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拦路人余总

    更新时间:2018-11-29 09:55:14本章字数:2849字

    我的笑容顿时僵住了,机械式的转过脑袋看向刘安辉,扯了扯唇角,“爸爸,你是不是看错了?我没有啊……”

    此时此刻,我必须得睁眼睛说瞎话,否则让刘安辉看出什么猫腻,就坏了!

    “凌小姐,你真不像个大家闺秀,满口胡话。”突地陆翊桓的嗓音响起。

    “娅儿……”刘安辉一听到他的话,立马脸色变得青黑,似乎是羞愤我对他的欺骗。

    我无奈地摸了摸鼻尖,瞪了陆翊桓一眼,就可怜兮兮地看着刘安辉,透着一抹期许,“陆先生,请你不要胡言乱语。爸爸应该不会信的,对吧?”

    刘安辉半信半疑地看着我,眼底划过一抹深意,“是吗?娅儿,日后可不能这般失礼了。”

    “好的,爸爸。”我应允了一声,苦涩蔓延唇角,却只能强颜欢笑。

    话落,刘安辉就不再理会我,我也不敢乱看什么,免得又被他扣一顶大帽子来,到时可不是一两句能说清楚的。

    我低着头,无聊的欣赏着自己的手指,白皙纤长,没有丝毫茧子,好似十指不沾阳春水一般。

    岂料,自己的这种幼稚的恶趣味被掐断,陆翊桓的声音传进我的耳里,“凌小姐,你这是被刘总戳了心思,不敢看我了?”

    我的身子顿时一僵,愣是没有抬头,却能感受到旁边四个大男人的目光紧紧地落在自己的身上。

    我懊恼的在心里骂了一声,收拾好情绪,勉强抬起头,便迎来了在座的目光,直撞眼底。

    我眯起眼睛,皮笑肉不笑地说道,“陆先生,你胡言乱语的本事真不是一般的好,我只是眼睛有点累,低头休息总该可以吧?”

    简单的说,大概就是“你长得那么辣眼睛,我没必要看你”这么个意思。

    “是吗?那凌小姐脸红又是怎么回事,别说你今天发烧。”陆翊桓仿佛没听出我的意思,反而似笑非笑地看着我,话里有话。

    我下意识地抬手抚上脸颊,感觉温度还算正常,呆愣的思考着,我的脸不烫啊,为什么会红?

    在我思考之际,随之传来陆翊桓毫不掩饰的轻笑声,我脑海里灵光一闪,脸上顿时燥热起来,睁大双眼朝他瞪去。

    可恶,又被他耍了!

    再看了看一旁的三个大男人,我羞愤得脸上又添上几分温热,更是慌张,奈何他们视线过于灼热,让我有些无地自容。

    我瞪着陆翊桓,微微扯起唇角,咬牙切齿道,“陆先生,你不用这般调戏我,言行这么熟练,看来陆先生是经常说啊,怪不得传闻都说你身边美女如云呢。”

    “不多,也就一个,还不算是美女,哪天得空了,我带她来给凌小姐见上一面,如何?”陆翊桓不缓不慢的接我的话,话中内容还让我的心升起一抹狐疑。

    一个?还不漂亮?谁啊?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物?

    我在心里提出一个个疑问,却不得解,愣是走了一会神,没有说话。

    直到陆翊桓轻笑几声,徐徐开口,“这女人呢,又傻又笨又丑,却也还算可爱,定能和凌小姐做朋友,只是凌小姐该怎么见她,就有些麻烦了……”

    我笑了笑,面上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陆先生,若想见,怎么可能见不到?除非……”

    话到一半,脑中突地灵光一闪,我的话顿时戛然而止,卡在喉咙里说不出话来。

    我看向陆翊桓,发现他似笑非笑地看着我,眼中带着戏谑之色,无声的动了动嘴唇,笨女人!

    我气得头上几欲冒烟,搁在腿上的手攥成拳头,此刻我好想暴揍这该死的男人一顿!

    “娅儿,除非什么?”刘安辉的声音把我蠢蠢欲动的念头给压了回去。

    我顿了顿身子,俨然忘记了这里还有别人,竟然还和陆翊桓斗起嘴皮子来,真是……

    我眯了眯眼睛,尴尬地笑了笑,“爸爸,没什么,陆先生在和我开玩笑呢。”

    “是吗?”刘安辉别有深意地盯着我,眼底是一片精光,看得我心里发毛。

    直到我傻傻地点了点头,他才半信半疑的收回视线,令我不禁松了口气。

    我本以为不会再牵扯到自己,没想到,刘安辉竟然转头去问陆翊桓!

    “陆总,您和娅儿是旧识?”爸,带你这么坑女儿的吗?

    我的眼睛瞪得老大,看了看刘安辉,又看了看陆翊桓,表示此刻心里的阴影面积特别大。

    心里不停的碎碎念着,陆翊桓你可不要乱来啊!

    直到陆翊桓的声音灌入我的耳里,“不认识,只是见过几面罢了。”我顿时松了口气。

    还好还好,他没乱说什么。

    “原来如此,不过娅儿和陆总真有缘,丝毫没有生分之意,看来我是老了啊。”

    一句话,透着各种各样的意思,似在对陆翊桓说,也似在对我说。

    我的脸色僵了僵,莫名觉得有深深的压迫感,咬紧下唇,突然站起身来,动作有些大,碰的椅子擦出响声。

    幸亏身后的罗兰反应快,不然椅子就要倒砸在她腿上了。

    突如其来的声响,令背对着我的刘安辉一下子转过头来,面色不善的看着我。

    “你怎么回事?”语气中带着责问。

    “爸爸,不好意思,你们聊,我向去趟卫生间。”我快速的说完,也没等他说什么,让罗兰留在那里,自己就出来了。

    我走在长廊里,探着脑袋到处看看,总感觉有人跟着我。兜兜转转好一会,没发现跟踪我的人,前面是卫生间。

    正当我的脚刚迈进女卫生间时,突然一个拉力拽住我的手,我毫无防备之下,一下子被拽进了小小的四方房子里,里面角落上摆着一辆推车,上面放着好几样清洁用品。

    看来是厕所旁的清洁室。

    我稳了稳脚步,转头一看,竟然是……余总!刚才他不是要把他的傻子儿子嫁给我吗?现在怎么来堵截我了?

    “凌大小姐,真让我好等。我想和你说说,关于我儿子的事儿。”余总宽大的身体挡在门中,挡住了外面的光线,唯有一丝丝光影打在他的侧颊上、以及我的脸上。

    清洁室里黑漆漆的,没有灯,余总背对着太阳,我根本看不清楚他此刻的表情是什么样的,光听声音,就觉得别有深意,让我甚是不安。

    “你想干什么,你给我让开,否则我叫人了!”我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但说话时依旧忍不住带着颤音,身子也微微颤抖着。

    “凌大小姐,你自己选的地,你觉得会有谁来这么远吗?”余总低沉的声音透着淫邪,他缓缓抬步朝我走来,我吓得直径往后退,视线愈来愈黑。

    看不清路,我往左边挪了挪,结果手臂碰到了东西,它咯噔一声,令我欣喜。

    我一把伸手进去拿了样清洁用品,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对着余总,大声喊道,“站住!你别过来,小心我打你!我……我告诉你……你儿子的事儿没商量……”说完,我还凶恶的在空中左右甩了几下,也不管余总看不看得见,横竖我是看不见的,不过吓唬吓唬也行,如果他怕了呢。

    岂料,我刚甩几下,手上的清洁用品就被余总一把抓住,用劲把我朝他拉过去。

    我使劲地拔着,反而被他拉得站不住脚,几欲摔倒,气恼之下,我索性手一放……

    随之“砰”的一声响起,余总轰然倒地,形成一个大字,便一声不吭了。

    我吓得缩了缩身子,蹑手蹑脚地沿着墙壁走去,借着微弱的太阳光,打量着他的脸,看他是真晕还是假晕,发现他额头上淌下几滴鲜红,顺着滑落于地。

    我慌了起来,伸手去探他的呼吸,余总突然大手一抓住手腕,我吓得站不稳,一脚踩在他的手上,似是痛得他立马松开手掌,见机我迈腿就跑。

    岂料,一道清脆声响起,我转头一看,便发现一粒粒珠子掉落于地,而他的掌心上还留着串了线的珠子——那是我的青瓷小珠脚链。

    我害怕的蹲下来,一把拿过他手中的珠子,结果珠子掉地,发出清脆的叮当声,好似一个个简单而轻快的音调,却让我感到它是在向我索命。

    我快速搜集着掉落的珠子,然后,立马出门,再把门掩起来,慌乱中没有掩好,留下一条不大不小的细缝。

    我一出来,正要拐弯之时,眼角竟瞥到一抹身影,吓得我立马闪进女卫生间,关上门,反锁起来,整个人贴在门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

    怎么办,自己好像是杀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