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4章 霸道总裁来敲门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4026字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一直蹲在街边,好似一条流浪狗,孤独无助,眼泪也停止流淌,迷茫的望着前方,只有胸口轻轻的起伏以及心跳的声音,告诉我,我的人生还未尽。

    我默默的站起来,也没看路,朝着一个方向就慢慢的走着,即便会不小心磕到什么而摔下,我也只是从地上爬起,继续走着,像一只无意识的人偶。

    突然,一辆车从我身边开过,快得差点撞到了我,我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结果跌进了一个人的怀里,耳边传来有力的心跳声。

    “你在干什么!路都不看,是想下去和阎王下棋吗!”头上传来男人的怒喝声,我呆呆的转头看去,入眼便是一头如草窝的短发,以及熟悉的脸庞。

    “我,想,离,开,这……”我看着他,眸光渐渐有了焦距,一字一句的和他说,接着,便花了眼昏了过去。

    隐隐约约还听见男人的呼唤声,只是,我真的好想睡觉,睡觉……

    ……

    醒来之时,人已不在街边,而是躺在一个风格简约的房间里,四壁都钉着各式各样的照片,一边搁放着单人床,一边摆放着画具和颜料,以及散落一地的素描或画纸。

    我起身下床,发现自己昨天因摔倒而擦伤的手掌已经包扎着纱布,上面还打了一个可爱的蝴蝶结。

    我慢慢的走着,一边看着图片,莫名有种熟悉的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但又想不起来是哪里。

    我站定脚,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钉在墙上的一张照片:那是一身白色长裙的女孩,不施粉黛,脸上挂着大方又不失淡雅的笑容,看起来是那么的精灵动人。

    那照片正是我!

    我凝视了一会儿,手指情不自禁的抚上照片的人儿,指尖刚触及,耳边就传来男人的声音,“小妹妹,醒了,在看什么呢?”

    “这是你拍的吗?”我轻轻的抚摸着照片,没去看来者是谁,只是淡淡的询问着。

    “恩,很美。”

    “谢谢。”我放下自己的手,朝男人投去温和的目光,待看清男人是谁时,难得没有生气,只是朝他淡淡一笑。

    男人,正是上官铭禹。

    “小妹妹,你昨天怎么了吗?一个人在街边晃荡?”上官铭禹走上前来,目光直勾勾的看着我,似乎想从我的眼中看出什么来。

    可惜,我没心思再去想其他,只是什么都有些看淡,“我没事,只是什么都没有了。”

    说完,就见上官铭禹的眸光闪了闪,里头尽是复杂之色,看得我有些疑惑,直到他开口,“陆翊桓赶你出来了?”

    一听到“陆翊桓”三字,我的眸光就会黯淡几分,心里也是凉意无限蔓延,不得不说,这个视频,对我的打击真的很大。

    真不明白,陆翊桓为什么要留着它,是忘了删除?还是为了羞辱我?

    想着,我就感到一阵可笑,也没回答上官铭禹的话,径直越过他,呆呆的走出房门。

    出了房门,是一个还算宽大的客厅,家具也就一个沙发摆在那里,其余都是纸箱子,搁放于地,里面是摄像机。则右手边是个小厨房。

    一看,就是小居房,虽没有别墅那般大,但看着很温馨。

    “你的家吗?真好。”听到身后的脚步声,我不由得出了声,带着些羡慕之意。

    “小妹妹,你是不是昨晚摔坏脑子,今天精神有些不正常?”上官铭禹走到我身前,一脸正经的看着我,同时用手指指着太阳穴。

    我不禁被他这行为逗笑了,但笑意不达底,“你才不正常!”说完,便伸手推了推他,来到沙发边坐下。

    “小妹妹,你究竟是怎么了,老是在伤心,是不是陆翊桓欺负你的,我去卫生间抄家伙替你揍他!”上官铭禹顺势在我旁边坐下,一手从后背伸过搭在我的肩上,面上表现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

    对于他的不安分行为,我毫不犹豫的抬手拍掉搭在自己肩上的爪子,疑惑问道,“为什么是卫生间?”

    “对付冰山脸,不应该拿马桶刷帮他洗洗脸吗?还是说这个不好?”

    说着同时,上官铭禹还一脸无辜的看着我,询问我,这幅模样真的很搞笑,看得我有些哭笑不得,被他一搞,心情真的变得轻快了许多。

    “小妹妹,你还是笑的时候好看些,没有一丝皱纹,看起来不老。”

    上官铭禹继续说着,目光闪着一抹亮光,也不知他是故意的还是故意的,说出来的话挺打击人的,但胜在幽默风趣,我就不和他计较了。

    我正要说话,突然门口传来“叮咚”一声,我目光涌上一抹狐疑,并小声问他,“我要回避下吗?”

    “我先看下是谁。”上官铭禹站起身来去到门边,透着小小的猫眼望出去,我明显看到他的身子一震,他转过头来,神色复杂的看着我,“陆翊桓。你要躲吗?”

    我一听,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回到那间房,关上门,整个人便抵在门上滑坐下了,眼泛悲凉之意。

    靠在门边,我可以清楚的听到外面的开门声,紧接着便是陆翊桓的独特嗓音,“凌诗娅是不是在你这。”

    语气真恶劣,问人也问的那么理所当然,也就他陆翊桓能干得出来。

    “冰山,小妹妹不是在你那吗?你跑来我这干什么!怎么,被人甩了找我要了?”上官铭禹的话听似在讽刺陆翊桓,实则在挑衅,不得不说,他很有胆子。

    “上官铭禹——”估计陆翊桓的脸色已经泛黑了吧。

    “我在,我知道你喜欢我,但没必要天天叫我,我可是要陪万千美女们,可不会只陪你,少叫我。”上官铭禹又在作死的挑逗人家,听得我都忍不住笑出声来,吓得赶紧捂住嘴,眼珠子转了转,不敢再动。

    陆翊桓……没听到吧?

    我的心咯噔了几下,有些没谱,待我侧耳细细倾听时,外面又响起陆翊桓充满笃定的声音,“凌诗娅绝对在这,你给我让开!”

    我的心跳的更快了,果然被发现了,不过,陆翊桓应该不敢私闯民宅吧?毕竟那是犯法的。

    可惜,是我想多了。

    “噼——嘭——”

    地板也被震得有些颤抖。

    门定是砸坏了。

    上官铭禹的大叫声响起。

    “死冰山,谁允许你……啊,赔啊!还有,我……我要告你私闯民宅!”

    “随便。凌诗娅,给我出来!”

    陆翊桓只是淡淡的回了他一句,接着便出声寻我了,只听外面砰砰砰的声音,还有说话声,杂在一起,嗡得我此时有片刻的迷糊。

    陆翊桓,他要闯进来了,他来抓我了……

    不,我不要回去,不要回去……

    我在心里对自己说,赶紧回神把这门反锁,紧张的来回踱步,直到眼角瞥见窗户,我三步作两步走过去,打开窗,一阵清风朝我身上刮来,带来一片浅浅的花香。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目光看向窗外,眼底闪过兴奋之意。

    太好了,有救了!

    百货公司。

    我迷茫的站在街上,看着一个个路过的行人,以及他们的笑颜,只觉得自己好像不是这个世界里的人,想回家,却找不到路口。

    自我从上官铭禹家逃出来后,已经过了五个小时,我就在百货公司逛了一圈,才来到外面的花圈旁坐下,无助的坐着。

    若非上官铭禹的家是在一楼,即便爬窗出去也不会受伤,不然此刻自己已经被抓回去了。

    如今自己身无分文,通讯器也没有,有的也只是自己这颗还在逞强的心,不愿屈服于陆翊桓。

    我坐在那里,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直到天色变得愈来愈黑,直到行人变得愈来愈少,我才回过神来,起身离开。

    我默默的走在无人的街上,小小的灯火如明月,为我的道路照明前方的路。清风拂过,掠过凉意,令我忍不住升起一抹颤栗,抬起双手相互摩擦手臂,借此取暖。

    我走着走着,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吓得我立马转头一看,发现身后并没有人,只是空荡荡的街尾罢了,此刻却让我有些害怕。

    没人?会不会是我的幻觉……

    我在心里问自己,得不到回答,只能把这当做是幻觉,回过头来继续走着,只是走着走着,又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在这无人的夜空中,特别渗人。

    我定了定脚步,猛然一回头,见后面依旧没人,再看看四周,矮小的草坛并不能藏什么人,而且那丛小草摇摆的幅度也很小,好似是因清风吹拂而导致的,并不能制造出那么大的声音,除非是人为。

    可怎么看,都不见有人啊!该不会真的是我压力太大,产生幻觉了?

    我呆呆的站了一会,依旧没有任何动静,只好半信半疑的回头,迈着步伐走着自己的路。

    走着走着,我刚走到一盏路灯下,就觉得身后一片凉意,好似寒气逼近,我微微低头一看,发现有个影子在我旁边,而影子高举着手,手里拿着一把刀!

    我惊得赶紧回过头,果然见到了一个男人,手里攥着刀,露出来的两只眼睛充满恨意,“凌诗娅,你给我去死吧!”

    他的话一落,手就随之朝我砍来,我想躲开,却发现自己的脚被吓得不敢挪动,只能死死的盯着刀子离自己越来越近……

    我,真的要死了吗……

    不要……

    千钧一发之际,我的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反射性的侧开身子朝旁躲去,男人因为冲劲刹不住脚,又被我还在原地的脚给绊到,踉跄几步了才稳住身子。

    我默默的收回脚,紧张的对上男人狠色的眼睛,在他正要动的时候,赶紧大叫一声,“慢着!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你口中的凌诗娅!”

    我一边打转着眼珠子,一边不着痕迹的往后挪步,即便自己说了谎,也要故作镇定,脸不红心不跳的看着他,好似自己真的不是他要找的人。

    妈呀,可不要认识我啊……

    “凌诗娅,你这个虚伪的女人,你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你!”男人没有因我的话产生怀疑,反而散发出更浓的戾气,双手紧紧握着刀,身子前倾,作出冲击的姿势。

    一听,我就知道装傻没用了,只能一边直勾勾的盯住他,一边想法子逃跑,同时打心里觉得,我是不是上辈子欠这男人债了,这辈子他来找我还了?

    就在他抬脚之际,我又大叫一声起来,“别动!这位大哥,我一不招惹你二不认识你,至于要我命吗?好歹也给个理由吧?”

    说完,我又轻悄悄的往后挪了几步,在晚上,人的视觉会遭受到一些偏差,更何况我已走出路灯光亮的范围之地,我不怕他能发现。

    “你该死!”被我两次阻挠的男人似乎被我的特意搭话给激怒了,目光泛起火花,咬牙切齿道。

    下一秒,他就大步流星的朝我走来,我惊得心脏狠狠的跳动着,慌了起来,急忙大叫一声,“流……”

    岂料,男人竟然停住了脚步,转头看去,我见机会来了,转身撒腿就跑,把毕生的吃奶力气都使了出来,跑着跑着见着小巷,毫不犹豫拐了进去。

    我接二连三拐了好几个弯,发现四周没人追来之后,才停了下来,一手撑在墙上,一手叉在腰间,气喘吁吁的喘着气儿。

    妈呀,终于逃掉了,真是命大。

    我站直身子,抬手额头上抹掉因跑步而流下的汗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缓了几分钟,才平息了胸口处的猛烈跳动。

    我站了一会,有些狐疑男人为何听到她的话反而停住了脚,她只是想说个“流星”两字吸引他注意力,没想到才出一个字,就有那么大,真是奇怪……

    我一边想着,一边拐弯走出去,没想到一回神,就见男人站我身前,手里的刀在此刻闪着片片寒光,这突如其来的出现,吓得我一下子懵在原地。

    眼里只有男人那双泛着恨意的眼眸,耳边隐约传来男人的喝声,“凌诗娅,你给我去死吧!”

    刀落,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