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热情的张云山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5本章字数:2353字

           镇主府中。虽然风雪镇依旧飘荡着白雪,寒风也依旧没有任何要停止的意思,但镇主府中还是一片温暖与和谐。

            火炉旁边孔圆与张云山并肩而坐,一个仆人也已经按照张云山的吩咐,拿来了美酒。

            “来,孔少侠,我张云山粗人一个,也不大会说话。千言万语尽在这碗酒中,干!”

             “恩,来,干!”

             孔圆也不客气,两人仰头将碗中之酒一饮而尽。

             “镇主,这真是好酒,不知道这叫什么酒,竟然如此美味?”林峰赞叹说。当然林峰以前也是来过张云山的家里,也喝过这种酒,当然知道它的名字,只是现在他要隐瞒身份:自己不是林峰而是孔圆。

            “哦,孔少侠,这酒叫风雪酒,是因为产自风雪镇而得名。别看这风雪镇常年飘雪,但也就是因为这样的天气,人们要想使酿制的酒水不结冰,向里面加入了一些独特的药材,也正因为如此,所以别有一番风味。哈哈哈哈……”张云山笑着扶了扶自己的下巴得意的说到。

            “哦!原来如此,我就说这酒和我原来喝的酒有点不一样,不知道里面加了什么药材,才能够使水不结冰?”孔圆疑惑的问到。

            “哦!孔少侠,不是我不想告诉你,主要是我又不酿酒,所以我也不知道。这酒是在风雪镇:武氏酒坊里面买的。我也好奇的问过,不过这是人家的商业机密,所以我也问不出来什么,呵呵呵,不过只要是好酒就行,管它怎么酿制出来的呢!来,再喝一碗,今天难得一见,不醉不尽兴,哈哈哈哈……”张云山十分豪爽的说到。

            “行!既然是人家的商业机密,我们也不好多问,酒好就行,来,在下敬你一碗!”孔圆举起手中的酒碗说到。

            “行!干!”张云山也不客气,举起手中的酒碗回敬了一下,两人仰起头一口气喝完。

            “孔少侠,我真的跟你一见如故,总感觉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一样,当然这只是我的感觉而已,不过这也算是一种缘分不是,以后有什么困难只管跟我说。”张云山擦了一下自己沾满了酒的下巴热情的说到。

           “哈哈,真的吗?我也是一样,总感觉我们两个相当熟悉,说不定上辈子还是一家人呢!哈哈哈哈……”孔圆也是笑着回应到。

            确实现在孔圆虽然不再是林峰,但气质啥的是难以影藏的东西,不过孔圆也不怕:林峰长啥样,孔圆长啥样。王霸还有风雪剑派的那些人不都一一清二楚?最多都是像张云山那样,觉得这个人有一种好熟悉的感觉罢了。

            “呵呵,真的吗?我想这绝对是缘分,哈哈哈哈……”张云山一听这话,也是相当高兴。看来真的是两人有缘,而不是自己自作多情。

            “恩,那是!四海之内皆兄弟,能够认识张镇主张英雄真的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来,在下敬张镇主一碗酒!”孔圆举起碗来说到。

            “恩,四海之内皆兄弟,来,干!”张云山也是相当豪爽的举起酒碗说到。

            两人一起举起酒碗将酒一饮而尽,“哈哈哈哈,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能够认识贤弟,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如果不嫌弃,以后你就不要叫我什么张镇主了,叫我张大哥就行了!哈哈哈哈……”张云山显然相当高兴。

            “行!张大哥,那小弟先敬你一碗,以后小弟有什么困难,还望大哥照顾才是!来,干!”孔圆再次举起酒碗说到。

            “当然,贤弟要是以后在风雪剑派有什么困难尽管提便是。好,那我也就不客气了!”张云山也不是扭扭捏捏之人,听见孔圆如此豪爽也是相当高兴。

            两人喝完酒,擦了擦嘴。

            “贤弟,这次来风雪剑派肯定是想学的本事,当然按照贤弟的本事直接成为风雪剑派内门弟子不成问题,不过要是能够成为掌门人的关门弟子的话,那么更是了得。你张大哥不才,但也和风雪剑派经常来往,所以我去跟王霸说说,让他收你做关门弟子咋样。”张云山相当高兴的说到。

            一听王霸,孔圆当然气不打一处来,但也不能够表现出来不是。孔圆心里暗骂到:王霸这个王八,一个伪君子而已,装好人,哼!老子总有一天会收拾你的,让你身败名裂!

            “哦!张大哥还和风雪剑派有来往?听大哥这么说,交情还不一般啊!”

            “呵呵,我是风雪剑派的镇主嘛,风雪剑派虽然是神龙国北部的最强势力,但能强过国主?我虽然是一个相当小的镇主,但那也是代表着国主啊!所以风雪剑派还是要买我面子的,呵呵呵呵……”

            “哦!原来如此,大哥说的有理,你再怎么也是国主派下来的人,你是一镇之主啊!”孔圆说到。

            “哎,也不全是这样,我张云山可不是那种拿了鸡毛当令箭的人,我和风雪剑派素有来往。这不前不久我们镇里的守军还和风雪剑派的弟子们一起并肩作战呢!哎………”张云山叹了口气说到。

            “大哥叹什么气啊?”

            “不是,提起了伤心事了。前不久死了好多兄弟,还有风雪剑派的弟子!哎……”张云山又叹气的说到。

            “哦,大哥真是不好意思,问起了你的伤心事,我自罚一碗!”孔圆举起酒碗喝了一碗酒。

            张云山看到,也赶紧将自己酒碗里的酒喝完。

            “贤弟,没事,事情已经过去,活着就好!呵呵呵呵,我张云山还活着,真是太高兴了!哈哈哈哈……”张云山大笑着说到。

             孔圆看得出来,张云山虽然在大笑,但心里肯定不好受。张云山虽然也是铁骨铮铮的汉子,但人心都是肉长的,像贾许那样铁石心肠的人真的不多。

            “恩,活着就好!”

            “恩,对!活着就好,还有我不光活着,而且没有受到什么重创。但风雪剑派的一个天才弟子,哎……不说了!”

            “怎么了?大哥!天才弟子?谁呀?”

            “呵呵,说句兄弟不爱听的话,虽然你确实在这个年龄有如此成就相当令人震惊,但比起原来风雪剑派的林峰,你还是差了一大截!不过,我总感觉,你除了长相之外,和他相当相似。会不会是天才都会散发出那么一种气质?呵呵呵呵……”

            听了这话,孔圆当然知道,张云山还是很怀念自己的。毕竟自己曾经和他的关系很好,以前自己是刘雪残的弟子,风雪剑派和镇主府来往密切,作为传递信息的跑路人,孔圆当然和张云山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哦,估计是吧,可能天赋好的人都有很多共同点,以至于你和我一见如故,估计你是从我的身上看到了他的影子吧!大哥,刚才叹息,是不是这位天才已经为了抵御妖兽,而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孔圆小心的问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