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7章 阴魂不散的陆翊桓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4本章字数:3112字

    接下来,我与周洁闲聊几句,待她走之后,便同罗兰有说有笑,一起收拾办公室,忙得不亦乐乎。

    大概花了半个钟头,罗兰拿着一箱子的东西,直接扔到门外,顺便叫了一声,“如果李何其回来了,你们通知他把这堆垃圾捡走。”

    听到这话,我忍不住想笑,怪不得罗兰不生气呢,原来是这样啊。

    我在心里暗笑几声,正想叫唤罗兰,她却说,“凌小姐,刘董事长让你去趟十三楼的会议室。”

    “……”我没说话,有些疑惑刘安辉为什么会叫自己。

    我默默的收回思绪,同罗兰出去搭电梯,可没想到,竟然撞见了最不想看到的人。

    我愣了愣,目光复杂的看着面前的男人,熟悉的脸庞,棱角分明,眉宇间尽是冷冽,眸光深邃,好似平静的深潭,看不到一丝波澜。

    这人,不正是陆翊桓吗?

    只是,他怎么在这?

    一抹疑惑划过心头,我愣神。

    “小姐,你还上不上电梯。”

    直到陆翊桓的声音响起,我才回过神,心中犹豫了下,还是迈步走了进去,罗兰跟上。

    正当我想伸手按电钮时,发现十三这个数字已亮,我顿时转头看向陆翊桓,目光复杂,他也上十三楼?刘安辉邀请了他?

    在我思考之际,陆翊桓的声音再次响起,“诗诗,几天没见,连眼睛都不舍得移开了?”

    这回,他不说“小姐”两字,而是“诗诗”。

    我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接着移开视线,没有说话,也不想说话。

    难得陆翊桓也没干什么。

    就这样,气氛像是凝固一般,没有一丝声音,唯有浅到飘渺的呼吸声和电梯的声音在作响,直到十三楼。

    电梯门一开,我立即迈步出去,速度极快,一下子走得有点远,我猜想陆翊桓应该与自己有一段距离,转头想叫罗兰快点跟上。

    岂料,一个转头,鼻子直接撞到了男人的结实胸膛,疼的我顿时眯了眼,手指抚了抚被撞到的鼻尖。

    我刚缓过来,头上就传来陆翊桓邪气的嗓音,“诗诗,你这是要投怀送抱吗?”

    我的身子随之一僵,反应过后连忙后退几步,抬眸看向男人,心中尽是复杂。

    陆翊桓,真不知道你是如何开得起玩笑,而我受不起……

    我移开视线,径直越过他,一边看路一边走着,速度仍旧迅快。

    奈何自己不认识路,总得停下来看下路才能走,对于这种七拐八拐的地方,廊道还长,凭陆翊桓这个大长腿,分分钟追上来。

    这不,我刚要转弯之际,陆翊桓再次站到我身旁,说,“诗诗,走那么急干嘛?怕我吃了你吗?”

    我怕我想杀了你!

    我在心里暗道,面上依旧一片冷淡,也没回话。

    就这样,陆翊桓说了一路,我冷着一张脸一路,就在他将要没耐心之际,撞见了迎面而来的刘安辉。

    “爸爸。”我微微迎上去。

    岂料,我刚走出两步,刘安辉便从我身边越过,没看我一眼,这令我脚步微顿,面上划过一抹落寞。

    直到身后响起刘安辉的声音,夹杂着恭维之意,“陆总,有幸您能来我寒舍,让我等蓬荜生辉。”

    “恩。”陆翊桓冷哼一声。

    我微微勾起唇角,溢上苦涩,自己真的是爸爸的亲生女儿吗?竟然连陆翊桓这个陌生人也没比过去……

    这时,一只手搭上我后背,我惊得抬头一看,发现竟是陆翊桓!

    他深深的看了我眼,没有说话,但那双藏有深意的眸子却令我感到一丝温暖,他是在安慰我吗……

    我的嘴唇微张,却说不出话来,待反应过来时,他们已经走远,就剩罗兰站我身旁。

    对于陆翊桓的行为,我真的判断不了是真是假,令人烦恼。

    “凌小姐?”耳边传来罗兰的担忧声。

    “没事。”我朝她笑了笑,不再去想,试图忘掉刚才的那抹温暖。

    因为,陆翊桓不会对我这样的,一定是假的!

    一定是……

    我一边对自己洗脑,一边走向会议室,罗兰紧随。

    一进去,就见陆翊桓坐在主位,在他看过来之时,我连忙低下头,来到刘安辉的身边坐下,一言不发,安静的看着。

    只见这里除了陆翊桓,还有一位年纪与刘安辉相仿的男人,估计是哪个公司的老总吧。

    听刘安辉叫唤,我勉强知道这个陌生的男人是谁——刘安辉的旧友,余总。

    几个男人在那聊着,也不知道要干什么,久久没见入正题,听得我都有些犯困,却也只是眯了眯眼睛,继续听着,借此忽视掉某人的强烈而灼热的目光。

    “陆总,听说您是个工作狂,您可曾有婚配?”突然,一旁传来刘安辉的询问声,内容令我不禁微微睁开了眼睛。

    “没有。”陆翊桓淡淡回答,视线依旧放在我的身上,灼热得让我不敢直视他,只能眯眼装作看不见。

    刘安辉面色微微尴尬,继续询问陆翊桓一些生活上的小事,而陆翊桓则是高冷得不行,惜字如金,把我这个爸爸搞得没啥面子,只好与自己的旧友说说话。

    两老头儿继续聊着闲话,仿佛多年不见、一见就满肚子话朝外倒出来,听得我都想趴下来睡一觉,真不知道他们是来干嘛的?聊家常也没必要叫上我吧?

    我悠悠的打了个哈欠,正想找个借口出去活动活动,岂料被点名:

    “刘总,不知凌大小姐可有中意人?或亦婚配?”

    我莫名感到一丝惊讶,抬眼看向说话之人,是坐在陆翊桓左手边的余总,他一张方正脸,长相还算可以,却透着似狐狸般的狡猾精明。

    此刻,他也在看着我,透过他的眼睛,我看到了一抹深意。

    不知为何,我心里有些不安。

    “余总,娅儿还小,怎么可能有呢,你这不是在说笑吗?”刘安辉笑着回答,余总的眸子闪了闪。

    我疑惑,忽而他转向刘安辉,话里有话的说道,“刘总,是这样的,我家里有个顽劣小儿,比凌大小姐大几岁,不如……”

    一听这话,我的瞳孔直接缩起,面上划过一抹不可置信,怎么回事?这是要替我说亲吗?我想起他家中的儿子,小时候与我一起玩过,那时他总是被欺负的对象,因为他是傻子!

    我怎么可能嫁给傻子呢!

    我吓得赶紧朝刘安辉看去,没想到他竟不看我,而是笑着说,“余总你又说笑了,娅儿怎么配得上呢。”

    “不不,我就喜欢凌大小姐这样的,落落大方,漂亮美丽,若有此儿媳,高兴还来不及呢。”

    “余总,娅儿没那么好,你太抬举她了。”

    “不不,凌大小姐的魅力,岂用得着我来抬举?”

    “那就谢谢你的厚爱了。”

    ……

    两人说得越来越离谱,搞得我仿佛是一个摆设一般,透明得能让两个大男人脸不红心不燥的为我决定未来的幸福人生。

    我的眉头紧皱着,突然间意识到,自己被叫来,就是被说亲的,这是要死的节奏吗?

    最重要的是,对象是个傻子啊!

    “爸!我不嫁!谁都知道他家儿子是个大傻子!要嫁你嫁去!”我斩钉截铁地说。

    “诗雅,说了那么多,你还不放心我儿子吗?我儿子近年来病好得差不多了,虽然智商低了点,但脑子没问题。他天天在家念叨着你……说你是神仙姐姐……”余总挑了挑浓密的眉毛。

    “呵呵,什么神仙,我只是八年前,在那些小孩欺负他时帮助了他一下,”我有些无语,“若是智商没问题,还会相信世上有神仙么?”

    “你……”

    余总的眼神让我内心不安。

    “呵呵,这是哪里的话,我和余总你那么多年的老朋友了,你说我还能不放心吗?”刘安辉的话,模棱两可,让我猜不透,此刻他心里究竟是如何想的。

    但是把我嫁给一个傻子,绝对是想把我轰出家门!

    正当我想出声时,陆翊桓突然冷不伶仃地说了一句,“刘总,凌大小姐年纪尚小,现在谈婚论嫁未免早了些?”

    话一落,在座的人纷纷都惊讶起来,也包括我,实在不敢想象,陆翊桓竟然会帮我说话!

    “也是,陆总说的极对,若让娅儿那么早就嫁出去了,我这个做父亲的,也不舍得啊。”下一刻,刘安辉的变脸速度让我不禁有些大跌眼镜,不愧是老狐狸。

    余总微微叹息,眯起双眼看着陆翊桓,语气中夹杂着讨好之意,“既然陆总都发话了,我也不好强人所难,看来今天这亲是说不成了,请凌大小姐不要介怀。”

    说完,余总还朝我看了眼,目光依旧藏有深意,让我莫名安心不下。

    “当然不会。”我看向他,按耐住心中的不安,小脸上挂起一抹体面的微笑,好似没有看到他眼中的不明意味,一副天真单纯的模样。

    “凌大小姐不愧是家中闺秀,如此体量,真遭人喜欢。”余总笑了笑,总算移开了视线,不过这并不能使我心中的不安消失,只能默默地记住这一号人,日后好提防。

    收回心思,我微微看向陆翊桓,发现他也在看我,便朝他浅浅一笑,以答谢意。

    只因他的话,就像圣旨一般,特别实用!

    正当我想移开视线时,耳边突然响起刘安辉的声音:“娅儿,你这是喜欢陆总吗?”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