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0章 失手的贼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2804字

    陆翊桓在病床上坐立了许久,眼眸徒眼望了一眼窗外,只见夜幕已经降临,窗外的夜色弥漫。朦胧的月光仿佛一缕轻纱,照在陆翊桓的脸上,天已经黑了。

    他转眼看了看我,只见穿着西装的笔挺男人,眉宇间的的冷漠早已消退,看似锐利如膺般的眼神此刻已换上一丝柔情。

    他的目光缓缓的划过我恬静的脸庞,看着我熟睡时眉宇间笼着的云雾般的忧愁,他就不叫禁有点蹙眉,小声嘀咕,“怎么睡觉了还不安宁?你这小女人!”

    陆翊桓站起身来,身形修长,他逆着光的身躯,始终散发着高贵冷漠的气息,俊朗的身姿更加显示了他的王者的风范。

    “罗兰你留下来保护凌小姐。”

    “是,总裁。”

    仿佛一切又回归了宁静,我缓缓坠入梦乡。

    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

    街道上,漆黑的夜幕,男子站在医院下注视着医院的窗口,闪动着不明意的星光,眼里透露的阴狠,显示出男子散发出的危险。

    他穿着黑色上衣,下身是紧身的牛仔裤,碎碎的刘海盖下来,遮住了眉目,又因为带着一顶黑色的鸭舌帽更让人看不清楚长相。

    手机的震动,让男子收回了目光,他伸手的拿出手机“喂?”男子阴阴的笑。

    电话那头传来一位女人甜甜的声音“到医院了吗?”

    “到了。”

    “那就好,东西应该在那小贱人手上,务必把东西拿回来,我等会把她住的病房号发给你。”

    “我办事你难道还不放心?”男子好笑的声音响起。

    “你办事,我一向放心,东西到手以后给我打电话。”说完,男子挂断了电话,心里想着是时候该动手了。

    男子看着医院幽暗的灯光,从医院正门进入,压低着帽子,快步向前走去,看着手上发来的消息513病房,他就邪魅一笑。

    我在睡梦中挣扎着,因为513,正是我的病房号!良久,我终于从梦中醒来,因为我感觉这不是梦!

    窸窸窣窣的声响,原本睁开双眼,凝视着窗外,难道窗外有人吗?夜晚的微风拂过,划过我的脸庞,纵使我胆子再大,也不敢轻易出去看望,心里更是慎的慌。

    我的心止不住乱跳,我只好迅速用枕头塞在被子里,自己则迅速翻身藏在了床底下。

    这时候喊罗兰肯定来不及,到底是是什么人?究竟来干嘛?

    周围的环境仿佛更加寂静,我感觉浑身的血液流动的更快,我捂着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响,甚至不敢大声喘气。

    明明是寒冷的夜,我的额头上禁布满了汗珠,手心里也全都是汗,趴伏在床下的我更加是我难受。

    男子脚步声越来越近,他来到病房前,到处翻阅搜索,但是又必须小心翼翼,怕被发现,到底在哪?

    这个人到底再找什么?我眼眸满是疑惑,心里的疑惑更加?难道是来杀我的?

    男子踱步来到病床前,更加谨慎,脚步声更为轻吟,而我因为男子的靠近,紧张和恐惧几乎占据了我整个脑海,脑海一片空白。

    悉悉索索的声音,从床上传来。

    男子在病床上摸索。

    借着垂下来的床帘的掩护,我看见他阴险一笑,眼眸如鹰射一般扫过病房内的每一处,只是静静的手上也没有了动作,我那颗忐忑不安的心越跳越快,感觉整个身体像泄了气的皮球,甚至没有力气来支撑我自己,我多莫期望有人来救我。

    男子仿佛像发现了什么,他弯下腰躯,在病床下两双眼睛四目相对,我睁大眼眸,不好被发现了!我踹踹不安的看着男子,看着男子眼里眼露凶光,因为带着帽子所以遮住了他的脸颊,我看不清楚他的摸样。

    “原来你在这呀”说话中不免显示着奸诈,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我只好使劲的往后退,由于长时间的弯曲,已经使我双脚失去了知觉,我感到浑身都是麻木的,并使不上力只能哆哆嗦嗦的说道。

    “你。你别。别过来。”我眼里的恐惧更加,心里呐喊着陆翊桓你怎么还不来救我?

    男子只觉得好笑,“你只要把东西交出来,我不会伤害你的,毕竟你长的这么漂亮。’说着便伸手在我脸上抹了一把,粗糙的手在我脸上划过,我甚至可以感到他手上皲足茧手的触感,我不禁感到恶心。

    说着,他硬是把我拽着拉出了床下,他从裤兜里拿出刀,拿着刀架在我脖子上“识相的就把东西拿出来。”其实到现在我也不知道他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由于他抓着我,我们两个人隔着很近,借着微弱的光,虽然他带着帽子,我还是看清楚了他的长相,脸瘦瘦的,身材过于偏瘦,有点像猴子脸,他的眉毛又短又粗,眉梢下垂。

    一看到他的脸我就知道,此人阴险无比,我也只好装做知情的样子,讪讪一笑。

    “你想要东西,你就先放开我,东西在床上,我拿过来给你,你离我这么近,我肯定不敢有什么动作。”我讨好似的看了看他,时不时的抛上一个媚眼,伸手推了刀刃。

    “我量你也不敢有什么动作,不然。”说完刀刃在我脸上划过,还不时呼撒吐气在我脸上,以表警告,真是恶心死我了。

    “那是肯定的,呵呵。”男子寒光闪过,抬眼眯眼卡看着我,仿佛在揣摩我说话的真假。

    “知道就好。”随手便放开放开了我,得到松手的我如赴释重的叹了一口气。

    怎莫办?我一边胡乱摸索着床上,一边想着该怎莫办,心里的慌乱更甚。男子看着我的动作,眼里阴狠更显。

    我眼里瞥过,看见桌上的花瓶,灵光一动,拿起花瓶迅速向男子扔去“救命呀,救命呀,罗兰。”我大声呼救,迅速从床上翻身到另一边。

    花瓶瞬间落地,满地的碎片,男子狰狞的脸更加狠辣“该死的女人”一声咒骂,说着持刀就要向我刺来。

    罗兰迅速过来,此时罗兰的脸冷若冰霜跟平时截然不同,被长睫毛盖住的双眸闪烁着冷漠的光,一个闪身,她推开了我,拿着匕首划过男子脖颈,男子眼里闪过一丝惊愕,没想到这么萝莉的女子这么狠毒。

    “凌小姐,你没事吧。”她颔首的看着我,我悬浮的心终于落下,我抬眼看着罗兰。

    “我没事。”我真的太疲惫了。

    罗兰看着我没事,又恢复一丝冷漠,只见冷峻的脸上满是嘲讽。

    “是谁派你来的?”

    “呵,不用你知道。”男子看着脖颈上的划痕,更显阴狠。

    他快速出手,来到罗兰身前,一个踢脚,罗兰一闪而过,拿着刀反身就向男子背部刺去,男子敏锐的躲闪,用拳头打掉了罗兰的刀刃,我看着更是一紧,我想过去帮罗兰。

    只见罗兰抿着嘴,迅速从腰上拿出另一把小刀,刺向男子的手臂,一声闷呵,男子不得不放手,眼见手臂受伤,罗兰还是抿嘴微笑,犹如罗刹般那的蔑视看着男子。

    已经受伤的男子,见情况不利,快步走向窗口,翻身滑落逃走了。

    看着罗兰站立在病房前,我那忐忑的心终于悬浮下来,疲倦从我的脚趾钻进皮肉里,甚至是骨髓里,是我浑身都软绵绵的。

    我躺在床上,微微睁开双眸,黑白分明的眸子里,仿佛诉说着莫大的困意,即使有很大的困意,我也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脑袋里不禁搜索着最近所发生的一切,我得罪了什么人?难道这u盘有关?青蛙u盘能记录信息的事儿,上官铭禹没为我保密?

    几分钟后,陆翊桓竟然冲进病房,陆翊桓沉稳的语气带着丝丝担忧,

    “诗诗?你没事吧?”

    原来这男人也有沉不住气的时候,原本心里阴霾在陆翊桓的担心下竟消退了不少,于是瞬间变得轻松不少。

    “你们四个,轮班为凌小姐看房门,凌小姐要是出了什么事……”

    “是。”

    我这才注意到门外还站着四个黑衣人。

    我呆呆愣愣地望着陆翊桓,这个变态什么时候对我这么关心我了。

    “我家诗诗受惊了吧?”

    “没有!我好着呢!”

    “那走了,你继续睡觉。”

    我愤愤地瞪着陆翊桓的背影,这家伙就是为了带几个保镖过来?居然没别的目的?还是他还在吃上官铭禹的醋?还是他是在忙什么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