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另一个我?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3611字

    台下一片哗然,什么话都说的出口,七嘴八舌更是吵得我都受不了,我不由得一怒,“全都给我闭嘴!再吵吵就给本小姐滚出去!”

    我手心捏了一把汗。

    一一扫过他们的脸,然后才收回视线,重新戴上墨镜,迎接一道道闪光灯。

    罗兰走到放有投影仪的台子边,把手中的平板电脑搁在上面,用数据线连接两样机器,打开,很快,身后的大屏幕就亮了起来。

    罗兰站直身子,清了清嗓子,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道,“现在,我为凌小姐澄清,前一个月发生的事。”

    罗兰手一滑,一张照片射映在大屏幕上,台下的人皆是一阵哗然,我不免有些好奇,侧身看去,照片竟是自己的车撞入山体的模样。

    “七月十八号,也就是凌氏集团举办庆功宴的那天,凌小姐回家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原因是车轮被人动了手脚,车轮脱落,导致凌小姐连车带人撞入山体,修养了一个月,才康复。”罗兰一边说,一边划着手,一张张照片接二连三的放映出来。

    我可以清晰的听到台下响起一片倒吸声,不仅他们,我也有些讶然,因为屏幕上的照片,我根本就不知道,早知道,也不会拼了命去查,更不会有绑架跳崖这种事发生。

    陆翊桓这个变态。这么重要的事儿也不告诉我,早知道我应该就不会被绑架了?

    我的眼中不留痕迹的划过一抹暗色,面上依旧是体面的笑容,继续看着屏幕上的照片,直到罗兰划到最后一张。

    我转头望下台,发现台下的人看我的目光都有了些变化,有可怜,有疑惑,有质疑等等。

    我把这些神情一一收入眼中,朝他们淡淡一笑,“有什么疑惑,可以提出来。”

    “请问,凌小姐,你那一个月都是住在医院里吗?”这不,有人提出问题了。

    “是的,期间因撞到脑袋而发高烧不退,等我醒来时,医生让我多休养十来天,所以我住了一个月才能出院,若是不信,可以去启真医院查查我的住院信息。”

    我面不改色的回答着,面上甚是自然,并不觉得这谎话有什么错漏,既然照片都有了,那便说明陆翊桓都安排好了,既然如此,我有什么好怕的?

    微微侧头看向罗兰,发现她也看着我,眼中是赞赏的神情,我便笑得更加自然,好似还真有那么一回事。

    接着,又有人抢问了,“那凌小姐,请问星达传媒传出的照片,也就是你和方总去酒店幽会吃饭的照片,是真的吗?”

    “不是。”我淡淡一笑,眼角瞥见罗兰朝自己眨了眨眼,就顺势把问题扔给她,“这个,我助理会向你们解说。”

    “请大家看向屏幕。”罗兰再次出声,当众人把目光放在上面时,她的手一滑,一张由两张背影拼成的照片显现出来,看得我有点呆。

    这不是我的背影吗?

    看来,下面的人也和我一样的想法,“那不是凌小姐吗?”

    “当然不是,左边那一张是凌小姐的,右边那一张是一个形似凌小姐的女孩的,若是不仔细看,那是发现不出来的。而右边那一张,便是从星达传媒发出的照片里的人。”

    罗兰话一落,下面就有一个男人大声反对,“不可能,我星达绝对不会污蔑他人!”

    我看向他,只见那个男人站在最前排,一副强烈抗议的样子,让我不免有些失笑,看来是张南让人家大媒体公司背黑锅了。

    罗兰对他的反应也有些惊讶,尴尬的笑了笑,“先生,我并非说你星达不好,而是就事论事。”

    “大家请看,这是我们查到的图片与资料,上面的女孩则是与方总吃饭幽会的女孩,并非凌小姐。而指使她假扮凌小姐的人,则是星达的狗仔张南,他们两个是男女朋友关系,目的是为了陷害凌小姐。”

    又是几张图片映出,清清楚楚的放映了张南和他小女朋友的照片和资料,见此,我和那个是星达的男人一样惊讶不已,只是他的脸色略青黑。

    我没想到那假扮我的女孩竟然是张南的小女朋友,怪不得自己被绑架那几天里,张南总是对我说一些奇怪的话,敢情是把我臆想成自己的小女朋友了。

    现在想想,我莫名一阵恶寒。

    “请问那位先生,这个人是你们公司的吗?是不是他向公司提供的图片和消息?”罗兰抬手指向张南的照片,问台下那个脸色青黑的男人,他看起来像星达传媒公司的代表。

    “是。”男人的手握成了拳头,咬牙道,旁边的人立马吓了一跳,纷纷站远一些,这举动似乎刺激到了男人,他继续说“但是你确定你的照片不是假的?”

    “您在娱乐版报道我时,可曾想过是假的?”我反问。

    “我们从狗仔那获得的照片都是直接从相机里面取出,毫无ps!可是凌小姐,您大屏幕上的照片经过防伪检验吗?”

    我惊讶地说不出话来,瞅瞅罗兰,她也地望着我,只是也是手足无措的模样。

    台下轰然一片,各种质疑。陆翊桓,你可把我害惨了。我突然灵光一闪,想拿出直接记录凌诗娅的青蛙u盘作为证据时,罗兰拍了拍我的手,示意我向大门看去。

    陆翊桓站在大门口,很镇定地大步走进。

    而在他身后,一共四个保安,其中,后两个保安手里还拉着一个头发有些凌乱的女孩,那女孩穿着并不招人喜欢的地摊货,一双人字拖与两个押她的保安那严谨装饰显得格格不入。

    那女孩走路的姿势很奇怪,就像扭伤了脚踝似的。如果不是两个保安手指有力地陷入她的手掌里,我还以为是保安在搀扶着她呢!

    女孩的身形我似曾相识,但想不起来在哪见过。女孩低着头,直到她被押上大台,我才看清——那是一张和我几乎一模一样的脸!

    全场被这一刻怔住了!那女孩和我就像双胞胎!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太像了!

    我看到女孩手臂上触目惊心的淤青,只从袖口露出了一点点。如果不是距离太近,估计不会注意到。

    陆翊桓凌厉的目光看向女孩,那凌厉的目光令我都害怕,女孩瑟瑟发抖。

    “凌小姐……凌小姐与方总的约会是个误会,是我假扮凌小姐……都是我……都说我的错……”女孩有些颤抖的嘴唇吐出这几句话,她颤巍巍的小手指着旁边随陆翊桓而来的一个保安,那保安拿着一个相机,女孩说,“那个相机就是拍摄我和方总吃饭的相机,里面还有我和张南的许多生活照。”

    四周沉默得能听见自己的呼吸。

    陆翊桓右手一挥,保安下台把照相机递给刚才质疑我的星达传媒公司代表,那人有些哆嗦地接过相机,捣鼓半天。

    与我很像的女孩突然向出口冲去,在台阶下摔了一跤,大家把目光都投向了她。随着陆翊桓上台的保安正要去将她追回来,陆翊桓摆摆手,“不用了。”

    保安止住脚步。

    那女孩跌跌撞撞地爬起来,从我的角度看去,她白白嫩嫩的腰上,淤青触目惊心。陆翊桓到底对她做了什么!她虽然冒充我,却也没陷我于死路啊!陆翊桓是不是太残忍了。

    我愤愤地瞪着陆翊桓,他淡淡一笑,云淡风轻。

    星达传媒公司代表又把相机递给身后的人看看,两人说了些什么,然后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相机,终于停止讨论。

    星达传媒公司代表突然站起身,郑重地说,“我代表星达传媒公司向凌小姐道歉,在人与你很像的情况下,又有人误导,没有过多核实身份,确实是我们是失误!因此给您造成的损失,我星达传媒公司绝不推卸!今后公司也会加强对新闻内容的监管。”

    “谢谢!”没想到星达传媒公司代表这么诚恳,在一片沸腾声中,我深深地鞠躬。

    稍过片刻,罗兰继续说,“回归话题。既然会出现这样的舆论,所以物建公司的方总也有参与其中,是其中一个共犯,但他并非最大主谋,而最大主谋,是他的朋友,出于情意,他就答应人家来陷害我们凌小姐,这是证据。”

    说的同时,屏幕上又放映出几张图片,即是方总和他朋友的聊天记录和通话记录,不过他朋友的备注被打了马赛克,至于是谁,也不清楚。

    “请问,方总的朋友是谁?为何要陷害凌小姐?”

    “这个问题问的妙,下面请大家听看一段视频,凌小姐,能否使用你的U盘?”罗兰朝我询问道。

    我懵了一下,点点头,就见她从口袋里拿出青蛙U盘,拆掉外壳插进电脑里,接着,一段录像便在大屏幕上放映。

    我也抬眸看去,入眼便是刘樊丽和张南两人。

    一边放映着录像,罗兰一边说,“真正的主谋,就是录像中的刘小姐,凌小姐的妹妹!”

    直到录像放完,我才看向众人,耳边便炸响起一道道提问声,而我则一一的回答他们:

    “凌小姐,你的妹妹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是真的,这是我亲自录的,因为录了这个,我还被张南绑架。至于樊丽是怎么想的,我也不知道……”

    “绑架?凌小姐,你这两个月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我被张南绑架,好不容易逃出去,却被逼的跳崖,不过命好捡回了一条命,休养了两个月才出院。”

    “凌小姐,对不起,提及你的伤心事。不过我想问下,你现在恨你妹妹吗?她对你做出这样的事?”

    “恨?不会。我们是姐妹啊,即使不是同妈生,也是同爸养啊,我怎么可能恨她呢,只是她的行为,大家有目共睹,只希望妹妹她以后不再犯就好,姐姐没事的。”

    ……

    也不知回答了多少问题,直到自己的眼眶变红肿起来,罗兰才借此作台阶带我去休息室,至于媒体们,也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就不再纠缠,说了几句关心话,便离开了。

    星达传媒公司代表在我走前再次表示道歉,并会在媒体上帮助我澄清误会。

    我坐在休息室里,手里拿着一张小镜子,看着红肿的眼睛,不免有些失笑,自己是不是演戏演过头了?

    罗兰看着我,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粉盒,一边替我在眼边打粉底遮掩,一边问我,“凌小姐,你怎么哭啦?看得我心疼啊。”

    我没有说什么,只是笑了笑,毕竟如果我说是演戏演过头了,罗兰估计会骂我蠢,那就尴尬了……

    ……

    星达传媒公司的效率还真不是一般的高,第二天,大大小小关于我的新闻直接覆盖了大街小巷,就连电视的娱乐新闻也有“两个我”站在一起的场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