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4章 绑架???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3479字

    “滴答——”一道道清脆的滴水声在耳边响起,霎时间把我昏睡的意识吵醒过来,渐渐回笼,我慢慢的睁开眼睛,三两重影在视线中晃荡,眯了眯双眼再睁开,才得以聚焦。

    我安静地稳定一下心神,才开始打量起四周的境况。

    这是一个废弃工厂,墙壁上长满一块块青苔,地上堆积着一些大小不一的铁器,由铁皮制作的屋顶还破了一个大洞,沿边还有水珠滴下来,拍打在铁器上,搞得到处皆是铁锈的味道,特别刺激人的嗅觉。

    我微微的皱起眉头,尽量少去呼吸被此味污染的空气,低头一看,发现一条麻绳紧紧地绑在身上,双手扣在后背拿不出,双脚也被紧紧地捆了起来,动都不能动。

    再加上铁门紧紧的关着,四周的窗户都被铁皮死死封住,即使没有东西限制着我的行动,凭我一人之力,我也逃不出去。

    然而,放在我口袋中的手机不翼而飞,我的包包也不见踪影,即便有法子,也无计可施啊,更不用说向他人求救。

    不得不说,自己这次是真的栽了个狠狠的跟头,只能自己想法子逃跑了,至于别人,奢望不起。

    想着,我默默地闭起双眼,回想起在星达公司发生的事情,自己好像是被人打晕了,如今才会身处此地。

    不过,自己会被带到这里,会是刘樊丽干的吗?还是张南?

    我正在心里猜测着,远处突然响起“刺啦”一声,吓得我心尖一颤,立马抬头朝前方看去。

    只见四个青年男人走了进来,一个在前,三个紧随,这架势让我觉得自己这是碰上了黑社会,身子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

    待他们走近,仔细一看,我才发现自己的感觉是多余的,而站在最前头的青年男人,一身黑色布衣,头发乱七八糟,脸色发白,两眼更是凹了进去,看起来极为恐怖。

    这人,不正是张南吗?

    我直勾勾的看着他,发现他也在看着我,眼中闪着阴暗光泽,嘴角向上斜起,“大小姐,你可醒了,我还以为自己下手太重,让你永远沉睡不起呢。”

    下手?我的眸光闪了闪,面不改色的看着他的嘴脸,冷声道,“是你打晕了我。”

    张南并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笑了笑,在我身前蹲下,伸手抬起我的下巴,眼中泛起不明之色,“大小姐,你真漂亮。”

    我歪头挣开他的手,强压住心中的慌张,看着他沉声问道,“张南,你抓我来干什么,信不信我……”

    说完,我才后知后觉,自己说错了话,赶紧噤住声,紧张的看着他。

    “大小姐,你真厉害,我们才第一次见面,你就知道我的名字。”只见张南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刀,用指腹轻轻的摩擦着刀面,“不,我说错了,这是第二次,不然,你也不会落在我的手中不是?大小姐?”

    我一看到有刀子,反射性的往后退,但背后是一根柱子,再怎么往后抵也无法挪动一分,我紧张的盯着他手中的刀子,一动不动,就怕他一不小心,伤到自己。

    张南似乎看出了我的想法,停止摩擦,伸出手,拿着小刀在我眼前摇了摇,嘴边溢出邪笑声,“大小姐,你该不会是怕它吧?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只是……”

    说的同时,他把小刀贴在我的脸颊上,我可以感受到脸上一片寒意,接着刀子顺着脸颊慢慢往下移,直到颈脖出他才停,一脸邪笑地看着我。

    我紧紧地咬住下唇,有些害怕的看着他,对于这种行为,早已把我的淡定消灭,头上更是冒出了冷汗,身子也颤抖不停。

    “只是什么……”我不敢叫他拿开刀子,只能拿他的话询问他,尽量转移他的注意力,免得他升起杀人的心思。

    “只是,刀子不长眼,伤到你是不可避免的。”说完,只见张南手一横,我的脖子,传来一阵阵痛意,痛得我眯起了双眼。

    “痛吗?”张南拿开刀子,刀片上沾着血,那一抹艳红直刺刺的刺激着我的眼球,让我被捆在身后的手,忍不住攥紧起来,指甲狠狠的掐进掌心,传出微微的刺痛感。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眯着眼睛,透过那一点缝隙看着他。

    顿时,气氛安静下来,空中夹杂着铁锈味和腥味,只有水珠落地的滴答声,演奏着一段淡淡的曲调。

    最后,是张南打破这番场面。

    只见他扔开刀子,一把掰着我的下巴,硬生生扯回来,对着他,“大小姐,今天你刚醒,你也累了,我明天再来看你。”

    说完,他也不管我说不说话,便甩开手,起身离去。走时,还不忘记吩咐下另三个青年男人,“你们,可要好好的伺候好大小姐,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

    闻言,明白他的意思的我,吓得愣住了,脑中变得一片空白,直到脸上感到一抹温热,我才回过神来,发现其中一个染着红发的男人正色眯眯的看着我,一只大手更是轻浮的抚摸着我的脸。

    我一惊,瞬间放声大叫,“你干什么!放开你的手,别碰我!”

    “大小姐,别那么大声,这里只有我们,就算发生了什么事,也没人能救你。”红发男人并没有拿开手,反而一脸淫笑,看得我想吐。

    “我呸!你有什么资格碰我,小心我告你非礼!你就要蹲局子过完后半辈子吧!”我故作目光恶毒的看着红发男子,试图以强硬的态度吓住他们,不然自己的清白就没了!

    话一落,三个男人不仅没有惧怕之色,反而一块哄笑起来,看着我的目光尽是嘲笑之意。

    “大小姐,你还不一定能走出这个地方呢,告我们,说笑呢?”其中一个染着黄发的青年男人挑眉说道,接着与自己的另两个伙伴哈哈大笑起来。

    看着这画面,听着这笑声。我倍感屈辱,心中窜起一团团不安分的火苗,却只能压在心底。

    脑中一回想起张南的话,我就气得咬咬牙,自己再怎么不济也是凌氏大小姐,如今却沦落到如此地步,若他日能出去,我定不放过他们!

    想着,我看着他们更加的可恨,目光一一扫过三人的嘴脸,把他们的模样深深的记在脑海里。

    接下来,三个男人就一直在用语言调戏我,攻击我,并没有什么过分的举动,见自己安全了些,便撇过头闭上双眼,不理他们,休息起来。

    三人见我如此无趣,啐口骂了几句,便路过我朝后面走去,也不知他们在干什么,时不时传来几声大喊,更是响起拍桌的声音,吵得我都无法稳定心绪。

    我微微的睁开双眼,望向前方,由于铁皮大门没有关,我可以直接看到外面的景况,只是天已黑,而外面一片漆黑,唯有挂在天际的那一抹明月,才能让我的心安定几分。

    即便微风拂面,掠过片片凉意,我也不害怕。

    ……

    一连下来,又是一天,我也慢慢的摸透了张南和三个青年男人的性子,个个都是变态,一天不把我弄生气,一天不舒服。

    而我,渐渐有了法子,可以稳住他们,借此给自己最大保护。

    刚到中午,我坐在地上,把整个人的重力都靠在柱子上,让自己能省点力气就省点力气,这些天他们都没给我吃的东西,肚子连咕咕叫的力气都没了。

    这时,一个染着绿发的青年男人拿着一个碗朝我走来,碗里有两个还算干净的馒头,“这是你的午饭。”

    如果他们要杀我,应该不会这么麻烦地把毒药放进馒头里。

    要逃跑,先吃饱!

    “谢谢。”我轻声的说声谢,抬起早已自由却依旧被麻绳捆住的两只手,拿过馒头,放嘴里咬,轻轻咀嚼起来。

    绿发男人看了我一眼,什么话都没说,拿起碗去乘了一碗水搁在我身边,再起身离去。

    我默默地放下手中的馒头,眼神复杂的看着碗中的水,思绪万千。

    也不知张南想干什么,把我绑在这里,既不杀我,也不放我,还时不时来和我说话,稍有不开心,就往我手臂上狠狠地划一刀。

    如今我的双手上,已有好几道刀伤,由于没经过清洗和包扎,每道伤痕都是红色的,即便慢慢地结了痂,还能看出干涸的淡淡血迹。

    而其他三个青年男人呢,我以他们的头发来区分命名他们,分别为红毛、黄毛和绿毛。

    在我的眼里,红毛和黄毛就是俩混球,什么污言秽语都敢说出口,而且对我比起张南来,也好不到哪去。

    然而绿毛,算是四人中最好的一个了,即便他也是混混,有时也很可恶,但大多数对我还说还是不错的。

    所以,对于这种秉性,简直是给我一条活路啊!再加上今天是绿毛值班,这里只有我和他两个人,不好好利用一番,怎么对得起自己。

    想着,闪过一抹灵光,一把扔掉馒头,故作一脸痛苦地叫道,“啊!好痛,肚子好痛!”

    不远处的绿毛听见,赶紧跑了过来,问我怎么了。

    我赶紧扮出痛苦的神情,不安分的扭了扭身子,忍声叫道,“啊,好痛啊,肚子好痛,我要上厕所……”

    结果我扭着扭着,一个不小心手臂擦过绑在身上的麻绳,直接把我的一道好不容易结痂的伤痕擦破,顿时一阵麻麻的疼痛感传入体内,刺激我的痛觉神经,痛得我小脸一揪。

    “痛……”我咬着牙叫道,这回是真的痛……

    绿毛半信半疑的看了我眼,再看到我整张小脸揪了起来,才愿意解开捆在我身上的绳子和脚上的绳子,拉着我朝外面走去。

    工厂外是一片杂草地,里面不泛有些小型铁器,不过都生锈了。

    绿毛拉我到一处,恶狠狠的朝我威胁一声,“别妄想着逃跑,不然有你好受的!”完后转身过去,他用铁链拉着我,狠狠地。

    我默默的寻了一地蹲下,伸手从草地里捡起一块东西拿好,随即眼中闪过一抹不明的光泽。

    我蹲了一会,才起身,还不忘记弄出些悉悉索索的动静,然后随绿毛回去。

    剩下的,并没有什么重点了,只不过是张南对刘樊丽的恭维话罢了。

    我默默的按下录音笔头,把笔放进口袋里,正要移回包包关闭录像,岂料身旁竟传来一个女人的大喊,“喂,小姐,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