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9章 陆翊桓vs上官铭禹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2855字

    一周过去了。

    病房内,我一身蓝白条纹病服坐在床上,右手吊着点滴,手臂上的伤痕都结痂了,也拆了固定手的绷带,但还是有点麻,不过可以运动一下,只是胸口处隐隐作痛,压得我呼吸真不顺畅。

    我无趣的昂着头,望着天花板净发呆,肚子时不时发出“咕咚”声,只因今天起太早了,罗兰还没来呢,而我已经饿死了。

    天啊,罗兰快来啊!不然我就要饿晕了啊……

    愣了一会,耳边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渐渐变大,我惊喜得赶紧回过神来,大声叫唤,“罗兰,罗兰!你终于来了……”

    脚步声一到门口处,就静止了,我不免有些疑惑,伸长脖子努力探头去看,却啥也看不到,只好再次撒开嗓门出声叫唤,“罗兰罗兰!站门口干嘛!赶紧进来!我快饿死了!”

    说完,我便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真不想对自己抱怨几声,实在是痛苦啊,大声说话都能让自己胸口发闷。

    “噗。”门口传来一声喷笑,我的脸色顿时僵住,怎么是男的?罗兰呢……

    “诗诗,这是饿了?我给你吃好不好?”随之一个熟悉的声音袭来,我呆呆的看去,就见陆翊桓一身笔直西装站在转角处,此刻他正一脸邪笑的盯着我看。

    陆翊桓……

    他怎么在这……

    我愣愣的发着呆,直到脸上传来疼意,我才回过神来,发现陆翊桓已经坐在床边,此时正伸着自己的魔爪狠狠的在我的脸上捏着。

    “你干嘛!”我抬起左手一把拍掉他在整蛊自己的手,一脸气鼓鼓的瞪着他,这男人怎么回事,一来就捏脸,疼死我了。

    “不是饿了吗?我来喂饱你。”

    陆翊桓勾唇一笑,大手朝我下巴袭来,捏住抬起,我昂着下巴,目光仰视的看着他,还没反应过来,他便欺身而下,一把咬住。

    我顿时脑中像是炸开了花,懵了又懵,直到感到唇上有丝丝痛感,我才反应过来,唇上温热,带着丝丝陆翊桓的专属味道溢上鼻腔。

    我耳根一下子红了起来,羞辱感涌上心头,我心一下决定,张嘴就朝他的唇瓣狠狠地咬去。

    岂料,陆翊桓似乎知道了我的心思,立马松开往后退,迫不及防我一牙咬在了自己的下唇上,直接咬破沁出血迹来,疼得我呲牙咧嘴,忍不住用舌头舔了舔下唇,腥味蔓延。

    “你受伤了?”陆翊桓的手肚抚上我的唇。

    “没有!别碰我!”我一把打开他的手。

    “诗诗,你这是在邀请我,帮你吗?”我刚刚才脱离虎口,此刻又被老虎惦记着,看着陆翊桓深邃的黑眸中泛着深意,我的心不由得颤了颤,下意识的往后退。

    结果后背一抵住墙壁,我便感到胸口处传来一阵凉意,我倒吸了一口气,低头一看,发现陆翊桓的大手不知何时伸了过来,灵活的纤长细指正在解着我衣服上的纽扣,轻轻一挑,便开了一个,露出白嫩肌肤。

    他的指尖每解开一个纽扣,就不经意的划过我的肌肤,弄得我的心一阵酥麻,升起一抹颤栗。

    这种挑逗的行为,不管是故意的还是不经意的,都让我忍不住升起一团火气,目光狠狠的朝他瞪着。

    “陆翊桓你要干嘛!小心我告你非礼!”我再次抬起左手向他的手打去,不曾想,手还没拍到,就被他的手一转,一个反扣直接扣在了我的头上,紧紧的抵在墙上,不容挣脱。

    “放开我!”我拼命的想睁开他的手,但并没有什么用,我只能放弃挣扎,用眼睛恨恨的瞪着他,可恶的混蛋,若不是右手吊着点滴,不打他我还真不姓凌了!

    陆翊桓似乎猜到了我的想法,另一只大手抚上我无意识中紧握起的右手,朝我邪邪一笑,“诗诗,打人可不是个好习惯哦,乖,松开。”

    我被他故作温柔的态度搞得一阵恶寒,但依他所言,右手慢慢摊开,刚才因紧握而逆流到导管上的血,渐渐的淡了下去。

    完后,我直勾勾的盯着他,发现他也直勾勾的盯着我,或亦说是一动不动的盯着我胸口,眼中还泛起光亮来,气得我趁他不注意,用力抽回被他钳住的手,一把拉过旁边的被子,挡住身前的灯光。

    “诗诗,又不是没看过,至于那么激动吗?”陆翊桓慢慢移开视线,与我四目相对,唇角一勾,语气中带着挑逗意味。

    他的话令我不由得脸红一分,同时左手紧紧的攥住被子,瞪向他大叫一声,“我现在是病人!侵犯病人是要受到法律的制裁的!”

    我以为陆翊桓会惧怕一下法律,没想到他只是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眼中没有惊起丝毫波澜,依旧深邃。

    话一落,耳边就传来一阵热气,搞得我耳根子痒痒的,接着陆翊桓独特的嗓音响起,“诗诗,你好香啊。”

    说完,他一口含住我的耳垂。

    我无力的抓住他的衣服,心里充满深深的羞辱感,“不要——”

    陆翊桓并没有理会我的话,脸庞埋向我的颈脖处,他的头发轻轻划过我的肌肤,却刺得我有些生疼。

    正当我以为会发生什么时,房门突然被人砸开,一个高大的身影撞入我的视线中,我的脸色顿时僵住。

    “哟,那么激烈,加多我一个人可好?”男人邪魅的声音响起,令我脑袋轰的一声懵了起来,即便陆翊桓站起身来,我也没反应过来。

    天啊,上官铭禹怎么在这,说好的陆翊桓的私人医院呢……

    “凌小姐,凌小姐……”直到听到罗兰的叫唤声,我才反应过来,还没看清楚情境,大吼起来,“上官铭禹!你怎么在这里!”

    吼完,我努力的平复情绪,但并没有用,心中只有羞耻,满满的羞耻淹没了我的理智。

    我的视线越过陆翊桓和罗兰,怒气冲冲的盯着男人,似乎一旦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我就会怒火攻心,上前撕了他!

    “喂,小妹妹,我好心救你诶,你干嘛摆出一副要吃了我的表情。我知道我很帅,你也可以吃了我,不过看你的样子,我现在就从了你?”

    上官铭禹说着说着,前一句还能让我勉强降了几分火气,但后一句就是在点燃导火线!

    “滚!陆翊桓,赶紧赶他走!”

    话一落,两人同时一脸黑线,同时出口:

    “小妹妹,你已经第二次骂人了诶,你这样是嫁不出去的!”

    “诗诗,你是在命令我?”

    两人的话皆带着几分阴沉邪气,目光更是灼热无比,好似一盆水,狠狠地把我周身的火气浇灭,我害怕的缩了缩身子,朝罗兰的背后躲去。

    “凌小姐……”罗兰见我如此,无奈的叫唤我一声,想起身,却被我在后面死死的拉住她的衣服,只能坐在我身前,替我承受着来自两人的邪恶目光。

    “小妹妹,躲啥呢,我好歹是你的救命恩人,也该意思意思点吧。更何况你还骂了我两次,抢我东西,我给你个便宜价,一亿就好。”上官铭禹走上前来,一把拉开罗兰,盯着我说道。

    我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发现衣襟已被整理好,便松了一口气,抬头看向上官铭禹,牛头不对马嘴问道,“是你救了我?”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这个冰山会救你?”上官铭禹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我,看得我顿时一懵,不是罗兰带我回来的吗?怎么成了……

    “上官铭禹——”陆翊桓沉着一张脸,深邃的眸光死死的盯着上官铭禹,里头似乎要喷火了。

    “怎么,难道不是吗?冰山死面瘫。”上官铭禹不怕死的说着,不过说出来的话,让我不禁想笑,结果被陆翊桓一个冷刀子便吓住了。

    “上官公子,明明是我救得凌小姐,怎么就成你的功劳了,抢劫也不带你这样抢吧?”罗兰来到我身前,挡住上官铭禹如狼般的目光,说道。

    “罗兰妹妹,我知道你爱我,不用这么找借口和我搭话,我家小妹妹会吃醋的!”上官铭禹再次一手推开罗兰,目光暧昧的看着我。

    下一秒,病房内同时响起三道声音,“滚!”

    上官铭禹顿时身子一颤,接着被陆翊桓一手拽着衣服,拖了出去。

    “凌小姐,你休息一会,我过会再拿食物给你。”而罗兰,对我笑了笑,便跟着出去了。

    我看着一下子变空的病房,心情并没有变好起来,反而有些郁闷,即便刚开始还在打呼的肚皮,也被这场闹剧给灭掉。

    可恶的两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