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6章 他在u盘里藏了监控器?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3154字

    “砰——”突然响起一道声音,我整个人摔在长在悬崖上的一根树干上,双手被震开变得麻木起来,胸前的肋骨也压得生疼,好似断了,浑身传来刺骨的痛意。

    我沙哑的嘶吼几声,眼角都滑出泪来,身上的疼痛感甚至快把我的意识掩盖,想晕厥,却痛得只能硬生生的承受着痛苦。

    我哀嚎着,心中不停地期盼着,叫唤着,谁能来救救我,救我……

    岂料,耳边传来“嘎吱”一声,细小的树干直接断开,我的身子一下子又朝下坠落,风声炸响,气流更是刮的我的脸一阵生疼。

    然后“砰”的一声,我直接砸进了一棵葱郁的大树上,打落一片片叶子,背后的衣服勾在一根树枝上,整个身子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只留了一口气在空中垂吊着,苟延残喘。

    我感受着身上的痛意,紧闭着双眼却无法昏睡过去,更不用说动了,直到后背传来“撕拉”一声,我才放弃了最后一丝希望。

    我的意识渐渐消散,隐隐听到有人的叫唤声,但整个人实在是疲惫不堪,终是抵挡不住困意的卷席,一片黑暗。

    ……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悠然转醒过来,鼻尖是刺鼻的消毒水味,刺激得令我忍不住皱起眉头。我缓缓地睁开双眼,入眼即是一面洁白如玉的墙壁。

    霎时间,我的脑子有些放空,直到瞳孔不再涣散,我才回神,这,是哪里……

    我试图动动自己的手,发觉自己连手指也抬不起来,脸庞更是无法转动,隐隐感到有什么贴在额头上,但无法看得见,更不用说身子可以动了,一动就是一阵痛意袭上心头。

    我像个瘫痪人一样躺着,只有眼珠子可以转上两番,静静地思考了一会,我可以猜出,自己是被什么人救了,现在估计是在某家医院的病房里,奈何伤势太重,只能躺着。

    想着,突然一道开门声响起,我赶忙溜了溜眼珠子看去,情急之下却不小心拉到了手,痛得我眯起眼睛直呼气,再睁眼时,就看到一个年轻的女人,估摸二十岁左右,头上戴着粉色护士帽。

    只见她看着我,脸上洋溢起淳朴的笑意,“凌小姐,你终于醒了,老天保佑……”

    我正要开口,却发现喉咙处又痒又痛,估计是自己躺得太久,口干舌燥,难以说话。因而,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从口中吐出一个虚弱无力的字,“水……”

    “哦哦,我都糊涂了,我这就去拿水给你。”护士小姐极为呆萌,愣了一会,随即懊恼地嘟了嘟小嘴,才离身而去,再回来时,手里拿着一杯开水。

    她搁下水,伸出双手,抚向我的双肩,似要扶我起来,可她刚使劲扶我起来,我就感到胸前一阵疼痛,压得我的心口,有些喘不过气来。

    护士小姐似乎察觉了我的变化,吓得霎时松开了手,我的双肩一下子砸下来,重重地砸在床上,直接刺激到分布在身体各处的痛觉神经,我整张小脸都因此揪了起来。

    妈呀,这是要我的命啊……

    “对不起对不起,凌小姐,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耳边传来护士小姐的抱歉声,语气中夹杂着惊慌之色,我无声地在心中抱怨,但面上却舒缓下来,朝她笑了笑,“没事……”

    岂料,护士小姐并没有说话,反而发出了小小的啜泣声,我的脸色不由得僵住几分,缓缓睁开闭着的双眼,朝她看去,果然见到她的眼角滴出泪珠,双手正捂住嘴,试图不让自己漏出声来。

    我尴尬地看着她,心中的点点疑惑顿时卡在喉咙处,不知道该说什么,直到房里响起一道清脆的男声,才把这一幅画面打破,“醒了?护士小姐,能否请你先出去一下?”

    听到声音,我有一瞬间的呆愣,只觉这个声音好似在哪里听过,但又想不起来是谁。

    “哦哦,可以……”只见护士小姐停止哭泣,眼中泛着纯真可怜的光泽,她转头朝我说了句,“凌小姐,有事你再叫我,不打搅你们了。”说完,她便离去。

    我懵懂着一张小脸,看着她的背影从我的视线中消失,在心中怪叫几声,What?这就走了?你别走啊,好歹也告诉下我,那人是谁啊……

    我认命地翻了个白眼,无语地望向天花板,不得不说,我此刻特别讨厌自己的这幅模样,动也不能动,干啥子都不行,稍不小心,浑身就痛!

    我静静地躺着,听着身边的动静,也不知道那男人是神经还是其他,当护士小姐一走,他便不说话,若非我听到小小的轻笑声,我都怀疑这里没人。

    “你谁啊——”听着笑声,我的心就莫名升起一团火气,说起话来带着一丝冲气。

    “小妹妹,你说我是谁呢……”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一听到“小妹妹”三个字,我就知道此人是哪个混蛋,我正要开口说他几句时,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我慌张地闪了闪眸子,向手掌使出力来,一动就痛得无法言语,我咬紧牙,心一狠,直接弯起了整个手的手指,发现手心里并没有东西,接着便赶紧松开,脸上都冒出汗来。

    该死的,哪去了,好不容易活命了,它却不见了……

    我一下子有些急眼起来,身子扭动起来,试图翻身去看看它会不会放在旁边,结果不管自己怎样“忙活”,也无法侧身,有的也只是游荡在体内各处的感觉,以及脸上的一层冷汗。

    正当我快要丧气时,耳边传来男人的声音,“小妹妹,你这是在干什么?”

    听到声音,我的心一下子惊喜起来,眼珠子不停地在转动,嘴边更是快速地说出一句话,“那个……帮、帮我……青蛙、青蛙U盘……”可却因为浑身难受,没能把话说完整,但重点词已说出,我相信男人会明白的。

    “U盘?”男人轻声一问,我狠狠地瞪大了眼睛,下一秒他便走入我的视线中,低着头,也不知他在干什么,接着他就把手伸到我眼前,一个脏兮兮的青蛙钥匙圈撞入眼中。

    见此,我激动得眼中泛光,嘴角更是勾了起来,“青蛙……给我……放、手里……”

    我强忍着痛意,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来,但笑意不减,若是仔细地观察,就会发现此刻的我,牙齿一直在不停地打颤,身子也微微颤抖着,却因为刻意隐忍,幅度并不是很大。

    只见男人收回手,目光复杂地看了我眼,便放下手。我看不到他在干什么,但我感到一抹温热握住我的手,接着手指被弄弯起来,我可以感觉到,手掌心里有东西。

    我紧紧地握住手,不愿松开,哪怕这会牵扯着我的痛觉神经,我也不松开一毫分。

    然后,男人往后面伸手,似乎拉了把椅子,然后坐下,一张帅气的脸庞顿时离我更近,我定定地看着他,头发依旧如那天在店里见到的一般,只是胡渣又多了些,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

    “你怎么会……来这?”我呆呆地问他,视线依旧放在他的脸上。

    男人勾唇一笑,眼中泛起一抹趣味,“当然是光明正大地走进来的啊,难道你想我爬窗偷偷摸摸地进来?”

    听着他的话,我朝他翻了个白眼,“少贫嘴……你怎么、知道……我、我在这……”

    “我不是和你说了吗?我是神啊,没有什么我不知道的哦!”男人依旧没有正经地回答我的话,我索性脸一歪,眼一闭,直接不看他,省得自己眼睛被辣。

    “哎哎哎,小妹妹你怎么闭起眼来了,看我啊,继续看我啊……”耳边传来男人的声音,而我对此,无动于衷,毕竟对于一个身为无赖的人来说,只有不理他,才能让他安分些。

    “喂!啊喂!睁眼!我说!行吗?!”男人急得大喊几声,直到他自己妥协了,我才睁开双眼看向他,发现他一脸怨恨地看着我,对此,我淡漠地挑了挑眉。

    男人终是被我弄得拜下阵来,他笑了笑,“青蛙,定位。”

    “什么!”我顿时大叫起来,不敢相信地看着他,只见他一脸尴尬,目光闪烁,就不看我,完全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气得我身子直颤抖。

    “你卖个……东西、西,还……定位!”我本来就牙齿打着颤,此时,更是颤得更厉害了,多了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

    我还以为男人会逞强去为自己辩解,不曾想,他竟然朝我卖起萌来,并可怜兮兮地看着我,“额,我错了……”

    “你……”我被他的举动搞得不免有些风中凌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目光恨恨地盯着他,冷着一张小脸,很直接的下起逐客令,“你给我出去!”

    “小妹妹,不要嘛,不要赶我走嘛,我又不是故意的……”男人继续卖着萌,还委屈地朝我眨了眨眼睛,看得我立起一阵鸡皮疙瘩,很想起身打他一顿。

    “出去!”我不理会他的话,继续冷着脸,因为他再不走,我就要骂人了!

    男人委屈地看着我一会,似乎是被我盯得难受了,站起身来,转身就要走,却是一步三回头,“我走了,我真的走了,我真的真的走了……”

    “滚!”我终是忍不住,大吼一声,然后男人就没了影,而我的喉咙便痛了起来。

    该死的,真是气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