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击杀段明才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5本章字数:2040字

            林峰也不犹豫,直接使出了自己的全部力量。虽然这只是一把普通的杀猪刀,但是林峰使用的功法却是:砍神刀法。当然对于砍神刀法,别说现在旁边的这些什么都不是的围观者了,就算是王霸前来,都不知道林峰使用的是神级中级功法:砍神刀。

            面对如此恐怖的力量,段明才可没有勇气敢直接对抗,刚才对于这招的威力他已经是见识过了。既然不能硬抗,那么就只有躲了。当然在躲的过程中,段明才还是将自己的护身圈开启,但由于过于仓促,护身圈的防御效果和第一次比起来却显得相当薄弱,当然有总强于无。

            只见段明才直接伸出右手做出想要去捡起寒冰剑的动作,但身子却向左边一闪,按照段明才的想法,自己的寒冰剑掉在了自己的右边,那么林峰肯定会更加注重自己的右侧,以免自己将剑捡起来。但自己却并不去捡剑,而是等到孔圆已成强弩之末后再做打算。

            但是一个内武一重的段明才怎么能够逃脱孔老神识的感应呢?

            只见孔圆根本就不看段明才的假动作,直接将杀猪刀的刀锋快速的转到了段明才的左边。

            “什么?啊……”段明才一声惨叫。只见杀猪刀直接破开段明才那微弱的护身圈,护身圈的光芒立马消失。当然本可以直接将他杀死,但林峰还是将自己的刀刃向旁边偏了一下。

            杀猪刀接触到段明才的右肩,直接硬生生的将他的右臂砍断。鲜血四溅,染红了生死台的广大地区。

            段明才的右臂也已经掉落到生死台之下,围观的群众听着段明才的嚎叫,以及那只还在翻滚的右手臂,都不由得到吸了一口凉气。大家也都赶紧闪开,免得那只被砍断了的手臂砸到自己。

           林峰拿着杀猪刀一步步向段明才逼近。杀猪刀上沾满了段明才的鲜血,鲜血顺着刀尖一滴滴落下。

            段明才捂着自己断裂的右手,嚎叫着。看到如同杀神一般的孔圆拿着杀猪刀在向自己一步步逼近,段明才直接绝望了。

            “求求你,你不要杀我,你让我干什么都行,求你了!”段明才哭着对孔圆说,并且本能的往后退到。

            “你觉得可能吗?哈哈哈哈”林峰大笑,林峰肯定是不会放过他的。

            “求你了,求你了!”现在的段明才无论是自己的身体还是自己的心里都放弃了对林峰的反抗。直接跪在地上不停的哀求孔圆,希望孔圆能够大发慈悲放过自己。

            林峰举起刀来,雪花飘落在孔圆那圆的可怕的脸上,显得如此无情。围观群众都屏住了呼吸,当然在他们看来这下段明才真的死定了。虽然大家对于段明才也没有多少了解,但那可是一个风雪剑派的内门弟子耶,看来真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英雄,请刀下留人!”林峰听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张云山。

            林峰知道,如果自己在不动手,那么张云山前来自己肯定不好收拾。虽然他可以不管张云山直接将段明才击杀,而且对于自己这幅模样张云山肯定也不认识自己。但林峰不想让张云山为难,毕竟他知道,张云山和风雪剑派的关系还是相当不错的。

            林峰不再犹豫,直接手起刀落。

            杀猪刀直接砍断了段明才的头颅,一腔热血洒在了生死台上,段明才死不瞑目。确实,他想不到一个外武五重实力的家伙竟然如此轻松的杀死自己。

            头颅滚到了一边,段明才跪着的身体也向前栽倒,躺在了冰冷的生死台上。

            围观群众,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这,这一个风雪剑派的内门弟子就这样被人轻易的取了性命。当然人们的想法各不一样:有的幸灾乐祸,有的惋惜不已。但无一例外都闭紧了自己的嘴巴。

            等张云山赶到,段明才已经被击杀,头颅早就滚到了一边。

            张云山看着孔圆的背影,总感觉这个人的背影为何如此熟悉,就像是自己以前的一个故人,但是谁又不知道,只是冥冥之中感到这个人以前自己认识他。

            “英雄,不知为何如此,他已经跪地求饶,为何不放他一条生路呢?”张云山拱手说到。

            孔圆转过头,看见张云山,两者四目相对。张云山看着孔圆的眼睛,真的似曾相识,但这幅面孔肯定自己不曾见过:如此独特的长相,如果自己见过的话,那么肯定会映像深刻。但自己的记忆之中,完全就没有哪一个人长得如此怪异。

            “镇主,他该死,上了这生死台那么谁都不知道自己的命还是不是自己的了,是他让我来的生死台,如果我打不过他的话,那么死的人就是我了。所以说:他该死!”孔圆指着段明才的头颅说到。

            镇主?难道他真的认识自己?就是我为什么一见到他总感觉似曾相识!

            “这位英雄,不知高姓大名,还有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张云山拱手恭敬的问到。

            “哦,我就是一个杀猪的,高姓大名不敢说,在下:孔圆。至于说有没有在哪里见过,在我的映像中,我是第一次见到镇主。”孔圆十分礼貌的回答张云山的提问。

            “不是,那既然没有见过,为何你知道我是镇主?”张云山看着孔圆总觉得太熟悉了,十分疑惑的问到。

            “哦,大人你不是穿着官服吗?我们那里的镇主也是穿的跟你一样的服饰,所以我知道你就是镇主啊。”孔圆回答到。

           一听孔圆这话,张云山才反应过来,原来自己是穿着镇主的官服啊。只怪自己太过于相信自己的感觉了吧,老是觉得此人似曾相识,听到他叫自己镇主,连这是因为自己身穿官服的原因都没有想起来。

           当然现在张云山不再怀疑,自己肯定是错觉:自己怎么可能认识孔圆呢?长相如此独特的人,自己竟然毫无映像,而且人家也说了:不认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