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3章 偷听风云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3350字

    出了百货商楼,我招了辆的士,朝自己真正的目的地行驶去。

    不用多久,我便到达A市里最大的一家传媒公司门口——星达传媒公司。

    我拉了拉头上的鸭舌帽,悠悠的走过去,还没进门,就被身着保安服的中年男人拦住,他问我来这干什么?

    “这位保安大哥,我是来找人的,你能不能行行好,让我进去吗?”为了能快点进入公司里面,我扑闪着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可中年男人并不给我任何通融,板着一张方块脸,直接下了逐客令,“不行,除了工作人员和预约客人,不得入内!”

    “我就是预约客人啊,我和钱主编在一星期前就约好,今天下午三点谈事情。”见他不让我进去,眼珠子转了转,脑中就闪过一道灵光,胡乱瞎编起来。

    中年男人半信半疑地看了我眼,拦在我身前的手缓缓放下,一见,我内心欢喜起来,生怕他多疑不给进,迈起步子就要走进去。

    接着,还没踏出一步,中年男人再次拦截,搞得我忍不住皱眉,直勾勾地看着他。

    他抓了抓头发,说道,“那,你打个电话给钱主任,如果他说有,我就放你进去。”

    “行!”我生怕他后悔,赶紧答应下来,从包里拿出手机,竖着屏幕,慢慢的滑动。

    我瞄了瞄手机,再瞄了瞄中年男人,发现他一直盯着我,不由得苦恼起来,这人真恪尽职守,我该怎么进去啊……

    没错,我预约了钱主编这档子事是瞎编的,没想到还真有一个主编姓钱,只是打电话神马,要我去哪里找一个钱主编啊……

    我心里恼了一会儿,默默的放下手机,有些尴尬地朝他笑了笑,“那个保安大哥,我这是新手机,没有存到他的号码……”

    说完,还不忘记可怜兮兮的看着他,现在自己除了装可怜,还真没法子打动这位“铁血”男人啊。

    “这……”中年男人再次犹豫起来,在我以为他要放过我时,结果他头一转,朝不远处的一个肥胖男人叫道,“钱主编,有人找你……”

    钱主编?不会那么巧吧?

    我震惊的瞪大了眼睛,突然灵光闪现,主编那么大的人物,应该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吧?于是假装熟络地向钱主编打招呼,“嗨,主编好,那个,我尿急,先走了哦。等下见。”说着,我不忘皱眉捂肚子。

    “哦。”他愣愣地看着我,表情有些停滞,估计还没反应过来我是谁。

    就是现在,脑中不带一丝犹豫,拔腿就跑,直到跑到转角处躲好,才回过神来,眨了眨眼睛。

    妈呀,吓死人了,差点被发现了。

    我抬手顺了顺胸口,尽量让自己平息下来,缓了一会,才把注意力转向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人或物,可以利用一番,先让自己进了这个公司再说。

    从正面看去,是一堵白墙,墙后是一排大树,棵棵枝繁叶茂,互相交缠,根本看不到后面是什么。而我的左手边,是一条似街边小巷的小道,小道上还放着几个大号垃圾桶,桶内装满垃圾,都堆到上面了。

    见此,我不禁有些疑惑,为什么会有垃圾桶放在这里?难道是……有通道?

    我赶紧抬步走过去,果不其然,垃圾桶的正对面,是一道小门,而且小门还开了一条缝。

    一见,我激动得抖了抖手,整个人靠近小门,把耳朵伏在上面,试图借此打探有没有人。结果听到了一个声音,声音不大且模糊不清,看来离这里还有点距离,此时不进更待何时?

    我轻悄悄的推开小门,发现一边是楼梯,一边是通道,我刚要走向通道,就清清楚楚的听到女人的抱怨声“怎么又这么脏……唉……又要拖一次地……”,应该是清洁工,我一惊,连门都没来得及掩好,就迅速地窜上楼梯,毫无动静。

    也不知爬了多少楼,我依旧听到楼下女人的声音,不过已经模糊不清了,我累得不行,一下子跌坐在楼梯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自己的身体刚恢复不久,又进行如此的激烈运动,看来为了清白,也是不要命了。

    我坐着歇了一会,站起来继续往上走,如今自己身在哪一层都不知道,为了不被人发现,还是去天台待会,等天黑了,再下去也不迟。

    我小心翼翼的走着,试图让自己不发出声音,这种偷偷摸摸的样子,让我内心忐忑不安,时不时看下前后左右,见无人,才敢放心。

    我扶着扶手往上走,很快,就见到了一扇敞开的门,外面是一片蔚蓝的天际,看来这就是天台了。

    我正要走出去,但耳边突然传来脚步声,赶紧一个闪身,闪进一旁的楼梯门里面去,整个人对着门蹲下,轻轻呼吸着。

    不会吧?不是上班时间吗?怎么还有人?

    我侧耳听着外面的声音,声音消失在我脚下的那层楼,才偷偷拉开掩住的楼梯门,缓缓拉大幅度,侧身出去,并蹑手蹑脚地张望。

    大门正对着是一间正方形的小屋子,墙壁上写着“高压,危险!”,估计是电路室,我整个人背靠在大门所在小屋子的墙上,绕着小屋子,轻手轻脚地走着,还不忘记观察四周。

    绕着大门所在的小房子走了大半圈,没发现人影,正要拐弯时,我视线突然瞥到电路室侧面一抹背影,赶紧转回身来,探头偷偷地观察,那是一个身着艳红无袖包臀小短裙的女生,脸上红妆艳抹,手里拿着一个红色钱包,一看就是富家小姐。

    可当她转过脸向我这边张望,我吓得缩进墙壁后,她竟然是刘樊丽!

    我心中升起一抹困惑,她为何在这里?莫非那些流言蜚语,真是她搞的鬼?平复了一下惊讶的心情,我侧耳倾听着那边的动静。

    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是从楼梯口,我心里咯噔一下?是谁呢?

    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怎么来得那么迟,让我等那么久?”

    是刘樊丽,我再次探出脑袋看去,发现刘樊丽的身前,站着一个青年男人,一身藏青色工作服,脸色苍白,两只眼睛有些凹了进去,眼眶泛黑,看起来像是吸毒过度的模样。

    不得不说,这种人放在半夜里,可以吓死人。

    “对不起,刘小姐,我怕会被跟踪,所以花了些时间,让你久等了,请你原谅。”青年男人的声音犹如沙子相磨,极为沙哑低沉,听到人的耳里莫名渗人。

    我抖了抖身上立起的鸡皮疙瘩,轻轻打开包包,拿出放在里头的录音笔,再关上。

    不管刘樊丽此刻在干什么,还是准备好一切为好,万一她就是陷害我的人呢?

    想着,我的指腹慢慢的磨着笔头,眼睛一动不动地观察着刘樊丽和青年男人的一举一动。

    “算了,不和你计较。这次的事情做得不错。”刘樊丽背对着我,我看不到她的神情,但从她的语气中,我可以听得出来她很高兴。

    摩擦着录音笔头的手指微微往下按,完后,我还不忘把吊在包包上的青蛙U盘的启动键按下,把它微微移出去,对准刘樊丽两人,进行录像。

    接下来,我便收回目光,整个人靠在墙上,安安静静地听着他们交谈:

    “刘小姐,我敢保证,这次的行动绝对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再说了,我也不敢办糟了不是?”

    “希望如此,我谅你也不敢。”

    “那,刘小姐,我的费用能不能翻一倍……”

    “贪婪的狗东西,给,千万拿好了,若是让我知道你把我捅出去,你就死定了!”

    “是是是,那小的可以走了吗?”

    “慢着,把你手中所有的底片交出来,一张都不能少!”

    “刘小姐,什么底片……我不知道……”

    “张南,你少给本小姐装蒜,别以为本小姐不知道那女孩是谁,你那点小心思,也就骗骗小女孩,也敢拿来本小姐面前作祟?”

    听到这里,我的脑袋一片浆糊,那个女孩是谁?看起来张南对那女孩有所顾忌?百思不得其解,我继续往下听去。

    但猛然哆嗦了一下,刚才,刘樊丽叫他“张南”?我不由得瞳孔一缩,原来青年男人,就是当年追杀我和佩佩的张南!

    想着,我的手不由得攥紧起来。

    “刘小姐……我听不懂你再说什么……”

    “我管你真听不懂假听不懂,少废话,赶紧交出来,不然方总那边,你就等着死吧!”

    听到方总,我身子一颤,绯闻人物除了我还有方总,看来,刘樊丽真与我的绯闻有关系?

    “不不,刘小姐,饶小的一命,小的这就给你,全给你……”

    “这还差不多,如今凌诗娅都已经被唾弃了,估计也翻不了身了。而你就没什么用了。自己离开A市,和那女孩过日子吧,没事别出来,若让我知道了,你应该知道后果了吧?”

    “是是是,小的这就回去订机票离开,再也不回来了。”

    “不过,刘小姐,我很疑惑,凌诗娅不是你姐姐吗?你怎么……”

    “张南,本小姐可有和你说过,没事别乱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不过,我今天心情好,告诉你,只因为她是一个坏人,一个要抢我东西的坏人,她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现在,懂了吗?”

    “懂了懂了……”

    ……

    剩下的,并没有什么重点了,不过,张南的模样,我倒是记得一清二楚!

    我默默的按下录音笔头,把笔放进口袋里,正要移回包包关闭录像,岂料身旁竟传来一个女人的大喊,“喂,小姐,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

    我惊得猛然回头,是个清洁工服饰的人,手里还拿着扫把,我连忙抓紧包包就原路返回,朝楼梯门口跑去!

    竟然被发现了!现在必须得逃掉,不然自己将要面临的,即是死亡!

    我快速的跑着,要见离楼梯门愈来愈近,刚要夺门而出,后颈就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而我两眼一抹黑,直接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