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6章 刘樊丽挨打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4本章字数:3575字

    晨光透过朝云,丝丝缕缕,静默地流淌在窗棱,仿佛一场亘古不变的梦,又恍若一团永远解不开的迷。

    我从床上坐起,呆愣良久,才注意到罗兰坐在书桌旁看文件,我疑惑地挪到她身边,“你在干什么呢?”

    罗兰抬头看我,眉宇间浮上一抹愁,但对我依旧笑意连连,“没事,还能解决。”

    我半信半疑的看了她一眼,伸手拿过文件,翻了几页,脸色顿时变得青黑起来,就连翻文件的手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不错啊,真不错啊……

    我强忍住在心中翻滚的情绪,一把把文件盖住,扔在一旁,平静如水道,“罗兰,这个回公司再理,先去吃早饭,你等我一下。”

    罗兰朝我点了点头,我迅速的洗漱完,随便拿了件牛仔裙套上,把头发高高扎起,留下几缕碎发飘扬。

    我朝罗兰眨了眨眼睛,便和她一同下楼了。

    一下楼,入眼的依旧是刘安辉三口人,只是刘安辉和刘樊丽的面色很差,然赵美霞在一旁说话,声音并不是很大,所以听得不是很清楚。

    “爸,这是怎么了?”我慢悠悠的下楼,直接无视了赵美霞两母女,朝刘安辉问去。

    刘安辉还没搭理,我就被一下子涌过来的赵美霞吓到,她拉住我的手臂,面色悲伤的哀求我,“诗娅,求求你,求求你跟你爸爸说,求求你饶了她,她知道错了,求求你……”

    我不禁有些皱眉,想抽开自己的手,却被她死死的扣着,指甲都狠狠的嵌进皮肉里,传来丝丝痛意。

    我的眉头皱的更紧了,见自己无法抽开手,就把视线投在她的脸上,她的眼角残留着泪珠,两颊皆留有泪痕,紧咬下唇,看起来有种我见犹怜的模样。

    我再扫向一旁的刘樊丽,她低着头,隐隐看到她在咬唇,以及她垂下的双手在相互紧握着,看来是真的悔改了。

    但我并没有一丝动容,不过也不想这般下去,杀鸡儆猴的效果已经达到了,也该把精力放在公司上了。

    我深深的看她们一眼,转而看向刘安辉,开口说话,“爸爸……”

    我才刚叫唤一声,刘安辉就别有深意的看着我,沉声道,“你也想为她求情?你真是阔达。”

    我体面地笑了笑,心中却是五味杂陈,“爸爸,说什么呢,事情都过去了,二妹也遭了罪,就算了吧。”

    刘安辉依旧沉着一张脸,“不能这么算了,小吵小闹我可以容忍,牵扯到公司就不行!”

    一听,我心知是劝不了了,我还没说话,手臂上的力度就松了,只见赵美霞瞪着刘安辉,美目透着一抹冷绝,“老爷非要一个交代是吗?”

    就连刘樊丽也抬了头,瞪大了双眼,估计是不敢相信,平常疼爱她的父亲,竟然不愿意放她一马。

    刘安辉没回答,依旧抿嘴,赵美霞的眸光闪了闪,竟然抬起手来,朝自己的宝贝女儿狠狠的扇去。

    “啪”的一声,刘樊丽还没反应过来,赵美霞又抬起另一只手,朝刘樊丽的另一边面颊刮了下去。

    我被她这狠心的两掌给惊住了,不过刘安辉和罗兰仍然面不改色,对此我不由得摸了摸鼻尖,看来自己的修为还是不行啊。

    再看刘樊丽,她两手捂住自己的脸颊,目光闪烁着泪光,

    “妈……”

    “妈,你竟然……”

    “你……真的向着那个贱人……”刘樊丽结巴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被扇了一记耳光。

    “啪——”

    “老爷可满意了?”赵美霞没有理会她,转而看向刘安辉,声音中带着些期翼,却见刘安辉依旧没说话,忽而又沉下脸来,叹声道,“我知道怎么做了。”

    “刘樊丽,你记住妈妈说的,一定要做一个正直的人,切不可背后给人使绊子……记住了吗……况且,凌诗娅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你更应该与姐姐和平相处,知道了吗?”赵美霞继续说,“凌诗娅,你看你妹妹还小,不懂事,若有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还求你不要见怪,你就放过她吧?”

    她好像是在自言自语,但明白人都知道她在和谁说话。

    见此,我忍不住想笑,赵美霞不愧是个好母亲。

    刘樊丽泛泪的眸子早已涌上恨意,不过对象不是赵美霞,而是我……

    我无语的摸了摸鼻尖,对于她的敌视表示很无奈。

    索性一别眼,不再去看这一幕。

    赵美霞话题一转,“凌诗娅,我也知道这是你凌家,我们娘俩平时更是小心翼翼,还请你不要处处针对我家丽儿,若不是你处处针对我家丽儿,丽儿也不会想着与你开那个小玩笑。”

    沉默。

    赵美霞继续说,“哎呀,你们小时候就喜欢打打闹闹,怎么长大了还是那么贪玩呢?凌诗娅,你是姐姐,要做好带头作用,可不要再与我丽儿妹妹打打闹闹了,都是成人了,心胸也应该宽广一些不是?”

    “赵美霞,我,没做好带头作用?我,心胸不够宽广?你……”我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明明我是受害者,现在,怎么现在成我的错了。可我的反驳被刘安辉的大吼打断。

    “够了!停!”

    刘安辉拍得桌子颤了三颤,然后捂住胸口。

    他的心脏病,又犯了。

    赵美霞连忙帮刘安辉抚胸顺气,“老爷,消消气,都是我的错,没有管好两个孩子。”

    刘安辉忍着额头的汗珠,说,“够了,樊丽,日后可不再犯如此错误了。”

    我看着刘安辉,在他眼中没找到一丝温情,心中忍不住凄凉……

    呵呵,挺可笑的……

    我刚收回情绪,刘安辉就朝我看了眼,“娅儿,和我去公司。”

    “好。”我点点头,跟在他身后离开,岂料,路过赵美霞时,她突然对着刘樊丽咬牙切齿说了句话,眼角却是瞟了我一眼。

    她说:“樊丽,妈妈会帮你,把今时的伤一一还回去!”

    听到这话,我莫名感到一丝凉意侵袭心头,但面上也只能一笑而过,当做什么都不知道。

    于此,罗兰探头过来,小声的问我,“凌小姐,她在和你下战书诶!勇气可嘉。”

    我浅浅一笑,没有放在心里,与罗兰坐着刘安辉的车,去公司。

    一到公司,我轻车熟路的来到策划部,推开门进去,发觉里头并没有什么变化,全是熟面孔。

    而某个男人,又回到了本来属于他的位置,此刻正躺在办公室里睡觉呢,好不自在。

    不过,这回又要被我拉下台了。

    我浅浅一笑,向身后的罗兰眨了眨眼,罗兰顿时懂我的意思,上前一步,大声喊道,“李何其出来。”

    说完,她退回原位。

    她的话一下子吸引来策划部所有成员的目光,他们纷纷走了出来,看着我,神情应有尽有。

    我礼貌性的打招呼,“嗨,好久不见,大家可没忘了我吧?”

    里头有人回了一声没忘,还有人笑着说欢迎,当然也不泛有在碎言碎语、乱嚼舌根的人,但这并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我微微踮起脚尖,探着脑袋朝办公室里头的李何其看去,脆声叫道,不大不小却很响亮,“李总监,你怎么又跑去我办公室了,这种行为可不是个好职员该做的哦。”

    话一落,策划部的人纷纷让开一条路,看向总经理办公室里头,发现李何其已经醒了,正坐在转椅上,翘着二郎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

    被我点名,李何其也不能拂了我的面子,起身走了出来,面上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大小姐,我现在可是总经理,可不要叫错了。”

    “是吗?”我笑了笑,俏皮的打了个响指,身后的罗兰便再次上前,冷着一张脸说道,“李何其先生,董事长有令,策划部总经理职位由凌小姐就任,而你退回总监职位。”

    话一落,策划部众人纷纷一惊,就连李何其也变了脸色,但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沉下声问罗兰,眼底闪过一抹阴骘,“这位小姐,我可没听说周洁被辞职,请问你是?”

    “我是凌小姐的助理。”

    “哦,原来是大小姐的助理,怪不得那么年轻,我还以为董事长换了口味呢。”李何其这才恍然大悟,阴阳怪气的说,引得一旁的职员们纷纷窃窃私语起来,看着罗兰的神色都变了味。

    他的眼底闪过一抹得意。

    可罗兰,依旧面不改色,好似听不到他们的话一般,耳朵直接隔绝掉那些无营养的话。

    我不由得挑了挑眉,对罗兰的表现极为满意,默默的抬眼看向身前的男人,笑道,“李总监,你又不是我爸爸,你怎么知道他喜欢什么口味,难道说……”

    我还没说完,李何其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似乎是被我的话戳到了痛处,赶紧沉声打断我的话,“大小姐,别说那么多废话,请你拿出证据来,否则你别想我让位。”

    对于他的变脸,我不禁感到一丝疑惑,脑海顿时划过一抹光芒,正当我快抓住它时,却被他的话给打断,一下子忘记刚才的想法。

    我无奈的笑了笑,也对他的话感到好笑,自己堂堂凌氏大小姐,还要被自家公司的职员拿“口说无凭”这种东西来顶回,真是……

    我正要说话,身后突然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李何其,我这里就有董事长的手令,你是要反抗吗!”

    我刚要转头看去,一张纸就从我耳旁掠过,停在李何其面前,还差几厘米就可以贴在他脸上了。

    李何其一把拽下纸,定睛一看,眼珠子溜了一圈,就顿时停住,面色渐渐黑了起来。

    见此,我忍不住轻笑出来,脆声说道,“李总监,这回秘书长的话,你总该信了吧?”是的,来者正是秘书长周洁。

    话一落,李何其的脸色又黑了几分,我微微叹气,“唉,我这个大小姐,现在说话都没人听咯。”

    周洁脸色一变,目光凌厉的扫了李何其一眼,冷声道,“李何其,若是让董事长知道了,你说你还能在凌氏集团待下去吗?”

    李何其面色全黑起来,大手紧紧的攥了起来,牵强的扯起嘴角,朝我笑道,“大小姐你说笑了,我只是开个玩笑,你不要介意。”

    “李总监,我看起来有那么小鸡肚肠吗?”我浅浅一笑,反问他。

    李何其身子一颤,“没有,大小姐很阔达,是我愚昧了。”

    “知道就好,下去工作吧。”我这才欢心一笑,不想再吓他。

    李何其得了令,直接黑脸走了,速度快得不行,不过看起来特别向落荒而逃,罗兰与周洁纷纷一笑。

    剩余的成员见无事,也回到了各自的岗位,不敢再说话。

    我淡淡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