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7章 可怜兮兮的罗兰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4046字

    我闭起眼躺着,好不容易平缓了自己的情绪,还没过一会,罗兰来看我,还给我带了一堆水果,看我盯着那个有红又大的红苹果,就很贴心地削好,一片一片地喂我。

    正当我感激地望着她时,她先开口了,

    “小姐姐啊,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家主人你落崖时没看见我啊,千万要说是我和你一起落崖的啊!”

    我更加疑惑地望着她,心头所想涌上嘴边,“为啥?”

    “他让我……,我没能……,害你掉下悬崖了,还这么严重,他要是知道……,他会宰了我啊!”她说话结结巴巴,我迷迷糊糊只听到这些词,但已能推断:她是因为我掉下悬崖才害怕,而且,我掉下悬崖好像与她有关?

    我眯眯双眼,除了医院,我没见过她呀。她的眼泪还在眼眶打转。看来她真的有求于我。

    他是谁?疑惑涌上心头。

    可就在此时,外头一阵的脚步声传来,在门口停下,却不进来,我于是叫道,“喂,上官铭禹,是你吗?”

    护士小姐顿时退在一旁,只因来者是——陆翊桓。

    尴尬了,他怎么来了?

    我正想开口说话,却被他低沉的嗓音打断,“诗诗,才多久没见,上官铭禹是谁呢?”

    我看着他,发现他眼中深沉得让人看不透,好似漩涡,一不小心就会被吸进去,这种人让我真的很惧怕。

    我害怕的转了转眼珠子,小声的回答他,分毫没有刚才对上官铭禹的架势,像只被驯服的小野猫,“我朋友,只见过一面。”

    “嗯?”陆翊桓嗯哼了一声,继续发难我,说话特别难听,“见过一面就想着叫他了?诗诗,你是有多缺男人?”

    听着,我气得想打他,可我一个侧身都翻不过去,还牵扯了伤,痛得我想大吼大叫,来转移注意力,不会感到那么痛苦。

    可陆翊桓却混蛋得不行,我痛得直呼气,话都说不出来,他又说了一句,“呵,诗诗这是要去见情郎呢,这么着急,连伤都不顾了,如此相亲相爱的情,让人忍不住想掐断呢。”

    What?我情郎?我着急?我们相亲相爱?我去,陆翊桓你脑子是不是进水了!

    我无声地在心中怒吼,面上却强忍着不生气,静静的躺在床上,慢慢地平息体内的火气。

    好不容易把这团闷火压下去了,结果陆翊桓又来了一句,恶劣中带着讽刺,“不见了?诗诗原来那么重情重义啊,这么怕我去弄死你的小情郎呢。”

    这回,我真的受不了了,什么火气直冲脑袋,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吼了再说,“陆翊桓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

    我话才蹦出第一句,陆翊桓就拉着一张脸看着我,阴沉得让我不敢直视,就连气势也弱了下来,我小声的回答,夹杂着丝丝委屈,“我都说了那是我朋友,只见过一面,刚才他来了,也就两面!如果你那么想去弄死他,我绝对举双手赞成!”

    陆翊桓没有说话,我紧紧的闭起小嘴,打溜着眼珠子,就是不看他,只因我真的不敢看他,他太恐怖了。

    静了一会,我感到身边的寒气渐渐减弱,但依旧渗人不已,我默默的转回视线看向他,委屈的说,“那个我刚才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对于陆翊桓这种霸道冷漠的人,不容许别人对他有丝毫不敬,我刚刚骂他,他没把我扔出去自生自灭,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

    为了自己,为了报仇,我不能和他闹翻。然而现在,只要我低声道歉一下,他应该不会生气了吧,毕竟最委屈的是我啊!

    想着,我便可怜兮兮的看着他,他依旧沉着一张脸,只是已没有刚才那般阴沉罢了。

    他突然问,“你怎么落崖了?”

    我正要说话,看到在他身后一个劲儿使眼色的护士小姐,不禁纳闷,护士小姐又指了指她自己的嘴。

    可能是让我闭嘴?反正我也不想说话。

    陆翊桓可能注意到我眼中的一抹情绪,转头发现正在指着自己嘴巴的护士小姐。

    “嗯?怎么回事?”

    护士小姐动作转换有些停滞,很尴尬地顺势摸了摸鼻子,看了看我,说,“那些人太厉害了!小姐姐逃出来后,被逼到了悬崖……然后我和小姐姐双双落崖了……”护士小姐说我,还撩开袖子,给陆翊桓看了看手臂上已经结痂的擦伤。

    千万个问号浮上我的脑海,这个护士小姐,是陆翊桓派来保护我的?可是失职了?

    陆翊桓又陷入看着我发呆的状态,不知是怜惜还是愧疚……;不过,他居然捏我仍然有些发疼的小手,很用力,疼得我龇牙咧嘴。

    他应该不是疼惜我。

    回过神来,只见护士小姐直勾勾看着我,眼中泛着一抹趣味,看得我有些尴尬,开口问她,“我脸上有什么吗……”

    护士小姐看看陆翊桓,见他没啥反应,于是说,“小姐姐,我觉得你好厉害哦,竟然敢这么和主人说话,还没被扔出去,你真幸福。”

    我听得有那么一瞬间的愣神,主人?什么主人?指陆翊桓?那她……

    我惊讶的看向她,正要询问她,她有些顾忌看了看正在微微点头的陆翊桓,抢先在我面前说话,似是猜出了我的疑惑,“哦,忘了自我介绍,凌小姐,我是陆先生的手下,罗兰。”

    果然如此。不过陆翊桓的手下都是那么平易近人?真不可思议。

    既然知道了她的身份,想必她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此时此刻,我只想把自己的疑惑都问出来,一一寻求答案,解开疑问。

    “罗兰,那我是怎么来这的?”

    “凌小姐,是我带你来的,这是主人的私人医院。”

    “你带我来的?你怎么知道我在那?”我不免对她的话有些惊讶。

    “是啊,是……我和上官铭禹把你抬到这家医院的。”罗兰嘟嘟小嘴。

    “哦,那谢谢你啦!”

    “不用。”罗兰边说边用温热的白帕子给我擦拭脸颊。

    我总觉得哪里不对。想了很久,突然一个激灵:罗兰?怎么这么巧。我眯眼看着罗兰有些泛红的脸蛋,想了很久,“你咋知道我在哪?”

    罗兰的动作在空中一滞,湿哒哒的白帕子就这么掉在我脸上。

    “出去!”是陆翊桓凌厉的声音。

    我听见一道急促的脚步声向门外逃去。我强忍着手臂的酸痛,想拉下挂在脸上的白布,好不容易碰到白布,白布被掀开了!原来是陆翊桓!

    对上他那冷如千年寒潭的双眸。

    “小东西,别胡思乱想,安心养伤,我先走了。”他说着,还不忘捏捏我的下巴。

    转身,他就这么走了。

    我思考了很久?难道罗兰也有我的定位?能确定我的位置?

    想着想着,我莫名的哀伤起来,觉得自己真的很委屈,居然被两人定位?如果我迟逃跑一天,是不是已经被上官铭禹救了。

    再回神来,发现陆翊桓已经不在了,替之是那个护士小姐。

    我看着她,刚才已经帮她解围了,现在等她的解释。可她依然眨巴着大眼睛望着我,被我盯得可怜兮兮的,我只好开口问,“你咋知道我在哪?”

    “定位啊。定位系统是一个由覆盖全球的24颗卫星组成的卫星系统,可以实现导航、定位、授时等功能。这项技术可以用来引导飞机、船舶、车辆以及个人,安全、准确地沿着选定的路线,准时到达目的地。”罗兰可爱的说,一副给幼儿园小朋友讲解知识的模样。

    又是定位!我不禁有些生气,但奈于是罗兰救了自己,自己也不好意思向一个才初次认识的人发火,只好打碎牙把气往肚子里闷。

    不过,既然是这样,想必这是陆翊桓的杰作了,下次有机会再问他。

    我压下怒气,朝罗兰笑了笑,再问,“定位安在哪?”

    “这个,这可是个大人请哦,因为主人不让说,如果说了,你刚才帮我说谎的人情就两清了哦,定位安在你的手表里,还有窃听和录像的功能。是不是很厉害?”

    罗兰一说完,就可爱的朝我咧嘴嬉笑,莫名有种邀功的感觉,但此刻我真的被气炸了,心中的矛头全都指向陆翊桓,只因他的行为实在是太过分了,我无法接受。

    更何况,那是我妈妈就给我的手表,仅此一个,他,竟然还动了它!

    我沉着一张脸,没有说话,努力在平息情绪,但这个,我记住了。

    罗兰似乎怕我误会什么,着急的解释起来,“凌小姐,你可不要生气啊,主人他是为你好。”

    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罗兰,无声回应,怎么为我好了?都监视窃听了,我还有什么隐私可言!

    罗兰似是我肚子里的蛔虫,顿时懂了我的意思,无奈地笑了笑,“凌小姐,你别生气,主人没有侵犯到你的隐私。”

    我挑了挑眉,示意她继续说,她淡淡一笑,“还记得你车祸的那天?你的手表坏得很严重,主人让戴叔拿去修理。主人知道这是你妈妈留给你唯一的遗物,下令必须修好。我们花了好长时间,好不容易才修复好,可能没有和原来的一模一样,但是已经是尽我们的最大能力了,希望凌小姐你不要介意。”

    我惊讶的挑了挑眉,心中的怒火消了一半,我真的没有发现自己的手表有什么不一样之处,看来陆翊桓的手下真不一般。

    不过,修手表就修手表,安装什么鬼东西,是怕我跑了,好方便抓我吗?若不是我平常不常碎碎念,我都怀疑自己说了什么,他都知道得一清二楚!

    想着,我的火气又升了一分,目光继续放在罗兰的脸上,示意她继续说,罗兰似是接收到我的信息,开口解释起来。

    “说到定位这个东西,主人本来没有想过的要弄这个,可在你养伤的期间,主人看到那些污蔑你的报道,才决定安装,就是为了避免你出事,可以方便实施救援,不然我也不会那么及时的出现在悬崖下面,把你救回来。”

    这个理由很牵强,不过,勉强过关,我接受。

    “主人知道告诉你你会生气,所以隐瞒着,不过你的生活以及你干了什么,主人都不知道,主人并没有打开它,只是看着你的位置变不变,窃听和录像什么的都没有哦,小姐姐你不用担心。”

    行,我不担心,如果陆翊桓开了窃听,我现在还后悔没有碎碎念,把他狠狠的骂一遍呢!

    “主人果然猜的没错你会出事,然后在被你绑架的那几天,主人开始定位,然而你的手表根本没有信号,别说视频了,连位置都没有……就像……在这个世界消失了似的。直到那晚你快跳崖时,才派我来保护你,可我终于还是迟了一步!对不起,小姐姐。”

    我想了想,逃出去前,我的手表被一个小盒子装着。于是,也没多想。

    “不过,主人是对你好的,凌小姐你能不能不要生主人的气?”

    行,我不生气,我骂人行不?

    我朝罗兰笑了笑,终于愿意开口说话,“谢谢你告诉我那么多,也谢谢你救了我。”

    “不用,如果可以,请凌小姐不要生主人的气就好,主人定位只是为了你的安全;小姐姐想知道的,罗兰如实说了,小姐姐,求你不要把我刚才说过的话告诉陆翊桓好吗,不然,他可能会打死我的,求你不要把你跳崖时我不在的事儿告诉陆翊桓……”

    我淡淡一笑,点点头,没有说话。

    对于陆翊桓的行为,想要我不生气那是不可能的,不过我感激他,若是没有他的命令,罗兰也不会来救自己,或许自己也不会好好的活着,可能直接死在那里了吧。

    因而,我的火气渐渐淡去,但一有机会,我肯定骂他,而且我要找时间偷偷把这鬼东西弄掉,没错,弄掉!

    想着,我就决定等自己康复了,第一时间就去把它弄掉,我妈妈的东西,不允许别人这番利用,那是对妈妈的侮辱!黑金镂花链手表,是我妈妈留给我的最宝贵的念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