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镰刀鸦

    更新时间:2018-11-29 16:40:30本章字数:3036字

    第二天一早,孟家村口闪出一道身影,速度极快,转眼就进入了一片丛林当中。

    “这孩子,真不让人省心啊。”村口古树后,走出了两位老者,望着孟天离去的方向,不由摇头轻叹,五年过去了,两位长老貌似又老了不少。

    “莹莹的猜的没错,小天突破了炼气境五重天后,又有了护腕,估计他是压不住了。”孟渊道。

    “是啊,这几年来,他一直念念不忘那只腓腓兽,此次定是为了寻它而去,也好,还他一个心愿吧,但愿他不再惹出什么事来就好”旁边的孟旭也跟着道。

    “嗯,不过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独自出去磨炼磨炼了,若现在的他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就不配做我孟家子孙了。”孟渊道。

    “两位长老,小天和黑鳞弓都不见了”孟峰自村里找了出来,碰到两位长老有点焦急道。

    “别慌,黑鳞弓被小天拿走了,不会有事的”孟渊长老指了指孟天消失方向道。

    “长老,小天还小,你们…”

    “他已经十一岁了,而且修为已达炼气境五重天,也该出去磨炼磨炼了,黑鳞弓他绝不会弄丢的,别忘了,他已经拥有了意念空间。”孟旭长老道。

    “对啊,我差点忘了他都长大了。”孟峰叹气道“这五年来,我也知道他有个心结,毕竟当年的腓腓兽救了他一命,让他出去磨炼磨炼也行,但这事必须瞒住他娘啊。”

    孟天一口气跑出了好几里路,直到感觉已远离了村庄,才停下来稍作休息,心里暗叹“刚才好险啊,难道长老们早已经发现?为什么他们不阻止呢?”

    “算了,先不管了,这五年来,我想了好多,爹与村里的叔伯们当日救我们的时候没有见到小白,而且兽王已被莹姐给杀掉,以小白的速度,估计其他猴子追不上,但如果小白没有遇险,为什么五年都没来找过我一次呢”孟天自语道。

    “小白!”孟天轻呼了一声,身影飘起,越过一道丈余宽的山沟,往荒林继续走了进去,他现在想凭记忆找回当年逃走的路线,找到那片石山,去看看是否有关于小白的踪迹,但毕竟相隔时间太长,当年混战的痕迹早已被抹平,孟天找了好一会,都没有找到了一丝痕迹。

    “哑哑”不远处传来两声沙哑的鸣叫,孟天收敛气息闪到大树后,凝聚目力远望,不远处数干之上,两只大鸟正在树上撕食着一只大羚羊,其中一只爪下还抓着一只还在挣扎的小白兔,也许是太过投入,竟然没有渐渐靠近的孟天,两鸟全身的毛羽都是黑灰色的,长长的黄色鸟喙就显得特别显眼,形状像一把镰刀,在喙的末端,长有尖尖的钩子,孟天一时没想起这是什么鸟,不过印象中感觉有点熟悉,因为他的特征太明显了,从体型和长喙来判断,这鸟攻击力应该不会太弱,估计有一阶六、七品实力。

    “既然还没找到小白,我先拿你们练练手。”孟天手中一抓,一把黑色的大弓被他抓在手中,黝黑的弓胎之上,刻有如鱼鳞一般的花纹,手摸上去,感觉非常称手和熟悉,一样是黑色的弓弦,不知为何材质所锻造,伸手一碰,都可以听到嗡嗡的弦震声,这把正是孟峰平日所用的黑鳞弓,孟天今早趁父亲不注意,用意念空间收走了,跑了出来。

    “爹,对不起了,孩儿找回小白后,一定回家给你请罪”孟天看到黑鳞弓,自然就想起了父亲,这把黑鳞弓可是他平日最喜欢用的武器。

    “畜生”大鸟已经分完了那只羚羊,跟着用力抓死了小白兔,看着小白兔低垂的耳朵,血液一滴滴的往下掉,孟天想起了小白,不由大怒起来,迅速引弓拉箭。

    “嗯?”孟天还是第一次使用这黑鳞弓,他知道这把弓威力强大,弓弦难拉,但是没想到如此难拉,用尽全力,既然只拉开不到一指宽,但是,他却可以清晰感觉到附近的元气在箭支凝聚,箭头处实质的元气光华在流动,也许是感觉到一丝危险,两只大鸟同时往孟天藏身方向望了过来,射出四道犀利的目光。

    “杀!”孟天怒喝一声,将全身的力量灌入箭中,然后对准抓着小白兔的那只大鸟射出,离弦的箭支,如同一道白色的闪电,所过之处,枝叶纷纷炸裂。

    黒麟弓爆发出的锋芒,让两鸟早有防备,“哑哑”两声,冲天而起,然后一个翻璇,俯冲而落,如镰刀般的鸟喙伸直如枪,怒瞳闪着骇人的幽光。

    孟天一箭落空,也感觉有点意外,两只大鸟反应之快,出乎了他的意料,“蓬蓬”

    茂密的枝叶被破开,大鸟身形所过之处,原本圆密如伞的大树叶长成的绿叶大网,出现了两大洞,纷乱的枝叶在空中飞洒,这片空间瞬间充满了浓烈的草木气息。

    孟天想施展步法闪退,没想到寸步难移,身体被两道气息给牢牢锁住,如同被定住的靶子一般,这个感觉有点难受。

    “这什么破鸟?”孟天体内玄功迅速运转,自他体表之上,出现了一排排小小劲气旋涡,这是昨天他使用护腕时,被护腕吞噬元气后,悟到的新功法,此刻正好用来破掉大鸟气锁。

    “碰碰”两只大鸟尖长的鸟喙穿透孟天的身体,将他身后的一颗大树撞成数截,折断的枝叶纷纷砸落,待两只大鸟看清后,这里那有了孟天的身影,刚才刺穿的只是孟天施展大流逐星步留下的幻影,由于情况比较危急,孟天几乎是拼尽全力,才在最后关头施展步法离开,速度之玄、之快,让他都很吃惊,他刚开始偷学这门步法的时候,已感觉到它的玄妙,后经长辈们的指点,对于祖传步法的运用,又有了新的感悟,虽然距离第二阶段还很远,但是只要不断的修炼,相信一定可以达到最高境界,逐星追日。

    “我想起了,这应该是镰刀鸦”孟天曾经翻过村中祖传下来的一些卷宗,其中有一本记载荒林一些鸟兽,虽然那本卷宗记载的不多,但是这镰刀鸦却是里面的一种,灰衣黄喙。

    镰刀鸦,因喙像镰刀而被名,成年战力可达一阶七品,攻击时,可以释放一种特殊的气息锁,将目标锁住,若非战力比其高,不要轻易招惹,孟天终于想起数年前看过关于镰刀鸦的介绍。

    “原来如此啊”孟天刚才施展步法,趁两只大鸟俯冲而下功夫,此刻已逃出三丈外。

    “嗖”一支铁箭穿过密集下落的枝叶,射在最靠近孟天那只镰刀鸦身上,距离如此之近,镰刀鸦即使发现,也躲避不了,何况它们压根就想不到,孟天可以破掉它们的气锁,以为两鸟合击,足可杀死这名打扰它们晨嬉的人类,所以,也存在一定的轻敌成分。

    “哑”中箭镰刀鸦身体猛烈的抖动一下,发出一声刺耳的悲鸣,这黑鳞弓来历是谜,但威力巨大,这一箭如此之近,蕴含着炼气境五重天修者的力量,而且,孟天的五重天与其他修者的五重天有点不一样,他的五重天力量,全身经络经过洗髓术还有不老泉等锻造过后,比普通的五重天强大很多,根据两位长老的估计,起码高上两至三阶的力量,所以,他的单体战力,应该比这成年的镰刀鸦还要强,所以,刚才这一箭,对镰刀鸦造成的伤害很大。

    “哑”另一只没有中箭的镰刀鸦狂怒不已,双翅怒展,化成两把长刀对着孟天藏身之处斩了过来,附近的草木被齐齐斩断,所过之处,一片纷乱。

    “也好,来吧,我正想试试这护腕威力。”孟天收起了大弓,功力全部凝聚于左手腕上,手上的护腕马上有了反应,再次出现旋涡般的吸力,将他的元气源源不断的吸了进去。

    “碰”镰刀鸦的长翅已经扫断了孟天藏身的大树,孟天跨步闪出,一跃而起,举着护腕对着镰刀鸦狠狠砸落。

    “哑”镰刀鸦怒鸣一声,张开长喙想将孟天整个手臂吞进去,这长喙确实是它们比较坚固的武器,但毕竟是低智慧的鸟兽,镰刀鸦根本就不知道这护腕威力,在准备吞下孟天手臂时,护腕狠狠砸在它的下缘,只听到“咔擦”一声,镰刀鸦赖以自豪的长喙被生生砸断,鲜血瞬间染红了整个鸟头,其悲鸣一声,震翅扑腾,疯狂的扑击,将孟天扫飞出去。

    “哑哑”镰刀鸦甩了甩头,将挡住视线的鲜血全数抖落,突然感觉到一道锋利的气息自前方袭来,孟天根本不给它第二次攻击的机会,在被扫飞瞬间,抓出黑鳞弓,对着还在扑腾的镰刀鸦就是一箭,刚甩开眼前鲜血的大鸟,睁眼就看到强大的箭力带着一阵白色光芒迎面而来,由于两者距离不远,这一箭根本就无可躲避,镰刀鸦忙双翼收缩,护住前胸,同时迅速低头,想利用剩余的半边鸟喙挡下这一箭。