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5章 拐走一枚贴身保镖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3本章字数:3131字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被砍到的时候,一根铁棍横在我身前,挡住了男人的攻势,铁棍往上一挑开,男人就重心不稳往后退,连退了好几步才站稳。

    这突如其来的反转局面,看得我一愣一愣的,头上尽是冷汗,双腿再也挺不住软了下来,跌坐在地。

    “凌小姐,你没事吧?”熟悉的声音从头上灌来,我抬头一看,入眼便是手持伸缩式铁棍的罗兰,此刻她正一脸担忧的看着我。

    我朝她摇摇头,正要出声时,眼角瞥见男人抓着刀子冲了过来,作势要往罗兰的脑袋砍去。

    我惊得大叫一声小心,伸手一把推开她,自己往左边一倾,男人的攻势就落了空,刀子砍在地上,擦出火花。

    他弯着腰,朝我这边横了一眼,眸光里尽是浓浓憎恨,拿着刀子的手一抬,就要往我这边砍。

    岂料,他还没抬起刀子,就被站在他身后的罗兰一棍子抽在他身上,连抽几下,收起铁棍放置袖中,再伸手抓起他的衣领,一个过肩摔把他摔得老远,刀子都不知道被甩飞到哪去了。

    罗兰这动作好似做过了千百遍一般,干脆利索,一气呵成。

    我呆呆的看着她,觉得她好像是自己认识的罗兰,又不像,顿时有些好奇她的职业。

    我正要问她,却被男人的声音打断,“凌诗娅,你给我等着!我还会来找你的!”

    我一看过去,就见男人逞强的从地上爬起来,嘴角泛着淤青,他朝我狠狠的瞪了一眼,摞下一句狠话,就一瘸一拐的离去,消失在夜色中。

    期间,罗兰想冲上去,但被我一把拉住,没能拦住男人。

    “凌小姐,你为什么拦着我,放了他,日后对你只有不利!”罗兰看着自己被我抓住的手腕,目光划过一抹疑惑。

    我缓缓的松开手,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沾在衣服上的灰尘,淡声道,“让他走,我不认识他,我不乱杀无辜。”

    “宁可错杀也不放过一个!”罗兰盯着我,嘴里咬牙吐出一句话,似在教育我,不要心软。

    但,我不是这样的人,除非把这人身份和杀机弄清楚了,我才会对付他,否则我不会动他!

    这是原则。

    我淡淡的看着她,没有回答,只是转移话题询问她,“刚才,谢谢你出手相助。不过你怎么在这?”

    说完,我还特意探了探四周的情况,发现并没有人,看来是她自己来的,但换位思考,实质上就是陆翊桓派她来的,至于是为何,我真的猜不出来,也不想去猜。

    “我……我自己偷偷跟来的,主人早在之前吩咐过我,保护你,如今依旧。”罗兰解释道,只是说话时,眸光一直在不停的闪烁,一看就是在撒谎。

    我没有戳穿她,只是淡淡一笑,再次出声,变相的赶她走,“我和你主人没什么关系了,你可以走了,我没资金养你这个保镖。”

    说完,我转身就走,没一丝留恋不舍,即便她与自己交好,我也不想和陆翊桓扯上关系。

    岂料,罗兰侧身站到我身前,张开双臂拦住我,目光透着坚定,“凌小姐,我是真的想跟你身边,请你不要赶我走。”

    我看向她,与她四目相对,细细的观察她的眼神,一会儿过后,我收回目光,抬手搭在她的肩上,“走吧,一天没吃东西了,该回家了。”

    我可以感觉到罗兰有一瞬间的呆愣,下一秒便欣喜起来,伸手亲昵的挽住我的手臂,和我有说有笑的,离开这无人而泛着悲凉的小巷。

    我看着罗兰,笑意并未到底,因为陆翊桓,我不敢去信她,既然她想留,那就让她留,我可以看看,她是否真心,还是替陆翊桓监视我。

    罗兰,别让我失望……

    ……

    在罗兰的帮助下,我顺利的回到了凌氏别墅,再也不用一个人像个流浪者一般在街上流浪,不得不说,身无分文真是个折磨人的事。

    我们来到门边,敲门,接着是管家老徐开的门,他一见我,满是褶皱的脸上溢上笑意,“大小姐,你终于回来了,老爷可想死你了!快快,赶紧进来,别着凉了。”

    门被拉开,我和罗兰走了进去,就见刘安辉和赵美霞都坐在沙发上,两人各坐一边,都不去看对方,而桌上放着两杯完好的茶,只是都凉了,看来两人已经坐了很久。

    然而,刘樊丽并不在,那么久不见,还挺想她的。

    “爸,我回来了。”我来到桌子前,朝沉着脸的刘安辉叫唤道,而罗兰站在我的身后,相距十几厘米。

    刘安辉抬眼看向我,目光上下把我打量了一番,有些皱眉,“你怎么弄成这幅模样?”

    “没事,只是摔了几跤。”他的话一落,令我的心微微暖和一些,没有提及发生的事,随口胡编了几句。

    刘安辉半信半疑的看着我,过了一会儿,他才起身,颇有深意地看了罗兰一眼,说道,“你的职位我会替你调回来,你明天即可去上班。只希望,日后不要再发生这种事情。”

    “应该不会了。”我淡淡一笑,也没说是什么事,大家都是心照不宣不是吗?何必提出来呢。

    刘安辉便不再看我们,抬步上楼去,我朝罗兰投了一个眼神,我们跟随他的步伐,上楼。

    只是,这个家不安分的定时炸弹太多了,我躲不过。

    只听身后传来赵美霞的声音,带着丝丝深意,“诗娅,你留下来,我有事想问你。”

    我停住脚步,转头朝赵美霞笑了笑,“赵夫人,我现在浑身不舒服,想去冲洗一下。”

    我在委婉的拒绝她,以赵美霞这个人精,怎么可能听不出我的意思,依旧不肯不放过我,“诗娅,你我母女俩三个月不见,甚是挂念,我怎么会嫌你脏呢。”

    我听着她的话,忽视掉她的讽刺字眼,体面一笑,“赵夫人,待我清洗干净了,再下来与你叙旧。”

    我的两次拒绝,直接让她在罗兰这个外人面前没了面子,谁让她想装贤惠,我偏偏不如她意。

    果不其然,赵美霞收起脸上的笑意,沉下脸来,目光看向我,瞳孔中泛起丝丝寒光,“诗娅,我到底是你的长辈,你这是要失礼吗?”

    见她变脸,估计不折腾一阵是走不掉了,既然不让走,那我陪你唠嗑几句也不是不可以。

    我淡淡的看着她,抬步来到单人沙发边坐下,直接开门见山,“说吧,有什么事。”罗兰则站在我的身后,一身高挑笔直。

    赵美霞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明了,有一瞬间的呆愣,很快就回过神来质问我,“你为什么要把樊丽推到风浪口,你还拿她当你妹妹吗!”

    “赵夫人,你怎么没问过你的女儿,有没有把我当做她姐姐。”我不免感到一丝好笑,这赵美霞,只许州官放火就不许百姓点灯?也未免太自以为是了吧。

    赵美霞的脸色变得尴尬起来,似乎觉得自己理亏,却依旧像个泼辣大妈一样嘴上不饶人,用道德观来绑架我,“诗娅,即便樊丽她犯了错,你也不应该这样做啊!她好歹还是你的妹妹,你这样做无疑是往火坑里推,你这不是等于在‘弑亲’吗!更何况你不是没事了吗,原谅你妹妹一次又如何?”

    听着这话,我只觉得心里升起一阵悲凉,但很快就缓过来了,我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赵夫人,你知道你现在说的话是有多么的搞笑吗?你怎么没饶我一命?”

    只见,赵美霞的面色变得铁青起来,圆润的大手攥紧起来,看来,她是懂我的意思了。

    是的,我怀疑,这件事的幕后主使,不是刘樊丽,而是……

    只不过,大家心照不宣。

    我以为她会不再刁难放我离去,可没想到她松开手掌,装傻充愣得看着我,“诗娅,你在说什么呢,我一个妇人家,怎么会这些,再加上你是我女儿,疼你还来不及呢。”

    这话违心得我都听不下去,不打算再去她纠缠下去,笑了笑,语气中带着讥讽,“赵美霞,我叫你一声夫人你就要知足,况且,我妈妈叫凌雪优,不叫赵美霞。”

    说完,我也不管她是怎么想,起身离去,罗兰二话不说就跟上,真有那么一副保镖的样子。

    进了自己的房间,看到里面的物品都动了样,哪怕现在看着特别整洁干净,但也不是我亲手布置的模样,更无法让我觉得有一丝家的温馨。

    我默默的一样样摆放回原位,罗兰疑惑的看着我在忙活,她问,“凌小姐,你这是在干什么啊?”

    “这些是新品,估计刘樊丽来砸过一遍了,这应该被换新了,不是我的。”我轻声一回答她,手里没有停止动作,直到我弄好一切后,还是没有听到罗兰的声音。

    我疑惑的朝她看去,发现她在昂着下巴思考,嘴里还碎碎念着,让我觉得一阵哭笑不得,说道,“如果你不回陆家的话,你就和我睡,正好我的床也大,够两个人挤挤。”

    同时,我从柜子里拿出一张新的被子,放在床上。

    罗兰似乎是懒得在费脑筋思考,索性头一歪,朝我一笑,“好呀,我要抱着大美人睡!”

    “你就贫嘴吧!”我轻笑一声,眼角瞥到窗外的月亮,一抹色泽在眼中慢慢化开。

    这一夜,终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