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章:结拜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15本章字数:2404字

            对于风雪剑派的做法,张云山显然不认可,义愤填膺的说到。就如同一个怨妇一般,抱怨着风雪剑派的所作所为。

            “恩,不知道现在林峰在何处,如果有机会,我也想见见这个天才。毕竟我可不傻,虽然林峰现在不能修炼了,但是人家的经验还在那里,经验可是一个相当宝贵的东西。如果我能向他请教一二,肯定对于我以后的修炼相当有帮助的!还望大哥告知!”孔圆拱手说到。

            “贤弟,你这是哪里的话,我如果知道林峰现在在哪里,我肯定会告诉你的!我和他的交情还是相当不错的,只要我一句话,他肯定会立马同意,教你如何修炼。但是……”张云山有些欲言又止的说到。

            “哦!大哥,你好像很为难,有什么不妨直说!”

            “哎……林峰自从被逐出师门后,就好像从这个世界消失了一样,估计是风雪剑派的做法令他相当心寒吧,离开了风雪镇。可惜的是临走之前也不来告诉我一声,如果我知道了,随便可以帮他在风雪镇谋个什么好差事,哎……”张云山叹息一声说到。

           看得出来,张云山对于林峰还是相当有感情的,孔圆何尝看不出来呢?孔圆暗自发誓:自己有一天功成名就,绝对不会忘记张云山的这份感情。患难见真情,真的是患难见真情啊!

            “哦!大哥,也不用自责,我想你有一天还是会见到林峰的。而且我有预感,当你见到林峰的那一刻,你一定会为他的成就感到震惊。还有我想,他也一定会记住这份恩情,肯定会好好的报答你的。”孔圆笑着说到。

            当然对于孔圆所说,张云山可不相信。现在林峰已经成为了一个废人,临走之前不来见自己,估计是面子上放不下吧:一个曾经的天才,现在却沦落为一个废人。

            “呵呵,贤弟,你就不用为我宽心了。林峰这辈子真的是毁了,哎……除非遇到仙武以上的强者,否则他的丹田绝对是修复不了的,哎……”张云山叹气说到。

            “对呀,只要他遇到仙武以上的强者,不是还有救吗?又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放心吧,我估计现在林峰就是去寻找仙武以上强者了,那样的话他就能够恢复丹田,从新修炼,不是吗?”

            “贤弟,你又不是不知道,仙武以上强者耶!我们整个神龙国最强的也不过真武五重,仙武以上的强者,几乎就是存在于传说之中,哪有那么容易遇到。再说了,即使遇到,人家真的就愿意出手相助吗?那些个强者,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在他们眼里,我们就是蝼蚁一般,虽然对于他们来说修复丹田也不是什么难事,但人家会出手去救一只蝼蚁吗?哎……”

            张云山依旧叹着气,当然张云山说的也没错,在那些强者眼里,自己就如同蝼蚁一般,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出手搭救?

            “恩,至少还是有希望吧!我相信他的好运气,如此天才,我想那些高手也是会动心的,如果收为徒弟,那更是发达了……呵呵呵呵……”孔圆憨厚的笑了笑。

            “贤弟有所不知,确实他在我们眼里就是一个妖孽的存在,但神龙国毕竟是一个真气不太充裕的地方,他的天才,如果放到整个大陆,确实也算是好的,但绝对好不到令那些强者动心的地步。好了,伤心事不提了,来,我们喝酒!”张云山拿起酒碗说到。

            既然张云山都如此说了,那自己也就不再好继续说下去。

            “行,伤心事不提了,我们今天一定要喝个够!来,我先干为敬!”孔圆毫不犹豫的将一碗酒喝下肚子,拿着空酒碗示意了一下张云山。

            张云山也不犹豫,将手里拿着的酒碗也是将酒一饮而尽,示意了一下孔圆:我也将酒喝完了。

            “恩,张大哥也真是豪爽之人,我喜欢!哈哈哈哈!”孔圆大笑着说道。

            “哎,贤弟!我看我们两个如此投缘,不如结拜为异姓兄弟如何?”张云山建议到。

            “行!只是张大哥,你的年龄比我大了一倍还多,那我不是占便宜了,哈哈哈哈……”孔圆哈哈大笑。

            “那有啥,四海之内皆兄弟,我可从来不管那这个繁文缛节,大家合得来,称兄道弟又如何?只要贤弟不嫌弃我就行了!哈哈哈哈……”张云山也是豪爽的大笑着说到。

            “这是哪里的话,什么叫做我嫌弃大哥,只要大哥看得起我孔圆,我孔圆定当为大哥两肋插刀,在所不辞!”孔圆豪气冲天的说到。

            “行,说定了,我们现在就结拜!”

            “行,说干就干!”

            两个人都是铁骨铮铮的汉子,没有那么多的废话,当然仪式还是要有的,不然就显得太不当回事了。

            “好,管家!赶紧去将猪头,还有拿一只肥壮的大公鸡来!对了,果品,香案啥的,都缺一不可!我要和孔贤弟结拜,快一点!”张云山大声吩咐管家说到。

            不一会儿,管家已经将香案备置妥当。

            两人来到香案前,香案上放着猪头,还有果品,以及其它用于祭祀神灵的东西。当然还有一只肥壮的大公鸡。

            两人走到香案前,跪下。这时张云山早已经将两碗酒倒满,孔圆拿着活公鸡。

            孔圆将公鸡用随身携带的小刀杀死,将鸡血滴在了两碗酒里。

            两人拿起鸡血酒,跪在地上发誓。

            “我孔圆,我张云山,对天发誓!我们愿意结拜为异姓兄弟,从此生死与共,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若违此誓,天打五雷轰!”两人一同大声的说完誓言,一起仰头将碗中的鸡血酒一饮而尽。

            “孔贤弟!”

            “张大哥!”

            两人互相拍着对方的肩膀叫到。

            两人起身,从新来到火炉旁边,喝酒吃肉。由于是修炼者,所以酒量可都不是盖的。

            无论是张云山还是孔圆,两个人都相当高兴,真的是一见如故。两个人推心置腹的讲着关于自己的家世,理想等等等等。当然孔圆所说的家世,全部都是早已经编好的,虽然孔圆撒了谎,但确实真心实意的将张云山当成了自己的好大哥。

            两个人在火炉旁边推杯换盏,不知不觉已经到了深夜,也是该休息的时候了。张云山也是亲自将孔圆送到客房,而不是仆人,当然这是显示出对于孔圆的尊重。

            “那么,孔贤弟,你早些休息,我也就不打扰了,明天见!”张云山拱手说到。

            “恩,张大哥,你也早些休息,明天见!”孔方拱手说到。

            “告辞!”

            “告辞!”

            说完,张云山走出了客房,并关上了房间的门。

            “去,好好休息吧!哼!要不了几天,老子又回来了,贾许,王霸,等着!呵呵,我看我还是先想办法解决贾许吧!王霸先让你得意快活一段时间,哈哈哈哈……”孔圆笑着自言自语说到。

            孔圆洗涑完毕,就躺在了床上,美美的睡起大觉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