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8章 霸道总裁给我喂药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2920字

    和煦的阳光透过窗户,懒洋洋的洒进病房,飘飘荡荡的空气中弥漫着温馨的气息。

    在阳光衬托下,一切仿佛镀上一层金色,显得那么和谐宁静。

    然而在病床上,我穿着蓝白色相间的病服躺在病床上,阳光透过窗户投射到我恬静的脸庞上,浓而密的睫毛在阳光下若隐若现,弯弯的眉目下是动人心魄的美丽双眸。

    我侧躺在病床上,俨然一副睡美人景象,令人不忍心打破这美好的景象。

    伴随着脚步声,美好的景象仿佛被人打破,就像平静的湖面起了一丝波纹,影响了美的质感。

    病房内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她有着一双清澈透明的闪动着无辜动人的大眼睛,细腻的皮肤在阳光下尽显白皙,脸颊下带着甜甜的笑容,乌黑的长卷发柔顺的披在肩上,活脱脱一个萝莉摸样,她就是我的护士小姐—罗兰。

    就在护士小姐进来之时,我就已经被她吵醒,真的是每天都那么准时,又来给我送药。想着我不禁捂着被子故作假寐。

    护士小姐已经习惯了我的一派作风,还是一副毕恭毕敬的模样,低头微笑“凌小姐,该吃药了。”

    护士小姐甜美的声音使我浑身一颤,每天使我唯恐不及,从小到大我什么都不怕,就怕打针吃药,我有些懊恼的看着护士小姐,眼里的剑刃简直可以把她凌刑处死。

    然而这些并没有使罗兰后退,她还是带着甜甜的笑容,一对浅玫瑰色的酒窝在脸上尽显,像红红的苹果,那样夺目耀眼,使我眼里的憎恨更甚。

    “我不想吃药,你不要拿给我,每天都吃,你不烦,我都要烦死了,真的是难吃死了。”胸口处剧烈的起伏,使我小脸皱成一团,眸里的寒光也直射着护士小姐。

    罗兰在接受到我的眼光,眼里的恐慌在她的眼眸清晰可见,她手忙脚乱拿着右手的药被我的一声怒斥而撒的满地都是。

    “对不起,凌小姐,都是我的错,我马上收拾干净,我知道你不喜欢吃药,我也没办法,希望你不要为难我。”罗兰低声回答,美眸里竟含露珠,更加惹人怜惜。

    看着护士小姐手忙脚乱的收拾一地的凌乱,我的心里就不竟更加烦躁,我摆摆手,迅速瞥了一眼罗兰,嘴里的不耐烦更加。

    “你收拾完就下去吧。”我已转过头来,不再看护士小姐,然而后身的气息仿佛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微弱的气息。

    陆翊桓倚靠在病房门口,冷眼看着屋里的一切,嘴角不住勾起一丝微笑,眯着眼睛看着我。

    阳光照在他邪恶而俊美的脸上,首先入眼的是他高挺的鼻子,乌木般的黑色瞳孔,眼中熠熠闪烁的寒光,英俊的侧脸更加俊美非凡。

    陆翊桓一步步向我走来,身形硕长的身躯,仿佛一下一下敲打我的心,他散发出的王者气息震慑着我,我不禁慌乱不已。

    “罗兰你下去再拿药来,我要亲自看着凌小姐吃。”

    “是,主人。”

    护士小姐刚走,陆翊桓抬起我的下巴,俯视着我,眼里微冷,充满磁性的声音骤然在这时响起。

    “女人,我怎么听说你今天很不乖,不肯吃药,。”看着陆翊桓幽暗深邃的眸子,嘴角噙着的一丝玩味的笑。

    捏着我下巴的手,又不住加紧,迫使我抬眼看着他“不、、不是的,我只是待会再喝,药有点太难喝了而已。”我试图解释,还尴尬的笑了笑。

    该死的男人,每次都这样霸道,每次都是搞得好像别人欠你几百万似的,死冰坨子!

    陆翊桓抬眼眯眼看了一下我,我不甚至不敢看他的脸,难道他知道我在骂他?我心里的不住一阵慌乱,不会吧。

    “哦,是吗?”陆翊桓伸手放开了钳制我下巴的手,坐在病床上,用锐利深邃的目光看着我,不知觉的给我了很大的压迫感。

    “女人,你要记住你是我陆翊桓的人,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药要好好吃,如果你不肯吃,那我会以我的方式让你吃下去的。”说着手还不住捋了捋我的头发,周身气息却没有减弱。

    听到这,我不在心里不禁直发毛,手里拽住被子的手已经被汗水浸湿,只是怯怯看着陆翊桓这个可怕霸道的男人!

    “听到没有?”面对我的发呆,陆翊桓好似很不高兴,他浓密的眉毛叛逆的稍稍向上扬起,棱角的线条更加分明。

    我回过头,也只能木讷的点点头,还是乖乖听他的话吧,不然都不知道怎莫死的。

    看着我点头,陆翊桓很是高兴的,嘴角噙着一抹放荡不羁的微笑,如雕刻版的轮廓显得更加分明,俊美异常的脸更加邪魅性感。

    这一幕更让人移不开眼,凛然英锐之气的五官更加冷俊,我定定望着他,感觉左胸膛剧烈跳动,真的是一不小心就让人沦陷,让人无法自拔,真是妖孽!

    “主人,凌小姐的药拿来了。”一声女声拉回我的理智,我呆立的看着罗兰,还是要吃药,还不能发作。

    “嗯”陆翊桓的声音还是冷漠异常,伸手拿过药,看着我呆立不情愿的摸样就不住觉得好笑。

    陆翊桓并没有吩咐护士小姐下去,穿着一身淡紫色纱裙的罗兰,显示出她的魔鬼般的身材,修长的大腿笔直修长,只是静静的站立一旁,莞尔微笑。

    我甚是感到疑惑,为什莫陆翊桓没有叫罗兰出去,平时不是早已叮嘱出去了吗?我美眸里闪着一丝疑惑,拉耷着脑袋冥思苦想。

    此时,陆翊桓看着我歪着脑袋,眼里的冷漠终于有了一丝消退,语气也恢复了平常的表面看似放荡不拘泥,但眼里不注意表露的精光却不让人蔑视。

    “诗诗,给过来吃药了。”他好笑的声音是那么悦耳,却令我觉得觉得很是刺耳,这变化也太快了,不禁让我毛骨悚然。

    我惆怅着,始终挪不动我的腿,我真的很不想吃药,心里的惆怅让我额上竟浮上了一丝汗珠,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看着挪步不已,陆翊桓已经大步流星走到我的跟前,右手端着药,如黑曜石般澄亮耀眼的黑瞳直勾勾的看着我。

    “既然诗诗走不动,那就让我来喂诗诗好不好?”温柔的话语,一张坏坏的笑颜,周身散发出的阴冷的气息却没有减弱,天生一副帝王般的气息却让我不容拒绝。

    他到底想干嘛?

    只见陆翊桓右手拿着碗,英俊的脸因为喝药而被挡在跟前,嘴角泛着药汁泛着光,他不会想要这样喂我吧?罗兰还在这里呢!

    我因为陆翊桓的举动,美眸不禁睁大,他不会是想……?

    只见片刻之间,陆翊桓伸手把我禁锢在他的环抱之间,伸手钳住我的下巴,看着他的俊颜慢慢靠近我的脸,我想挣扎却无奈。

    陆翊桓俊脸在此时,已在我的眸子里放大,两只唇紧紧相贴,电流表般的触感从我身边划过,我感觉到浑身一个激灵。

    甚至可以感觉到陆翊桓的舌头在我的舌头里翻腾着,曲卷着我一口一口使我喝下药,嘴巴里真实的触感让我有些炫目。

    陆翊桓古龙水香水味围绕在我的周围,脸颊下的泛起了朵朵红晕,该死的,罗兰还在这里呢!这个该死的男人。

    想到这陆翊桓已近离开了我的嘴边,嘴里的泛着红,俨然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我感觉脸颊上就像火在燃烧,活像红透的大苹果,让我觉得害羞不已。

    “诗诗,我觉得这样喂药真好。”陆翊桓邪魅一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唇。

    好你个大头鬼,真的是太都丢脸了,我想扯着被子捂住自己,我感觉在这样下去,我会羞愧而死。

    陆翊桓仿佛看穿了我的想法,他伸手拉住了被子,“诗诗药还没喝完呢!我们继续,我们继续。”

    说着他低头含着就要向我的嘴靠近,“我喝,我喝还不行吗?”我几乎是低吼,真是可恶的男人,今天脸都丢大了。

    陆翊桓随即满意勾了勾唇,乌黑深邃眼眸看着我“早这样乖乖吃药不就好了?下次在这样我会以同样的方式惩罚你,直到你把药喝完,我知道你很喜欢我这样给你喂药。”

    我简直欲哭无泪,哭丧着脸,该死阴险的男人,我除了在心里咒骂他,却不敢实地发作。我接过药,便迅速的一饮而下,哎,真苦。

    我愤懑的看着陆翊桓,以表示我的不满,男人看到我喝完药的碗,并不在意,只叮嘱住罗兰下去,随后便坐立在我的病床前,静静的看着我。

    落日的余辉印射进来,男子好看的脸上始终带着笑颜,眼里的宠溺更是盯着女孩,与女孩的不满形成鲜明的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