做这些事!我没有!

    我在内心嘶吼着,红着眼,把关乎到自己的头条新闻,一个个点进去,一个个划着看,落入眼中的每一个字都像是腐蚀品一般,慢慢地侵蚀着我的心,让我痛心不已。

    花了很长时间后,我才把它们看完,我无神地倒在床上,眼中模糊一片,想大哭一场,为自己的不值宣泄,但泪水早就落了一片,打湿了床单,已没有泪水可以流了。

    怪不得,刘樊丽会叫骂自己;怪不得,赵美霞会嘲讽自己;怪不得,刘安辉会狠打自己……以及戴叔他,暗示自己……

    这些,全都是因为舆论,而我背上了骂名,臭名,以及黑锅……

    舆论说,“我”与方总公司的合作是假的,方总会答应“我”,那是因为“我”是方总所包养的情妇。在庆功宴办完的一个星期之后,“我”与方总便去五星级酒店吃饭,并开房……

    除此之外,在被狗仔发现之后,爆出新闻之后,“我”依旧偷偷地去与方总幽会,直到两个星期后,“我”才消失,方总也拒绝任何采访。

    一定是别人在陷害我!我要澄清一切!

    不不不,凌诗娅,你不要冲动,别人有图有据,即使你想去伸冤,别人也不会相信你,你需要证据,你需要证据来证明你自己!

    我稍稍地稳住自己的情绪,压住心中的涛涛怒火,强硬逼自己思考起来,把一切理清楚,我要想出方法,调查清楚,还给自己一个清白!

    “我与方总私通,我是方总情妇,我与方总幽会开房,我消失方总拒绝采访……”

    对了,既然我在陆翊桓家养伤,那照片中的人就不是我,而且,那个人会无缘无故的消失,肯定是怕我突然回来,然对于方总,应该是知情的,否则也不会拒绝一切访问。

    我揉了揉太阳穴,思考良久。既然这样,那就有两方面可以去调查,一,找出最先爆出新闻的那家媒体;二,找方总说清楚,让他替我澄清一切。

    不过,第二个方法应该用不上了,如果方总是知情者,过了这么久还不说,估计是和我有仇;或者和谁做了交易,而我则是交易对象,但我并不在,所以他们找了个与我身形相似的女孩顶替我。

    没错,就是这样,不然那些照片不可能没有一张不是正脸的,看来是特意拍的照片,这是要想置我于死地。

    这么一下来,我没有任何证据去证明自己的清白,然后就受尽世人的唾弃,从此在任何圈子里都混不下去,除了死亡,没有什么可以解脱。

    不过,即使死了,也会被传成“做贼心虚”,依旧背负着骂名,死都不能安生啊。

    这么看来,那个人是该有多恨我,想我生也不得,死也不得,受尽一切唾骂痛苦死去,不得不说,时间挑的真及时,方法也不错,是个难挑的刺。

    只希望,那人最好不是刘樊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