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小小少年孟天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0本章字数:4100字

    孩子的凭空出现,让孟家村人感到异常的为难,再怎么说,孩子这么小,必须要找人细心照顾,村里长老屋内,众村民正围在一起紧急商讨对策,两位长老为此事急得来回渡步。

    “长老,你们不用为难了,孩子就交给我们带吧”孟峰夫妇商量了一下,站了出来,主动要求要将孩子带回家抚养。

    “嗯,嗯,既然大哥他们都不在,就由我兄弟二人做主吧,峰儿,这孩子暂时就交给你们吧。”微胖老者沉吟了两声道,孟峰作为村长,而且又是同辈中唯一一位还没有子嗣的孟家后人,由他夫妇带最好不过了,两位长老其实心中早有如此打算,但毕竟此事是孟峰夫妇心中硬梗,众人言语还会有所顾忌,如今孟峰夫妇主动提出来当然是最好不过了。

    “峰儿,以后可能要辛苦你们了,老神也说了,这孩子跟我们有缘,应该说跟你们也有缘,你们先带着,若有什么需要,可随时找大家帮忙”另一位长老接着道。

    “对啊,有需要随时找我们”众村民也站起来表态道。

    “多谢大家!渊长老、旭长老,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孩子的。”村长夫人自长老怀中接过孩子,认真的道,被她称为渊长老的老者,是那位身形稍微微胖的村中长者,全名孟渊,在同辈中排行第二,村民有时也称他为二长老;还有一位身材略小,脸色稍黑的老者,全名孟旭,在同辈中排行第六,村中目前只有两位长者。

    “竟然如此,就此散了吧”孟渊摆手道。

    “等等,长老,还有一事,竟然让孩子留下,不如今天就给他取个名字吧,日后也好叫唤。”村长夫人道。

    “也对,孩子身上也没有其他线索,竟然跟我们有缘,就让他姓孟吧,凭空出现从天而降,那就单名一个天字,叫孟天如何?”孟渊长老道。

    “这名字不错,也够气势,也希望孟天长大后可以与天争锋,哈哈!”孟旭道。

    “与天争锋,孩子,听到了吗”村中夫人高兴的道。

    十天后,老神终于回来了,众人也从他那里得到了一点信息,老神在千里之外,突然感觉到老树发出的强烈气息,他也感觉很奇怪,按道理说,在这片林子里,应该没有人或者猛兽敢乱闯护村大阵,毕竟这大阵是孟家远祖留下的阵法,蕴含仙力,威力就不用说了,自老神来到村里以来,从来发生过有异兽闯村的事情,异兽的警觉比人灵敏,对于危险的东西辨别能力,也比较强,不过孟家村周围鸟兽不近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这点老神也很清楚。若如果换作是人,可能性更是不大了,据传在万年前,那是一个仙神陨落年代,众仙神为保护自己的后代,曾聚集在一起,于荒林之内,立了一块万仙碑,约定他们后人不得在荒林内互相滥杀,若有违背,则会受到严厉的惩罚,万年来,仙碑已成为传说,但至今,还没出现过大规模的杀戮和混乱,传言的震慑力还是存在的,而孟家村人一向低调,应该不会招惹祸事,想归想,老神还是担心村子出事,迅速赶了回来,才有十天前情景。

    既然连老神都这么说了,众人也没有再去纠结,就如老神说的,孩子竟然来了,不管他是怎么来的,只要他不是坏种,就是彼此的缘。

    老神跟村民交代一些话后,就如同之前一般,回到了村东的石屋内,那石屋的位置,说是村东,其实就是村子最里面,孟家村整体布局是东北朝向,所有房屋门都是朝北而开,全村只有唯一北开的村门,这跟村子中央那座大坟的朝向一致,村子周围都堆起一块块半人高的石块,据说是阵法石,代代传下,历经万年风雨,竟然不朽,更是连一丝青苔也没有。

    小孟天在孟峰夫妇的悉心照顾下,慢慢长大,由于孟峰夫妇一直无出,所以,已将孟天视为己出,特别是村长夫人,对其极其疼爱,孟天成长与村中其他孩童一样,都是自小开始修炼孟家祖传心法,秉承孟家先祖修炼之道。

    但是随着孟天的渐渐长大,他的身世和来历不但没有弄清,反而在他身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谜团,孟天刚被接回来不久,孟渊长老等人就发现他身上被施展了“洗髓术”,体内经络被改造过,这是大宗派大家族培养杰出后代的手法,自小被施展“洗髓术”者,即使天资平庸,未来的修为也不会低,但是施展此法特别是对筋骨还没长扎实的婴儿来说,难度之大,估计是不可想象的,正因为如此,才让众人感觉无比吃惊,还有,在孟天来到村子刚好两年时候突然背出了一篇奇怪的修炼功法,据他描述,这篇功法好像是刻在他脑袋里面一般,只要他想看,随时可以看得一清二楚,而且,还配有气脉走动的线图,不过可惜的是,村中无论大人小孩,都无法修炼,只有孟天,在修炼孟家心法同时,也可以按着气脉图修炼那篇功法。

    有一天,孟天将父母叫在一起,正式对他们道“爹,娘,我知道我是你们捡回来的……”

    “孩子,你…你乱说什么啊?”村长夫人惊讶道,他以为是孟天在村中听到什么了。

    “别急,让他说下去”孟峰平静道。

    “爹,娘,其实我一直记得我被你们抱回来的情景,还有老树、老神、红狼…”

    “原来你都知道,为何到现在才说呢?”孟峰摇头叹道,夫妇两人一脸的沉痛,感觉要失去一样重要东西一般。

    “爹,娘,其实说与不说,都一样,你们永远都是我的亲爹娘,孟家村也永远是我的家,之所以今天说出来,其实是我不想瞒你们了,如果爹娘嫌弃我,我大一点就会离开这里。”孟天说着说着,眼泪不由自主往下掉。

    “傻孩子,那有父母嫌弃自己孩子的。”一家三口抱成了一团,孟峰虎目含泪,有解脱也有欣慰。

    孟天的出现,也让极少露面的老神时常出来探望,也对孟天身上的种种谜团感兴趣,“这家伙身上的秘密,就快赶上孟家村了。”老神不由感叹,对着旁边的孟渊等人道“当年你们的老祖曾通天彻地,难道真的是他显灵将这小家伙送来这里?”

    随后发生的事,更是让长辈们欣慰不已,长老们传授的心法和武功,孟天很快就能通熟,五岁不到就有一般孩童十岁左右的修为,当然,也跟洗髓术有不少关系,毕竟他起步比一般孩子都高。

    “我看不用半年,小天就能突破进入炼气境。”孟渊长老一席话,更是让众人无比震惊,炼气境是修仙的真正起点,资质平庸者数十年还停留在边缘,更甚者穷尽一辈子,无法踏入修途,孟天若在六岁前突破进入炼气境,未来的修途不可估量。

    “太好了,太好了”孟峰双手来回搓了几下,然后紧紧握住,满脸络胡的脸因为激动而泛红,旁边的大人们同样是一脸的兴奋。

    孟天的横空出现,无疑成为众人焦点,但是在孟天还没到来村子之前,孟家少年一辈中也有两位天资不凡的后人,第一位就是五年前第一个发现红狼的那名小男孩,比孟天大上七岁,名叫孟羽,天生双瞳者,孟家百代之唯一,自小表现出来的不俗天赋,不到十岁,双臂力量已经赶上大人;还有一名小女孩孟莹莹,比孟羽小上一岁,拥有过目不忘之能,而且极为灵慧,虽然修为赶不上哥哥孟羽,但是遇事冷静,心思慎密,表现出来的智慧令大人都佩服不已。

    “如果可以,我宁愿你们在修炼之途走得慢一点”两位长老对于孟羽与孟莹莹不凡的天资,非但没有表现出来的狂喜,反而有点悲痛和落寞。

    “为什么啊?爷爷们?”孟莹莹有一天,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当时,小孟天也在旁边,他虽然年纪尚小,但早已懂事,对于村中的一些事,长辈们不说,他也不敢问,只是凭意识感觉到很严重。

    “孩子们啊…”孟渊看着孟莹莹、孟羽,老目含泪,旁边的孟旭长老脸色也不太好,偌大的屋子内,突然变得安静起来,落针可闻。

    “呼…”过了好一会,孟渊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仿佛瞬间苍老许多,连连摇头道“是老天…老天不公啊!我本想晚几年再告诉你们,不过,现在也可以了,大哥啊大哥,你们在哪里啊?不知道渊弟在有生之年,我们兄弟是否还能再团聚?”孟渊这番话,让孟莹莹都有点后悔了。

    “爷爷们,我能听吗?”孟天轻轻问道。

    “当然可以,其实,你们也应该感到很奇怪,为何我们孟家村没有再老一辈的老人,而且,在老一辈中,就剩下我和旭爷爷,其他人不知道哪里去了,是吗?”这是众多孩子心中的疑问,也是孟家村一个秘密,关乎生死的秘密。

    也许悲痛早已成为习惯,孟渊说得很平静,但在听着的三人,内心却掀起滔天巨浪,特别是孟羽与莹莹,双手紧紧握住拳头,身体微微颤抖。

    “我们孟家村后人,寿命只有百年,无论我们如何努力,如何挣扎,百年一到,都会一夜老死,那些老死的先人,全部送进了先祖的坟里,数千年前,我们曾出现一位天赋超绝的先人,修炼上一路突飞猛进,不到四十就到了凡人的顶峰,可是在渡劫之时,却莫名陨落,后来也出现了数位如此遭遇的先人,我们才明白,修炼乃逆天而行,渡劫时要打破虚空,时空混乱,所以会让我们迅速老死。”

    “寿命只有百年…百年一到,一夜老死…为什么会这样?”孟天听后,头嗡嗡作响。

    “这就不知道从何说起了,也许跟村子西边那小片古松林有关吧”孟渊长老说的那小片古松林,距离村子并不远,走出村口转右很快就到,古松林确实不是很大,但在松林的中央,却有一块十方左右的黑土地,哪里是寸草不长,与周围的正常的土,有着异常明显和清晰的界痕,孟家村每一位孩子,都被自家大人再三告诫,不可靠近那片松林,孟天当然也不例外。

    “每隔百年,我们都要到古松林里举行一次特别的典祭,算了算时间,再过九年就到百年了。”

    “难道真的无法破解吗?”孟天继续追问道,他听完家族的悲惨际遇,内心有点冲动,恨不得马上长大,帮助大家摆脱悲惨的命运,即使是最普通的凡人,寿命都能超百年,那些修炼者就不用说了,普通修炼者就稳超百年,突破炼气境后,寿命可达二百年,甚至三百年,但是后面的修炼,对于寿命的增幅就没那么大了,除非达到了修炼的顶级,渡劫成仙,才能拥有更长的寿命,长生是永恒的追求,才有无数人前仆后继,孟家村有着古远的强大传承,止步百年,实在令人唏嘘。

    “连老神都没有办法,我们唯有接受命运的安排了。”

    “不可能,总有办法可以解决的,有朝一日,我一定要走进那片黑土,我倒要看看,里面究竟埋了些什么,让我孟家绝种绝后”孟羽突然站了起来道,双拳挥动,显示出不凡的霸气。

    “对,我们也要进去看看。”孟天也站起来道,孟莹莹随后也站了起来。

    “黑土之内,有种莫名的力量,数千年前的先人们曾经尝试进入,最后都失败了。”孟渊长老虽然没有细说,但是可以想象,孟家百代后人,为了解开身上的诅咒,前赴后继,付出了多少努力,可惜都付之流水,事实让人无奈和心酸。

    自从知晓小松林和百年寿命之事后,三位孟家少年不但没有气馁,反而修炼的更加刻苦,特别是小孟天,他内心觉得,帮助族人摆脱悲惨的命运已是一种使命,所以,他要不断修炼和变强,一定要尽快解开黑土里面的秘密,百年光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但对于孟家人来说,就是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