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5章 坠崖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3031字

    又过了一天,我一如既往地和他们三个相处,不得不说,这里都成我第二个家了,除了不能洗澡有些难受,其余我什么都能接受得了,哪怕食物是馊的、脏的。

    夜晚来临,我早早的搁下了眼,轻轻的浅息起来,即便耳边老是传来三个男人的吵闹声,我也能好好的睡觉,直到三个男人的声音变得虚无。

    我突然睁开双眼,观察着周围的景况,侧耳倾听身后的声音,接着,便有一阵杂乱的打盹声传来。

    我笑了笑,确定他们已经全都睡了,从手掌下拿出几天前在草地里捡起的一片铁片,它已经生锈了,也有些生钝了,但割麻绳还是有希望割得断的。

    我用两指夹住铁片,往下面的麻绳慢慢的割着,由于麻绳捆得太紧,直接勒住了我的手腕,而我一向麻绳来回割动,就会割到自己的手掌心,连续几天,我手已经有些麻木了。

    我紧紧地咬住下唇,礼物割动着麻绳。我弯曲起双腿,分别向两边撑开,被割掉的细碎则掉落在地上,不会沾在我裤子上。

    这几天来,我都是趁他们睡着之后,用同种方式把麻绳一点一点的割掉,从粗变细,但表面却看不出来。

    至于这些碎屑怎么弄掉,我直接在地上割开一大块青苔,然后把青苔盖在碎屑上,再把双腿竖直压在地面上,一个小时左右,就没啥痕迹了,若不轻易去动,青苔是不会动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抬头往门外看去,天依旧是黑的,不过远边的天际已有些泛白,我强咬着牙,手上的速度加快,不知过了多久,麻绳断开掉落于地。

    我也不浪费时间,看都不看手上的伤一眼,直接到脚边解麻绳去,也不知是他们太自信,还是我太安分,脚上的麻绳打的并不是死结,很快就被我解开了。

    我抬手拉了拉绑在身上的麻绳,发现并不是很紧,便扭动着身子,试图把绳子撑大一些。

    我慢慢的蹲了起来,身子左右扭动把麻绳往上推,花了好长一段时间之后,我才站了起来,整个人贴在柱子上。

    我再次抬眼往门外看去,发现天际都白了一大半,赶紧伸手把绳子往下拉,岂料,突然响起一个声音,吓得我立马顿住了手。

    “喝,继续喝!”一个呢喃声响起,接着“砰”的一声,是某物砸落于地而发出的响声。

    我愣了一会,听着身后的动静,发现并没有什么,依旧是重重的打呼声。

    在天际全部变白时,我终于把麻绳磨到小腿处,我稳了稳自身重心,慢慢的抽出一只脚,然后再抽出另一只脚,直到麻绳落地。

    我欢喜得无声欢笑,心中的喜悦早已覆盖身上的痛意。

    我暗笑几声,便转头往柱子后看去,一眼就触到我的包包,而且上面还吊着那个青蛙U盘!

    我更加欢喜起来,见三人都在打呼睡着,也不管他们睡哪,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走到他们身旁,偷偷的伸出手,朝自己的包包拿去。

    当我的手就快要触碰到包包时,一旁趴在桌上睡觉的绿毛突然立起身子来,吓得我立马缩回手,害怕的看着他,不敢乱动。

    可静了一会,绿毛并没有动,我狐疑地探出头,发现他的双眼紧闭,依旧是睡梦中的模样。

    见此,我不禁松了一口气,再次把手伸向包包,很容易就拿到手了,我把它往上一提,提到与我胸口同一高度,才往外移。

    角落有个小纸盒箱,我蹑手蹑脚地走过去,之前就注意到他们把我的手表藏在这里。因为那天绿毛拿出来欣赏了一下。

    我一拿到手表,又蹑手蹑脚的往外走,还不忘记看看他们的情况。

    直到我走到门口,他们还没醒,把手表戴在手上,朝着一个方向就跑。

    我目无方向地跑着,直到跑出了杂草地,来到了树林里,我才停止跑动,喘着粗气慢步前行。

    困意袭来。

    现在的境况,不容我休息,只有走得远远的,到了真正安全的地方之后,才是安全。

    也不知是几时了,天际已变得蔚蓝,太阳也升上了空中,散发出暖和光芒,照射在树林中,透过一片片繁枝密叶,在地上映出点点疏影。

    当我实在走不动的时候,我靠在一棵树干前滑坐下来,把手中的包包搁在地上,打开一看,发现里面只是些零散的化妆品,手机已不见,录音笔也不见,但青蛙u盘还在。陆翊桓的铂金卡倒是还在夹层里,只是被剪成两半。

    见此,我的脑中一下子划过一道灵光,不由得失笑起来,如果张南不是自己的敌人,这人的确有点小聪明,且能缩能伸,是个办事的好帮手。

    只可惜,既然他帮刘樊丽办事,这人就不能为我所用,也不能存留于世了。

    不过,没有就没有吧,反正是陆翊桓的卡,又不是我的,断成多少截我都不会心疼半分。

    我默默地关好包包,手指摸向垂吊着的青蛙U盘,轻轻的按了下关闭键,毕竟那天没来得及按下,现在也不知道里面都录了些什么,只能等回到家了才能看。

    我轻轻的把青蛙U盘摘下,紧紧的握在手中,也不知道张南等人会不会追过来,只要有了这个,我很快就能翻身过来。

    想着,耳边突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以及脚步声和说话声,吓得我立马从地上爬起来,扔下包包,躲在大树后面,侧耳倾听。

    “该死的,这小兔崽子跑哪去了,你们现在分头去找,找到就把她绑回来,生死不论!”

    这是张南的声音!他想置我于死地!我惊得往后退一步,结果踩到了一根树枝,微小的响声,并不会引起注意力,我拍拍自己受惊的胸脯。

    我赶忙回神来,听着声音离自己越来越近,吓得又一个后退,结果拌到一根扎地的树根,整个人往后摔倒下去,惊得失声大叫!

    我摔得双手擦伤,衣服也破烂起来,痛意直接卷席过来,但我却麻木得没有知觉,此刻只想捂住自己的小嘴,还没来得及,不远处又传来男人的说话声。

    “有尖叫声,是那个小兔崽子,离这不远,快,赶紧去抓人!”

    我一听到“抓人”两字,也不理会伤口什么,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往后面跑去。

    一路上,我磕磕碰碰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甚至差点被发现了,我还是咬牙坚持跑着,因为自己再不跑,就真的没命了!更不用说翻身!

    此刻,我浑身的衣服都被树枝割破,脏兮兮的样子得犹如乞丐,身上尽是大小不一的伤口和伤疤,还有流着血的,但这并不能阻止我活命的脚步。

    我跑着跑着,意识渐渐消散,眼前的路都一分为二起来,我用力地甩了甩头,发现并没有用,心一狠,直接咬破下唇,一阵痛意卷席而来,我才清醒几分。

    凌诗娅,赶紧跑!跑掉了,你就成功了!

    我在心里鼓励自己,加快速度,正当自己快要跑出森林了,竟然拌到树根,一个跟头往前栽,我惊得双手抱头,蜷曲身子打起滚来,滚到好十几米才停下。

    我稳了稳身子,松开双手,慢慢地站了起来,睁眼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正在悬崖边,而前方,则是张南等四人。

    “好你个小兔崽子,这都能跑,真让我好找呢!”张南沉着一张苍白的脸,眼中射出阴狠的光芒,看的我有些发怵,不由得往后退一步,结果踩到悬崖边缘,差点没稳住身子,且有几颗小石子朝下落去。

    我恍了恍神,往前走一小步,待自己不在踩着边缘,才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张南。

    “你这小兔崽子,死到临头还给我嘴硬,要么跟我回去,要么死,你挑一个!”张南阴狠的喊到,真有那么一股阴邪范儿。

    “不都是死吗,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我按耐住心中的恶心,大声喊回去,与他对持。

    张南恶毒的盯着我,好似一只死死盯着自己猎物的野狼一般,而我则是他眼中的猎物,一个死到临头却垂死挣扎的猎物!

    突然,他的眸光一闪,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竟抬步缓缓的朝我走来,吓得我赶紧大叫,“你别过来!不然我跳下去!”

    我的话一落,我就后悔了,因为张南就是想我死啊!

    果不其然,张南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而止步,反而上前走来,吓得我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看着他离自己愈来愈近,我在心里作出了一个很大的决定,微微转头瞄了瞄悬崖的高度,吓得闭起双眼,再睁开时,张南的手已经快伸到我的胸口了。

    这时,我不再犹豫,整个人往后一退,便朝着悬崖下面掉落下去,直接让张南抓了个空。

    我快速的坠落着,我反射性的双手抱头,把自己卷成一个球状,整个人的思想也成了放空状,脑海里只回转着两三句话……

    凌诗娅,希望老天能眷顾你,让你这一次能死里逃生,度过一关!

    凌诗娅,你要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